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2、悬赏

方外联盟这个名字,得到了在座众人的一致赞同,叶宗清还特意解释道:“所谓的天地秘境,自古便称方外。”

崔山海也点头道:“我得到响水峰的传承后,只知那是世外之地,并没有听说过天地秘境这个称呼,还是方外这个名字更有意境。”

既然如此,田仲络也是从善如流,叫什么名字本就不是最重要的问题,联盟的名称便定了下来,接下来就要推举理事长了。到了这个时候,丁齐早就看出来了,所谓的理事长恐怕就是个挂名的祥瑞,三位副理事长早就把实权给分走了,难怪田仲络根本不争呢。

在座的奇岩境、五心谷、响水峰三家,每家占了个副理事长的名额。而白云洞的人没来,他们一切以奇岩境马首是瞻,那么理事长的人选就应该在小境湖、金山院这两家中推选了。田仲络笑呵呵道:“庄先生,您是前辈,这个位置非你莫属,就不要再推辞了。”

庄梦周却直摇头,语气不悦道:“老田啊,你高风亮节淡泊名利,难道就把我当成了没有风节、贪慕虚荣的人吗?这个理事长既然你不当,我也坚决不当!”

这番话不仅挤兑了田仲络,而且好像也挤兑了在场的所有人啊,搞得谁都不好意思出来争这个理事长了,否则不就成了贪慕虚荣之辈?

朱山闲赶紧打圆场道:“庄先生啊,话也不能这么说!无论谁做这个理事长,都不是为了名利,外人谁知道我们这个理事会啊?主要是为大家做贡献、为联盟做服务。庄先生您的性子我了解,平日如闲云野鹤,只好吃喝玩乐,这个差事确实不能辛苦您,但可以让年轻人多挑点担子嘛。”

庄梦周瞅了他一眼道:“朱湖主,你就是这样的年轻人吗?”

朱山闲赶紧摆手道:“您不要乱开玩笑,我算什么年轻人。而且我的工作很忙,也没有太多时间……”

庄梦周打断他道:“太年轻了也不好吧,难道你要推选小曦当理事长?”

崔小曦吓了一跳,赶紧举起小手用力摇道:“不不不,我不能当,我还得上学呢,放假也得上培训班、课外班,根本忙不过来!”

这番话把大家都给逗笑了,等笑声平息之后,朱山闲语气舒缓地又说道:“那么,我推选金山院的丁院主当理事长,大家不会有意见吧?”

没意见,谁都不会有意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名义上的理事长就是要从朱山闲等六人中挑选一位,最合适的还真就是丁齐了。一看这个形势,丁齐也没有太多的虚伪客套,当场就点头答应了,并对大家的信任与抬爱表示了感谢。

丁齐有一种感觉,庄梦周好像早就料到了今天的局面,一切都计划好了,这个联盟肯定会成立,而且会顺势推选他来当理事长。不知朱山闲等人事先有没有参与,但众人在一起合作了这么长时间,早有默契,都很会配合。

最重要的是,丁齐本人并不排斥这个安排,不仅不排斥而且很愿意,这不能说是虚荣心作祟,而是他真觉得很有趣,怎么会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呢?再看冼皓的眼神中暗带笑意,显然也支持他这个决定。

众人再度热烈鼓掌,庆祝方外联盟首任理事长的诞生。按方外联盟的章程,每个方外世界可以有三名理事会成员名额,副理事长与理事长由全体理事选举产生。刚才的商谈过程其实就是在搞选举了,选举的过程也是各方势力在找平衡。

丁齐尽管已有大成修为,此刻也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好像一觉醒来,遇到了田仲络登门拜访,大家晕晕乎乎就创立了方外联盟,然后忽忽悠悠他就当上了理事长。

须知方外联盟的成立,是田仲络抓住了朱大福出现这个契机,在有外部威胁的情况下,才能将天各一方、关系松散的众方外世界给联合起来。可丁齐就是朱大福啊,他感觉自己就像打入敌方内部最大的卧底,就像……戈尔巴乔夫?

想到这里,丁齐又甩了甩脑袋,心中暗道呸呸呸,自己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接着他又回想起自己的经历,不禁感慨万千。

一年多以前的那个大年初三,当叶行敲响他宿舍房门的时候,生活好像就完全变了,随后不知发生了多少事情。不往远说,就说最近吧,年前发现了琴高台,在那里度过了大半年,而外面只有短短三天,出来之后又发现被张望雄监控了,时间就是今年一月初。

丁齐等人顺藤摸瓜,找到了禽兽符,还顺手将范仰剩余的团伙成员沙朗政等人送了进去。到了春节后,又设计将张望雄连同他的心腹手下引入了禽兽国,然后全部除掉。田仲络肯定与张望雄早有勾结,春节后,张望雄带着大批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便猜到发生了什么。

丁齐刚才还有点纳闷,田仲络既然知道张望雄的事情,为什么到现在才找上门?此刻才突然意识到,其实田仲络的动作已经够快了,因为张望雄失踪不过是上个月的事,而紧接着还有更重要的“朱大福事件”。

如今仅仅是三月份啊,短短时间内就经历了那么多,人生可真是丰富多彩。假如将时间倒退到叶行敲响房门之前,这是做梦也难以想象的。而且就在昨日凌晨,丁齐刚刚堪破妄境突破大成修为,在妄境中他又经历了多少不言又不问之事呢?

丁齐不禁又想起了叶行,他当然深恨此人,但同时感觉又很复杂。无论是什么感触,叶行都已经不在了,他疯了,去年死在了安康医院中,而丁齐不仅突破了大成修为,今天还当上了方外联盟的理事长。

新任理事长丁齐正在感慨发怔,而方外联盟的首次理事会已进入到下一个议程。方外联盟虽然成立了,但需要注册一个民间组织为掩护,这样不仅显得正规,而且做事情会更方便。对内的称呼叫方外联盟,但对外显然不能这么叫,那么这个民间组织以什么名义设立?

朱山闲笑道:“其实这个称呼早就有了。从去年开始,我们和丁老师一起寻找方外世界,为了不引人起疑,对外宣称就是在举办心理学爱好者沙龙,这次我们可以注册一个催眠学会或者心理学发展研究会。”

崔山海:“催眠学会可能不太好吧,听上去有点神秘,我们尽量不要让外人朝神秘的方向联想,还是叫心理学发展研究会更合适。”

朱山闲一摊双手道:“这不是巧了吗!丁老师就是著名的心理医生和心理学家,就应该让他来当这个理事长嘛,顺理成章。”

丁齐在心中暗暗吐槽,巧什么巧,这分明是打完了枪再画靶子!假如谭涵川当了理事长,难道就不能成立一个生命科学爱好者研究会?

但这样也好,既然以这么一个名义成立掩饰性的组织,丁齐这个理事长的身份就不太好撤换,除非再找一个更有权威的心理学家来,而且还得是方外联盟理事会的成员,这种概率恐怕就很小了。

会议已进行到商谈具体事务的阶段,副理事长叶宗清便开始做记录,作出的决议接下来便要安排相关人员去具体落实,比如便要率先注册一个这样的机构。丁齐莫名又想起了妄境中的经历,成天乐在苏州注册了一个“园林风景研究会”,外人却不知那里其实是个妖怪窝。

境湖市心理学发展研究会,注册地址已经有了,就是田仲络买下的那栋小楼。朱山闲等人尽管心里不太情愿,但也不太好反对,田仲络毕竟先手落好了子。对外有这么个机构就行,大家也不真搞心理学研究,但对内的职能部门得设立完善。

首先是行政部,也就相当于总办公室,由常务副理事长于鹏飞管理,并对理事长与理事会汇报工作。于鹏飞今后就常驻这里,他还兼管发展部。

发展部的主要工作是吸纳与审核新的方外世界成员加入,并整理与汇总各方外世界的信息。因为各方外世界都是大家所独有的,每人愿意将情况介绍到什么程度、又有怎样的交流交换需求,情况可能都不一样,这不能勉强,需要统一协调。

一听就知道,这个发展部是最核心的机构,掌握方外联盟最重要的情况,难怪田仲络要专门派于鹏飞常驻这里。

其次是稽核部,由叶宗清负责,工作上的具体职责就不必细说了,但对于方外联盟而言,还有一些独有的职能,比如说对各种信息的保密程度进行分级,对理事会成员发布消息,监督大家是否遵守了方外联盟的规定。

在有必要的时候,稽核部可以召集理事会对违反规定的成员进行处罚,具体的处罚措施由理事会商议决定。叶宗清也不可能亲自常驻此地,但她当场指派了晏斌彬就留在这里,代表她负责日常的工作。

还有一个部门是活动部,对于方外联盟而言,它负责组织大家进行现场交流研讨活动,所需的经费由理事会提供,最后的报销与核算由办公室负责。这个部门理论上由副理事长水若分管,但水若不可能常驻此地,他们一家也无人可派。

但这没有关系,副理事长也算是高层领导了,凡事不必亲力亲为,平日远程遥控了解情况就行,尤其对于这样一个“地下组织”,可以有很多通讯联络手段。

水若笑着说道:“我不可能在这里常驻,也不能像你们这样派下属过来。活动部的日常事务,就委托朱区长也麻烦朱区长了。”

丁齐这个理事长,原先是大学讲师,所从事的工作也都是在学校做研究或在医院当医生,并没有管理大型机构或企业当领导的经验。所以在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就尽量不发表意见,在座有的是人比他更在行,筹划起来轻车熟路。

但丁齐想到了另一件事情,在座众人可能都想到了。既然成立了这样一个研究会,其实就相当于方外联盟的总部啊。总部的工作人员或许比那些不常驻的理事更重要,因为他们能及时掌握各种情况,因此谁都想尽量安插自己人。

在这一方面,田仲络无疑最有优势,因为他能派出足够多的手下。像响水峰就没有这种优势了,所以水若将她所分管部门的日常工作委托给朱山闲,倒不是让朱区长亲自到那里上班,而是让朱山闲来安插人的意思。

对于田仲络而言,这倒是个意外状况,就算他消息再灵通,事先也想不到谭涵川和崔山海竟是故交。谭涵川当年与崔山海的合作项目,是属于他田大老板也无法插手的,甚至想打听都打听不到。

心理学发展研究会嘛,最后当然还有个部门叫研究部,由理事长丁齐亲自主管。研究什么呢?笼统地说,就是搜集与寻找世上还没有被发现的、无人占据的未知方外世界。假如真有了研究成果,又该怎么分配呢?具体细节由理事会商议决定,原则上主要看谁的贡献最大。

想法听上去很好,实际上却很不靠谱。因为根据经验,拥有方外世界须得到控界之宝及其传承,那么到时候控界之宝又归谁呢?假如谁能够独力找到方外世界,并能掌控那个世界,怎么可能拿出来由方外联盟共享?

只有在一个前提下,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是新的方外世界是动用了整个联盟的资源、由大家合力找到的。在这种情况下,新的方外世界就由方外联盟总部掌控,大家共同享有。

眼下谈这些还为时过早,研究部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找到朱大福。该工作由理事长牵头,有必要的话可以动用整个联盟的资源!

丁齐忽有一种很荒诞的而感觉,由自己负责寻找朱大福?这时田仲络又很郑重地开口道:“翟洞主今天没能来,但他托我宣布一件事。白云洞悬赏一百万,奖励给找到朱大福或者提供其确切行踪线索的人。等到研究会注册完成后,这笔钱就先存进联盟的账户里。”

叶宗清当即表态:“我们五心谷也悬赏一百万。既然是悬赏,这笔钱需要找到朱大福之后才能动用,不能提前挪做他用。”

崔山海一拍桌子道:“你们都好有钱啊!既然这样,我们也出一百万悬赏,但有一个前提条件,需要先找到那个朱大福,而且我得亲自和他谈谈,确认一些事情。”

叶宗清点头道:“可以,我先记下了,翟峰主先不必把钱打过来。待会儿我们还要讨论会员的权利和义务,只要响水峰愿意,有很多资源可以开发变现,这就是成立联盟的好处。”

庄梦周看着田仲络道:“有三家都悬赏一百万,田老板又打算悬赏多少?”

田仲络的手一挥:“奇岩境悬赏一千万!”

庄梦周眼睛瞪得老大:“你真是财大气粗啊,但是让奇岩境一家出这么多,有点不太合适吧?”

田仲络笑了:“能者多劳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出一千万并不是为了炫耀。这样吧,其中一百万存在账户中先不动用,等找到朱大福之后再奖励有关人员。

另外九百万嘛,暂时就当方外联盟的经费了。毕竟联盟成立之后,最首要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个朱大福,不能只等找到人之后再发奖励,联盟的工作也是需要花经费的。”

水若摇头道:“我不赞成研究会的经费只由田总一个人出,应该来源于会员费和今后的其他收入。但在目前情况下,工作经费可以从这九百万里垫支,帐先记清楚,到时候还得还上。田总这一千万,最终还是列为悬赏。”

丁齐听得有些发懵,转眼间悬赏就加码到一千三百万了,假如他现在站起来承认自己就是朱大福,是不是当场就能卖这么多钱啊?当然了,这只是想想而已。

于鹏飞又问道:“小镜湖和金山院,又打算悬赏多少呢?”

水若不悦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悬赏这回事全凭自觉自愿,不能搞摊派。难道说没有悬赏,联盟就不去找朱大福了吗?”

朱山闲看了丁齐一眼,笑眯眯地开口道:“小镜湖,悬赏十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