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5、原来如此

崔山海说这番话时眉头紧皱,丁齐听了却精神一振。有些问题他一直想问,但却没有找到合适机会开口,因为在这个场合不太方便,而且说出来会露怯,更容易暴露他自己的隐秘。严格的说起来,丁齐等人都不是因为得到控界之宝与秘境传承才找到并拥有了方外世界。

从一开始,他们就是从完全未知的状态下一点点自行摸索,走了截然不同的另一条路。最初是根据《方外图志》的记载找到了小境湖门户的准确位置,然后凭借八门秘法“看见”了小境湖。丁齐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利用景文石寄托心神,这也是他创出方外秘法的缘起。

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不仅借鉴融合了江湖八大门的秘传,更与他个人的经历与见知有关,主要是因为他那独特的天赋——能进入他人的精神世界。

众人首先在理论上解决了一个问题,就是世界有没有意识?假定世界是有意识的,既是精神的,是物质的,然后进入每一处方外的精神世界,也就进入了那个方外世界。

沿着这条思路,丁齐总结出了系统的方外秘法,由观身境到入微境。至少要将观身境修炼圆满,才能发现方外世界,然后寄托心神祭炼景文石,才能进入方外世界。但想出入无碍并能将身外之物带进去,那就要修炼到隐峨境……

在琴高台世界中,丁齐第一次对方外秘法做了修改,根据其原理留下了另一套传承,意味着秘法理论的成熟,待到他本人突破到大成境界后,更意味着了方外秘法已是一门完善的传承。恰恰在这个时候,江湖上传出了“朱大福”的消息。

所以说丁齐、朱山闲等人寻找与游历方外世界,从来都不是依靠控界之宝以及秘境传承,丁齐在这个过程中反而总结出了祭炼控界之宝这种神器的方法。

丁齐原先已有想法,但限于修为境界不到,只能等到突然大成修为后再去印证更多。如今终于突破了大成修为,但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呢,田仲络等三拨客人便登门了,然后方外联盟便成立了,事情快得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丁齐心中有很多疑问,比如若修为不到三境,其他方外世界的人怎么还能在出入时保留记忆?他本想找机会私下请教,崔山海却已经帮他说出来了,丁齐满怀期待地想听众人如何回答。

不料在座其他人却以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崔山海,好像是很纳闷他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叶宗清忍不住笑道:“我差点忘了,响水峰的情况与我们五心谷不同,和田总的奇岩境就更不一样了,难怪崔峰主会有此一问。”

丁齐也适时试探着插话道:“崔峰主带着小曦游览响水峰,就一直用控界之宝护住她的形神吗?”

崔山海答道:“大部分时候,我都是坐在峰顶上施法,她妈妈带着小曦在山里玩,那样比较轻松……但是我很奇怪,你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田仲络也忍不住笑了:“崔峰主啊,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家小曦吗?答案很简单,就是不用解决!该记住的就记住,记不住的就记不住。”

居然是这样一个答案,崔山海错愕道:“不解决,这样也行?”

叶宗清解释道:“也只能如此,但也不算不解决,方法已教给每个人。比如五心谷中的人,自幼会习练隐峨术,假如能够入门,每人每年都有动用控界之宝的机会,让他们去体悟天地秘境以辅助修炼。

假如有一天他们的修为到了,就可以出去了,立誓保守五心谷的秘密。我五心谷在外面也有产业,很多人在经营,除了本是就出生在外面的人,你认为其他人是从哪里来的?”

崔山海追问道:“假如功夫不到,本人却坚决要求到外面来见识呢?”

叶宗清:“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但是比较少。假如实在是这样,也不是不行,但同样要立下誓言,而且出去之后就不能再回来,除非他在外界继续修炼到了境界,但这样可比五心谷中能借用控界之宝难多了。”

崔山海一看便知也是个搞研究的,既然有了疑虑就要刨根问底,又问道:“立誓管用吗?假如有人出来后向外人泄露了五心谷的隐秘,有可能就是喝多了吹牛不小心说出去的,那又该怎么办?”

又有人笑出了声,居然是庄梦周,庄梦周笑着反问道:“崔峰主,你可以试试喝多了跟人吹个牛,看别人到底信不信!”

大家转念间就明白过来了,确实不会有人相信,除非对方恰好也是来自另一个方外世界的人。别说方外世界了,这个地球上还经常有人宣称自己来自火星呢,常见于各种八卦猎奇新闻中,也没谁真的当回事啊。

其实就算有外人相信了也没关系,因为别人找不到啊,找不到就等于方外世界不存在,不存在就等于传闻是胡说八道,除非那个人是“朱大福”。因此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朱大福这种人的出现,会让各个方外世界的人感到紧张。

叶宗清又说道:“既然立了誓言,就应该遵从,假如出了这种情况,五心谷也会惩处。最简单的一种办法,就是把这个人带回五心谷,他会忘了在外面发生的一切。”

丁齐插话道:“假如这个人在外界停留的时间过长,变化已经很明显,会引起精神异常甚至意识错乱的。”

一个人失去短期记忆,可能并没有太大问题。比如丁齐等人都经历过,明明进小境湖逛了一趟,等出来的时候却愣住了,以为自己还站在门前。在这种情况下,生理和心理都没有明显的变化,也不会造成明显的意识困扰。

但是换一种情况,问题可能就很严重了。假如一个人明明已经经历了很多,突然失去了一段长期记忆,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很久之前,生命中形成了一段很大的空白,无论从生理到心理都很难适应这种情况,有可能导致各种结果,最严重的甚至会变成白痴。

叶宗清:“丁老师不是刚刚接触方外世界吗,怎么就了解得这么清楚?”

丁齐:“这是因为我的专业。”

叶宗清:“我说的是五心谷的情况,奇岩境的情况又不同,田总可以和崔峰主介绍介绍。”

田仲络原本不想多谈,因为这些事可能涉及到各家的隐秘,但话题已经聊到这里,只得开口说了两句:“我的人和五心谷不同,大部分都在外面,我的生意也在外面。在我看来,没有比这更好的保密手段,因为不需要知道奇岩境的人,根本就记不住在奇岩境中的经历。”

他的话算是点到为止,并没有深说,但丁齐也能推测出来很多事了。这位田老板生意果然做得很大,还拥有奇岩境这样的方外世界,但他的手下并不意味着就是奇岩境的人。有些人就算被他带进了奇岩境,也记不住那里的经历,这就是最好的保密手段。

至于能够出入奇岩境的人,自然就是有这个本事的人,叶就是田仲络的心腹手下、有资格享有这个秘密的方外世界成员,在座的于鹏飞和李修远的应该都在其中。

叶宗清又总结道:“其实崔峰主不必担心这样的问题,我五心谷的人若到访响水峰,去的想必都是有本事能记得住的。”

田仲络又说道:“其实吧,还有个简单的办法。崔峰主担心进去太多的人、时间太长,而且都像小曦那样自己还没有本事记住,你完全可以先不管他们。

等出来之后,你让他们一个一个再进去一趟,动用控界之宝护住其形神,使他们知道自己去过那样一个地方。丁理事长开放金山院,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处理。”

庄梦周赞道:“高,实在是高!田老板,还是你老谋深算啊!”

田仲络:“庄先生过奖了!”

田仲络的办法确实可行。比如有一个人想参观金山院,他进去了之后再出来,却没有本事记得住,在这种情况下,假如认为丁齐在骗他怎么办?此人会不会赖账倒是另一回事,关键是他确实懵逼啊!

那么可以用一个办法解决,就是再让他进去一次,这次就不能是二十四小时了,可以是一个小时或者是半个小时,甚至只是十几分钟。丁齐动用控界之宝护住此人形神,让他出来之后还能保留记忆,这就证实了一切的发生,让他自己明白曾去过那样一个地方。

只有半个小时的记忆,怎么能证明二十四个小时的经历呢?很简单,因为时间真真正正地过去了。

在这番讨论中,丁齐不动声色地得到了一个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动用控界之宝可以护住进入者的形神,使其能够保留记忆。丁齐对此没有经验,因为他根本没做过这种事,也没有人教过他,此刻也是自己反应过来该怎么办了,他毕竟已有大成境界。

丁齐为什么会愿意向方外联盟其他成员开放金山院?不仅是因为在金山院中的体验最具吸引力,更因为他开启与游历金山院的方式与其他世界都不同。丁齐先得到了控界之宝禽兽符,然后才打开了金山院,并在那里领悟了祭炼控界之宝的方法。

假如有人进入禽兽国化身为禽兽,会迷失自我意识,但丁齐动用禽兽符可以唤醒其自我意识,这就相当于护住其形神了。丁齐从一开始起就要这么做,动用禽兽符让那些禽兽的自我意识保持清醒,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出去之后便能记住这段经历。

假如已有三境修为,或者说相当于方外秘法隐峨境的修为,那么丁齐就不需要费太多事了,只需唤醒其自我意识即可,甚至都不必动用禽兽符。但若没有这个修为,就得麻烦丁齐一直当保姆了,直到把进来的人送出去。

丁齐在现实中从来没这样使用过禽兽符,但是在妄境中,他却施展了禽兽符的各种妙用。妄境很重要,不仅仅是为了洗去妄心,同时也包含着在现有见知的基础上进行种种推演,也是破妄之后掌握神念的根基。

丁齐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再度进入禽兽并打开金山院,凝炼完整的心盘然后祭炼禽兽符,以掌握控界之宝的更多妙用。此刻他还有一个疑问,看崔山海应该并没有大成修为,那么他又是怎么用控界之宝护住小曦的形神,使之能记住在外方世界中的经历呢?

这个疑问只是一瞬,随即丁齐便释然了,其实在他没有大成修为之前,动用禽兽符同样能做到,只是没有这么做过而已。更何况崔山海有天地秘境的传承,更有使用控界之宝的独门秘法。

想到这里,丁齐又问道:“我还想向诸位请教,假如开放方外世界,如何解决外乡之疫气?别有人进去之后就病倒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崔山海、叶宗清、田仲络等人看向他的眼神都不对,就像看个白痴似的,与刚才大家看的崔山海的眼神差不多。偏偏谭涵川还在旁边解释了一句:“所谓外乡之疫气,就是指微生物环境的差异,可能会引起免疫功能不适。”

崔山海已经反应过来了,摆了摆手道:“我现在相信你们果然是新手,小境湖和金山院也的确是刚刚才找到的。至少我们响水峰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否则我们哪敢带小曦进去?”

谭涵川:“为什么不存在呢?”

叶宗清忍不住提醒道:“因为自古就有人出入往来啊!虽然我不太懂微生物环境的差异,但在祖先的记录中倒是看过他乡之疫气的说法。那只是在长期封闭隔绝的环境中才会出现,五心谷、响水峰、奇岩境、白云洞都没有这种情况。”

丁齐也反应过来了,他所发现并进入的方外世界,都是自古以为长期与世隔绝的,根本没人进去过。想当初进入小境湖之后,尚妮与丁齐先后病倒,使他心有余悸,便总是在提防与担忧这种情况。可是总是有人往来出入不断的方外世界,是不存在这种问题的。

丁齐又很严肃地说道:“你们的方外世界不存在这个问题,可是金山院确实有这个问题,若是修为不到二境圆满,进去之后很容易发病,而且病来得很快。”

田仲络反问道:“二境是什么意思?”

丁齐有意没用“入微境”这个称呼,说的是从陶昕那里了解的二境,田仲络却听不懂。谭涵川解释道:“这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对于各家秘术而言不太一样,就以火门炉鼎术为例,是炼形退病之后。”

冼皓插话道:“以飘门隐峨术为例,是修炼到气息不外显之后。”

叶宗清与崔山海都露出恍然之色,田仲络也点头道:“这么一说,我也懂了,知道该怎么类比。既然如此,各家挑选人的时候,就注意要达到这个要求。其实还有一个笨办法,那就要辛苦丁院主了,动用控界之宝始终护住对方的形神,一刻也不能间断。”

这确实是个办法,丁齐刚才其实已经想到了,护住形神可不仅仅是护持心神,也包括对身体机能保护。只是这样做很难,崔山海刚才担忧的就是这个问题,可是对于已有大成修为的丁齐而言,假如能打开金山院并重新祭炼禽兽符,倒也不是不能般到。

叶宗清看了丁齐一眼,似是想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理事长,您应该是刚刚接触方外世界,有很多常识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也不清楚您得到的传承是否完整,就再介绍一些情况吧……”

今天这番交流,对丁齐等人而言实在太重要了,免去了好多他们需要自己去反复印证试验的过程。仅仅冲这些收获,加入方外联盟也值了,更何况丁齐还当上了理事长呢!

叶宗清接下来讲的,就是方外世界的门户状态。方外世界的门户,理论上有四种状态,最平常的就是开启状态。

丁齐等人先后找到的金山院、大赤山、琴高台、禽兽国,其门户都是属于开启状态。所谓的开启并不是谁都能进去,平常人照样发现不了,但动用控界之宝可以随时打开。

那么第二种状态就是打开状态了,这种状态只是暂时的甚至是瞬时的,因为需要以法力催动控界之宝,人们才得以出入。

第三种状态是关闭状态,需要动用控界之宝将门户关闭,那样便谁都发现不了,相当于完全与世隔绝。但方外世界的门户不是说关闭就能关闭的,至少叶宗清就没这个本事,听说过祖上有的谷主曾有这个本事。听到这里丁齐也明白过来,想关闭门户恐须有大成修为。

叶宗清也告诉丁齐,先人有言,方外世界的门户绝不可轻易关闭,因为那样便意味着内部环境有自行演化并异化崩溃的可能。而在开启状态下虽然看似与世隔绝,但和外界之间仍以某种玄妙未知的方式产生联系。

在叶宗清能看到的前人记载中,自古以来,五心谷的门户就从未关闭过。

第四种也就是最后一种状态,便是彻底封印,而且这是不可逆的,相当于将方外世界与现实世界完全割裂、彻底断开了联系。那么对于现实世界而言,这个方外世界就等于不存在了,没有任何意义也不会发生任何关系。

假如有人动用控界之宝失误,从而导致方外世界彻底封印怎么办?其实不必担心,因这需要两个步骤,首先是要关闭门户,这就极难做到了。而要彻底封印整个方外世界,连叶宗清这位谷主都不知道办法,据说连神仙都办不到。所以完全不必担忧,只当它是个传说即可。

叶宗清介绍完了方外世界门户的四种状态,在通常状态下能实现的就是前两种。丁齐与朱山闲连连称谢,庄梦周却又问道:“那么存不存在第五种状态呢?”

崔山海不解道:“什么是第五种状态啊?叶谷主介绍的第四种状态已经是传说,我也不知道办法甚至想象不出来,怎么还会有第五种状态?”

庄梦周解释道:“我说的第五种状态,其实就是叶谷主说的第二种状态,打开的状态。但这种状态不是暂时的,而是长期并稳定的。不需要有人动用控界之宝施法,门户就是一直打开的,谁都可以自行出入,等到不想打开的时候,再把它关上。”

田仲络摇头道:“这应该是神话传说中的仙家洞天吧?像蜀山那种!我们所拥有的天地秘境门户,达不到您说的那第五种状态。”

丁齐皱着眉头愣了那么一瞬间,突破大成修为后,他第一次不惜消耗寿元动用了推演神通,然后对庄梦周说道:“您说的这第五种状态,的确做不到,至少我们所知的方外世界是做不到的。”

庄梦周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