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33、人才啊

田仲络居然真是卖假肥皂的,庄梦周那句话不是开玩笑,尚妮惊讶地反问道:“啊!卖假肥皂也能挣那么多钱?”

庄梦周:“问你们一个问题,现在干什么买卖最挣钱?不要说什么毒品和军火,就说正常的买卖。”

丁齐:“金融?”

庄梦周:“丁老师说得对,但除了金融之外呢,搞实业生产的?”

石不全试探着答道:“卖假肥皂?”

庄梦周又笑了:“答对了,就是卖假肥皂!这可比你们册门卖假古董挣钱多了。假古董一年才能几个卖出去呀,还得碰上不识货的冤大头,既没法走量,而且风险又高,市场规模更是有限。

日用必须品的利润率非常高,尤其是有品牌加成的日化产品,肥皂就是代表。它的工艺很简单,至少对于田仲络而言绝不复杂。你们知道他当年是学什么的吗?本科是清华大学化工专业毕业,绝对的高材生!

清华毕业之后,又去美国留学,学工业设计,拿到了硕士学位,然后回国到了北京大学读了工商管理博士。他如今在政界、商界的很多人脉,其实都是当年北大的同学和老师,个个能量很大……

田仲络上清华是一九七八年,是刚刚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他从美国留学回来,又在北京大学拿到工商管理博士学位,是一九九二年。然后他干了什么呢,就是卖假肥皂,刚开始产品还有点粗糙,后来越做越精良,专门仿冒名牌肥皂。

夏士莲、舒肤佳……这些牌子他都生产过,利润率惊人啊,而且铺货渠道非常广,避开一线中心大城市,重点就是三、四线城市以及广大乡村。我估计你们偶尔都用过,只是不知道而已。

但你们知道世界排名最靠前的日化用品公司的每年销售额有多少吗?仅仅是宝洁和联合利华,加起来就有上万亿了,而且毛利率很高,比想象得都要高。一块肥皂的成本其实没多少,田老板也算是舍得下本钱的,并不粗制滥造,就是仿制名牌。

卖肥皂发了家,他的业务越做越大,后来又引进生产线搞洗发水呢,还专门投资了一个厂子生产包装材料。多芬、清扬、飘柔、潘婷、海飞丝、伊卡璐、欧莱雅这些牌子他都仿,还雇了一批专业人才,有自己的研发实验室,研究怎么把这些假货做得更像,甚至做得更好……”

尚妮:“既然这样,还不如转型卖真货呢!”

庄梦周点头道:“他的确这么想过,也这么做过。”

石不全:“哦,他卖过什么真货啊?”

庄梦周眯着眼睛似是回忆:“起初的时候,他卖的是包装。刚才不是说了嘛,他搞了包装企业,这是一种掩护,研发各种名牌产品的包装,同时也对外接订单。你们想不到吧,他一度就为宝洁、联合利华企业在国内的订单,比如装肥皂的盒子,装洗发水的塑料瓶子。

这些包装材料由原公司提供设计,每一次的批量不大,经常更换,还有生产工艺要求,一般都是外包。田仲络的包装企业要技术有技术、要设备有设备、要人才有人才,这些外包加工单利润很薄,但田仲络也不是为了挣钱。

你们觉得滑稽吗?有那么好几年时间,他一边为真肥皂生产包装盒,一边在生产自己的假肥皂,但用的包装盒也他生产的。”

石不全不得不感叹道:“真是个人才啊!”

庄梦周也感慨道:“的确是个人才,但是可惜啊。大概就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吧,那时候他的资本积累已经有了,也开始考虑转型。转型干什么呢?还是卖肥皂!他注册了自己的品牌,设计了产品包装,成立日化企业,也开始卖真肥皂。

很遗憾,这次转型并不成功。并不能说他的产品不好,渠道也早就有,但是市场……一言难尽吧。

原先卖假肥皂的时候,工商、税务、消防、卫生、安监等等部门当然都得躲着,可是一旦设立自有品牌搞正式生产,就全部得打交道了。打这些交道也没什么不好,要想洗白上岸都是应该的嘛,但经营环境很恶劣,比产销假货艰难多了,让田仲络有些受不了。

田仲络当然有人脉、会打点,否则也不能卖那么多年的假肥皂了,产销真肥皂经营环境虽然差点,他也一直在做买卖,可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就很难再做大了。这时出了一件事,大概是零五年的时候吧,有人追着那些真肥皂的销售渠道,查到了他卖的那些假货来源,抄到他的老巢来了。

出了这事,田仲络便决定放弃了。假如这次转型能成功的话,他可能也会成为一位成功的民族企业家,至少在大众眼里会是这样!”

丁齐:“假肥皂不是假古董,他干了那么多年的买卖,直到零五年才被人抄了老巢,难道之前那么长时间都没被查过吗?”

庄梦周摇头道:“怎么没被查过,大查小查也被查了上百次吧,但是都没有伤筋动骨。田仲络也不是白混的,当地该打点的有关人员他早就买通了,往往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等风头过去了则一切照旧。

但是零五年那一次,可不是当地要查他,而且上面搞的一次联合专项行动,查得非常准。田仲络的仓库都被查了,几乎所有库存产品都被没收销毁,那是真的伤筋动骨了,他注册的几家包装和日化企业也被查封了。”

冼皓:“他自己怎么没进去呢?”

庄梦周:“当然查不到田仲络本人头上,就跟干特务似的,买卖都是单线联系而且都是他的手下在干,更重要的是,当时没有查到假货生产设备与生产基地。田仲络很聪明,他的手下还有经销商的身份,查不到生产基地,反而可以说自己也是受害人,买到了大量假货而已。”

丁齐皱眉道:“生产基地查不到,难道是……”

庄梦周:“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是这么想的,他的主要生产设备,或者说可能被查的重要证据,其实都转移到了方外世界,或者大部分一直就在奇岩境里面。”

尚妮惊讶道:“那样也行吗?”

庄梦周反问道:“只要发挥聪明才智,怎么不行呢?他得到了秘境传承和控界之宝,可以打开门户啊。只要门户的位置合适,直接把卡车开进去都行。但是把卡车开出来的时候就得注意了,司机至少得有三境修为,否则容易出事……”

石不全:“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控界之宝可以护住形神,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可以。完全能想另一个办法,比如从奇岩境里面往外运东西,司机开到门户前就下来。再换一个司机从门户外面进来开车出去,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田仲络护住其形神即可。”

庄梦周:“你们果然都是册门的,我估计他就是这个办法运货吧。还告诉你们一件有意思的事,当年参加专项行动的经警,抓住了几个参与制假贩假的团伙成员,可是怎么都审问不出来生产基地的情况,那些人是真不知道!”

丁齐:“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记得了!难怪他说,方外世界就是一种最好的保密手段。至于奇岩境,只要他不打开门户,外人当然找不到。如此说来,有些事我还想多了,那于鹏飞和李修远未必有三境修为,他们知道奇岩境的存在也去过奇岩境,但也许只能记住田仲络想让他们记住的事情。”

冼皓:“奇岩境听着就好有诗意,按《方外图志》残缺中的记载,一片世外仙家气象,因秀水奇岩而得名。在里面生产假肥皂,搞得乌烟瘴气,不干了才好,那他后来干什么了?”

庄梦周:“零五年之后有那么十来年吧,田老板去搞房地产了,他不盖房子只搞投资,挣得钱可比卖假肥皂多多了,从土豪终成巨富。等房地产干得差不多了,政策也变了,几年前田老板又开始转型,这次算是彻底堕落了。”

丁齐:“他又干什么了?”

庄梦周:“就是你最开始的那个答案,他干金融了!屁吐屁听说过吗,前几年最时髦的互联网金融创新概念,他就转型干这行了。”

丁齐吃了一惊道:“P2P呀?我有不少同事都买了理财产品,从去年开始吧,相继有好多家爆仓的,钱都追不回来。”

尚妮也说道:“是呀,我们那边人更多,我们学校有不少老师都买了,从去年开始爆仓的好多呀,据说平台都跑路了,田老板那边生意做得怎么样?”

庄梦周苦笑道:“据我所知,他总共设立了十一家P2P平台,这两年先后爆仓九家,主要就集中在去年,其中有好几家都在杭州。小妮子,你们学校的老师弄不好就买过他的产品。”

尚妮:“十一家平台爆了九家,那他是不是赔惨了?”

庄梦周摇头道:“不不不,平台爆仓了,其实他赚爆了,比辛辛苦苦生产肥皂挣的多得多,比搞十年房地产来钱也更快。”

尚妮不解道:“这是怎么回事?”

庄梦周叹了口气道:“我就个成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的人,对这方面也是外行,讲不出什么门道来。”

丁齐忍不住道:“庄先生,既然都提到了,您就多讲两句吧,哪怕只讲其中的江湖门道也好。”

庄梦周:“哪有什么江湖门道!我就问一句,P2P平台为什么会爆仓?”

尚妮:“老板卷款跑人了?”

庄梦周:“也有平台老板没跑掉的,至少表面上的老板没跑掉,很多钱照样收不回来。”

尚妮:“那就是投资失败了。”

庄梦周:“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平台爆仓的原因并不一定是投资失败,当投资人的钱取不出来的时候,更多人挤兑就会引发爆仓。就说你们那边的事吧,好几家P2P平台突然爆仓其实是一个政策引发的,购房摇号。

在正常情况下,谁想买房子就拿钱去买,一套房子假如卖五百万,也只能卖给一个人,从投资市场抽走的流动资金只有五百万。可是一旦购房摇号,有可能一套房子出售,几百个人都在排号,瞬间就冻结了几百个人的资金,加起来恐怕就是几个亿啊。

你们大概没有经历过二十年前的股市,那时候哪天突然成交量锐减,肯定是有一批新股集中申购,流动资金全去排队打新股去了。你们那边的购房摇号政策一出来,每当有大型的地产项目开盘,就相当于抽走了巨额资金。”

尚妮:“可是购房摇号并不需要提前交款啊?”

庄梦周:“是不需要交款,但当时领号需要验资,验资验的是银行存款,股票或者理财产品的资产是不算的。很多人就从平台提现,存到银行里参加验资摇号,平台不可能保留那么多流动资金,立刻就形成了挤兑,流动性枯竭引起连锁爆仓……”

丁齐有些疑惑道:“难道仅仅就因为这个原因吗?”

庄梦周:“这当然不是全部,也不是最重要的,难道方外联盟的成立仅仅是因为朱大福的出现吗?朱大福仅仅是一个契机,小妮子那边的购房摇号也是。其实田仲络旗下的那些平台爆仓,也是他和他的同伙顺势推动的,不仅没损失反而赚大了,反正也查不到他头上……”

田仲络旗下的那些P2P平台,当然都不是他本人直接出面经营的,自有手下去干,从各种法律关系上根本查不到田仲络头上。一个金融平台出售理财产品,投资者买了理财产品之后,平台当然要拿这笔钱去投资。

这些钱都投到哪里去了呢?可以拿去买债券,也可以投资其他的项目,总之以各种投资项目的名义,大部分都流向了田仲络及其合作者手中。这些项目可能是真赢利的,那么在正常情况下金融平台就能持续运转下去,但也有可能仅仅是为了套取资金设立的。

比如丁齐投资了张三的平台,张三许诺的回报率很高,然后拿这笔钱投资田仲络的项目。丁齐和田仲络是不直接发生关系的,也根本不知道张三把钱投给了谁,他只是张三的债权人。而张三是田仲络的债权人或投资人。

假如张三这个平台爆仓,并不一定就是投资失败,也可能是流动性问题。假如这个平台还在,它所投资项目也在,而且账务很清晰,将来还是可以收回投资至少是收回部分投资。可是有人借着平台爆仓,顺势就让这个平台消失,那么丁齐的钱就真追不回来了。

张三跑路了或者是被抓了,平台死了,对外宣称是投资失败。这个平台没有了,账也追不回来了,对丁齐和田仲络的意义完全相反。丁齐的钱是收不回来了,而田仲络却是不用还钱了。所以想图谋暴利的话,对田仲络而言,反而是要这么做。

从严格的法律角度来说,田仲络还是要按照约定偿还本金和利润的,然后再由平台偿还给丁齐这一类的投资人。可是平台没有了,由谁来负责呢,丁齐又能去找谁?而且在投资过程中,可以有多种手段使投资项目失败,投资者也查不清资金究竟到了何方。

田仲络旗下有十一家平台,这两年爆仓了九家,也倒了九家,这些平台聚集了上千亿的资金,只有极少一部分是被所谓的经营管理者自己挥霍的,剩下的大部分当然是投资到各种各样的项目中去了,这些项目大多与田仲络及其同伙有关。

当然了,田仲络一个人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他有大量的人脉合作关系,只是参与合作者之一。他们设立这些金融平台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带着这么敛财的打算,而这些人往往都带着商界精英、金融翘楚、慈善名流、经济学达人、投资新锐、时代先锋等等名衔。

庄梦周介绍到这里,石不全连连摇头道:“太简单粗暴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庄梦周仍然摇头道:“怎么能说没有技术含量呢,其实难度也挺大的,需要做很多事情。任何一种看似正常的商业经营模式,只要存在可以巧取豪夺的漏洞,可以不通过正常经营而获得暴利,就一定会有人那么干的。册门卖假古董,不是一回事吗?”

尚妮:“您说田仲络旗下有十一家平台,接着爆仓顺势跑了九家,那么剩下的两家呢?”

庄梦周:“只要这个模式存在,倒一家就再干一家就是了。至于剩下的这两家,是优质互联网金融平台,田仲络那帮人特意做出来的样板。因为人们知道,大浪淘沙,总会剩下优质项目的。那帮人也不仅仅只会诈骗,同样也会做正经生意。

将来就算这个漏洞被堵死了,他们照样有正经生意可做,而且是经过市场风险检验的正规金融平台,信誉最佳!比如册门的买卖,铺子里也不能全是假古董,总得有几件真货镇场子,这也是讲究,否则这行买卖就不会存在了……阿全,你说是不是?”

嘴碎的石不全这次却没有回答,众人也好半天都没说话,最后还是丁齐开口问道:“庄先生,你去年在某个新经济论坛上见到田仲络,当时他又在计划探讨什么呢?”

庄梦周:“他当时谈的还是互联网金融创新,重点金融区块链业务。我也不太懂,算了,就不说了……”他已有些意兴阑珊,显然不想再继续聊这个话题了。

尚妮嘟囔了一句:“田老板还不如去卖假肥皂呢。”

庄梦周:“假肥皂还在卖啊,一直都在卖,好歹也是很赚钱的生意,路子早就趟出来了,不干多可惜啊!”

石不全:“不对呀,您方才不是说他从零五年开始就不干了吗?”

庄梦周:“他自己是不干了,但可以交给别人干啊。如今都是白云洞的翟少霖那伙人在干,假肥皂从奇岩境出品变成了白云洞出品。要不然,你们以为我是根据什么线索找到了白云洞?当然了,线索是鲜华查到的,我只是根据他提供的线索找到了白云洞。”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庄梦周能够潜入白云洞,也难怪白云洞成为了附属于奇岩境的势力。大家终于了解了田仲络的发家史,难怪庄梦周会叫他卖假肥皂的,总某种角度说,这已经是个最好听的称呼了。

丁齐看着窗外叹息道:“以那位田老板现在的身家,追求的未必是金钱了,但有些事情就像吸毒,一旦上了瘾就停不下来。就算他不想,他身边的人、他的那些合作者也会继续的。

所以说有些底限,从一开始就要守住,因为一旦突破了,便有了说服自己的理由一破再破,然后就渐渐变得没有底限。”

庄梦周:“丁老师是个明白人。”

高铁到站了,众人下车赶往郊外的张坊镇。2019年3月23日中午,方外门现有的全体成员,在禽兽国门外的铁锁崖上汇合。

PS: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