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6、夜会大赤山

眼看天色已晚,丁齐理事长率先起身道:“差不多该吃饭了,欢迎诸位同道来到境湖,今天我请大家。”说话的同时他又悄然发送了一道神念给在座的庄梦周、谭涵川、朱山闲、冼皓。

假如他不主动站起来打断,看大家的兴致,这会还不知道要开到什么时候呢,就算大人不饿,孩子也该饿了呀。而且今天的交流让丁齐等人掌握了很多重要的信息,他有事情要问庄梦周,同时也要找大家私下商量。

水若笑道:“怎么能让理事长私人请客呢,这顿饭就是方外联盟理事会的第一次聚餐,记得开发票就行。我们的组织对外以什么名义注册,发票就开什么名头,境湖市心理学发展研究会,回头找财务报了。”

众人都笑了,田仲络赞道:“还是水理事长办事利索!”水若是副理事长,但按照某种社会潜规则,当面的称呼一般是不带那个副字的。境湖市心理学发展研究会还没注册成立呢,吃饭的时候倒是先把发票开上了。

下楼去招呼尚妮、晏斌彬和崔小曦出门吃饭,小曦果然已经饿了,正在朱山闲家的客厅里吃点心呢。十五人开了五辆车,来到境湖市西郊的一家饭店,是朱山闲带的地方。这里是境湖市档次最高的饭店之一,幽静而清雅。

如今方外联盟也不缺经费,第一次聚餐档次当然不能太低了,否则也影响到方外联盟的档次啊,田老板出门时开口就要找境湖市最好的饭店,反正是花“公款”。

丁齐心里有事,就想吃完饭赶紧去办,但在酒桌上却没有露出半点不耐烦的神色,而朱山闲等人也都是能沉得住气的。已经开了一下午的会,方外联盟也成立了,大家说话的语气已经从陌生人变成了仿佛很熟悉的朋友,酒桌上的气氛比会议桌上轻松了许多。

庄梦周坚持要喝茅台,于是就上了一箱茅台。喝酒的时候丁齐发现,奇岩境来的田仲络、李修远、于鹏飞这三人都是海量,恐怕得朱山闲、谭涵川、庄梦周这三人组团才能镇得住。但朱山闲等人事先都收到了丁齐的神念,吃完饭还有事呢,所以在酒桌上也都是收着喝。

丁齐身为理事长当然要喝酒,但是尚妮和冼皓都没喝。

晏斌彬不喝酒,叶宗清喝得也不多,只让贾谷林代表五心谷多喝几杯。崔小曦当然不喝酒,崔山海两口子有意思,出门上了酒桌往往就派一名代表喝酒,两人商量了三秒钟,然后决定这次轮到崔山海不喝酒。水若频频举杯,她的酒量居然也不错。

等气氛起来了,丁齐不失时机地道:“请问叶总,假如想把方外世界原有的东西带出来,您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请问有什么讲究吗?”

好好的酒桌气氛居然在一瞬间冷场了,因为大家都放下了杯子、筷子不再说话,包括田仲络和崔山海在内,所有人好像都很关心这个问题。

丁齐为什么不问别人偏问叶宗清,从下午开会时就能看出来,叶宗清这个人比田仲络心思要纯朴得多,好像没那么多心眼。另一方面,五心谷所掌握的有关方外世界的各种记载信息,也比响水峰更丰富。

叶宗清见大家都看向自己,似是犹豫了一会儿,应是在思索该不该回答或怎么回答。一看她这个表情,众人就知道有戏,假如叶宗清完全不清楚线索,就没必要再思考了。

这时晏斌彬在一旁有些疑惑地插话道:“我们五心谷也没法把里面原有的东西带出来啊,难道你们有办法吗?”

众人皆摇了摇头,田仲络忍不住追问道:“叶总,假如您知道什么,不妨就说给大家听听,互通有无就是我们成立方外联盟的初衷。假如您的信息需要我们用什么条件交换,也不妨把条件都开出来。”

叶宗清终于带着苦笑开口道:“田总,我不是想谈条件的意思,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波波刚才说的对,如今的五心谷也无法将里面原有的东西带出来,但是我看历代谷主留下的记载,的确曾有先人能做到,但极少见。最近一位有这等本事的谷主,也是三百年前的人物了。”

田仲络的声音有些紧张,神态很迫切,双手扶着桌面身体前倾道:“那么五心谷的前辈,是否记载了怎样才能做到呢?就算我们这些后人惭愧,没有祖先那么大的本事,但至少应该知道方法吧?”

叶宗清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前辈谷主交待,方法就在传承之中,能做到的时候便自然知晓,并没有多说别的。”见众人都露出了失望之色,叶宗清又语气一转道,“但祖先还有别的交待,假如有一天能将五心谷中的东西拿到外面去,有些事一定要注意。”

在座众人几乎是齐声道:“注意什么?”

叶宗清:“祖师有言,若无万般必要,绝不可轻易将秘境世界原有、原生之物带走。祖师还说,假如有后人也能做到这一点时,自会明白其中的道理,那感觉不仅是拿走了一件东西,同样也是在割去自己的形神,只要是心智正常之人,就不会愿意为之。

假如有必须将东西带出去的理由,而且不能再原物带回来,那么就要遵从另一个原则,带出去多少东西,最好就带进来多少东西,勿增勿减。”

崔山海追问道:“带出来多少东西,就带进去多少东西,这我们完全听得懂。可是必须带出方外世界的东西,肯定是外面没有的或者很难找到的,那么再带进去的东西又有什么讲究呢?”

叶宗清:“对应五行之属。打个比方,你带出来的是一根木头,带进去的最好是另一根木头,只是木材品种不同。”

水若站起身道:“这下就明白了,我代表响水峰敬叶谷主一杯,多谢您的无私分享!假如今后您想到响水峰做客,事先打声招呼,只要我们夫妻有时间,随时欢迎,不需要您支付任何代价。”

叶宗清提供的确实是很重要的信息,而且是众人原先并不知情的,水若的承诺就是答谢。响水峰的已经做出决定向联盟内部成员开放秘境,要么对等条件交换,要么是每人每次十万。叶宗清这句话可不仅价值十万啊,而是意味着她今后每次去都不必支付任何报酬。

丁齐也起身举杯道:“叶谷主,多谢!今后您若想游览金山院,提前跟我打个招呼约好时间,您也不必支付任何报酬。”

朱山闲亦举杯道:“小境湖有些特殊情况,如今还不便对外开放,但无论是叶总本人还是五心谷,今后有什么事情想找我帮忙,请尽管开口,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田仲络的神情略显尴尬道:“我的情况和老朱差不多,奇岩境暂时也不便对外开放,假如有开放的那一天,一定邀请叶谷主前往做客,假如五心谷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帮忙,也请尽管开口。

众人都敬了叶宗清一杯酒,不喝酒的以各种饮料代酒,叶宗清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这些信息眼下并没什么用处,首先要能做到才行。”

丁齐摇头道:“怎么能说没用处呢,而是有大用处!有前人能做到,后人必定也能做到。”

这时李修远插话道:“我倒有个建议,叶谷主刚才说的那番话,可以形成一份保密资料存于方外联盟总部,以供其他成员查阅。

查阅的条件就是方才大家对叶谷主的答谢承诺,要么邀请叶谷主前往他们的方外世界做客,要么答应帮五心谷一个忙。假如还可以付费查阅,叶谷主现在就可以开个价。”

丁齐率先点头道:“这个建议很好,我赞成!”

大家也纷纷表示赞成,李修远理事的提议通过。如今的方外联盟还有一家成员白云洞并没有到场,那么就意味着白云洞想要了解这一保密资料内容,就得答应五心谷相应的条件。叶宗清答道:“就不需要费付了,因为没法定价,就按李修远理事说的办吧。”

到了酒桌上仍然是谈工作,只是换了一种更融洽的方式。根据众人的商议结果,方外联盟总部的工作人员暂时在十人左右,也就是俗话说的正式编制。来自奇岩境的副理事长于鹏飞长驻,来自五心谷的理事晏斌彬长驻。

朱山闲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冼皓开口道:“既然离得这么近,我也可以在总部工作。反正我平时是个做编剧的,在哪里写东西、什么时候写东西都一样,两不耽误。”

水若眼神一亮道:“说得也是哦!假如是这样,那我们响水峰也可以派一个人来。”

崔山海:“派谁啊?”

水若:“小妖啊!”

晏斌彬有些纳闷地小声道:“小妖,难道是个妖怪吗?”

水若笑了:“小妖是外号,他是个人,名字叫李志遥,也去过响水峰,知道方外世界的存在。”

方外联盟总部终于出现了第一位非理事的工作人员。这也很正常,现有的人手还不够,田仲络还打算再派两名财务人员过来,五心谷那边也要再派一名工作人员,首先把组织构架搭起来,各项事务性工作才能正常开展。

这也是创始人的优势,先在总部的各个位置上安插好自己人,等萝卜把坑都填满了,后加入的成员就不好再挤占位置了。丁齐和朱山闲这边当然也想多安插几个人到总部占个职位,可是他们现有的人员中,也只有冼皓勉强合适。

讨论了联盟总部的人员编制问题,水若又说道:“我刚才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以目前情况看,联盟总部一年的总经费预算大约需要三百万,其中有一半是人员薪酬……”

丁齐微微一怔道:“还有薪酬?”

水若:“既然来坐班了,而且是一个正式注册的机构,工作人员当然得有薪酬了,而且太少也不行啊,就算是象征意义的,也得过得去。所以那一百五十万是人员基本薪酬的总预算,假如联盟总部的各种创收项目经营得不错,再考虑奖金啥的。”

按水若的提议,方外联盟的理事与理事长都是没有薪酬的,但是总部的工作人员理所应当要领取薪酬,哪怕他们自己不缺这点钱,发工资也是应该的。

丁齐在心里飞快的算了一笔账,按目前十名正式在编员工的构架,一百五十万的薪酬预算,就意味着平均每人的税前基本月薪超过了一万二,这也很不错了。

丁齐随即就想到了自己的五名弟子。涂至当然是不用考虑了,魏凡婷也没必要,而且她也不太合适。但是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等三人明年夏天可就要大学毕业了,假如不考研的话也得找工作,上哪儿工作不是工作呢?

毕学成是学微电子专业的,其人爱好搞研究,这里并不是最适合他的工作岗位,他本人也希望继续读书深造。叶言行和孟蕙语钟倒是可以考虑一个安排进联盟总部,而且孟蕙语的情况更合适,到时候就看她本人的意愿了。

丁齐在心中默念,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孟蕙语愿意,估计已经不太好安插了,可能要动用理事长的身份以及在理事会成员中的影响力。人都是有私心的,丁老师也不能免俗,在方外联盟成立第一天的酒桌上,就开始盘算怎么把自己的弟子安插进总部。

酒桌上还谈了一些与工作有关的闲事,比如五心谷就决定,也在南沚小区买一栋小楼,做为将来五心谷人员往来总部落脚地,同时也是五心谷派驻到总部工作人员的住所。叶宗清让晏斌彬接下来的几天就办这件事。

崔山海笑着摇头感慨道:“还是你们这些大老板有钱啊!”

谭涵川说道:“崔工就不必在这里买楼了,假如响水峰的人过来,可以住在朱区长家西边的那栋小楼里,那也是我们的地盘,平时并没有人住,有两间主卧、四间客卧呢。”

这时田仲络微微一笑,语气略带得意道:“联盟总部确实需要给员工配宿舍,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了……朱区长,你猜我们在南沚小区买了几栋小楼?”

丁齐闻言微微一惊,看来田仲络在南沚小区中买下了不止一栋小楼,而他们先前只注意到了朱山闲家对面的那栋,并没有发现小区内其他的住户也有问题。这位田老板真是个老江湖啊,手段有明有暗!

南沚小区是在新市区边缘的独栋别墅小区,虽然房子都卖出去了,但除了节假日住的人并不多,可是转手率却挺高的,总是有二手房交易买卖,所以丁齐也没有特别注意还有谁家的房子最近也转让了。

朱山闲有些诧异道:“吴明明和张思羽这两位新户主,难道也是田总的人?”朱山闲查过对面小楼的交易情况,顺便把小区里近期发生的交易转让记录都找出来看了一眼,这段时间恰好有三家,他也记住了另外两家新户主的名字。

但另外两栋转让的小楼并没有什么动静,离得位置也比较远,所以朱山闲就没有特别关注,没想到还是田仲络在背后搞得鬼。

李修远答道:“张思羽那栋楼,其实是白云洞买下的,我想他们目的和五心谷差不多。至于吴明明那栋楼,就是我托人买下来的,这两栋楼都是装修好的,没必要动太大的工程改造,简单收拾一下就行。按田师的计划,可以当成方外联盟总部的员工住所。”

叶宗清点头道:“的确有这个必要,那么这两栋小楼,包括总部的那一栋,就算方外联盟租下来的,每年结算租金给登记的户主。”

田仲络很豪爽地摆手道:“还要什么租金啊?就算是给联盟做贡献了,我想翟洞主也是不会收那点租金的。”

水若却很认真地摇头道:“租金必须要结算,亲兄弟还明算帐呢,管理要正规,财务上就必须这么处理。我刚才考虑预算的时候,就已经包括了这些支出。假如田境主与翟洞主真为联盟考虑,那就给个优惠价吧,但账是要做的,不能从一开始就扯不清。”

最后商议的结果还是按照水若的意思办,以境湖市心理学发展研究会的名义租下那三栋小楼,一栋做为总部办公地,另外两栋改建为员工宿舍。

接下来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把这个研究会的注册手续办妥,就算动用关系找人,至少也得花半个月。这些事就不用丁齐这个不拿薪水的挂名理事长亲自操心了,自有田仲络派人去办,于鹏飞具体负责,朱区长也可找人帮忙。

等这顿饭吃完了,也象征着方外联盟第一次筹备会议取得圆满成功。朱山闲率先起身道:“区里还有点事情,我晚上就不陪诸位了。”

谭涵川也打招呼道:“我要回上海了,明天还得上班呢。崔工啊,你可以带着老婆孩子在境湖市多玩几天,就住在老朱家旁边那栋小楼里……把钥匙给你们,你们自己挑房间,别客气,就当成自己家一样。”

崔山海摇头道:“我们得开车回苏州去,等有空再到境湖来,今后肯定会常打扰的。”

叶宗清说道:“我是第一次来境湖,倒想多玩几天,来之前已经定好了酒店,朱区长工作忙,就不必招呼我们了。”

尚妮也向众人告辞:“明天是周一,我今晚得回去了,下次再见。”

丁齐:“刚才接到条微信,境湖大学那边也有点事情,我得过去看看。”

冼皓:“你喝酒了,这么晚一个人来回也不放心,我开车送你。”

丁齐、冼皓、朱山闲、谭涵川、尚妮吃完晚饭都不回南沚小区,庄梦周叹了口气道:“我喝得有点多了,先回去睡觉,顺便帮你们看门……丁老师啊,有什么事情就问小妮子吧。”

丁齐一直想找机会好好问问朱大福的事情,不料庄先生已经暗示他去问尚妮了。而且他们六个人也不好全都不回去,总得留个人看家吧。

除了庄梦周之外,丁齐等五人各找借口离开,分头行动都来到了小赤山公园。丁齐首先进了大赤山,紧接着朱山闲、尚妮、谭涵川依次来到。冼皓是最后一个进来的,精通潜行跟踪的她,当然要负责断后观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