《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35、生意上门

冼皓把魏凡婷牵到一旁,在她耳边悄声道:“小婷婷,别听他们瞎扯,真想学,回头师娘教你。”

魏凡婷纳闷道:“怎么瞎扯了?”

冼皓:“庄先生和你朱师伯刚才玩的,叫四扇屏。你师父不懂,朱师伯留面子,石师叔纯起哄。”

魏凡婷:“四扇屏是什么?”

冼皓:“一种屏风,也是一种游戏,有空我再告诉你们。”

再看屏风前是一张素方桌,两侧是两张素椅。两边靠墙的位置还各有两张椅子,椅子中间各有一个方几。据石不全判断,这些应该都是明代初年的东西,但他也不敢完全确定。三间正屋中所有的陈设就是这么简单。

屋子后面还有院子,堂屋里放山屏的作用也是让人不能一眼看到后院。前院后院皆以黄土铺地夯实,尽管多年没人居住,却未生杂草,就连落叶都没有一片。前院的左侧还有草棚,依着院墙的一角修建,外侧是半人高的矮栏,不知是马棚还是猪圈。

后院有做饭的厨房和堆杂物的柴房,柴房中如今当然没有柴,厨房中垒着灶,灶旁放着一口大陶缸。院子的右角还有一口井,井栏上盖着一块石板。将石板挪开探头观看,井中还是有水的,水面离井口大约有三丈来深,看似平静无波,以神识查探居然是活水。

这里看上去就是个农家院,而且还是很多年前的那种农家院。众人转了一小圈就把院落内外的情况都探查清楚了,丁齐又说道:“去峰顶上看看,那里有座亭子。”

在山脚下的时候,远望峰顶能见金光闪闪,但是走过半山之后,因为视线角度的关系反而看不见了。此刻众人出了院落沿着门外的石阶登上见顶,不由发出一声惊叹,峰顶上竟然有一座气势非凡的六角金瓦亭!

此亭的瓦片就是纯金制成,六角亭当然有六道脊,每道脊都呈金凤朝阳的造型。墨玉地基,六根檀木柱,每根柱子上都绕有金龙,有的是双龙盘旋,有的是单龙锁柱,间隔排列,总共是九条龙。

这九条金龙并不是用金粉描上去的,而是纯金的浮雕绕于柱上,龙须与金瓦相触,却不见龙尾,就像是从地基里钻出来似的。六角亭五面有栏,带美人靠,亭中放着一个圆形的墨玉石台,石台中央有一个形状不规则的浅槽。

朱山闲看见这个浅槽就咦了一声,取出了随身带的影器,就是那个仕女飞天伸开双臂斜举着一面铜镜的雕塑。他把影器往浅槽中一放,底座竟严丝合缝正好嵌入。众人皆点头叹道:“果然就是这里的东西啊,原先就应该安放在这个位置。”

一路走上山,所见是朴实无华的金山院,峰顶上却有一座如此奢华精美的亭子。众人前后打量了半天,谭涵川笑道:“这亭子造的就像个法拉第笼啊,坐在里面倒是不怕雷劈。”

这里是整个禽兽国的最高点,放眼可望见这方世界的全貌,丁齐取出禽兽符对众弟子道:“你们先下山玩去吧,山下禽兽国是最适合淬炼神识之地,仍然会化身为禽兽,时时要保持自我意识清醒。不要在山下睡着了,假如困了想睡觉,就回到金山院来,否则一觉醒来可能就忘了自己是谁。”

毕学成点头道:“对对对,还没过足瘾呢,下山再耍一会儿。”

石不全:“我那条草裙子呢?”

尚妮:“丢山门口了,再编一条就是了。”

丁齐又取出那瓶月凝脂对冼皓道:“把它给小巧用了吧,你教小巧怎么用,我恐怕需要在这里闭关一阵子。”

众人都离开了,丁齐则在峰顶上坐了下来,将禽兽符放在身前。打开金山院,终于可以将此处方外世界凝炼成完整的心盘,然后便可以开始重新祭炼禽兽符……他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冼皓走上了峰顶,丁齐知道动静便睁开了眼睛。冼皓问道:“你祭炼禽兽符还要用多久?大家今天晚上就该回去了。”

丁齐却瞪大眼睛道:“你肩膀上站的是什么东西,小巧吗,毛呢?”

冼皓忍住笑意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喂它服用了月凝脂,结果羽毛全褪掉了。”

丁齐:“它这是要变异吗,还是月凝脂吃多了?”

小巧的羽毛全掉光了,一只没有毛的麻雀就像个小怪物,形容不出的滑稽。听见两人在说自己,还挥着肉翅膀道:“我是一只麻雀呀,又不是人,比你们小得多,可能是喝多了。”

冼皓:“这样也好,外用的时候就省事了。”

小巧:“我还打算和你们一起去外面呢,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暂时走不成了。”

冼皓:“你留在这里也挺危险的,飞都飞不起来。”

丁齐:“只要留在金山院不出去,倒也没什么危险,就让它住在那个宅院里,留下个背包给它当窝。这阵子我也要留在金山院闭关,它可以给我护法。”

冼皓:“你究竟需要多长时间?”

丁齐:“我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根据在大小赤山祭炼两界环的经验,估计半个来月吧。”

冼皓微微一皱眉:“两界环一直不在你手里,而禽兽符你一直带在身边,早就祭炼了很久,怎么用得时间反而更长?”

并不是说没有突破大成修为,丁齐就无法祭炼控界之宝,先前他就一直在祭炼禽兽符,用的方法与祭炼景文石差不多,否则今日也不可能催动这件控界之宝。只是在突破大成修为后,在原有的基础上可以重新祭炼一番,从而掌握真正的神器妙用。

丁齐解释道:“禽兽国更大,情况也更复杂,每个方外世界的玄妙不同,控界之宝的神器妙用也不同。”

冼皓:“我知道了,过两周再来。”

丁齐:“帮我请个假,这段时间我不能去博慈医疗上班了,就算公休假吧。”

冼皓:“你就是个拿计时工资的临时工,还谈什么公休假?我找朱区长帮你打声招呼,想必他们也不会开除你,丁大专家就是个挂招牌的祥瑞!”

众人在周日下午离开了禽兽国,只留丁齐一人在此地闭关,大家把带来的罐头之类的食品也都给他留下了,就算丁齐可以暂时辟谷,还有小巧要吃呢。

丁齐每日坐在金山院的峰顶,也是这里的世界之颠,潜心祭炼禽兽符。他已很久没有这样独处,苍茫世界唯有一人。但是很久之前,确切地说是十七岁那年父亲去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总有这样的感觉。如今又体会到了曾经的心境,但心境又有不同。

控界之宝的神器妙用是什么?首先是能通过它感应到整个世界,就像神念的中介,只要刻意关注,甚至可以察觉一草一木的动静。其实丁齐通过景文石也能做到这一点,但每个世界的控界之宝还有其独特的妙用,比如禽兽符就可以用来操控那座山水大阵。

此番来到禽兽国,丁齐才知道与妄境中的体验有何区别,他能使用禽兽符打开大阵登上金山院,却不能堪破这座大阵的玄妙。这怎么形容呢,你有钥匙可以开门或反锁,但并不能搞清楚锁的结构。

丁齐一直在通过禽兽符感应这座大阵,企图搞清楚它是怎样布置的又如何运转。但直至将禽兽符祭炼成功,这座大阵的玄妙他也没有完全弄明白,看来还是修为不够啊。

可是丁齐至少搞定了一件事,他可以开启这座大阵放外人进入金山院,但假如来客图谋不轨,也可以运转大阵将其绞杀山中。这动用的是整个世界的力量,以自身的神气法力为引,利用禽兽符操控。

当然了,丁齐也可以用禽兽符护住某个人或某些人的形神,使他们保留记忆,但假如人太多或时间太久便有些受不了,看来田仲络的那个建议也可以适当采纳。他特意来此打开金山院祭炼禽兽符,当然是为了开放禽兽国做准备,目前看来条件已具备。

丁齐祭炼禽兽符用了十多天,对神器妙用的掌控越来越纯熟自如,而小巧也是一天一个样,等到丁齐将禽兽符祭炼完毕,它的毛也重新长齐了。丁齐看见“新小巧”就想乐,这哪里是麻雀,简直就是一只白鸽嘛!

小巧不刻意“收敛”的时候,体型就似鸽子大小,如今的羽毛也变成了纯白色。丁齐又不禁想到他们这帮人进入方外世界后,好像对白色挺偏好的,他自己化身为白马、冼皓化身为白鹭,小巧可能就是和他俩学的。最搞笑的是石不全,为啥是白猿呢,他分明是黄毛啊!

丁齐问小巧:“你这个样子太显眼,能不能变回去?”

小巧有些傲娇地答道:“当然可以啊!”发出叫声的同时蹦起来扑扇着翅膀,很快又变成一只普通麻雀的模样,还是那么小,仍然长着不起眼的杂色羽毛。

丁齐本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小巧真会变,他饶有兴致地追问道:“你还会变什么?”

小巧扭着脑袋道:“不会别的了,我就会变这个!”

丁齐笑道:“看来还是一种本能啊,但你已经快成妖怪了。孙悟空会七十二变,你现在只会一变,还早得很呢!”

小巧:“孙悟空是谁呀,也是一只麻雀吗?”

这解释起来就麻烦了,总不能跟小巧讲一部西游记吧,而且还得跟它解释清楚什么是虚构的故事和文学创作,而这些概念小巧从来没接触过。丁齐想了想,给小巧留下一道神念心印,等它出去之后,在学习世事的过程中慢慢去理解吧。

两周后的周末,方外门的全体禽兽又来了。石不全顺着绳索第一个来到门前,还没等他施展方外秘法呢,禽兽国的门户便打开了,脑海中响起丁齐的声音道:“进来吧!”

石不全走进禽兽国化身为白猿,第一件事仍是奔向前方的草窠里,编织了一件草裙围在腰上,手法更见精熟。众人都进来了,却不见丁齐的身影,尚妮大呼小叫道:“丁老师,你在哪儿说话呢?”

丁齐以神念道:“我在金山院等你们。”

一听到这个答案,众人便知丁齐已祭炼禽兽符成功,大家纷纷越过草原往金山院走去。山上的丁齐将四间屋中的桌案都搬到了前院,拼成一个大的条案,站在院门口等候。

大阵已经打开,众人恢复人身直接上山,来到院中一看这个场面便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呢,要摆席面吗?”

丁齐笑着点头道:“是啊,等你们来吃饭呢!”

冼皓解下背包道:“上次留下的东西都吃完了吗?都是些保质期长的野营食品,估计也不好吃,这次我们带来了不少新鲜东西,就在这里做吧。”

丁齐:“先不用做,这顿我搞定!”说着话朝天空一招手,众人也顺着他的手势朝天空望去,好半天却没见什么动静。

石不全纳闷道:“你这是干什么呀,难道天上会掉下来吃的吗?”

丁齐:“别着急,让鸟儿先飞一会儿!”

话音未落,就听见院外的半空传来一片扑扇翅膀的声音,一只白鸽似的鸟儿飞了下来,叼来一只粉色的果子放在桌上。那果子看上去就饱满多汁,美味可口的样子。接着一只只鸟儿飞来,都叼着各种食物,放在长案上便飞开,很快便堆满了一桌。

涂至惊叹道:“百鸟朝凤!师父,您就是传说中的凤凰啊?”

冼皓纠正道:“凤为雄,凰为雌,你师父应该是凤!” 记得在妄境中,丁齐也曾如此施展禽兽符的妙用,同样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庄梦周笑道:“今天真是开了眼界……没凳子,就站着吃吗?”

毕学成:“我去给大家搬椅子去。”几名晚辈弟子都跑进了屋中,把椅子、凳子都搬了出来。总共只有六张椅子、四个凳子,他们却有十二个人,谭涵川又出去居然搬了两块大石头回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弄得动的。

由于季节的原因,果子只有三样,都是早熟的品种,还有另外一些东西,比如从水底挖出来的荸荠,品种好像和外面还不太一样,已经被洗涮干净了,都是可食之物,而且味道很不错。众人品尝着众鸟送来的食物,又询问了一番丁齐操控飞鸟的玄妙,皆啧啧称奇。

朱山闲感慨道:“这几天恰恰好是清明小长假,清明又称寒食节,我们这一顿也没有生火,就算寒食吧。”

丁齐微微一怔,山中忘岁月,原来已经是清明小长假了。记得在妄境中,他带着冼皓回了泾阳县的老家,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假期,然后才堪破了妄境。

石不全又看着周围道:“假如把禽兽国开放成观光点,同时也是一个方外门的据点,还需要添不少家具呢,我们总不能拼桌子吃饭、搬石头当凳子吧?”

尚妮:“禽兽国的门户,悬在铁锁崖的中间岩缝里,往这里搬家具可不容易。”

石不全:“带工具进来就行,就地取材自己做,我就是木匠!想当初困在小赤山,那是实在没有工具呀,显不出我的手艺……”

丁齐:“等有空的时候你就慢慢来当木匠吧,我这两周没有出去,方外联盟的情况怎么样了?”

朱山闲:“我们一来,你就露了一手百鸟朝凤,要紧事都忘说了。境湖市心理学发展研究会的手续早就注册好了,方外联盟总部也筹建完毕。除了大小赤山,到昨天为止,又有七家方外世界加入了联盟,多了二十一位理事。”

丁齐:“好高的效率啊!”

冼皓:“你知道他们加入方外联盟后,最感兴趣的是什么吗,就是你打算开放金山院的消息。理事长这段时间当甩手掌柜,知不知道家里已经进账了二百一十万?按分成比例,你得百分之九十。”

丁齐:“啊,这么快!都是谁付的?”

冼皓:“你不是弄了一份金山院的保密级资料吗,十万块看一次,有十一家方外世界都申请付费查阅了,只有响水峰愿意用对等资料查阅权交换。然后还有一家说要访问金山院,第一次就预定了十个名额,每人十万块,就是一百万。”

丁齐:“也不用这么着急呀,我人还没回去呢。”

冼皓:“人家说了,先预定上,钱也先交了,等你回去再商量时间,反正他们排在第一批。”

丁齐又一皱眉:“这数字也不对呀,七家新来的,再加上奇岩境、白云洞、五心谷,就算全部要求查阅金山院的保密级资料,也只有十家啊,哪来的十一家?”

冼皓解释道:“朱师兄的建议,大小赤山也申请查阅了,虽然用不着,但付这笔钱也算是个掩护,让人不清楚我们和大小赤山的关系。这十万块是我出的,回头你得还给我。”

丁齐:“好,还给就是了,其他的钱你也都帮我先收着。预定参观金山院的方外世界究竟是哪一家呀?好财大气粗的样子,问都不问就交钱了。”

冼皓:“九放离空岛,很奇怪的名字。我也告诉他们了,这阵子你在金山院中闭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