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8、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这里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只是没有桃花,地域大致呈圆形,直径约五公里,总面积在二十平方公里左右。假如在外面人烟繁华带,它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乡吧,可以容纳十几个自然村,但如今却只有一个人。

此地风光很好,有山有水有树林,最高的山有四百多米,地势起伏间有平原谷地、溪流湖泊分布。在那座最高的山下,风景最好的半山幽谷中,有一片建筑的遗迹。

房屋如果长时间没人居住打理,自然就会慢慢朽坏。藤蔓爬上窗棂,杂草掩盖院落,树根生于墙缝,瓦片渐渐漏雨、椽子腐朽屋顶留下大洞……这里的很多房屋当初应该修建得很精致,但至少已荒废了上百年,很多屋顶都没有了,碎瓦片散落满地。

很多梁柱已经倒塌,但也有残存的屋梁和柱子或架或立仍然顽强的坚守原地,看上去应该都是经过防腐处理的上等木料。建筑群中不仅生长了杂草还有各种树木,有的大树居然就从屋中直接长了出来,在空荡荡的屋顶上空展开枝叶,树冠罩住了四面残墙。

山下有一座胡泊带着明显的人工痕迹,开凿了上下游的水渠,汇聚成一片活水,湖边有一座楼阁看上去却完好无损。此楼临水的一面挂着一张匾,上书“赤山金阁”四个大字,一楼的地面居然是以金砖铺就。

金砖并非金属黄金砖,而是古时皇家宫廷所用的苏造澄泥地砖。楼阁的柱子立在八面雕花的白玉柱础上,这些柱础并非最上等的白玉料,但这么大的整料也是相当珍贵了。

水桶粗的金丝楠料柱子,并没有上朱漆,呈现出岁月所沉淀的深沉颜色,表面仔细看还带着细碎的蛇皮状纹路,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赤山金阁的一层只有立柱没有墙和窗户,完全是敞开式的,但内部两边都有带着扶手的木梯可以登上二层。

二楼的穿廊位于背水的一侧,朝水的一面是三间屋子,雕花木板墙,中间的屋子双扇门,两侧的屋子单扇门,用的都是飞云状的赤金合页。假如打开最中间的屋子就会发现,这里好像是一间工作室,中央放了一张案子,显然是最近加工的。

这张案子很简陋,但是很端正很稳定,案旁放了一把保存完好的古代扶手椅,椅背上镶的大理石呈现出一幅天然的山水图案。条案上堆着不少东西,应该是正在加工或修补的各种用具,屋中还放着不少杂物,

有一根刚刚做好的锄头,锄尖居然是银制的,应是用什么大件银器的残片加工出来的。为什么不用金子?因为金子太软了,不适合用来锄地,其实用银也很勉强。

窗户当联排式的雕花格窗,朝外的那一面墙都是,总共开了八扇,这也是楼阁式建筑的特点,以每两扇为一组,窗格上的木雕分别以春夏秋冬为主题。古时没有窗玻璃,通常都用半透明的窗户纸。这里的木质的窗格保存完好,可是窗户纸早就没了,此刻窗内挂着草帘。

工作室左边的那间屋子,假如推门进去看看,像是一间卧室。卧室里有一张很简陋的床,就是用木板条拼的。床上堆积的并不是棉被床单,而是各种兽皮软草还有去了硬梗的羽毛,看上去还挺干净。假如有一头猪拱进去躺着,感觉应该挺舒服的。

右边的那间屋子应该是个储藏室,里面放着各种坛坛罐罐,还搭着木架子挂着东西,是各种烤干的肉脯,有鸟兽也有鱼类。旁边一个坛子没盖,可以看见里面装的是黄豆,就是颗粒有点小。还有几个瓷瓶里装的是挥白色的块状粉末,那是加工出来的藕粉。

这里显然是储藏食物的地方。一个精巧的纯金瓶中装得居然是盐,只剩了瓶底浅浅的一层,大粒粗糙还带着发红的颜色,显然不是如今的加碘精致细白盐。

楼上如此,而一楼更像是一个敞开式的杂物库,金砖上堆放着各种七五,大多已残缺不全,夹杂着不少金器银器和带绿锈的铜制品,居然还有锈迹斑斑的铁条、铁片,应该都是从不远处那片建筑废墟中搜集来的。

这座楼阁并非此与世隔绝之地方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出了楼阁往山上走,半山腰上还有一座凉亭。块石铺成的地基是方形的,四角立着四根柱子,上面却是一个斗笠形的圆顶,这种形制应是象征着天圆地方。

这并不是瓦亭而是一个草亭,顶上原本铺着三重茅,每一重茅草大约都有五厘米厚,但已经被揭掉了一层,被揭去哪些的茅草都拿到阁楼卧室的床上去了。

那么多建筑都损毁了,这座草亭居然还能保存完好,就连亭顶上铺的软草都没有丝毫朽坏,洁白而柔软,显然并非凡物。

绕过凉亭再往下走,有一条河穿过山脚流向一个较大的湖泊,河边有一片连绵的裸露崖壁,从几米到十余米高不等,呈现出赤红的颜色,很像小赤山公园一带的景观。这个世界中唯一的居民此刻就站在崖下。

他赤着上身,腰间围着一块东西,竟然极似当代传说中最时髦的齐B小短裙。可惜这件短裙并非虎皮的,就像是一尺宽的麻布围着腰间缠了一圈,勉强遮挡住要害。

此人的头发很长,胡须也乱糟糟的,不太容易看清楚面目与年纪。他的须发呈现出褐黄的颜色,就像在外面的美发店里焗过,而且也焗得挺时髦。除了腰间的短裙,他居然还穿了鞋,纯天然材料编制的皮草鞋,样式很简洁但很结实。

此人左手拿着一个瓷碟,右手提着一只笔,碟子和笔可比他身上的麻裙草鞋要精致多了,碟子是明代的粉彩瓷,而那支笔应该就是最近做出来的,假如拿到外面工艺品市场上去,也是令人惊叹之作,能卖出高价来。

这是一只鼠须笔,笔毫就是此地特产的野鼠须制作的。这种野鼠半透明的胡须很特别,一段黑一段白交错分布,每段颜色的长度都在一毫米左右,整根鼠须有三、四厘米长。

此人制作笔毫时居然将每根鼠须的黑白色都给对齐了,因此整支笔毫的颜色也是黑白间隔整齐分布。笔管用得就是此地当然寸节文竹的根,经过了细致的加工打磨,明黄中带着浅翠,仿佛已盘出了一层玉质般的包浆。

这个黄毛野人,就是失踪已有八个多月之久的石不全。

石不全这身打扮居然还没晒黑,甚至还比原先白了些,好像稍微瘦了点,但明显更结实了。这大半夜的,他居然跑到这里好像在练书法,用笔蘸着白色的颜料往红色的石壁上写字,而且写得很慢。

只见他写道:“今天是农历二月初四,上弦月早就落山了。过了午夜,就是三月十一号,我来这里的第二百四十九天。刚进来的那天,恰好是农历五月十五,那是个月圆之夜……”

石不全写字时居然是闭着眼睛的,碟中的白色颜料应该是他就地取材研制的。更奇异的是,随着他每一笔写到石壁上,颜料就缓缓渗了进去,宛如岩石中的天然纹路,想擦都擦不掉。

再往旁边看,他在这一片连绵的石壁上已从左到右写了很多东西,有文字也有图画。假如沿着这些字画向前倒溯,会发现他早先留下的笔记很普通,就是白颜料涂在石壁上,用点力便可以擦掉或铲掉,但最近的字迹却不同了。

写到这里,石不全睁开眼睛放下了笔,开口问道:“你说,那天的月亮是不是很圆啊?”

这里又没有别人,他在跟谁说话呢?只听石壁上那片字迹答道:“是的,月亮好圆啊!不仅圆而且亮,就像悬在天上的路灯,上面还有斑影,是不是罩子没擦干净啊……”

石壁上的题字居然能说话,这是石不全施展的无聊法术,相当于他借助另一种方式发出声音,一开口就讲了半天。石不全又低头道:“他可真啰嗦,你说呢?”

这时他把碟子和笔都放在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又掏出了一块石头。真没想到那么简陋的草裙居然还带一个兜,兜里装着一块石头。

石不全在清理废墟时找到了不少珍贵的珠宝玉器,但这块石头就是他在喝边挑选的一块普通石头,红白相间的纹路,原先有巴掌大小,有点像景文石。但如今这块石头只剩下核桃大小,质地就似玛瑙,显然经过了特殊的凝炼。

假如丁齐能看见这一幕,就可能猜到石不全已将入微术至少修炼到了四境。也不知该恭喜他还是该同情他,反正这小子也没别的事可干啊,修炼秘术是他唯一脱困的希望。

那石头也发出了声音:“是的,他好啰嗦呀,一说话就没完没了!”

石不全:“可惜说的没有唱的好听啊,石头啊石头,你会唱歌吗,给你石大爷唱一首解解闷呗?”

石头没有嘴,却奇异地唱出了歌声,是一首老歌——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它能给勇敢者以智慧,

也能给勤奋者以收获。

只要你懂得它的珍贵呀,

山高那个路远也能获得。

嗨……”

石头发出的就是石不全自己的声音。这小子被困此绝地八个多月,也不知瞎琢磨出了什么神通,哪怕在很多玄幻小说中都没有见过,估计连他的师父都想不到吧,这是咋练出来的呀?这应该就是他本人的独创绝技,跟大半夜闹鬼似的!

石不全通过手中的石头刚唱了一小段,突然听见远方传来轰然响声。声音的位置离他这里至少有三公里呢,正常情况下照说听不见,可是那动静有点大,石不全的知觉也异常敏锐,而且今天的夜里很安静,小肉肉们也没出来乱叫。

石不全被吓了一跳,难道是被他亲手收殓埋葬的那些骨骸诈尸了?但是方位也明显不对呀!石头发出的歌声戛然而止,石不全转身大叫道:“怎么回事?谁呀?是闹鬼了吗?”

惊讶之后,石不全此刻音调却不是害怕,反而带着兴奋与惊喜。在这个没人说话的鬼地方,哪怕是真闹鬼也好啊,能有个鬼来陪他也不错!他随即撒腿向着远方飞奔而去,一边还在大呼小叫,不知是在召唤人还是召唤鬼。

在大约三公里之外,这个世界的另一端,一座小山脚下的土坡突然崩开了,砖头大的碎石四溅,一人多高的灌木连根抛出,连带着后面的山体又形成了一次小塌方,露出了一面被掩盖的石壁,发出很大的声响。

一位挥舞着军工铲的大汉从土石横飞中冲了出来,正是谭涵川。

谭涵川的铲子仿佛带起了一股龙卷风,将泥土碎石和草木卷开,然后转身继续挥铲,劲风扫过之处,又将石壁前堆积的土石全部掀走。这里就是连接大小赤山前后两片秘境的门户,这边的地形和那边差不多,都是一片山脚下平整的岩壁。

不知是人为还是自的然原因,在这道门户的两边,上方的山体都发生了塌方,土石滚落堆积,将石壁严严实实的掩埋在里面,然后土坡上又长满了植被,再也看不出门户的任何痕迹。

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可以发现并出入方外世界,但前提条件是得找到门户的位置。假如用一堆钢筋混凝土将朱山闲家后院门的位置给厚厚的盖起来,他们也是看不见小境湖的,因为视线完全被钢筋混凝土挡住了,除非把障碍物都砸开才行。

丁齐寻找连接大小赤山两片秘境的门户,若用笨办法一个位置一个位置地试探,恐怕很难找。那么大的地域,面积几十平方公里,这是一个难以完成的艰巨任务。

但丁齐突破大成境界后,方外秘法修为已达望气境,他多了一样本事,或者说手段又有精进,只要神识所及之处有方外世界的门户,他便能够发现。可是这么寻找仍很费劲,不仅消耗巨大而且需要漫长时间,所以今夜他先让尚妮帮忙,判断出一个大概的位置。

尚妮指出了那片山脚,丁齐的神识勉强能透过土石发现了门户。接下来就好办了,先挖开,铲子之类的工具大赤山里原先就有。挖开之后大家都看见了门户另一边,照样进不去,因为也被土石掩埋了。

怎么办?还是谭涵川功夫不凡啊,拎着铲子硬冲着试了一把,真让他给冲出来了,然后清理了门户这边的障碍物。丁齐等人手握景文石能看见这边的情景,但暂时谁都没敢过来,得等谭涵川停手了再说,否则会被他的铲子捎着。

谭涵川终于把门户清理出来了,停下动作突然眉头一皱,隐约听见远处传来了什么声音,很微弱,但也能听得出是一个人在大呼小叫。谭涵川扔掉铲子,转身运足中气大吼道:“阿全——!是你吗?”

他已经听出来那好像是石不全的声音,随即大踏步向声音传来的方位迎去。远处的石不全的也听见了谭涵川的吼声,穿着皮草鞋跑得简直都要飞起来了,大喊道:“是我呀!老谭,还是你的功夫最好,终于找到这里来啦,你是来救我的吗?”

石不全跑着跑着,终于看见也大踏步向他跑来的谭涵川,兴奋得手舞足蹈脚下却丝毫不停,边跑边喊道:“老谭啊老谭,果然是你!天上地下无敌的老谭,我都想死你了!”

谭涵川却愣住了,他能听出石不全的声音,但一眼却认不出跑来的人。这光着膀子穿草裙、乱须披发的野人是谁呀?而石不全不仅看见了谭涵川,也看见了跟在谭涵川后面快步跑来的朱山闲、丁齐、冼皓和尚妮。

尚妮施展心盘术的消耗很大,所以落在了最后,她眼泪都下来了,一边跑一边挥着手,似是想说话却没说出来。石不全张开双臂呼喊道:“你们都来了呀,太好了,祖师爷保佑、老头子显灵啊!”

他就这么张开双臂冲向前方,与谭涵川擦肩而过,如旋风般绕过朱山闲,再从丁齐和冼皓两人中间穿过去,一把抱住了尚妮!

PS:热烈庆祝石不全回归!明天请个假,后天继续。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