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20、嚣张的朱大福

崔山海坐在了田仲络的右侧,崔夫人和崔小曦则坐在靠窗的两个空位。崔小曦就挨着尚妮,落座时还很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呼,而她进屋时就已向叶宗清、田仲络等人问好,跟个小大人似的。

看来这三拨客人互相都认识,并不是第一次见面。虽不知奇岩境、五心谷、响水峰具体都在什么位置,但应该大体在福建、云南与陕西。众人天各一方,拥有天地秘境又是各自的隐秘,他们是怎么认识并了解情况的呢?

仔细一想这也并非不可思议,因为这三处秘境都是自古传承至今,在漫长的历史中,总有人因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同类,渐渐形成了这样一个小圈子。还有人会收集各种信息寻找其他方外世界的线索,比如田仲络今天不就找到了这里吗?

等大家都坐好之后,田仲络有些疑惑的看了崔小曦一眼,小声问身边地崔山海道:“崔峰主啊,你怎么把闺女也带来了,她这年纪……”

这话还没说完,崔夫人水若便抢先开口道:“我家小曦已经不小了,关于响水峰以及天地秘境的事情,半年前我们就告诉她了。”

崔小曦也跟着点头道:“是的,爸爸妈妈已经告诉我了,我什么都懂!”

十二岁的小姑娘,模样还有些稚嫩。众人都清楚田仲络在担心什么,大家谈论的话题,涉及在座每个人的隐秘,这样的场合让一个孩子参与合适吗,会不会在外面说漏嘴?结果崔夫人当场表态让大家不必担忧,自家孩子对天地秘境的事情早已知情。

丁齐很羡慕崔小曦啊,小小年纪就能接触神奇方外世界。别人家里有个院子、院子里能架个秋千就已经不错了了,这孩子倒好,家中坐拥方外世界响水峰。但另一方面,他的感觉又有点复杂,让孩子过早地在心中隐藏这样的秘密,是不是给的压力有点大了?

丁齐还意识到一件事,以崔小曦的年纪,还不太可能将任何一门秘法修炼到三境,她是怎么进入方外世界还能保留记忆的呢?或许她并没有完全记住,或许这她还没有进去过,只是听父母介绍了情况,或许控界之宝另有玄妙。

在这个场合,大家才刚刚见面认识,丁齐也不好追问。丁齐的景文石并非真正的控界之宝,他突破大成修为之后,还没有带着禽兽符、两界环、摇光轸等控界之宝进入相应的方外世界祭炼,看来要抽时间好好研究一番了,见知毕竟不足啊。

朱山闲等人的神情都很镇定,至少看上去很镇定,一副不动声色、见招拆招的样子。转眼之间,各处方外世界的来客便聚在了眼前,要说心中不震惊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们都没有表露出来,不愧都是老江湖了。

就连平时总爱大惊小怪、口无遮拦的尚妮,今天的表现也异常稳重,几乎就没怎么开口。这可能恰恰说明她内心中受到的冲击不小,正在极力保持着冷静,因此言谈举止才与平日不同,也说明她比一年前刚认识的时候长进多了。

当初找到小赤山并发现魏凡婷后,丁齐就想到了或许会有今天,当他突破大成修为后,这种预感就更强烈了,但没想到眼前的一幕会来得这么快。丁齐一直在留意观察,感觉就像平日坐在心理诊室中,将所有人的言谈举止包括行为、心理特征都整理为心册。

听刚才的谈话,就知道崔山海一家平日并不住在响水峰,他们和其他人一样生活与工作,当孩子到了可以知晓并保守这个秘密的年纪,父母便告诉了她。而掌握响水峰秘密的人显然不会太多,很可能只有他们一家三口。

所以崔山海一家人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言谈举止以及行为习惯与普通人更没什么两样,无非是拥有秘密而已,世人谁又没有自己的秘密呢?

然而叶宗清给人的感觉却不一样,丁齐推断叶宗清就是从方外世界出来的,甚至是在那里面长大的。她能够在方外世界中长大,还能在外面的世界正常行走,说明五心谷中可能住了不少人,有一个村落甚至是群落。

五心谷既是隐秘的世外之地,同时也应该是半开放的,能接触到外界的各种信息。当里面的人做好准备可以走出来的时候,也能来到外面生活与工作。叶宗清的神情总是淡淡的,有种气质和魏凡婷类似,就似一位外来的游客,不太像“本地人”。

但叶宗清流露出的心理特征与魏凡婷也有明显的不同。如今的魏凡婷就像一只走出笼子放飞自我的鸟儿,对世界上的一切都很好奇,正在学习与融入的过程中。而叶宗清可能早就了解外面的世界,也能像正常人一样出来活动,带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身心状态。

而丁齐还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好像对他很感兴趣,坐下来不一会功夫,叶宗清已经悄悄打量他好几次了。这是怎么回事呢,或许只是错觉吧,是丁齐的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丁老师不愧是丁老师,不需要对方主动说,他就推断出了这多情况。在座众人又重新做了一番介绍,纷纷互道幸会,气氛还算融洽。崔山海问道:“田总,你说还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商议,究竟是什么大事啊?”

庄梦周也说道:“对啊,人都到齐了,田老板就别卖关子了。”

田仲络先喝了口茶,然后双手扶案道:“的确是一件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大事,甚至是可能影响或威胁到我们每个人,否则今天我也不会这么大费周章。你们听说过朱大福吗?”

众人见他态度郑重,听得都很认真,冷不丁听到最后一句又都是一愣。水若诧异道:“什么朱大福?我只听说过周大福,卖黄金珠宝的。”

田仲络摇了摇头道:“朱大福不是一家店铺也不是一个品牌,就是一个人。”

叶宗清也纳闷道:“不认识,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个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田仲络压低声音道:“江湖传言,此人独创了一门秘法,不需要控界之宝,甚至也不需要得到秘境传承,也能发现各处天地秘境,甚至还能出入自如。”

众人皆露出凝重之色,一时间谁都没再开口。丁齐的感觉可能是所有人中最震惊的,尽管他的镇定功夫极好,也不禁变色当场。好在大家的脸色或多或少都变了,也不会有人特意注意到他。田仲络说的这个人,分明就是他丁齐啊!

刚才田仲络说出“朱大福”这三个字的时候,丁齐就很疑惑,因为他也用过这个名字。当初去徐州找老顾调查禽兽国与禽兽符的线索,顺手帮老顾报了儿子小顾的仇,冼皓曾给丁齐弄来一张身份证,上面的名字就叫朱大福。

这张身份证是新的也是真的,上面的出生年月比丁齐的实际年龄大了三岁,而这个周大福的照片也与丁齐本人有几分相似。但是这件事,只有在座的丁齐、庄梦周、朱山闲、谭涵川、冼皓、尚妮等六人知情。

就连丁齐到徐州找的老顾都不知道这个名字,因为丁齐在老顾面前并没有表露身份,至于方外门中涂至等五名晚辈弟子,则更是不知。

丁齐曾用这个身份证买了从镜湖到徐州的往返高铁票,但他并不是在高铁站里面的取票机上取的票。丁齐购票用的那款APP就有选座和送票服务,可以要求送票上门,也可以要求将票送到指点地点。

所谓指定地点,也就是镜湖市高铁站外面的一个报刊亭,在那里取票只需要简单看一眼身份证,并不会留下任何影像记录。丁齐当初之所以那么做,就是潜意识中觉得应该谨慎,既然用了假身份,最好就不要留下什么线索。

冼皓还用这张身份证给丁齐办了一张电话卡,外加一部新手机,但丁齐只用那部手机下载APP买过那两张票,然后就再没用过,那张身份也是如此。假如今天不是听田仲络提到了朱大福这个名字,连丁齐自己都想不起来了。

有个名叫朱大福的人,独创了一门秘法,能发现与出入各处方外秘境,显然说的就是丁齐,但怎么会搞出这样乌龙来?已有大成修为的丁齐当然不傻,转念间就想到了——这个消息肯定是知情人放出去的!

而且这个消息还放得似是而非,将事情安到了朱大福这个假身份头上。所谓的知情人,是指既知道丁齐创出了方外秘法,又了解朱大福这个身份的人。那么除了丁齐本人,就只有庄梦周、朱山闲、谭涵川、冼皓与尚妮。

丁齐首先看向了身边的冼皓,因为朱大福那张身份证就是冼皓弄来的,而冼皓也恰好望向了她。两人不用说话,看眼神便知道意思,冼皓的意思显然是说不是她,同时也提醒丁齐在这个场合别说漏了。

丁齐突然又意识到,尚妮很可能是知情者,难怪小妮子今天的表现和平常不太一样呢,就像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因为座位的关系,丁齐现在没法和尚妮对眼神,于是他又看向了庄梦周。

庄梦周正在环顾众人,视线扫过恰好与丁齐有瞬间的对视。丁齐从他眼神中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事绝对与庄梦周有关,至少庄梦周是知情的,而庄梦周则在暗示他稍安勿躁。庄先生可真能装啊,比尚妮能装多了,丁齐事先竟然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

这到底唱得是哪一出呢,又是什么江湖套路?丁齐只能耐住性子继续看戏,还是以他自己为主角的戏。

庄梦周扫视了一圈,又直盯着田仲络的眼睛,伸手一拍桌子道:“老田,这事真的假的?你可不能瞎忽悠!”

于鹏飞答道:“田师开口,必言之有物、言而有信,从不忽悠人。”

崔山海又追问道:“田总,你有证据吗?”

田仲络:“当然有,假如是没影子的事,我怎么会乱说?就在半个月前,大约元宵节前后,有人潜入了翟丰屹的白云洞,但他可不是翟洞主请来的客人,还差点偷走了白云洞的控界之宝。”

叶宗清失声道:“有这回事!他们发现这个人了吗?”

田仲络:“谁也没有看见这个人,事后才发现被他摸进来了。”

叶宗清:“控界之宝丢了吗?”

田仲络:“幸亏没丢。”

叶宗清:“丢了什么其他的东西吗?”

田仲络:“也没有。”

叶宗清不解道:“没有人见到他,也没有丢任何东西,那怎么能证明有这样一个人来过?”

田仲络:“翟洞主事后发现,控界之宝被人动过了,没有放在原先的位置。”

崔山海插话道:“我虽没有去过白云洞,但也认识翟洞主,那里不止他一个人吧,会不会是谁好奇动了东西?翟洞主未免太多疑了!”

丁齐则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既然没人见过他,田总怎么知道那人叫朱大福?”无意之间他也换了称呼,和崔山海、叶宗清一样叫田总,不再叫田仲络为田老板。

田仲络摆了摆手道:“你们别着急,听我仔细说啊,那人还在白云洞最醒目的位置写了首诗!”

尚妮瞪大眼睛道:“哦,什么诗啊?”

这时田仲络的助理于鹏飞拿出手机道:“诸位都收到邀请了吗?请加一下我的好友,我拉大家进一个群……有些事情,咱们可以在群里说。”

丁齐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果然发现了新的好友申请,对方就是于鹏飞。看来尚妮的猜测很正确,今天上午大家发现的那些未接电话,都是田仲络指使人打的,还换了不同的陌生号码,看来田仲络暗地里早把众人的情况都调查清楚了。

丁齐通过了于鹏飞的好友申请,紧接着就被拉进了一个群。这个微信群的名字叫“秘境联盟”,而且群名片有特定的格式。田仲络已经在里面,他的群名片就叫“奇岩境—田仲络”,李修远和于鹏飞当然分别叫“奇岩境—李修远”、“奇岩境—于鹏飞”。

丁齐还看见了三个陌生人,分别叫:“白云洞—翟丰屹”、“白云洞—白暮迟”、“白云洞—赵子毅”。其他人加进来之后,不用提醒,都将群名片修改为相应的格式。比如丁齐就是“金山院—丁齐”,朱山闲就是“小境湖—朱山闲”,搞得就像分属不同的特务组织。

冼皓自然跟着丁齐加入了金山院,谭涵川则跟着朱山闲加入了小境湖,尚妮也加入了小境湖。庄先生拿着手机想了想,然后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写上了金山院。群里已有来自六处方外世界的人,恰好每个地方都是三个人。

等众人都加进来并修改完了群名片,田仲络首先留言道:“欢迎大家加入秘境联盟!”然后他又@了一下翟丰屹,留言道:“翟洞主,五心谷和响水峰就不用我再介绍了,今天给你介绍来自小境湖和金山院的新朋友。”

那位翟洞主连续发了好几个惊喜与欢迎的表情,然后留言道:“田师,你终于找到金山院和禽兽国,也联系上他们的人了?”

田仲络回复道:“今天刚刚联系上的,但此前也是江湖上的老朋友了。翟洞主,你把那首诗的照片再发一下。”

翟丰屹随即发了一张照片,乍一看还以为是在某个地方旅游时拍的风景照。照片正中间似是一根天然形成的钟乳石柱,拍照的地点应该是在一个洞窟里面朝洞口外。视线穿过石柱的两侧,可见洞外是一片清幽的山谷,远方的半山腰上修建着一片像古村落般的建筑群。

这里应该就是白云洞中的景象了,照片中最醒目的是石柱上有人提了一首诗:“秘法谁独创,姓朱名大幅。叩开洞门关,白云行自如。”

这首诗没有落款,但意思显然就是说有个叫朱大福的人独创了一门秘法,能够发现天地秘境,而且来去自如,那么应该就是朱大福自己写的。

田仲络放下手机道:“诸位,都看清楚了吧?”

崔小曦脆生生地抢先答道:“看清楚了,那里就是白云洞吗?听名字我还以为是在山洞里面呢!”

田仲络解释道:“门户附近以及秘境里面确实也有不少洞窟,洞窟中有很多奇石状若白云,所以那处天地秘境就叫白云洞。你们都没有去过,但我受翟洞主之邀曾去他那里做客,可以确定照片就是在白云洞里拍的……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人留下的那首诗!”

尚妮看着手机直摇头道:“这首诗写得可真不咋的!”

庄梦周瞟了她一眼:“打油诗嘛,还想怎么样?关键是朱大福这个名字,太土了,又不是李太白、杜工部,只能配得上打油诗。”

崔山海则皱眉道:“我的爱好就是搞摄影,虽然没看出来有PS的痕迹,但这张照片显然是站在洞窟中向外拍的,从光线来看,却不像是逆光啊?”

田仲络又解释道:“你们没去过白云洞,不了解地形结构。这个位置是白云洞里视野最好的地方。白云洞分前后两部分,中间有一道山梁,山梁正下方有一个天然的拱洞,就像连通前后院的门廊,拱洞中间立有一根天然石柱。所以站在这个位置拍照并不背光,前后都是一片开阔的山谷。”

这种地形挺有特点,令丁齐不禁想起了宁乡县天门洞风景区,从琴高台世界出来后到达的就是那个地方。那里有一条小山脉。山脉下方有一个天然的巨大拱洞联通南北,还有一条公路就从拱洞中穿过,都不用人工开凿隧道了。

假如翟丰屹没有撒谎,那么这张照片就是确凿的证据。有人不请自来摸进了白云洞,还动了白云洞的控界之宝,最后留下了那么一首诗。天地秘境居然也会被人闯空门,而且那个朱大福也忒嚣张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