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7、再发现

这是个晴夜,虽然没有月亮,但漫天星光灿烂,以众人的修为哪怕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也能感知外物,此刻当然能将周围看得很清楚。冼皓一进来,丁齐就问道:“有没有人跟踪?”

冼皓:“我没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跟踪者修为实在太高,甚至超出我的想象,那我也发现不了。”

丁齐:“那位叶谷主的隐峨术境界未必在你之上。”

这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冼皓却长叹一声道:“如今才清楚什么叫井底之蛙,换做一年之前,我的隐峨术境界居然还比不上那个叫晏斌彬的小姑娘,当时还自以为是飘门高手呢!我也是自幼苦练,自忖天赋不弱于人,为何差距会这么大呢?”

众人为何这么谨慎,冼皓又为何会发出这样的叹息?今天突然来了奇岩境、五心谷、响水峰的一众高手,白云洞的人虽未现身,但说不定也来了,因为人家连小楼都买好了一栋。他们有很多秘密不想暴露,尤其是对田仲络得防着点。

但来客中最难防范的,应该就是五心谷的谷主叶宗清,那可是自幼修炼隐峨术的高手。所以他们没去小境湖,因为那样很容易暴露门户的位置,而是分头行动来到了大赤山汇合。每个人在路上都留意是否有人跟踪,留冼皓在后面暗中观察,等确认没有异状后她才进来。

从白天的谈话中可以得知,达到三境修为才能离开五心谷。所谓三境修为,只是丁齐的说法,丁齐最早也是听陶昕说的,并不仅指方外秘法的隐峨境。无论修炼哪一门秘法,只要能达到能凝炼元神清晰的状态,便可笼统称为三境。

怎么衡量冼皓一年前的隐峨术境界呢?记得第一次进入小境湖时,只有尚妮和丁齐病倒了,而其他人包括石不全在内都安然无恙。丁齐回头总结,没病倒的人不论修炼的是哪一门秘术,从可类比的境界上说,都已经达到二境圆满的状态。

但另一方面,大家在进入小境湖后,假如以景文石寄托心神的状态被打断了,好像都无法保留记忆。这也说明说众人都没有达到三境修为,只有庄梦周不太好说。

从二境突破到三境,是一道艰难的关隘,有时候甚至无论怎么勤修苦练好像都无法突破。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从武侠变成修真似的!丁齐留在琴高台世界中的那套方外秘法传承,最难突破的也是这一步。

叶宗清今天带来了一个晏斌彬,小小年纪隐峨术修为至少已有三境。冼皓等人原本已是当代都市中残存的江湖八门高手了,在遇见丁齐之前皆苦练多年,却始终没有突破三境,怎能不令人泄气?

谭涵川和朱山闲对视一眼,显然对冼皓的话深有同感。丁齐一看这情绪有点不对,随即开口道:“我们也不必泄气,这并不能说大家的天赋不如人,也并不证明人家就更高明。”

冼皓:“事实如此,你还想怎么安慰我?”

丁齐反问了一句:“你真以为自幼所下的苦功,都是用来修炼隐峨术吗?”

冼皓愣了楞,低下头喃喃答道:“不是,当然不是。”

朱山闲也感慨道:“我也不是。”

尚妮插话道:“我就更不是了。”

谭涵川则苦笑道:“我闲暇时大部分功夫都用来练武了。”

冼皓当初为何要修炼隐峨术?她的目的并不是追求修为境界,秘术只是一种可以利用的手段而已,只要能够报仇就足够了。修炼了隐峨术,使她擅长潜行、追踪、逃匿、刺杀,但隐峨术本身并不是潜行刺杀,它只是一门秘术而已,冼皓的功夫大多用在别的地方。

至于朱山闲,他成为爵门弟子完全是被动的,因为认识了那样一位爵门前辈,师父不想让传承断绝所以才收他为徒。朱山闲平日的生活跟其他人没什么两样,就是一位公务员,工作单位从城建局到区政府,如今是区长。

朱山闲远不是一位“专业”的修士,其实已经算很用功了,师父教他的望气术与靠山拳都没有荒废,但也不可能将主要精力都用再这上面,没荒废就很不错了。而师父教他可不仅仅是爵门秘术,更多的是江湖门槛套路,这些手段平日的用处恐怕更大。

谭涵川的情况和朱山闲差不多,只是稍有区别,他自幼拜师习武,师父又教了他火门秘传炉鼎术,同时教了他各种江湖门槛套路。这些对于谭涵川来说更像是一种业余爱好,在平常生活中用得极少,他也是读书上学然后去当研究员,遇到什么事偶尔干点黑活啥的。

众人中经历最特别的,反而是如今下落不明的石不全。石不全自幼跟随师父生活,苦练入微术,从技艺的角度可以说已是炉火纯青。但石不全修炼入微术并非自觉,而是用来帮师父干各种册门买卖。

石不全曾在丁齐面前自许“技术流”,可是他的技术同样也是一种套路,比如假造一件古物玩调包,只是需要技术的套路而已。而入微术本身可不是一门造假的技术。所以石不全太过偏重于技艺了,或者说只注重于“术用”,反而忽略了入微术中蕴涵的“道”。

尽管如此,石不全也是众人中再江湖八门秘术上用的苦功最多的,其次是冼皓。在石不全失踪后,也是冼皓第一个突破了隐峨境,速度甚至比丁齐更快。

但叶宗清、晏斌彬、贾谷林这些人的情况并不一样,他们在五心谷中出生,从不认为自己是江湖飘门弟子,只是修炼隐峨术而已。因为将隐峨术修炼到某种境界,就意味着他们可以自如出入五心谷,这就是自然而然每天都想也是每天都会做的事。

这些人在某一门秘术上下的功夫,绝对比朱山闲等人要多得多,而晏斌彬小小年纪就能将隐峨术修炼到三境,恐怕也是天赋过人。

目的不一样,结果当然也会不同,更重要的是心境不同。有些手段,可以花精力去学习,但有些秘术却不能仅凭下苦功修炼,有时候就算勤修苦练也未必能突破境界,无非是技艺更纯熟而已,因为所谓的境界谙合于道。

但是换一个角度,秘术境界更高未必就是手段更高明。别说晏斌彬了,就算叶宗清,假她和一年前的冼皓比潜行刺杀、隐匿江湖,恐也完全不是对手。

丁齐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他可不希望同伴因此受到打击,进而在今后的修炼中留下心障,所以回归心理医生的角色,为大家做了一番现场开解,道理讲得也很明白。他最后说道:“诸位如今的境界,包括小妮子都已相当于四境圆满,又何必自叹不如人呢?”

这才是最有说服力的事实!不论大家一年前的修为如何,如今短短一年时间后,已全部都突飞猛进!虽然这并不是指八门秘术的修为,而是方外秘法的修为,但从境界类比上讲不也一样吗?而且修炼了方外秘法之后,原先掌握的八门秘术境界也都有不同程度的精进突破。

尚妮开心地笑道:“是呀,短短一年时间,我也修炼到兴神境圆满了,想当初我还和丁老师一起病倒了呢!”

谭涵川也笑道:“多亏我们认识了丁老师啊。丁老师没有其他目的,哪怕学习江湖八门秘传,也只是总结其中探索方外世界的共通之处。方外秘法直修心性,纯粹得很!”

冼皓也露出了笑容,轻轻给了丁齐一拳道:“怎么总是你有道理?”

丁齐笑道:“因为你们总叫我丁老师嘛,老师就是讲道理的。”

这番开解或者说心理疏导只是进入大赤山后一个小插曲,丁齐又看着尚妮道:“朱大福是怎么回事?庄先生跑回去睡觉了,却要我来问你,难道是你与庄先生合谋设的局?”

尚妮赶紧摆手道:“这不关我的事!”

丁齐追问道:“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吧?”

朱山闲、谭涵川、冼皓也纷纷追问道:“小妮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可真把我们吓一跳!”他们事先也不知情,但当时一听就知道是自己人设的局,所以当场随机应变也配合得很好。

尚妮解释道:“这是鲜华出的主意。但鲜华仅仅是出了个主意而已,事情都是庄先生干的,跑进白云洞乱写乱画的就是他。我只知道鲜华出了这么个主意,也是今天才知道庄先生真干了这种事!”

朱山闲:“鲜华先生?他什么时候出的主意?”

尚妮:“春节长假的时候,丁老师设局把张望雄那伙人引入禽兽国,我和庄先生在外面望风,鲜华两口子也去了,本打算有什么意外状况也可以帮忙。鲜华当时就说了,让丁老师一家一家去找方外世界实在太辛苦,还不见得能找得到,不如让那些方外世界找上门来……”

听到这里,众人已经完全明白过来。大家探索方外世界的事情,若说还有什么知情者,就是丁齐尚未见过的鲜华先生了,尚妮和庄梦周当初都是鲜华介绍来的。鲜华曾出了一个主意,就是江湖盘局术的套路,从门槛角度说并不复杂。

但鲜华仅仅是出了这么个主意而已,不论是什么样的盘局术,最重要的是看具体怎么去实施。庄先生的做法令人哭笑不得,居然是跑进白云洞题了一首打油诗,还将人家的控界之宝挪了个位置。看似游戏之举,效果却出人意料的好,此刻方外联盟已经成立了!

丁齐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是该骂庄梦周一顿还是该夸赞他的手段真高。惊门灵犀术就是这么出人意料吗?所谓的惊就是能开口惊人,丁齐今天确实被吓了一跳。再转念一想,灵犀术的玄妙好像就在于此,以一事一物为缘引,演化天地间万事万物痕迹。

难怪庄梦周没有跟着他们一起来大赤山,而是借口喝多了跑回去睡觉了。事已至此,丁齐觉得好像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也只能这样吧。

众人来到大赤山,当然还有正经事要办。田仲络无意间透露了一个他们原本不知的重要信息,大赤山就应该叫大小赤山,此天地秘境分为两个部分,就像前院和后院,中间有一道门户相联。他们此前却根本没有发现,就连魏凡婷都不知情。

这说明在很多年,至少在魏凡婷记事之前,这道门户因为种种原因便已经找不到了,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它找出来。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田仲络看见的记载有误或者言不尽实,众人商讨了一番,丁齐问冼皓道:“你最近修炼方外秘法,是不是很少动用两界环?”

冼皓点头道:“我一直习惯用枯骨刀,就像你一直习惯用景文石。我认为方外秘法的独特之处,就是无需控界之宝。我在大赤山中修炼时,也习惯以枯骨刀寄托心神,几乎没有再动过两界环。”

丁齐又问朱山闲等人道:“你们最近修炼方外秘法,是不是感觉总差了没那么一点呢?”

谭涵川点头道:“按你的建议,大赤山是凝炼心盘最好的地方,我也是在这里将兴神境修炼圆满,可是感觉确实总像差了那么一点,无法突破到你所说的心盘境。”

丁齐长叹道:“是我的建议错了!按照我所创的方外秘法,你们不应该在这里继续修炼,假如换个地方,可能早就突破了心盘境。”

方外秘法有没有缺陷?当然有!说缺陷也许不合适,任何一门秘法都有其讲究与限制。丁齐是在琴高台世界中突破了心盘境,当时他将整个世界凝炼为心盘,下的功夫异常精深。但那是实在没有办法,假如不得突破,他们就离不开琴高台。

丁齐的方外秘法修为更进一层后,当然也继续传授给了朱山闲等人。最好的修炼之地不是小境湖,因为小境湖中有太多的水面、太过复杂的地形,绝佳之地就是大赤山,他建议众人都来到大赤山继续修炼。

可是丁齐并没有搞清楚一件事,他们如今看到的大赤山并不完整,无论怎样凝炼心盘,世界本身都是残缺的。谭涵川和冼皓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这一点,却始终没有搞清楚原因,今天才彻底弄明白。

朱山闲沉吟道:“由此可见,田仲络说的消息是真的!”

冼皓将两界环递给丁齐道:“控界之宝就在这里,你已有大成修为,祭炼控界之宝是否就能发现那道门户?”

丁齐却摇头道:“这很难办到,就算勉强去做,也不知要花多长时间。”

尚妮纳闷道:“为什么呀?”

丁齐解释道:“我们根本就没有得到天地秘境的传承,也等于没得到这控界之宝的传承。我是从方外秘法中领悟了祭炼控界之宝的方法,仅仅是针对控界之宝这种特殊的神器。但有一个前提条件,我所感应到的世界要尽量完整。”

尚妮:“那怎么办呀?”

丁齐:“可以用另一个办法,但需要你帮忙。风门秘传的心盘术,讲究的就是运转地气灵枢勘察山川地势。假如这里是一座庭院,我们所在的位置要么是前院要么是后院,那就请你好好看一看,若有一道连接前后院的门户,最可能是在哪个位置或者是哪些位置?”

尚妮想了想:“我需要先找一个最适合的观察点,去感应这个世界的地气灵枢变化,你们先跟我来吧。”

众人跟着尚妮向大赤山深处走去,穿过了魏凡婷曾居住的那片建筑群,后面是一座小山,,山中也有月灵芝生长。只是今天晚上没有月光,那些“小肉肉”都没有出现。尚妮在山顶上闭目端坐,应是在运转风门秘传心盘术。

如今的尚妮,可不是当初那个半吊子了,至少已将方外秘法修炼至兴神境,以此为根基,风门秘传心盘术的境界大为精进。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尚妮的全身都已经出了一层细汗,她终于睁开眼睛往下一指道:“很巧,应该就在这里的山脚下。”

众人走到尚妮指出的位置,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土坡,草木葱郁,没有任何异状。冼皓掏出了枯骨刀,谭涵川、朱山闲也分别掏出了各自的景文石,然后皆面露疑惑之色。尚妮眯着眼睛道:“此刻动用方外秘法,却看不到任何门户。”

丁齐以鼓励的语气道:“但你刚才应该感应到了别的。”

尚妮:“很久之前,这里的确有路,似是通往门户的路。但是后来,这座山有塌方,把这一片山脚都给埋了,假如有门户可能也被埋住了。”

丁齐点头道:“不错,将这里堆积的土石挖开,后面的确有一道门户,我已经发现了。今天多亏小妮子了,假如只用笨办法还不知要找多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