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3、实在是高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别家悬赏都是一百万起,田仲络还特别大方地代表奇岩境出了一千万,朱山闲居然代表小境湖悬赏十斤!究竟是十斤大米还是白面啊,别不会是豆油吧?见众人惊愕的反应,朱山闲又微微一笑,说了两个字:“黄金。”

大家这才露出恍然之色,丁齐也笑着拉长声调道:“那么金山院也悬赏十斤——黄金!”

要说一万百现金,丁齐可能立刻掏不出来,但是黄金他有啊。无论是小境湖还是大赤山都有不少黄金制品,那些珍贵的古代金器其文物价值已远远超出了黄金的价格,当然不适合拿出来当黄金用,可他们还有别的黄金,完全能凑齐二十斤。

且不说从琴高台世界中带出来的那些金币,仅仅在大赤山的库房里,除了赤山寺的古代宝藏之外,还“收藏”了很多现代金器,比如手指粗的大金链子、整斤重的小金条、沉得压手的金镯子、大块疙瘩似的金锁等等。

那些都是精神不太正常的魏凡超从外面顺回来的,常人很难理解他的思维回路和审美情趣,可能是看见祖上留下了各种金器,身为后人的魏凡超也自觉地这样做了,也不知他是偷的、买的还是抢的,挑选的都是充满土豪气息的粗傻器件,因为够份量啊,如今正可以派上用场。

丁齐等人若想筹集大笔现金,从小境湖拿一件古董出来找门路卖掉就行,但他们显然都不愿意那么做,所以用黄金是最合适的。

田仲络点头笑道:“你们两家都出黄金?看样子收获不小啊!十斤黄金五千克,目前的市价大约一百好几十万,假如想兑成现金,我有渠道帮你们直接出手。”

还没等丁齐答话,叶宗清便摇头道:“按现在的行市,我不建议将黄金兑换成现金,除非你们想拿钱去做别的投资。这笔黄金我先记在账上,你们暂时不用拿出来,有了田总垫的九百万,联盟目前也不缺经费,等找到朱大福之后再说吧。”

朱山闲点头道:“对,还是叶总考虑得妥当。”

田仲络笑了笑:“那就这样办吧,朱区长、丁老师,假如今后你们有大批黄金想找渠道出手换成现金,我可以帮忙。”

朱山闲:“那就多谢田师兄了,假如有这个需要,我会找你的。”

田仲络又看着丁齐道:“理事长,寻找朱大福这项工作,您还有什么指导意见吗?”

丁齐终于以理事长的身份开口道:“有几件事,我想大家最好先说清楚。假如找到了朱大福,悬赏自然要奖给有贡献的人。但假如就是我们自己找到的,那又应该怎么办?”

水若答道:“这不难办,就按贡献来呗。打个比方,假如就是田老板找到了朱大福,他那一千万就算自己奖励自己了,我们出的三百万现金再加二十斤黄金,也都是奖励他的。我们响水峰还有个前提条件,就是要和朱大福聊聊、确认一些事情,不能田老板说谁是朱大福就是朱大福。”

丁齐沉吟道:“不仅是响水峰,其他各方都需要确认。还有一件事,我不说大家恐怕也心照不宣,就是朱大福独创的秘法。但谁也不敢保证,找到这个人就能得到他的秘法,就算得到了,也未必能练成。”

崔山海点头道:“这些我们都明白。”

丁齐:“既然都明白,那就是第二个问题了。假如得到了这个朱大福所创的秘法,联盟又会如何分享这个成果呢?”

朱山闲笑了:“当然也是按贡献来了,有资格分享成果的人,在寻找过程中必须是出过力的,比如今天的悬赏……悬赏自觉自愿,不搞强行摊派,既然今天已经定下了标准,那后来的成员就是每家一百万起步。”

丁齐却摇头道:“花一百万就想得到那样一套秘法,未免太便宜了!”

田仲络附和道:“理事长说得对,哪有这么简单,这是我们七家创始人才有的福利。至于后加入的成员,要视他们为联盟所做的贡献再制定另一个标准……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找到了朱大福并得到了他的秘法。”

丁齐又摇了摇头:“其实这里有一个误区,找到朱大福未必就要抓住朱大福吧,抓住朱大福吧也未必能得到秘法吧?假如我们的首要目的是为了他所创出的秘法,用别的手段能达成目的也一样。”

众人一时间都没说话,但皆有赞同之色。丁齐接着说道:“如果联盟得到了朱大福的秘法,首先要印证其是否切实可行,然后也要建立内部制度,规定符合什么条件的成员才能分享这个成果。”

叶宗清:“这一点我们需要好好想想,但一切也要等到拿到成果之后再说。”

有些事情千万不要想得太简单,找到朱大福就等于得到他独创的秘法了吗?当然未必,也得人家愿意告诉你才行。最阴险的想法,就是抓住这个人动私刑逼供,但这恐怕是最不明智的,秘法传承得对方心甘情愿的教授才真实可信,否则谁敢瞎练啊?

在座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是穷凶极恶之辈,也不想干那种事。所以田仲络先前就有一个建议,找到朱大幅之后,尽量拉拢将之吸纳到方外联盟中。当然了,得到其秘法还可以通过别的手段,比如派一个人接近他、取得对方的信任……总之这些江湖套路,在座很多人都懂。

响水峰的峰主崔山海又说道:“我的感觉与翟洞主并不一样,他是被吓着了,因为白云洞的门户已经被发现。但我并不认为朱大福对响水峰是一个威胁,就算他有那样的本事,也未必能找到响水峰,就算找到了也无所谓,我真正感兴趣的只是他的方法。”

于鹏飞小声道:“那我们的悬赏条件是不是要变一下,重点不是找到朱大福这个人,而是得到他的秘法?”

田仲络有些不满看了这名手下一眼,摇头道:“悬赏就是用来找人的,找到人之后再谈怎么得到秘法……这六笔悬赏,就是我们六家为此事所做的贡献,将来有资格分享成果。”

丁齐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既然达成了共识,那我就没什么意见了。”

这个议题的讨论暂时告一段落,下面的工作,就是草拟具体的会员章程。见崔小曦打了个哈欠,朱山闲笑道:“尚妮师妹,你领着小曦到附近转转,参观一下,再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会儿吧。接下来要谈的事情怪无聊的,就不用小曦理事操心了。”

叶宗清也对晏斌彬道:“波波,你也陪小曦妹妹一起出去转转,先熟悉一下联盟总部附近的环境。”

三位理事离席,剩下的十二人继续逐条商讨会员章程。首先第一条,刚才已经讨论了,组织名称定为方外联盟,总部设在境湖市雨陵区新北路80号,南沚小区23栋,对外注册的民间组织为境湖市心理学发展研究会。

第二条是组织构架。每处方外世界,可以有三名理事会成员名额,设理事长一名、副理事长三名,理事长与副理事长皆由全体理事选举产生……

第三条的讨论比较热烈甚至是激烈,内容是关于新成员的加入方法。有这样一个问题,如何确定新加入的成员真的拥有属于自己的方外世界?因为这是各方隐秘,比如朱山闲不愿意打开小境湖让大家进去验证,谁也不好勉强,便谁也无法确认。

那么就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比如在座的某些人在背地里耍花招,派个人根据神话传说或地方史志编造出来一个方外世界,然后宣称自己是这个方外世界的代表,要求加入方外联盟,从而占据在理事会的议席人数。针对这种情况,联盟总部应该怎么审核呢?

大家争论了半天最终才达成一致,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采用三种方法区别对待。第一种情况,就是方外联盟现有的六家创始人,这是不需要任何审核的,创始人的特权嘛,已经是方外联盟的成员。

第二种情况,那就是今天虽然没有加入方外联盟,但已能明确知道且有联系的方外世界势力。

对于这样的方外世界,大家可以现场写下来,列一个备注名单。为了防止在座有人现场编造,每一方都独自默写,至少有两方都写出来才算数。结果崔山海写出了五个,叶宗清写出了九个,田仲络写出了十四个,朱山闲是一家个都没写,丁齐则写出了一个。

丁齐写的这个方外世界就是大赤山,他当然有自己的考虑。首先大赤山的存在对田仲络等人未必是秘密,因为那也是自古传承的一个方外世界。田仲络既然知道范仰的事,那么也应该听说过大赤山,只是未必清楚大赤山在哪里。

列在这个名单上的方外世界,只要同时有两家都写了,今后就可以不必接受实地审核,便具备了加入方外联盟的资格,还可以安排进来三名理事,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琴高台世界,丁齐和朱山闲都不想暴露它的存在,而田仲络等人恐未必知晓。加入方外联盟,只是各有目的的合作,也不可能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交出去。假如田仲络也掌握另一个方外世界的情况,而且只有他才能掌握,估计也不会轻易告诉别人。

此刻众人在讨论将来可以免审核的新成员名单,那肯定是被人占据方外世界,不仅他们是听说过的而且是能想办法联系上的,在这个前提下,符合条件的一般都会写下来。

拿理事长丁齐拿到各方默写好的名单一看,不禁暗道一声佩服啊。这几份名单当中肯定有重复的内容,但无论是响水峰写的五家,还是五心谷写的九家,都包含在田仲络写的十四家名单之中,看来这位田老板应该一直都在收集相关信息啊。

崔山海的名单是:翠饶庄、清音谷、流照野原、壁书城、九放离空岛。

叶宗清的名单是:翠饶庄、清音谷、流照野原、昔名谷、飘花潭、风津村、卢余洞、诸次关山、游怀界。

田仲络的名单是:翠饶庄、清音谷、流照野原、壁书城、九放离空岛、昔名谷、飘花潭、风津村、卢余洞、诸次关山、游怀界、大小赤山、静沙岛、畅乘福地。

丁齐的名单是:大赤山。

对比这几份名单,有三家共同确认的是三处方外世界,有两家交叉确认的是九处方外世界。另有两处方外世界只有田仲络写了出来,在场其他人并没有确认,那么按照刚才商议的章程,就通不过备选审核。

田仲络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可以担保,静沙岛和畅乘福地这两处方外世界确实存在,沙岛主和杨福主我也都认识。”

水若说道:“那只能怪我们几家的消息不灵通了,而田境主见多识广。可是这没办法,章程就是章程。”

叶宗清也很严肃地说道:“从来都没有完美的办法,我们只能选择最可行的办法。净沙岛和畅乘福地只能按照第三种情况处理。田总刚才说可以给他们担保,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我认为可以再加一条规定,新成员申请加入,必须有一家现有的成员保荐。”

田仲络又问道:“那怎么去审核呢?有些人可能不愿意暴露自家的隐秘。”

叶宗清:“这很简单,不愿意接受审核,我们就不欢迎,章程要明确、严格,否则暴露的就是联盟所有成员的隐秘。”

接下来众人又讨论了第三种情况下的新成员审核流程。审核由联盟总部派人,按规定至少有一名副理事长和另外两名理事参加,而且这三人要分属不同的方外世界。审核是为了确认事实,并不是为了窥探他人的隐秘,所以新成员可以采取必要的保密措施。

保密措施就不必细说了,比如可以把审核者的眼睛蒙上、等到了方外世界中再打开……具体措施各家自己决定,假如新成员不采取保密措施,那当然是更好了。

方外联盟派出的审核者,仅仅是确认真的有那样一个方外世界存在,而且归新成员所有,并不会也不需要窥探方外世界中的其他秘密。

就拿小境湖来举例,比如把谁蒙上眼睛带进南沚山,然后到了小境湖中看一眼,就可以确认这个方外世界的存在,不必走入山野或者进入庄园,更不必知道人家还有什么秘密。

可能又有人要问了,审核者怎么确定自己所见的小境湖就是一处方外世界呢?新成员把他们蒙上眼睛悄悄带到哪个风景区,然后说那里就是他们拥有的方外世界不行吗?

谁也不是傻子,使用这种手段不可能蒙混过关。比如在南沚山中走几步就来到小境湖,而现实世界中附近一带根本没有这个地方,那肯定就是未知的方外世界啊!

章程中还规定,三名审核人员要遵守严格的保密纪律,在审核过程中见到的任何秘密都不允许对他人泄露,包括理事会的其他成员,他们的任务只是提供一个明确的结论。

新成员加入的流程也商议完毕,并拟定了一份将来可免审核加入联盟的方外世界名单。丁齐看着这份名单心中暗暗感叹,《方外图志》记录中还可以辩认出名称的方外世界,如今都已经在这份名单上了,甚至还有三家在《方外图志》残卷中找不到记录。

丁齐此刻已经完全回过味来,不禁连连暗赞——高,实在是高!

不论庄先生是和谁一起设的局,这个局太漂亮了。假如就凭他们几个人拿着一部残缺不全的《方外图志》,想一一找到这些方外世界,在有生之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如今最大的难题已迎刃而解,这些家都送上门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