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30、手段高明

石不全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当时他好像看到了岸边,然后觉得身体一空又落进了水中,以为是被一股巨浪卷起,实际上是掉进了河里,位置恰好是这条河流的入湖口处。他其实是被摔晕的,幸亏体质过人,也幸亏是落到了水里,否则这么高摔也给摔死了。

河水流向湖中,石不全被水流带走了,意识迷糊之余还保留着求生的本能,挣扎着爬上了岸。后来他一直在寻找门户,以为自己是从水里上来的,却根本没想到门户在天上。这上哪儿找去?他又不会飞啊!

石不全在湖底的搜寻倒不算完全没有收获,至少他找到了早就进水不能用的碎屏手机,还把钱包给捡回来了。钱包里有两张身份证和三张银行卡,可惜在这个地方都是没用的。

众人都很纳闷,门户为什么会在那么高的半空,假如不会飞谁也没法进出啊。石不全突然一拍脑门道:“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你们看看河流两岸!”

门户的入门恰好在河流入湖口的上空,石不全早已勘探过这一带,包括水下的情况。河流的两岸明显曾有建筑,如今很结实的条石地基还在,沿着河岸一直延伸到湖边,足有五米多宽、五十来米长。

石不全原以为那是临湖的亭台水榭遗迹,但为什么要修成两岸对称的形制呢?他跑回去把那支笔拿了过来,又处理了一下就快干结的颜料,现场在石壁上画了一幅简要的示意图:河流两岸都修了楼阁,两案楼阁之间还架起挑梁,修了一座廊桥式的建筑。

廊桥下可以行船,差不多有二十米高,出入此秘境的门户就在上面!如今两岸的高阁和横跨上空的廊桥都已经塌毁,木料一类的东西也被河水冲进了湖中。石不全潜水找门户的时候,在河口一带发现了很多建筑遗留物,想必就是这么留下来的。

石不全手握景文石看着空中感叹道:“古有灯下黑,今有灯上黑。我要早知道门户在那里,这么长时间,足够搭个高台爬上去了。”

大家都在看石不全画的图案,独独朱山闲对他手中的笔感兴趣,凑过去问道:“阿全,这是鼠须吗?传说书圣王羲之最爱用的就是一支鼠须笔啊!你在这里做的吗?太漂亮了!”

石不全将笔递过去道:“既然朱师兄喜欢,就送你了!”

朱山闲:“这太不好意思了!我就是收下当个纪念了。”说着话笑呵呵地将笔接过,在河水里清洗干净,很有些爱不释手的意思。

丁齐打趣道:“朱师兄,你可要把这支笔收好了,别让庄先生看见了拿去,又跑哪里乱写乱画,别不小心写在人家衣服上。”

朱山闲将笔收了起来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们还是先看画,阿全的画。”

冼皓又指着图案道:“今后我们可以重新修复这座廊桥,这样大小赤山就有前后两个门户出入,中间还有一道门户相联。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前院,小婷婷住的那个地方要大一些,可以看成后园。”

谭涵川似是在心中估算道:“就地取材搭个简单的架子倒不难,但想建一座这么高的廊桥,工程量可是非常大!”

朱山闲:“不用一步到位修得非常好嘛,先把简单的架子搭起来,能够从这个门户出入就行。”

谭涵川:“河流两边的地基还保留得非常好,先立柱子,用搭建展会舞台的那种四方钢梁结构,一节节安装本身就可以当梯子,中间也用四方钢梁,达到简单能出入的要求。这个架子的材料大概需要十几万吧,我们自己施工安装,东西都可以买到。”

尚妮:“你们干嘛着急商量这些呀?”

谭涵川笑道:“搞点研究嘛,看看怎么恢复这道门户的功能?你可以不管,继续跟阿全说悄悄话。”

丁齐又问道:“阿全,你在这里发现了很多骨骸,都把他们安葬在了什么地方?”

石不全:“有点远,在山的另一边,丁老师要去看看吗?”

丁齐摇头道:“已经安葬了,就不必再去打扰了,我就是奇怪当年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朱山闲分析道:“魏家可能发生了一场内讧,也可能是两伙人之间起了冲突,最终幸存的一方带走了控界之宝,但是再也没有回来过。大小赤山的传承可能也是这么断的,再后来两界环落到了魏凡超那个精神病手里,就彻底搞不明白了。”

事实是否如此,如今已无法考证了。魏氏家族自古拥有大小赤山,但他们不可能总是住在方外世界,也需要在世间立足行走并置办产业,比如赤山寺就绝对与魏家有关,久而久之家族就会形成分支,诸如内宗与外宗的区别,争端可能由此产生。

比如范仰,就是魏家流落在外的子弟后代,他终究还是寻了回来,不仅找到了魏凡超,而且还利用魏凡超刺杀冼皓等人。假如范仰的阴谋得逞,那个神智不正常的魏凡超最终恐怕也得遭他的毒手,范仰便同时拥有了小境湖和大赤山,相当于又一次家族内斗的延续。

众人在这片秘境中参观得差不多了,石不全有点迫不及待想离开,已经在这里被困了二百四十九天,按他自己的说法,再多一天可真就成二百五了。穿过连接前后两片秘境的那道门户,魏凡婷从小住的这片地方,石不全也从未来过呢,很好奇地也逛了一圈。

丁齐突然又问道:“阿全,你的方外秘法虽然没有突破兴神境,尚未达到与天地意志沟通共鸣的这一步,但应该也是有感觉的。你在祭炼景文石感受天地意志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变化?”

石不全答道:“有啊,当然有!刚开始的时候,我感觉天地一片压抑肃杀,总是有一股暴戾的情绪想要发泄出来。可能是受当时的环境影响吧,莫名被困于绝地,一时找不到出路,又担心你们在外面遭了范仰的毒手,难免焦躁不安。

可是后来这种感觉慢慢就变了,这方天地的气息渐渐不再肃杀压抑,变得安宁详和甚至还有点欢快。可能是我的心态放平了吧,既然一时无法出去,那就好好修炼吧……”

丁齐笑了:“可能是有心态的原因,但你的感觉也是对的。这印证了一件事,大小赤山就是大小赤山,而不是大赤山和小赤山。”

此地前后两片秘境是否属于同一个方外世界,又或者是两个方外世界由一道门户相联?这两者的区别是很大的,尽管丁齐先前已有判断,亦可动用两界环去印证,但问阿全一句话就可以得到明确的答案。

大小赤山就是一处方外世界,只是格局很奇特,分成了前后两部分,而两界环就是这整个世界的控界之宝。丁齐先前在此地修炼兴神境,对阿全亦有帮助,至少在祭炼两界环的过程中,改变了天地间肃杀压抑的气息,对阿全的心境也是一种安抚。

众人说着话向出口处走去,迎面却看见庄梦周背着手正施施然走来。庄梦周大老远就喊道:“这是谁啊?阿全吗?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谭涵川昨夜出去“买”衣服的时候,就给庄梦周发了消息,说他们居然找到了阿全。为了防止某些消息外泄,谭涵川并没有多说别的,但是庄梦周肯定能看懂,于是他一大早便赶了过来,恰好迎面遇上。

石不全走上前去给了庄梦周一个拥抱,庄梦周拍着他的后背道:“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就好!”然后又松开手,退后一步看着他道,“变得粗放了些,胡子和发型都不同了。你在是哪儿焗的颜色啊,别告诉我方你呆的地方还有美发店?”

石不全带着哭腔道:“庄先生啊,您看过《白毛女》吗?我这已经不错了,还没变成白毛男!”

丁齐已经发送了一道神念,简要地告诉庄梦周他们是怎么发现石不全的、而石不全又经历了什么。庄梦周皱着眉头道:“这应该不是饮食结构与生活环境的问题,你不是有盐吃吗?”

石不全:“就那么一小罐呀,我是天天节省按粒数着吃的,还得种田、还得干活、还得修炼……”

庄梦周摆手道:“别说了!我已经听明白了,反正你一个人也没闲着,而且忙得很,小日子过得很充实嘛!至于你的头发和胡子,我看是因心火焦躁,在修炼中用意过重,由神入形而导致的变化……老谭,你给他把把脉。”

谭涵川走过去给丁齐把了把脉,然后点头道:“庄先生,还是你的眼神好啊,的确如此。”

尚妮把石不全的手抓过去,很紧张地问道:“严重吗?”

谭涵川似乎想笑,但还是保持严肃的神情答道:“脱困了就好,已经没什么事了,只要阴阳和谐便能恢复正常。”

庄梦周也说道:“他偏偏在这段时间修为破境,其实也比较凶险,差一点就有走火入魔之兆。现在已经没事了,但影响还是有的,他的发色在很长时间内都变不回去了。”

尚妮松了一口气道:“那也没什么,我觉得更帅了!”

石不全看着众人道:“刚刚天亮,时间还早,可我现在就想出去大吃一顿。你们知道吗?这八个月我都是怎么过的,天天吃的都是什么东西!”

庄梦周笑了:“我们当然知道啊,都是纯天然绿色有机无公害食品,就是味道寡淡了一点,没把你咸着!境湖大学一带有的是早开门的饭店,找个地方撮一顿,大家好好庆祝!”

众人离开了大小赤山,出去的时候仍然很谨慎,谭涵川第一个走,然后众人陆续穿出门户,确认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又来到境湖大学北门附近汇合,。

在开门早的饭店中找了一家档次不错的,要了一个包间,朱山闲还特意跑去和老板商量,让厨师辛苦点提前做菜,石不全则点了满满一桌。老板也很纳闷,还没见过一大早就要摆席面的,幸亏今天的菜已经从早市买回来了,就让厨房加紧点做吧。

阿全吃得这个爽啊,一边吃还一边感叹,以前从来没有觉得外面的饭店里像鱼香肉丝、宫爆鸡丁一类的家常菜竟如此美味,还是回归现代文明生活好啊!假如不是众人拦着点怕他撑着了,阿全估计连桌子都能吃下去。

终于酒足饭饱,打着嗝在饭店老板惊讶的目光中离去,他们大清早就喝酒了。丁齐将公寓的钥匙递给阿全道:“你先去休息休息吧,醒醒酒,还是那套公寓,已经被小婷婷买下来了。”

石不全:“这不是原先的钥匙。”

丁齐:“锁换了!”

尚妮陪着石不全去公寓休息了,因为他喝多了得有人扶着嘛。刚才在酒桌上众人还问尚妮,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上课?尚妮却说暂时不去了,要陪着阿全一起参与方外联盟的筹建工作。

虽然丁理事长已经决定把石不全安插到联盟总部中,但筹建工作好像不关尚妮什么事吧?反正尚妮就是不回去,开学时她已经报道了,期末考试还早,去年的这个时候,她也留在境湖市来着。

尚妮不走就不走吧,谭涵川却要先回上海,而朱山闲则赶往区政府上班,今天是周一。丁齐、冼皓与庄梦周来到了另一个地方,这里也在长江南岸,与境湖市中心隔着青阳江。

解放前,这一带并不在镜湖城区内,而在镜湖城西门外十里,渡过青阳江有一个叫西埠镇的地方。整个镇子修建在青阳江流入长江形成的三角洲地带,青阳江西岸是一片码头,码头上方的河堤上还修着不少两层式的吊脚楼。

很多人认为吊脚楼只是西南少数民族的民居,其实不然,在过去南方很多地方的沿岸地带都有类似的建筑,只是风格与功能不同,码头一带的河堤上则更常见。西埠镇曾是从青阳江到长江的水路交通转运集散地,码头附近的河堤上方也有大户商家的宅院。

如今这些建筑早已全部拆除,一方面因为交通条件的改善,码头原有的而功能已经消失;另一方面是因为防汛抗洪的要求,不能留下阻碍行洪的安全隐患。就连原本在城西十里的西埠镇都已经消失在急速扩张的新城区中,现在这里是境湖市的西埠区。

西埠区政府近年来重修了江堤,江堤内侧不允许有建筑也是不允许种树的。镜湖三月中旬的天气,杂草已遍地发芽,三人走在草坡上,丁齐忽然停下脚步道:“就是这里了!”

他们背朝江水面对江堤,朝丁齐手指之处施展方外秘法已经看到了门户,门户那边就是小赤山的景象。这个小赤山可不是指小赤山公园,就是石不全被困的那片秘境,而魏凡婷原先生活的地方众人仍叫大赤山,以示区别。

庄梦周赞到:“丁老师如今果然手段高明,走过来就发现了。”

丁齐谦虚道:“我能发现,是因为事先知道门户就在这一带,否则也不好找。”

如今并非汛期,青阳江的水面离这里还很远,可以想见去年夏天的那个夜里,此处水势之盛。冼皓看着周围道:“幸亏江堤重修了,过去的建筑都拆除了。假如门户还在谁家院子里,或者周围总是人来人往,那还真有点麻烦。”

门户虽然找到了,但暂时还无法从这里出入,因为那边在近二十米的半空高处,一过去就会掉河里,只能先记下这个位置。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丁齐先去博慈医疗上班,冼皓和庄梦周则分头回到南沚小区,并在微信群里联络了方外联盟的其他理事。

石不全和尚妮晚饭前也回到了南沚小区,尚妮一副娇羞之态,而阿全则显得精神抖擞。晚上还是方外联盟众理事一起吃饭,田仲络与叶宗清以及他们带来的人都没有走,只是崔山海一家离开了,朱山闲加班、谭涵川也不在,但饭桌上又多了一个石不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