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31、开挂了

方外联盟刚刚宣布成立,正式组建工作甚至还没有展开,便又有一家新成员加入,这效率可谓神速了,这家新成员就是大小赤山。但按田仲络昨天透露的信息,大小赤山也在境湖市,丁齐既能联系得上,第二天便把人找来也属正常。

石不全也进了方外联盟微信群,群名片就是“大小赤山-阿全”,成为联盟的理事之一。按照联盟章程,大小赤山还有两名理事名额,但暂时先空着,石不全宣称要回去商议一番再确定。

其实人选早就有了,当然是魏凡婷和涂至。但有很多需要注意的事情,丁齐得提前叮嘱这两名弟子一番,然后才能让他们加入,而且短时间内最好不要露面,更不要透露太多个人信息。大小赤山在方外联盟中有什么事,就让阿全这个工作人员出面好了。

石不全代表大小赤山,也对寻找朱大福之事发出了悬赏,标准和小境湖与金山院一样,都是十斤黄金。丁齐的身价又被炒高了。

众理事虽然建了一个名叫“方外联盟”的微信群,但为了避免某些麻烦,很多事情都不在群里说,就算说了也是尽量隐语。其实就算有外人看见了他们的聊天内容,恐怕也不会明白内情,难道这是一群分属不同阵营的游戏爱好者吗?

联盟总部正缺工作人员呢,吃了顿晚饭也就顺利地把阿全安插进去了,反正大家都在往里面安插自己人,也不能驳了丁理事长的面子。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完成注册手续与机构设置,然后联络其他各家方外世界,等注册手续弄完至少也是半个月后了。

巡视组来到了境湖市,朱山闲变得很忙,经常晚上都回不来。谭涵川在上海,丁齐理事长每天都要去医院上班。倒是石不全和冼皓参与了方外联盟总部的筹建,也不需要花多少时间精力。照说最闲的人应该就是尚妮了,但尚妮同样很忙,得空的时候就和石不全一起悄悄溜到大小赤山。

石不全有个愿望,他要改造和修复小赤山的景观。那片废墟看似破败,其实很多东西还是保存完好的,诸多旧料都可以再利用,添一些新料完全能够恢复,只是需要时间。这些事恰恰是阿全最爱干的,尚妮也跟着帮忙。

按照丁齐的原先计划,将在三月末带五名弟子前往禽兽国,这次石不全也坚决要求同往。而丁齐也很想看看,阿全此番归来,到了禽兽国中又会变成什么样的禽兽?

丁齐已经私下通知魏凡婷和涂至,告诉了他们大小赤山的最新发现,还有方外联盟以及石不全师叔归来的事情。这阵子涂至也非常忙,暂时回不来,魏凡婷陪着他。

丁齐告诉这两名弟子不必着急,月末后直接在北京郊外汇合,先去一趟禽兽国,然后有空再回大小赤山看看。魏凡婷于世事还有些懵懂,但涂至做事一向稳重,可以帮着魏凡婷拿各种主意。

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这三名晚辈弟子已见过了石不全,他们早就听说过这位师叔的名字,如今终于认识了真人。毕学成曾暗恋尚妮,在琴高台世界中还尝试着表白过,但是并没有被接受,后来也就放弃了,如今见到尚妮和石不全如胶似漆的样子,只能叹息一声。

这天上午,尚妮陪着石不全办事去了,毕学成与叶言行这对好基友却在小赤山中闲逛聊天。原先熟悉的方外世界突然又多了一重秘境,他们当然也要进来参观游览,而且对石不全师叔在此地的经历很好奇。

两人看完了石不全在石壁上留下的图文,大概了解了他这八个月的经历,不仅暗暗感慨且佩服不已!叶言行突然问道:“石师叔回来了,尚师叔心想事成,你是什么感觉,有没有特别遗憾?”

毕学成有些诧异道:“遗憾?当然没有!难道我还希望石师叔回不来吗?潜意识的心念也不可以这样恶毒!说句实话吧,我突然觉得一阵轻松,最后一点点困扰也终于彻底解脱了,很高兴。”

叶言行盯着他看了半天,这才说道:“嗯,我能感觉出来这是实话,你好像轻松了不少……你这个人其实挺不错的!”

他俩谈话的时候,并不知道庄梦周与丁齐正坐在半山腰的那座草亭中。丁齐手戴着两界环感应大小赤山的天地意志,将这件控界之宝重新祭炼了一番,终于初步掌握了此神器的妙用,当然也听见了两名弟子的谈话。

庄梦周突然说道:“丁老师啊,你收的这几名弟子都挺不错的!”

丁齐答道:“他们当然都很不错,先了解其为人心性,才能传授秘法,决不能再出现叶行和范仰那种人。”

庄梦周:“了解其心性为人是一回事,师尊的指引教导又是另一回事。有很多事情,有很多人并未接触过,最典型的比如豪门破产,又比如穷人乍富,修炼方外秘法与接触方外世界更是如此。所以还是你这个师父教得好啊,很多言行要靠潜移默化。”

丁齐:“庄先生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些?”

庄梦周解释道:“他们跟着你已见证了很多方外世界,别的地方也就罢了,但琴高台绝对很特殊。在那里过两个月,只相当于外面的一天,我们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对于某些人、某些事而言,这是极大的诱惑,因为人们经常都觉得时间不够用!

你对他们讲清楚了道理,也叮嘱他们不要再去琴高台。据我所知,毕学成他们三人从未私下去过,这已是难得的心性,连我都喜欢这样的传人。还有涂至和魏凡婷,你要他们这周末在禽兽国汇合,他们便没有着急赶回大小赤山,这也很难得啊,至少是相当沉得住气!”

丁齐突然笑道:“听庄先生的意思,您好像又去琴高台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您去干什么了?”

庄梦周咳嗽一声道:“丁老师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丁齐:“有话请讲。”

庄梦周:“假如把刚出厂的茅台拿到琴高台世界中放一年,再带出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丁齐呵呵笑道:“且不论基酒年份,那至少也是六十年的陈酿啊!庄先生,您特意跑去琴高台居然就为了干这事?”

庄梦周:“有什么不对吗?”

丁齐赶紧点头道:“对对对,非常对,您简直太聪明了!”

庄梦周挠了挠后脑勺道:“所以过阵子还得请丁老师帮个忙,我把藏酒的地点告诉你,你去帮我拿出来。我这也不是为自己,而是让大家分享嘛。”

他为什么要找丁齐帮忙,因为仅凭方外秘法进入琴高台世界,到达的地点是随机分布的,庄梦周再想找到藏酒的地方,可能需要跋山涉水。

丁齐:“好的,我一定帮您这个忙,但最近再等等吧,酒的年份也可以更久一些。庄先生啊,我感觉您这么藏酒,有点作弊的意思啊?”

庄梦周直摇头道:“怎么能说是作弊呢?所谓作弊,是自己不知道怎么答题在那里打小抄。而我这是已知道答案,就在填答卷呢。”

丁齐:“说作弊确实不合适,我感觉您这更像是开挂。”

庄梦周仍然摇头道:“开挂?原本做不到的事情,因为走狗屎运居然做到了,那才叫开挂。假如可以验证、可以重复,不需要依靠幸运和意外,那不是开挂就叫本事。有些没本事的人自己做不到很多事,便喜欢说别人开挂了!”

丁齐苦笑道:“您这是说我吗?”

庄梦周:“当然不是,丁老师的本事大着呢!”

丁齐:“既不是作弊又不是开挂,那您那些酒又算什么呢?”

庄梦周一本正经地答道:“本质,这就是世界的本质,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本质。在琴高台世界中,那些酒是真真正正藏了那么多年。

我觉得丁老师除了社会学和心理学之外,还应该多研究点其他的东西,比如时空理论啥的。虽然现阶段的时空理论,不论是宏观的还是微观的,都还不足以解释方外世界,但它们却能帮助你去理解方外世界。换成老谭,就不会有你刚才那些说法了。

我弄了几箱茅台放到琴高台世界里,过一年再拿出来,便是六十年陈酿,你觉得好神奇呀。但是你想想,假如我放进去的是其他东西,比如两只烧鸡,六十年之后早就没地吃了吧?

再换个角度,有人从琴高台世界出来,逛一年再回去,琴高台世界已经过去了六十年,少年已变成了老年,但他还是原先的样子,是不是更神奇?

你能发现并往来方外世界,比那几瓶酒神奇得多,因为酒无论放在哪里,只要有足够长的时间都会变成陈酿,但世人却少有这样的奇迹。丁老师,你就是这个奇迹啊!但是我想问问,探寻方外世界的目的是什么?”

丁齐:“先不说我了,您的目的是什么?”

庄梦周:“创造人生的成就,然后享受人生的境界。再反过来,你的境界也决定了你的人生。如此层层,如此绵绵。”

丁齐笑了:“道理我懂,就像您当初说的那碗片儿川。”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顿,又抬手道,“等等!我们刚才不是在说酒吗?被您这一番高论都给绕到天上去了。我没听错吧,您弄了好几箱茅台带进了琴高台?”

庄梦周:“当然是几箱啊,几车皮我也买不起,就算买得起也买不着,就算买着了也扛不进去!”

丁齐赶紧摆手道:“得得得,我的意思是不少啊。”

庄梦周:“假如就是几瓶,我用得着费这个劲吗?就因为有好几箱,太沉,才找你帮忙搬出来。”

丁齐有一种被打败了的感觉,叹气道:“庄先生啊,刚才提到人生的境界与境界的人生,我觉得您就像一位魏晋名士。”

庄梦周却瞪眼道:“魏晋有什么好的?乱糟糟!”

丁齐:“听这意思,您好像还去过似的?”

庄梦周突然语气一转,笑眯眯道:“丁老师知道这世上有一门学科叫历史吗?我又不是不认识字!其实你想去也可以呀,先多找点有关魏晋的书来看,然后就可以亲自去逛了……”

丁齐接着摆手道:“我不会无谓地消耗寿元,仅仅是为了玩这种穿越,假如是为了体会,我已经体会过了……庄先生啊,我有个疑问,您的惊门灵犀术是不是早已大成?”

庄梦周眉头一皱:“干嘛突然想起来问这些?”

丁齐:“因为最近的遇到的事。比如那位五心谷的谷主叶宗清,她的飘门隐峨术早就突破三境了,如今我也不清楚她是什么修为,感觉至少应有四境。还有阿全,他就是被困在这个地方将册门入微术也修炼到了四境,这些都与方外秘法无关啊!”

庄梦周:“当然无关,八门秘术传承了多少年,方外秘法才出现几天?”

丁齐:“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庄梦周:“假如我说是,你信还是不信?”

丁齐:“我信!尚妮有句话说得很对,阿全脱困首先要感谢您。您跑到白云洞题诗一首,这就是缘起……结果我们把阿全找到了。”

庄梦周一摊双手:“那你就信吧!”

丁齐:“可是,可是,可是……”

他连说了好几个可是却没有下文,庄梦周截住话头道:“可是我为什么看上去没那么神通广大呢?”

丁齐:“我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但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总之不太好形容。”

庄梦周反问道:“你看上去也没那么神通广大呀,来一手移山填海试试!”

丁齐:“我修炼的只是方外秘法!”

庄梦周笑了:“丁老师谦虚了,你已绝对算神通广大。就算能移山填海、碎灭星球,也没有本事自如发现与出入方外世界,这是两码事。方外秘法就是方外秘法,而灵犀术也就是灵犀术。我们不是生活在你看的那些小说里,而是另一个世界中,就是现实的世界。”

丁齐苦笑道:“对,我们不是生活在那些小说里,而是现实中……那你是承认自己的惊门灵犀术修为早已大成了?”

庄梦周:“是又怎样?”

丁齐:“您可真够能装的!”

庄梦周哈哈笑出了声:“我根本就没有装啊,这才叫本事呢!尽管灵犀术大成,可我原先并不会方外秘法,都是后来跟你学的……就不说我了,丁老师,我得恭喜你了,终于祭炼控界之宝成功!”

两界环戴在丁齐的左腕上,就是一个银色的手镯,不松不紧正好合适,也不知是怎么套上去的。丁齐眯着眼睛道:“也不算完全祭炼成功,我的修为还低了些,但总算掌握了这件神器真正的妙用。”

庄梦周掏出一支毛笔和一块石头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丁齐道:“你祭炼两界环用了十天时间,比我预想的要快很多。怎么样,能不能把这里的东西带出去?比如月凝脂。”

草亭中原本并没有这张桌子,是他们在废墟中找到了石桌面和支柱,还有四个石鼓凳,然后搬到这里来的。此时距石不全脱困已经过去了十天,丁齐终于完成了对两界环的祭炼。

丁齐却没有回答庄梦周的问题,而是看着桌上的那支毛笔道:“庄先生,您是怎么把那支笔带出去的?”

那天众人离开大赤山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石不全送给朱山闲一支笔,朱山闲就揣在身上了,后来一聊别的事便忘了。庄梦周是跟在朱山闲后面离开的,出去之后拿出一支笔问朱山闲道:“这是不是刚才你掉的?”

朱山闲吃了一惊,意识到方外世界原有之物是带不出来的,赶紧问道:“庄先生,您是怎么拿出来的?”

庄梦周当时的表情高深莫测,很拽地答道:“就是这么拿出来的!”

此刻听见丁齐发问,庄梦周似笑非笑道:“其实是阿全告诉了我的方法,虽然他并没有说出来,但看见他我就知道了。当时阿全和尚妮走在朱区长前面,阿全已经带出去一样东西。”

丁齐立即反应过来道:“那块石头!”

庄梦周点头道:“对,就是那块石头,他在此地祭炼的景文石。当时我们都是凭借方外秘法出去的,假如石头出不去,阿全自己也出不去。我看见了便意识到,方外世界中的东西并不是都拿不走,但须符合特定的条件。”

丁齐追问道:“什么条件?”

庄梦周:“祭炼为身心一体,比如那块石头已经被阿全祭炼成一件法宝,他当时正在动用。而那支笔更有意思,只差一步便是传说中的法宝了,我拣起来之后便顺手完成了最后一步。

但是这种方法有很大限制,通常一次只能动用一件法器,当然也只能带出去这一件东西。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祭炼成法宝,而且带东西的人至少要有四境修为。”

丁齐疑惑道:“一次只能动用一件法器,可是我那天并没有动用两界环打开门户啊,你们都是自己出去的。您已经动用了景文石,怎么还能带出去那支笔呢?”

庄梦周咳嗽一声道:“你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我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动用景文石,用的就是那支笔。”

丁齐:“这也太夸张了!”

庄梦周反问道:“有什么夸张的,冼皓不也用一把刀代替景文石吗?”

丁齐:“这不一样,枯骨刀她一直在祭炼,可是那支笔是您从地上刚捡起来的!”

庄梦周笑眯眯道:“你就当我开挂了吧。”

丁齐突然又意识到什么,惊叹道:“不对!我的方外秘法突破望气境之后,出入方外世界也不一定需要景文石了,只是景文石在手,对感应天地、寄托心神仍然很有帮助。难道您的方外秘法也突破大成修为了?如此才能解释得通,因为您也不一定要用景文石了。”

庄梦周:“才反应过来啊?恭喜丁老师,你也开挂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