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1、方外联盟

于鹏飞拉众人进群的时候,白云洞的三个人就已经在群里了。刚才在朱山闲那边,田仲络也曾说了一句“欢迎加入秘境联盟!”丁齐当时还以为这是一个自古流传的隐秘组织呢,就像西方传闻中的共济会那样。

结果它就是刚刚草拟的、由田仲络召集并准备发起的组织,而今天在座的应该都是这个所谓的联盟的创始者。

众人就那一首打油诗又分析讨论了半天,叶宗清最后问道:“田总,白云洞的人今天怎么没来?”

田仲络叹了口气道:“翟洞主现在忙着呢,把所有人都叫回白云洞了,而他本人就守在门户外,正在搞新的安防工程。今天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成立秘境联盟的想法最早就是翟洞主和我谈的,他委托我代表白云洞。”

安防工程?丁齐随即就反应过来了,应该就相当于在天地秘境门户外再加一个人工的门户。比如他们可以在小境湖的门户外再修一座房子,甚至修得像银行金库那样保险。其实他们买下了相邻的两座小楼,并改造后院修了那座凉亭,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安防工程了。

叶宗清淡淡道:“翟洞主当然什么事都听田总的,白云洞在外面的营生也一直都是田总关照的。天地秘境虽然各有其主,但是人出来之后,田总就是他们的领导啊。”

果然还是熟人了解情况,一听这番话,丁齐就知道白云洞其实和奇岩境是一伙的,或者说那些人都是田仲络的小弟。人也不能只生活在天地秘境中,只要来到外面的世界,就得有安身立命的营生以及相应的身份。

由此可见,田仲络的生意可能做得很大,很有钱也很有势力,白云洞中的那些人,在外面从事的工作、干的买卖,都受田老板的关照或者干脆就是他安排的。当某群人的事业和生活都依赖某一股势力的时候,那他们必然也成为这股势力的附庸。

难怪田仲络能到白云洞做客,也难怪他能在第一时间知晓白云洞中发生的事情,还能在这个场合代表白云洞。白云洞与奇岩境应该是从属关系,至少田仲络有办法控制与影响白云洞,那么他发起这个秘境联盟,是不是也存了同样的打算呢?

这个田仲络究竟是什么来头?庄梦周认识他,还开玩笑说他是卖假肥皂的。一位江湖册门高手干点啥不好,卖什么假肥皂?回头再好好问问庄先生,同时问清楚朱大福的事情——丁齐如此思忖。

崔山海显然在思考另一种可能,眯着眼睛道:“田总,你说会不会是白云洞内部有人在搞鬼?想让翟洞主疑神疑鬼,趁机有什么图谋。”

田仲络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所以翟洞主这次才没有来,还把所有人都叫回去了,就是在逐一排查呢。”

庄梦周附和道:“崔峰主的怀疑很有道理啊,假如是那样,我们可就是虚惊一场了。”

田仲络又很认真地解释道:“像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且白云洞发生的事只是证据之一,我通过别的渠道也听说了最近江湖上的传闻。据说有个叫朱大福的人,创出了一门秘法,能够发现世人所不知的方外之地。

更值得注意的是,听说这个传闻的并不是我们这样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天地秘境的存在,就是当市井传说在酒桌上侃大山,却说得有鼻子有眼。别人听不明白。可是在我们这种人的耳中,却很清楚是什么意思。”

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了几秒钟,然后环顾众人道:“诸位,假如真有这样一个人能做到传闻中说的那些事情,大家好好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众人都在思考,其中最需要想清楚的恐怕就是丁齐。丁齐的出现,对于朱山闲等人来说,是指明了一条新的道路;对于魏凡婷来说,是帮助她逃脱天地牢笼;但对范仰而言,是值得利用的工具;对张望雄而言,既值得利用同时又是一种威胁。

而朱大福的出现,对方外世界的拥有者都造成了影响。白云洞的那件事,很可能就是庄梦周干的,听他和尚妮的对话,那首诗十有八九就是他写的。这首先就意味着原本不可能被外人发现的天地秘境,突然就变成了不设防,随时可能被人闯入。

你家的防盗门突然失效了,被人摸进来转一圈还在墙上写了首诗,你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进来的,而且还没地方报警,当然会非常不安。

其实从表面上看,假如有人创出了一门秘法,可以找到并出入未知的方外世界,这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只能说是人家的本事。但往深层次想,对于这些秘境之主而言,恐怕就是另一种感觉了,包括心理层面上受到的冲击。

方外世界,原本是各方势力坐拥独享之地,也是每个人的隐秘。但是转眼之间,自己的秘密可能就会被人发现,就算方外世界无法被夺走,但也失去了某种安全感,更重要的是失去了某种优越感。

高人一等的底气、行走世间的依仗、游戏风尘的退路,都隐约受到了威胁啊。如今还只有一个朱大福,假如更多的人学会了这门秘法,又意味着什么呢?田仲络只是提出了一个问题,让大家自己去想,而所有人可能都想到了这些。

在座众人的反应早在田仲络的预料中,他又轻咳一声道:“所以,我们早该成立一个联盟。大家团结在一起互通有无、互相合作,既能保护所有人的利益,也能带来更大更多的好处。”

这时崔山海又突然伸出一只手道:“老田,你等等!我刚才琢磨了半天,也琢磨出一点味道来了。假如真有这么个人创出了那样一种秘法,这是很有价值与意义的事情啊,其中最有价值的就是他发现的方法!平心而论,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丁齐忍不住直点头,果然是人以类聚,要不然崔山海怎么就是谭涵川的朋友呢。比较有意思的是,崔山海并不排斥峰主这个称呼,还很乐意听人这么叫他,大概是觉得挺有范吧。其实这也没什么,崔山海这个人的气质中就带着工科知识分子的清高和单纯。

谭涵川也附和道:“崔峰主说得对!”

田仲络叹了口气道:“小崔啊,你们并不生活在响水峰中,那处天地秘境,对你们一家人而言不过是平时旅游度假的风景区,更不依赖于那里面的任何东西。你们手中有控界之宝,想去随时可以去,也不在乎别人能否发现与出入那个地方,所以才会觉得无所谓。

可是你想想叶谷主,五心谷就是他们的家园啊,世代生活隐居的世外之地,也是所有族人共同保守的秘密。白云洞的情况也差不多,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话还没说完,叶宗清便打断道:“其实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好,五心谷还是五心谷,自古以来也不是没有外人偶然发现那里。就算那朱大福找到了,来做客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主要是看他是什么人,带着什么目的。”

朱山闲和丁齐也点头道:“对对对,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一见大家都是这个态度,田仲络感慨道:“我果然没有找错人!”

庄梦周纳闷道:“哦,田老板何出此言?”

田仲络正色道:“由我们来创立秘境联盟,这就对了!因为大家都没有私心,都希望彼此能够更好地相处,能看到更积极、更有价值的东西,这样的联盟才能团结、才有生命力、才更有发展前景。

我们如今能联系上的天地秘境,全算上至少有十几家吧,但今天为什么首先找到你们,我就是有这方面的考虑。我们首先不要把这个人、这件事视为一种威胁,而是要把它当成一个机会、一种契机!

连朱大福这种人都出现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团结起来互通有无,不成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组织?今后无论出现了什么状况,大家都可以守望相助。包括那个朱大福,假如真能找到他,而且也能谈得来吗,不妨也邀他一起加入秘境联盟嘛!”

屋子里突然响起掌声,是李修远和于鹏飞率先鼓掌,庄梦周也笑着拍起了巴掌,既然这样,大家都很给面子的鼓了掌。田仲络很谦虚地双手往下压了压,笑容可掬道:“我们今天是不是可以先达成一个共识,庆祝秘境联盟的成立?”

朱山闲率先道:“我没意见!”

丁齐随即道:“我也没意见!”

崔山海看了水若一眼,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很潇洒地一摊双手道:“这是好事啊,我们也没有意见。”

叶宗清开口道:“我我们已经来了,已经参与了,当然不会反对。可是既然成立联盟,就得有个宗旨和章程吧?”

田仲络:“这个我们一会儿再详细讨论,现在可以宣布——秘境联盟已成立,成员也是创始者包括:奇岩境、白云洞、五心谷、响水峰、小境湖、金山院。”

庄梦周有些起哄般喊道:“大家再度热烈鼓掌!”他带头拍起了巴掌,这一次的掌声比方才热烈多了。

丁齐已经看出来田仲络的打算了,就是抓住这个契机,成立一个联合所有天地秘境的组织,而且选择的创始人很有讲究。白云洞就不必说了,它就是从属于奇岩境的。而崔山海和叶宗清,都是属于并没有什么野心和权力欲的人。

响水峰中并没有一股势力,它只是崔家拥有的方外世界。五心谷中应该有不少人,但他们偏安一隅,看叶宗清就知道,已拥有方外世界,并无心在世上再争夺什么。

至于小境湖和金山院,其实是同一股势力,朱山闲等人是刚刚发现方外世界的小萌新,很多情况都不了解、很多事情都不懂呢,正需要加入这个联盟搞清楚状况以自保。而且田仲络自忖掌握了拿捏他们的秘密,就是范仰和张望雄的事。

另一方面,在座这些人加在一起也绝不可小看,他们率先成立秘境联盟后,就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其他任何一家方外世界恐怕都单独对抗不了。

有些事情的套路就是先入为主,田仲络先联合六家天地秘境搞起了联盟,然后控制了这个联盟,后加入者就得跟着田仲络的套路走。打个比方,譬如这就像……世贸组织?

成立与加入这个联盟是有好处的,而不加入它可能会受到排挤甚至有潜在的威胁。将世上已知的方外世界尽数联合起来,有更多的交流和交换,这其实不是坏事,否则大家也不会都赞成了。至于某些人想实现的个人目的嘛……谁又能没有个人目的呢?

别看田仲络摆谱的样子很搞笑,但还是很会做事的,把大家的心态拿捏的很准,事情也做成了。唯一出乎田仲络预料的,恐怕就是“朱大福”正坐在他们当中。

再度热烈鼓掌之后,庄梦周也变得正经起来,好像立刻就切换到会议主持人的角色中,率先开口道:“既然联盟已经成立,接下来就要讨论宗旨和具体规章了。我有两个提议,首先是名字,秘境联盟不太合适,听上去就跟打野扫怪的特务组织似的;其次,我强烈推荐田仲络田老板当盟主!”

田仲络刚想讨论名字,紧接着就听见了庄梦周的第二个提议,赶紧摆手道:“不不不,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目标走到一块,要说盟主,其实大家都是盟主!”

庄梦周:“龙无头不行,就算都是盟主,也得有个总盟主吧?老田,你就不用谦虚了,发起设立联盟,就是你的倡议,你的功劳最大、贡献最多,当仁不让啊。”

众人皆赞同道:“对对对,就应该是田总当这个总盟主,当仁不让,当仁不让!”

田仲络仍然摇头道:“庄先生啊,其实是您谦虚了,您是惊门前辈,我推举您当总盟主。”

庄梦周也摇头道:“我又不是山主洞主、院主府主,就不当这个总盟主了,而且在这件事情上,诸位才是前辈,我还是个小新人呢,主要是跟着大家学习、多长见识。”

这时水若插话道:“大家先别争论这个,我倒有个想法,总盟主这个称呼并不好,我们又不是在武侠小说里成立帮派,假如为了方便活动,还是成立理事会比较好,大家都是理事,而田总就是理事长了。”

田仲络点头道:“这个提议很不错,但这个理事长我是坚决不当的。这真不是客气也不是谦虚,我平时的事情比较多,恐怕精力顾不上。”

李修远适时开口道:“田师说的是真心话,他老人家向来就是这么低调无私。”

庄梦周:“那不行啊,你不当这个理事长谁当?你没有私心我有啊,看看在座这些人,就属田老板你最有钱了!”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啊,大家都笑了。

田仲络笑道:“庄先生不必担心,我可以打个保票,虽然不当这个理事长,但奇岩境可以指派一位副理事长,我看就是小于吧。让他给各位长辈做好服务,提供后勤和经费支持。今后无论联盟有什么活动,比如会务啊、旅游啊、考察啊,都可以让小于来安排,就等于我为联盟出力了。”

丁齐也看出来了,田仲络是真不想亲自当这个理事长。再转念一想,其实这人挺聪明的,空挂一个理事长的头衔并没有太大意义,还容易吸引矛盾,站在幕后操控也许更好。

推荐于鹏飞做掌管经费与安排各种事务的副理事长,就等于掌握了联盟的各种情况。联盟的经费都是田仲络提供的,副理事长就是田仲络的助理,那么田仲络的地位肯定比理事长还重要了。

叶宗清却摇头道:“田总,你这么做不合适。你虽然有钱,但别人也不是要饭的啊。既然是联盟,如果有什么联盟活动需要经费支持的话,我建议大家一起出,分摊下来也没多少,我们又不是什么投资消费联盟。”

水若:“有道理,我赞同叶总的建议,也赞同田总指派一名副理事长。”

庄梦周:“那我们就先商量一下副理事长的人选和分工,这样联盟的雏形就出来了。至于理事长嘛,最后再说。”

在座的都是办事很干脆的人,当即就商量出三名副理事长的人选。首先是田仲络的助理于鹏飞,全面负责理事会日常工作,相当于常务副理事长。诸如联盟成员的情况统计、新加入联盟成员的审核、联盟日常活动的安排等等,也由于鹏飞分管。

第二位副理事长是叶宗清,她的身份相当于一名监事,负责内部监察,监督各项规定的遵守与执行情况,各项活动是否按照计划完成、经费使用是否合理等等。

第三位副理事长是水若,职责相当于一个管家或者组织部长,负责具体的活动策划、联络、财务支出安排等等。副理事长的人选都安排好了,已经入群的十八人皆是理事会成员。

于鹏飞很快进入了角色,以常务副理事长的身份发言道:“我们联盟的宗旨,是团结所有的天地秘境互相合作、互通有无。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天地秘境毕竟是大家每个人的隐秘,我们内部还是需要保密级别的,不能随意把消息散布出去。

所以关于各天地秘境的详细情况和联系方式等等信息,我提议只公开到理事一级,而每处天地秘境,可以有三名理事名额,就按我们创立时的情况定下规矩。”

叶宗清若有所思地点头道:“我正有这个疑虑,小于就说出来了。响水峰可能没有这种顾虑。但我们五心谷的情况就复杂了,里面有很多人,而联盟毕竟涉及了每家各自的隐秘,并不适合让太多人都知道所有情况。所以我赞同这个提议,这也能打消新加入者的疑虑。”

水若:“对于各处天地秘境的普通成员,他们知道有这个联盟就可以了,假如有什么事情需要与其他天地秘境交流或交换,可以通过理事处理……咦,我家小曦也是理事了!”

崔小曦兴奋道:“对啊,我也是理事啦!”

众人都笑了,感觉多少有些不严肃。但也没办法,谁叫响水峰人就这么少呢,有时候劣势也可以成为一种优势。

理事会的成员结构确定了,该商量名称问题了。庄梦周坚持认为秘境联盟这个名字不合适,也得到了在座大部分人的认同,朱山闲等人肯定都是支持庄梦周的。田仲络最后问道:“庄先生,您认为这个联盟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庄梦周很干脆地答道:“方外联盟!”

PS:热烈祝贺方外联盟成立!其实这阵子在外面出差,今天抽空码字到凌晨四点多,明天请个假,后天继续更新,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