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32、有眼不识金如意

丁齐突破大成修为后,就算没有控界之宝,出入方外世界也不一定要凭借景文石。景文石原本就是一种中介,不是这块石头有什么本事,真正有本事的是使用石头的人,其神通妙用也来自于人的祭炼。

可是想做到这一点也有个前提,就是已将相应的方外世界凝炼为完整的心盘,比如大小赤山、小境湖、琴高台如今都可以,禽兽国暂时还不成。至于五心谷、响水峰、奇岩境、白云洞这些他还没有去过的方外世界,那就更不成了,因为形神中尚没有那些世界。

这种感觉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很像丁齐曾经的妄境?假如当初他没有看过《神游》、没有将本书中描写的世界由心册凝练为心界,也不可能证入妄境中的“神游”世界。这甚至就是他入妄的机缘,而勘破妄境,也是大成修为的根基。

再往更远处追溯,所谓心册,就是丁齐的日常工作技能,而心册术与心界术,后来又总结在“观身境”中成为方外秘法的入门功夫。修行秘法也是一套内在逻辑严谨的思辨体系,层层境界其实是一个整体,体现出其独有的特色。

如今丁齐出入小境湖和大赤山无须景文石,但并不意味着景文石没用,这件法宝对于丁齐而言妙用反而更广。心神寄托之物究竟是什么,其实说不清,在某些时候,它相当于一个容纳意识的存储与放大器,使丁齐能将世界感应得更清晰。

那天石不全带出去一块石头,庄梦周带出去一支笔,按照叶宗清提供的信息,从方外世界拿出去什么东西,最好对应五行之属再拿进来相应的东西。所以庄梦周今天又拿了一支毛笔和一块石头进来,但谈论的还是怎么把东西带出去。

丁齐若有所思道:“找到阿全居然还有新发现,我们也找到一个把东西带出去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先要把东西祭炼成法宝,要求太高、耗时太久,对大多数东西也不适用。”

庄梦周补充道:“就算适用,其实带出去的已经不是原先的东西了。换一种说法,那些东西已经成了精,然后才能跑出去。当然它们也不是自己跑出去,得有御器之人带出去。丁老师,你现在有什么更简单的办法吗?”

丁齐低头看着左腕上的两界环道:“我倒是已悟出了某种方法,但还需要印证。”

庄梦周又掏出一个小玉瓶道:“说试就试吧,试着整点月凝脂出去。”

丁齐:“现在是早上!”

庄梦周讪笑道:“那就装一瓶水出去,假如试验成功,就证明也可以把月凝脂带出去。”

丁齐接过玉瓶道:“这不是阿全那个瓶子吗?”

庄梦周:“是也不是,在我的提醒下,他这几天把这个瓶子又重新祭炼了一番,目的就是保持月凝脂的灵效。”

月凝脂的灵效并不能长期保存,半夜采的,到了中午就会化为清水般的净露,基本失去了效用,装在普通的器皿密封中也不行。阿全这几天捣鼓处了这么一个瓶子,虽不能永久保存月凝脂的灵效,但可使这个过程得到极大的延缓,保存个把月没问题。

拿着瓶子下山,在河流中装了一瓶水,两人又来到了门户前,先施展方外秘法向外看了看,外面的公园里并没有人在附近。然后丁齐收起景文石催动了两界环,这是他突破大成修为后第一次将真正的控界之宝祭炼成功,用的还是自己所悟的方外秘法。

两界环仿佛就是大小赤山,此神器与身心一体,大小赤山仿佛就化为了丁齐的身体,而丁齐的意识便是这方世界的意志。这种与整个世界形神一体的感觉很难描述,只能勉强这样形容,然后丁齐打开了门户,带着瓶子走了出去。

丁齐能清晰地感应到瓶中的水被带了出来,同时还有另一种感觉,好像是……很疼?这是来自于形神中的痛楚,无法逃避也无法麻醉。整个世界仿佛就化为了自己的形神,现在把世界里的东西带出来了,就是在自己身上割肉。

这肉还不是割在某一个地方,而是所有的地方仿佛都被割裂出了那么一小部分。这一小部分虽看似微不足道,可你没事在自己身上割一小块试试?假如有这样的爱好与习惯、很愿意做这种事情,那绝对是心理不正常!

庄梦周也走了出来,拿过瓶子打开塞子道:“还真的成功了!”然后又看着丁齐道,“咦,你怎么这副表情,让谁给煮了吗?”

丁齐苦着脸道:“庄先生啊,您绝对不会喜欢这种感觉的,它以削弱形神为代价,而且感应特别强烈、特别清晰……”

庄梦周:“这瓶水带出来也没啥用,再试试把它送回去。”

丁齐又把这瓶水带回了大小赤山,这次就相当轻松了。庄梦周跟进来问道:“怎么样,感觉恢复了吗?”

丁齐没好气地答道:“你从身上割下来一块肉,然后自己吃回去,难道伤就好了吗?这次和从外面带东西进来没什么两样!”

庄梦周点了点头道:“这下我们至少知道了两件事。想把方外世界里的东西就这么带出去,至少要有大成修为,且能得到控界之宝并有办法祭炼,代价相当于自损形神。难怪五心谷的祖师会留下那样的叮嘱,不可轻易为之,也没有人愿意为之。”

丁齐也点头道:“的确是搞清楚了。如今我们已经拥有了两界环、摇光轸和禽兽符,假如有十足的必要,其实都可以付出代价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但要谨慎,谁也不知总是损伤形神会有什么后果,我现在甚至感觉两界环都需再重新祭炼一番。”

庄梦周:“我听明白了,连人带东西都要重新做个保养,丁老师辛苦了!我们如今发现了四处方外世界,得到了其中三件控界之宝。那么小境湖呢?假如没有控界之宝,很多东西还是带不出来。更重要的是,假如来客没有修成方外秘法,老朱就算想请人进去都不行。”

没有控界之宝,并不妨碍丁齐等人出入小境湖,却有另一个问题,只有他们这些修成了方外秘法的人才能进得去。当然了,还有一种变通的解决方法,就是让丁齐把人带进去,就像他当初将三名弟子带进琴高台那样。

但是这种变通的方法并不实用,须建立在双方都毫无保留信任彼此的基础上。这种信任并不是装出来的,而且无法勉强,丁齐和其他人之间几乎不可能做到。就比如田仲络吧,你让丁齐毫无保留地信任他,还是让他毫无保留地信任丁齐?

话刚说到这里,丁齐突然伸手重重地一拍自己的脑袋。庄梦周吓了一跳,赶紧问道:“这是什么后遗症啊,难受得想揍自己?就是带了一小瓶水出来,尽管形神有些许之损,但身为大成修士,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丁齐一把抓住庄梦周的胳膊道:“我祭炼两界环成功的那一刻,脑海中就像有灵光一闪,但是后来被你一打岔又想不起来了。刚刚突然反应过来,小境湖也有控界之宝,我们一开始就找到了,只是不认识而已!”

庄梦周也怔住了,过了好几秒才问道:“难道——你是说那柄金如意?”

丁齐用力地点头道:“对,就是那柄金如意!它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是我们进去之后发现的第一件器物,一直以为它是用来采取月凝脂的,现在想想,这就是见知障啊!”

当初他们在小镜湖山庄园门外的凉亭中,发现了那支放在架子上的金如意,便以为是古人采取月凝脂的工具。现在回头想想,采取月凝脂也用不着几十斤重的金如意吧?假如不是臂力过人能举重若轻,一不小心恐怕就会把那些小肉肉给压坏了,随便换个轻巧的金器不是更好?

造成他们思维盲点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方外图志》中也没有说这柄金如意就是小境湖的控界之宝。

其实那柄金如意很奇特,谭涵川按比重测算出它是纯金的质地,却比普通的黄金要坚韧得多。众人也很注意保护这件古物,并没有刻意损毁或破坏它做什么试验,可现在丁齐已能肯定,那金如意早已被祭炼成了法器甚至是神器。

他们出入小境湖并不需要控界之宝,先前就算得到了好像也没太大用处,所以就一直忽略了金如意,并没有多想,直至今日……

庄梦周长叹一声道:“这是灯下黑还是灯上黑?阿全在小赤山中被困了八个多月,一直在找门户,其实门户就在他的头顶上。而我们打开小境湖这么长时间,早就拿到了金如意,却始终没有想到它就是控界之宝,丁老师终于发现了呀!”

丁齐:“这只是我的判断,至于对不对还需要印证。”

庄梦周:“那现在就去吧。”

丁齐看了看时间道:“我得去上班了,等下了班晚上再说。”

庄梦周却笑眯眯地问道:“你现在都这么高的身价了,悬赏至少百万起,还用得着去民营医院上班挣钱吗?况且每天打交道的人,要么是心理有问题,要么就是精神不正常!”

丁齐:“那是朱大福的身价,是庄先生您弄出来的好事!”

庄梦周反问道:“难道是我凭空捏造的吗?你告诉我,关于朱大福的事迹,哪一句话、哪一个字不是事实?”

丁齐:“我忽悠不过您,不谈朱大福了!”

庄梦周:“对呀,谈工作,你为什么还要去博慈医疗上班?假如纯粹是为了挣工资,现在好像也没太大必要了吧,随便干点啥别的不行?”

丁齐:“我为什么要随便干点别的?这就是我的专业,而且做得不错。”

庄梦周:“这我们都知道,丁老师是本省谈话费最高的心理医生,你就不必再强调了。”

丁齐很认真地说道:“专业不仅是谋生的手段,也是成就自我的方式。您说得对,我在心理诊室中接触的是形形色色的人,很多是心理有问题甚至是精神不正常的。但您有没有想过,假如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便很难锻炼自己的天赋,可能就没有今天的方外秘法。

在找到方外世界之前,我就一直在观察一个又一个世界。就算生活在同一方天地中,每个人内心中的世界都是不同的,我能看到它们,也能进入它们,后来我才明白,这就是方外秘法!于我而言,还有什么样的修行比心理诊室中更好呢?”

庄梦周拍了拍丁齐的肩膀,以赞赏的语气道:“朱大福啊……”

丁齐的表情就好似被破功了,打断他道:“庄先生,您还是叫我丁老师吧,听着顺耳点,我厚着脸皮也就答应了。”

丁齐下午去博慈医疗上班了,庄梦周却给冼皓、朱山闲、尚妮、石不全都发了条消息:“有重大发现,醉闲亭见!”

石不全正和尚妮一起在选购办公室用的档案、保险柜,收到消息很纳闷地问道:“醉闲亭师怎么回事?”

尚妮悄声介绍了醉闲亭的“典故”,是朱山闲和魏凡婷开玩笑,给她题了三个字叫最闲婷,结果让庄梦周给改了,还做了块匾挂在了小境湖里的那座亭子上。

下班后丁齐等人都没有在外面吃晚饭,陆续来到了小境湖中,一个个行踪诡秘就跟做贼似的。方外联盟总部就设在南沚小区里,真是既方便又不方便。

方便的是就算他们不在总部就职,也相当于随时能掌握方外联盟的情况。但是不方便之处,就是很容易暴露小境湖的门户位置。别人没有小境湖的控界之宝,也不会方外秘法,就算知道了也进不来,但还是不要暴露更好。

庄梦周一直手持金如意在醉闲亭中晃悠呢,大家进来的时间都不一样,庄梦周不得不解释了好几次今天的发现,好在用神念即可。反正他有大成修为的事情今日已被丁齐点破,也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庄梦周不仅修炼惊门灵犀术突然了大成,也将方外秘法修炼到了望气境,可谓紧随丁齐这位创派宗师之后。

朱山闲是最后一个来的,进入小境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他不是从南沚小区里过来的,而是从森林公园那边绕到了自家的后院门。众人早就在山庄里吃完了饭,又来到外面的凉亭中研究那柄金如意。

见朱山闲走了上来,庄梦周招呼道:“老朱啊,你怎么这么晚?”

朱山闲叹了口气道:“唉,巡视组明天才走,我这阵子忙啊,今天也是好不容易才抽空脱身,到底有什么重大发现啊?”

丁齐将金如意递给了他,同时发送了一道神念。朱山闲愕然道:“这就是小境湖的控界之宝,你们验证了吗?”

丁齐点头道:“我已经印证过了,它的确是小境湖的控界之宝。”

朱山闲长叹道:“这么长时间了,我们居然都不知道!可能就是因为发现得太早,习以为常了,那时我们还什么都不懂呢……丁老师,你祭炼成功了吗?”

丁齐:“当然还没有,哪能这么快?两界环我当初早就祭炼过,大小赤山也比这里小得多,我抓紧功夫还用了十天呢!这柄从来没有祭炼过的金如意,初步掌握其神通妙用,以我现在的修为,至少需要几个月吧,这还是乐观的估计呢。”

朱山闲:“那也没关系,慢慢来便是。”

丁齐:“现在要祭炼它的人不是我,而是朱师兄您。您可是小境湖的湖主,就算不对联盟内部成员开放小境湖,但邀请特定的客人进来,也需要用到控界之宝。”

朱山闲:“我又没修炼到望气境,怎么祭炼控界之宝?”

丁齐笑道:“我们谁都没有得到秘境传承,一直修炼的就是方外秘法,就算朱师兄没有大成境界,同样可以祭炼这柄金如意,就像祭炼景文石一样。我当初拿到两界环和禽兽符的时候,也没有突破大成修为啊,还不是一样能用?

朱师兄现在拿它开门是没有问题的,对于小境湖而言它比景文石更好用,不仅能自己进来,还能把别的人带进来,只是对其他的方外世界不好用,待到突破大成修为后,还可以掌握此类神器更多的妙用,比如吧东西带出去。朱师兄,你现在已经突破心盘境了吗?”

朱山闲惭愧道:“最近忙得脚打后脑勺,根本没来得及修炼。”

丁齐:“那么正好,你就一边祭炼金如意一边修炼方外秘法,想用它开启门户,其实用不了多久。”

朱山闲把玩着金如意道:“这东西好沉手啊,初步祭炼,恐怕要等到从禽兽国回来之后了。”

很快又到了周末,方外门全体成员从不同的地点出发赶往北京市房山区。丁齐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反正金山院的大概位置已经提供给了方外联盟总部,而且他将来还打算对联盟内成员开放,眼下只是不想暴露五名晚辈弟子的身份。

丁齐和冼皓、尚妮、石不全、庄梦周坐高铁走一路,毕学成等三名学生走另一路,谭涵川从上海过去,涂至和魏凡婷从深圳过去。朱山闲惨点,单位还有点工作没办完,周六一大早飞到北京,中午之前赶到铁锁崖与大家汇合。

这次外出,丁齐小小奢侈了一把,他请客买的是高铁商务座,也正常啊,都是身价这么高的人了!高铁的商务车厢恰好是五个座位,等于是包厢了。前排是两个分开的座位,一边一个,尚妮和石不全这两块总是黏在一起的麦芽糖总算分开坐了。

因为车厢里只有两个并排的座位,在第二排的左侧,当然是让给了丁齐和冼皓。第二排右侧靠窗还有一个座,坐得的庄梦周。商务座可以调节角度,甚至可以完全放平躺着睡觉,众人正靠在座位上各找舒服的姿势聊天。

丁齐带了那个小玉瓶,玉瓶中装的是月凝脂,只有小半瓶,是给小巧准备的。祭炼金如意尚未完全成功,丁齐暂时也没法从小境湖往外带东西,这些是众人昨夜好不容易在大小赤山中搜集来的。为此丁齐不惜又一次自损形神,对那只麻雀很够意思了!

看着窗外的风景,尚妮突然问道:“那个田仲络的派头很大,上次说什么只喝奇岩境里带出来的茶,他是怎么把茶叶带出来的呢?”

石不全笑着反问道:“你还真信啊?”

冼皓说道:“初次见面,底细还没有试探,正事也没有谈妥,他怎么可能喝我们的茶?”

尚妮:“难道我们还能给他下毒?”

冼皓:“我们当然不会,可是他不知道啊,假如真碰到了范仰那种人,可就说不定了!你没有注意那天晚上吃饭吗?他带来的两名手下,李修远和于鹏飞,彼此都不会碰同一盘菜,而且从不会第一个下筷子,且不说是不是警惕性高,平时肯定受过这方面的训练。”

尚妮:“我还真没注意,这么谨慎?”

冼皓叹了口气:“江湖险恶啊,有时候不得不小心,谁知道他那种人又经历过什么?”

石不全插话道:“别说是他了,有很多运动员到外面参加比赛,也从不喝别人递过来的水。而且他让手下说自己只喝从奇岩境里带出来的茶,也显得逼格很高嘛!”

庄梦周笑道:“小妮子呀,我考考你。其实田老板也不是不能把茶叶从奇岩境里带出来,你说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呢?”

尚妮:“最简单的就是笨办法了,用缸那么大的花盆种上茶树,然后像盆栽那样运进去……好吧,这个主意确实挺傻的,还不如直接就种在外面呢。”

庄梦周:“傻归傻,但也确实可行,像他这样的大老板,为装逼是不嫌麻烦的。”

丁齐感慨道:“这个人很有意思,也很高明!”

庄梦周:“哦,丁老师又有什么看法?”

丁齐:“不论是多有钱的老板、多大的官、多有学问的专家、多凶狠的流氓,某方面的特征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两样,没必要将其复杂化与神秘化,尤其在心理分析角度,都遵从共同的模式。这是我刚做心理分析师的时候,导师就特意强调过的。

一个大老板和一个小职员,平时遇到的事情可能不一样,但他们的心理问题类型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只要观察他的行为模式所反应出来的行为特征,就是俗话说的共同的人性。田仲络的行为反应的心理特征并不复杂,首先是一种转移补偿心理。”

阿全笑道:“丁老师又上课了!”

尚妮:“你别打岔,上课不要乱发言,让丁老师好好讲!”

丁齐接着说道:“很多特别爱显摆的、甚至特别膈应的人,往往潜意识中是自卑的,既要强又缺乏自信,所以迫切希望通过某种方式让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这种人往往又很敏感,常常处于一种自我怀疑的状态。说到底还是自我不够充实、内在不够包容,才需要借助这样一种外在的形式,获得一种被关注的满足感。”

冼皓插话道:“这种人我见过很多,但田仲络好像不是这种情况,田大老板可不是没底气的。”

丁齐点了点头道:“是的,田仲络又是另一种情况了,稍微复杂一点。这个人其实并不装逼,事实恰恰相反,他已经非常、非常低调了。奇岩境境主这个身份就不用说了,这是绝不可能在外面公开宣扬的。坐拥那样一片方外世界却不能让人知道,简直如锦衣夜行啊。

另一方面,我虽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生意的,但想必非常有钱,买卖做得很大很成功。他在一些政商小圈子里应该有很多人脉交往,但是大众舆论中,谁又知道他这样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与收藏家?根本连听都没听过,甚至在网上都搜不到他的新闻。”

庄梦周又插话道:“就算有新闻,恐怕也找公关公司删掉了,他做的买卖不适合曝光,他本人也一直在幕后。有些删不掉的消息,也会买通搜索引擎,把它们放到关键词搜索的几十页后,反正你是不会注意到的。”

丁齐:“这就对了!这个人绝对不会自卑,事实恰恰相反,他应该非常自信甚至自负。能拥有方外世界,事业又做得如此成功,却不得不选择一种低调的生存方式。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定会认为,假如自己做出另一种选择,一定会名扬天下的。

只要他有这种潜意识,就会产生内心冲突,这种内心冲突并不一定是心理异常,就是很正常的一种现象。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就会用另一种方式来补偿,摆得谱特别大,身边的人都对他特别尊敬,一看就是个非常高大上的人物,这符合他自己的心理定位。”

庄梦周眯着眼睛道:“有点意思,但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吧?”

丁齐:“当然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所以我才说这个人很高明,也是个江湖老手。他的行为既反应了一种转移补偿的心理,更是一种角色掩护的手段。”

尚妮:“角色掩护?这我倒没听说过。”

丁齐:“简单地说,就是扮演一种角色,让观众看到的就是这个角色。用一个突出的行为特征吸引所有的注意力,使大家只注意到他的这个特征,无形中就会忽略其他的很多东西。田仲络的做法很简单,就是摆谱,讲究的不一定是排场而是氛围。

比如这次他带着两名手下,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一口一个田师,一个端茶杯一个拎包,还只喝从奇岩境里带出来的茶。这个人多简单啊,简单到你一眼就只看见他装逼了,和他打交道的时候已有先入为主的印象,殊不知这种印象就是他故意给你的……”

庄梦周哈哈笑道:“不简单,真不简单!”

丁齐:“确实不简单,一个人表现出过于强烈的某种特征时,其他的很多细节往往都会被忽略。”

庄梦周:“我是说丁老师你也不简单!”

尚妮好奇地追问道:“庄先生,刚见面的时候,你和田仲络开玩笑,说他是卖假肥皂的,他也没跟您生气,这是什么典故啊?”

庄梦周又笑了:“这不是什么典故,他真的就是卖假肥皂的!”

PS:近八千字的超长大章,二合一,连明天的一起更新了。明天请个假,后天继续。九月初了,求月票,保底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