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9、从天而降

丁齐等人对石不全如此“重色轻友”的表现并不介意,看见他和尚妮紧紧拥抱的这一幕,反而鼻子都有些发酸。丁齐感觉冼皓的手悄悄伸了过来,他顺势便将之握紧了。竟能在这里发现石不全,完全是意外惊喜!

不知石不全为何会被困于此地,也不知他这大半年吃了多少苦头,但总之人没事就好,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看他光着膀子穿一件麻草裙的样子,还是让尚妮去抱吧,丁齐想抱也不合适啊。

尚妮哭了,鼻涕眼泪都蹭在了石不全的胸前和肩膀上,可能也没注意到石不全身上光着呢。石不全紧紧抱着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又好像在低下头喃喃倾诉。他们曾经的关系到了这么亲密与亲昵的程度吗?丁齐并不清楚,但此时此刻,压抑的情感却似终于爆发。

假如不是还有很多事要问,丁齐简直想招呼众人先回避了。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奇妙,且不谈石不全这个宅男,他此刻的真情流露是无可避免的。而尚妮与石不全认识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在石不全失踪之前只有短短几个月吧?

人与人之间的好感与吸引力,可能随着不再见面会慢慢变淡,或者被一段新的感情所取代。石不全在这里被困了八个月,但对于尚妮而言再加上琴高台中的大半年,时间过去得则更久啊。

但还有另一种情况,一段因为种种缘由未能实现的情感,反而会加深对彼此的渴望,再度重逢时仿佛经历了一次淬炼般的升华。看尚妮和石不全此刻的情景,显然就属于这后一种情况。

丁齐不自觉中又进入了心理医生的角色,站在那里成为一位旁观者与分析者。这时石不全突然抬起头朝众人喊道:“范仰!范仰来了没有?要小心,他是个杂碎!”

丁齐终于开口道:“放心好了,范仰已经被我们弄死了,他的阴谋败露并没有得逞。你留在境湖大学图书馆的《方外图志》,我们也找到了,否则今天也不可能找到你!”

石不全失踪的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那阵子成天泡在境湖大学图书馆的工作室里,帮助赤山寺的顶云大量复制那七卷《妙法莲华经》。其实复制工作原本用不了那么长时间,石不全还利用图书馆的设施干点私活,就是修复《方外图志》。

为了阿全工作方便,丁齐还特意把自己的那套公寓借给了他。那天石不全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回公寓时却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在紧急情况下他也没有慌乱,虽是个技术型的宅男,但身为江湖八大门传人,很多套路可比一般人精多了。

他做了一番紧急处置,将已修复《方外图志》放到了境湖大学图书馆的储物柜里,并在丁齐的公寓里留下了寻找的线索,然后去了小赤山公园。他企图借助公园里跳广场舞的人群脱身,结果未能成功,还是被人追上来了。

江边发生了一场激斗,石不全不是范仰的对手,他将手中的景文石当暗器脱手掷出,本想砸范仰的脑门,结果被范仰闪开只打中了肩膀。他趁机跳江逃走,这也是置于死地而后生,当时已没有别的选择,他绝不想落在范仰手里。

石不全的水性还不错,但那天长江的水势非常大,当时正值汛期,水流情况也非常复杂,在青阳江与长江汇流处卷起了急速的漩涡,石不全被漩涡卷走了

石不全很冷静,精神高度集中,尽量不乱挣扎只顺着水流奋力游动,每一次偶尔将脑袋露出水面,都急速地换气并观察情况,顺流向岸边靠近。

那段时间长江上游下了大雨,但青阳江的上游却没有下雨,因此长江的水位更高,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倒灌入支流的现象。所以石不全并没有被浪流带到下游,反而被漩涡卷到了青阳江中。

筋疲力尽的石不全在黑暗中一点点的向江岸接近,然后他看见了一幅很奇异的场景,随着浪流奋力前扑,然后好像是被一股巨浪打翻……接着就意识迷糊了,不仅是体力精力透支,神气法力也消耗到极限。

石不全记得自己好像还在随着水流漂浮,然后手抓到了实地,尽量往高处爬……等他恢复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一座大湖边,挣扎着起身四处查看,却不是青阳江的岸边景象,而是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石不全并没有太慌张,既然是方外世界,他能进来想必也能出得去,只要能找到门户。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种田和修炼了,首先要保证生存,然后才能争取脱困。他发现了那片废墟和保存完好的赤山金阁,在废墟中又清理出不少器物。

令石不全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他还发现了不少尸骸。看那些白骨的样子显然早已死去了上百年,就这么曝尸荒野,大多分布在废墟地带,其他地方也有。他总共找到了三十多具尸骸,经过勘验分析,结论是非正常死亡。

很多骸骨上带着明显的致命伤,他甚至还找到了腐朽残存的凶器留痕,看来杀人者与被杀者都动手了。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其中还有老人、女人和孩子的尸骨。石不全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但他将这些尸骨都收殓安葬了,然后在河流边挑了一块很像景文石的石头,重新寄托心神祭炼……

石不全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出去之后自己恐怕会把这一切都给忘记,于是便在那河流边的赤石壁上留下记录。就地取材加工白色颜料很简单,刚开始他是用一根将尖端揉成碎细软条的树枝当笔,再后来……他就加工了那支精美的工艺品书写。

这不是因为石不全技痒,在这地方也没人可以让他卖弄手艺,实在是被困得无聊啊。他的方外秘法修为已达入微境,重新找块景文石不过是一种中介手段而已,但他却找不到出去的门户。

石不全记得自己是从水里爬上来的,于是便猜测门户在那个大湖之中,这可就太难找了。石不全的水性还算不错,湖中也没有太大的风浪,于是他就尽量到水中去寻找,找了八个月也没有成功。

裸潜的深度是有限的,石不全虽然比一般人厉害,但湖底最深处的好几片地方他仍然去不了,就算勉强潜下去了,也很难从容施展法外秘法。他意识到自己的修为有限,想脱困必须要继续修炼……

修炼必须首先保障生存啊,他在废墟里找到了很多有用的器皿,能加工修复出很多用具。至于食物,他在这里找到了两样很重要的东西,黄豆和莲花。

古时应该有人在此地种黄豆,后来成为了野生作物,也有可能就是野生品种,总之石不全采集了不少黄豆。这里有莲池,很多浅水地带也生长了莲花,不仅莲子可以食用,莲藕也可以吃啊,还可以加工成藕粉保存。

二十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林木葱郁,只要认识什么东西可以吃,养活一个人是足够了。黄豆和莲藕保证了基本的蛋白质与淀粉摄入,石不全还可以去打猎开荤嘛,这里没有大型猛兽,小动物还是有不少的,比如野鼠以及捕食野鼠的枭,水中还有鱼虾。

尤为幸运的是,此地亦有月灵芝,虽不如小镜湖中那么多,但也非常珍贵难得。

石不全还在废墟中找到了盐,这小子可够能翻东西的。此地古时肯定有人生活,那场惨烈的变故来得太突然了,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走,很多生活物资当然都已经朽坏了,但盐却是不会坏的。

他在一个厨房废墟里找到了一个保存很好的罐子。罐子里有盐,可惜很少,假如一般的家庭平日做菜,估计用两个星期都不够。石不全不知自己还要被困多久,所以他很节约,每天几乎是按粒数着吃。假如丁齐等人再不来救他,石不全倒不会断粮,但是快断盐了。

石不全也不是死脑筋,也没有一味的在深水中寻找门户,他以自己醒来的位置为中心,也开始向四周寻找,几乎是对着一寸一寸的地方施展方外秘法,但直至今天都没有找到。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神识法力得到了极大的淬炼,方外秘法修为也突破了隐峨境。

在石不全失踪之前,丁齐就总结出了系统的方外秘法并传授给了大家。丁齐当时能指出的路径就是怎样到达隐峨境,而他本人还没有突破隐峨境,只是指出了可以印证的方法。在丁齐看来,石不全应该是最有希望的,其次是冼皓。

石不全失踪后,冼皓在丁齐之前突破了隐峨境,而石不全困在绝地中同样也突破了。更耐人寻味的是,石不全虽突破了隐峨境然后又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他的方外秘法修为并没有突破兴神境。因为丁齐当初根本没教到这里呀,他想练都不知道该怎么练!

由此也能看出,丁齐这位老师的重要性,方外秘法毕竟是他开创,而想独创一门秘法传承,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丁齐能走到今天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令人更意想不到的是,石不全居然把册门入微术修炼到了四境,将那块石头祭炼成了会唱歌的宝贝。其实石不全也不知道什么三境、四境的说法,只是按丁齐从陶昕那里听来的标准,再对照石不全如今施展入微术所表现出的境界,能得出这个结论。

其实江湖八大门的秘术传承,太过偏重于术用,并不是很合适的修炼秘法,但其中也有谙合于道之处,石不全算是在术法修炼中自己领悟到了并有所突破。

就算将册门入微术修炼到四境,方外秘法也修炼到隐峨境,石不全还是没有找到出去的门户。至于丁齐他们打开的那道门户,石不全根本就没发现,这么大的一片秘境,他也不可能全部都挖开翻一遍啊。

这小子还真挖过,他把赤山金阁一层铺地的金砖全部撬开了。因为那样一栋建筑实在太显眼了,他也在想那里是不是留了什么门户,但是毫无发现,然后把所有的金砖又给镶了回去,居然看不出任何痕迹。

就在前不久,石不全还开荒弄了几亩地,架子已经搭好,他打算自己种黄豆……

当石不全将自己这八个多月、总计二百四十九天的经历讲述完毕,已天色微明。这时他已经换了装束,既普通又至为难得的现代服装。上哪儿去找衣服给他换?还是老谭实在啊,从小赤山公园的门户出去了一趟,找了家已经关门的商店干了点黑活,把买东西的钱留下了。

石不全的披肩发已经梳理好,胡子也修剪过了,变成了非常整齐的连鬓短须,就像好几位好莱坞明星留的那种胡须。假如不是很熟悉的人,几乎一眼认不出原先的他,就连气质无形中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石不全原先是个技术型宅男,带点书生气,如今的样子却多了一份野性刚阳之美,至少在尚妮眼中如此!荒野求生的种田大师,如今谁还能说他宅?就算宅,他的宅院也是一整座世界!

石不全介绍完自己的经历时,众人所在的地方就是那连绵的赤石壁前,他们已经“参观”了那片废墟,还有赤山金阁与石不全开的几亩地,此刻又看见石不全在石壁上留下的图文记录……

尤其是近半个月来的图文笔记,居然解开了大家心中长久以来的一个疑问。朱敬一曾经在小境湖的石壁上画了一道门,他留下的图文痕迹就像岩石的天然纹路。这究竟是怎么弄的呢?看看阿全最近留下的字迹,也就明白了,这小子的手艺厉害啊!

坐在石壁前的河流边,石不全当然也要问外面发生的事情。这就简单了,丁齐给他发送了好几道神念,将种种经历介绍得如身临其境,最后居然是一道方外秘法的神念心印。

为什么要用好几道神念?理论上一道神念心印就可以包含古今中外所有的事物信息,但丁齐也得有那么强大的元神修为啊,同时石不全也得能够接受并解读。所以丁齐只能分步骤来,而且也只能择精要介绍,不可能事无巨细什么都转述。

饶是如此,石不全定坐入境,也用了快半个小时才将这些神念都清晰地解读完毕,然后睁开眼睛很夸张地怪叫道:“天呐,我都错过了什么!你们居然找到了那么多有趣的方外世界?而且方外联盟都成立了!”

尚妮就紧挨着他并座,双手抱着他的一条胳膊,头也倚在他的肩上。他俩给人的感觉就像刚出锅的麦芽糖,热热乎乎粘在一起。尚妮带着鼻音道:“我现在体会到了,成立方外联盟的确大有好处,今天的事其实也应该感谢田仲络……

这话倒不假,假如不是成立了方外联盟,哪能互相交流到这些信息。田仲络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也是给众人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提示,否则他们也不会跑来打开那道门户、救出了石不全。凡事都是有因果关系的。

石不全搂着尚妮的肩膀道:“我要感谢你们所有人!”

冼皓笑道:“说起田仲络,你的确应该谢谢他,但这些事就不必告诉他了……如此说来,你更应该感谢的其实是庄先生。”

这番话的逻辑也很有趣,假如不是庄梦周跑到白云洞里乱涂乱画,也不会惊动田仲络,然后推动了方外联盟的成立。有了方外联盟成员之间互相的交流,才得知大小赤山的隐秘,然后石不全才能脱困。

朱山闲突然笑道:“阿全出来了,我们可以再往方外联盟总部安插一名工作人员了。”

众人一起点头道:“对,这个主意不错,阿全出来的正是时候!等大小赤山也加入方外联盟,我们还能再多三名理事呢。”

丁齐一摊双手道:“阿全啊,你看看,这是双喜临门啊!脱困归来,连工作都给你安排好了。至于你原先的那些私活,其实也不耽误!”

石不全苦笑道:“我八个多月没露面,原先很多业务恐怕都断了联系,加入方外联盟也好,反正就在家门口,以后就在老朱那里长住了!”

丁齐:“先别说这些,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呢。”

丁齐原先的第一个疑问,就是石不全怎么进来的?但根据石不全的回忆,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丁齐心中已有了一个朦胧的答案,石不全进来的方式,就和当初的涂至、卢芒、田琦误闯方外世界情况差不多。

那么第二个疑问,就是石不全进来的门户究竟在何处?肯定不是谭涵川闯进来的门户,又或者类似琴高台中的情况,那个门户只能进来却出不去?对此,石不全只得苦笑道:“我要是能找着,还会被困在这里吗?”

丁齐站起身道:“走,带我到你第一次醒过来的地方去看看。”

那个地方离这片石壁并不远,石不全带着众人顺着河流走到了一座大湖边。这个湖泊差不多有一平方公里左右,已是这片秘境中最大的一片水面。丁齐这一路都是闭目凝神行走,来到石不全当初醒来的湖岸边才睁开眼睛,神情有一种形容不出的古怪,似是哭笑不得。

石不全追问道:“丁老师,怎么了,你有什么新发现吗?”

丁齐苦笑道:“阿全啊,门户其实一直就在这一带,你却始终没有注意到!”

石不全:“在哪儿啊?不可能,我每一寸地方都找了!”

丁齐招手道:“你跟我来。”

再沿着湖岸走回到河流的入口处,丁齐抬手一指上空:“我跟你走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门户不在水里,而在天上,接近二十米高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