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19、五心谷与响水峰

田仲络的意思很简单,暗示朱山闲等人,他知道范仰和张望雄的事情。虽说知道不等于有证据,但有没有证据也无所谓,他并不是为追究这些事而来,也无意为难朱山闲等人,搞清楚小境湖与金山院如今落到谁手里就行了。

朱山闲没有理会这番话中潜在的要挟之意,而是追问道:“究竟是什么重大的事情?居然惊动了田师兄跑到境湖市来找我们,还特意在对面买了一栋小楼,然后登门自报隐秘,连奇岩境境主的身份都亮出来了!”

田仲络答道:“既然谈合作,我首先就得坦诚,假如不说出自己的秘密,你们又如何能信任我呢?今天要商议的事情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来的人也不止我一位。我还约了另外两拨客人,过一会儿就该到了。等人来齐了,大家坐下来一起谈。”

朱山闲面色不悦道:“田师兄,你自己登门也就罢了,难道还替我做主请客吗?”

田仲络微笑道:“师弟别生气,待会儿你就知道原因了,肯定会感谢我的。我并不敢替朱师弟做主,所以才买下了对面那栋小楼待客。这里有点坐不下,我那边有装修好的地方,请大家一起到那边坐坐。”

此时客厅里已有九个人,差不多快坐满了,假如再来两拨客人,地方确实有点不够。对面那栋小楼最近装修好了,二楼格局没动,但把一楼打通成一个大开间,只留了支撑柱,书房和卧室都给拆了。小楼外面的前院后院都修起了院墙,搞得像个楼上带客房的小会所似的。

那边小楼的一楼大厅里放了一张很大的椭圆形会议桌,二、三十人都能坐得下,看来田仲络是早有准备,好像就是打算召集人来开会用的。

冼皓收回望向门外的视线,看着田仲络问道:“来的是什么人?”她说话的时候,田仲络的两名随行保镖都很紧张,尽管没有感受到什么杀意,却总是莫名感觉到一种冷厉的杀气。

田仲络却好似不以为意,仍然不紧不慢地答道:“五心谷的叶谷主与响水峰的崔峰主。五心谷和响水峰,与小境湖、金山院、奇岩境一样都是天地秘境。而天地秘境各有各的奇异,只有拥有了它才会知晓。”

一听这话,丁齐就知道田仲络应该没有撒谎,这不仅是心理专家以及大成修士的观察结论,更重要的是《方外图志》中也有关于响水峰和五心谷的记载。

《方外图志》虽经石不全的修复,但很多内容已残缺不全,就算有相对完整的记载,也很难找到现实中对应的地方。五心谷的记载相对比较完整,但若找不到对应的地形地貌,还真搞不清在哪里,与对小境湖的记录不同,《方外图志》中并没有标注五心谷门户位置。

至于响水峰,记载缺失的内容比较多,在一张模糊的图上勉强就能辨认出一个名称。江苏盐城市有个响水县,辽宁大连市远郊有个响水观,丁齐原想应该去那两处的地方找线索。

看来朱敬一当年作《方外图志》,并非完全是他自己找到了一个个方外世界,也包括登门作客。所以在写《方外图志》的时候,有些方外世界他留了记录,却没有标注准确的门户位置,比如五心谷。

原因很正常,既然受邀去人家作客,总要遵守起码的规矩、保守人家的秘密。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朱敬一也没有找到,只是听过传说,考证到了相应的大概的位置,所以留下的记录并不明确。这一点在《方外图志》的某些残存篇幅中,朱敬一也提到过。

谭涵川又问道:“他们来多少人?”这个问题其实很重要。田仲络他们只来了三个人,对朱山闲等人构不成威胁。假如田仲络带一大帮人登门的话,那就不像是作客了,强宾压主或宾主易位,其用意就很令人怀疑。

田仲络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依然微笑着答道:“宾不压主,他们各来三人,总共是六个。”

庄梦周笑道:“丁老师那边就有现成的地方,就不用到你那里了。你那边刚装修,有味,对身体不好!”说着话已站起身来招呼道,“走吧,我们换个地方喝茶,边喝边等!”

他一站起来,朱山闲这边的人就全站起来了,跟着庄梦周鱼贯走出小楼。朱山闲走在最后面,还不忘对田仲络等三人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从朱山闲这边到丁齐那边,走后院更方便,但他们走的是前门。原因很简单,后院凉亭中的那扇通往南沚山森林公园的门,其实就是小境湖的门户位置,他们本能地不想让田仲络等人靠得太近。

众人刚刚走出大门,就有一辆黑色的奔驰开到门前停下,有个小伙子从驾驶室出来,神态很恭谨地打开了后面的门,车中又走下两位女子。田仲络笑容可掬地上前招呼道:“叶谷主,你终于来了!”

他身后捧茶杯的李修远也开口道:“叶谷主,田师已恭候多时,今日还要为您介绍几位同道。”

叶谷主是位女子,穿着贴身的羊绒套裙,搭着银灰色的披肩,看形容在三十左右,模样生得很俊俏。敢穿全身纯一色衣服的,通常对自己的身材都比较自信,而这位叶谷主的身材的确很好,丰纤合度。

她的打扮也不能说是完全纯色,除了银色的披肩外,左胸上还别了一枚金色的胸针,是大小不等的五枚叶片构成的缠枝造型,非常别致漂亮。当然了,胸也很漂亮,而丁齐不是故意要看人家的胸,他就是注意到了胸针。

田仲络已经越过了庄梦周走到了众人的最前面,挺直腰杆很有风度地伸出了右手。然而叶谷主却没有和他握手,先看了看周围,又侧身拢了拢披肩道:“有些话就不要在这里说了,进去谈吧。”

五心谷并不是一个公开的地方,所谓谷主也不是一个公开的身份,在这里叫出这个称呼确实有点不合适。而田仲络买下对面那栋小楼后,这一带前后左右其实都是他们的地盘了,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但新来的叶谷主不知道啊。

田仲络的助理于鹏飞又抢前一步道:“三位这边请!”右臂张开示意,左手还拎着包。

丁齐也笑着招呼道:“请大家这边来。”

众人都来到丁齐那栋小楼的二楼。丁齐装修时拆了一面墙做了个大活动室,屋子里放了一张长桌,坐十几个人没问题,架起案子打乒乓球地方也够了。尚妮把朱山闲那边的茶具也都搬了过来,就在这里为大家现场泡茶。

田仲络一进屋就吸了吸鼻子道:“丁师弟,你们刚在这里吃过火锅吗?”

丁齐解释道:“不是今天,确切的说是前天晚上,田老板的鼻子可够灵的!”

田仲络:“我们这样的人,感官自比平常人要敏锐得多。”

那位叶谷主和田仲络打招呼的时候,神情总是淡淡的,好像也有点看不惯他的做派,此刻听见这句话,嘴角又露出了一丝微笑。田仲络的手下都叫他“田师”,显得很高大上,而丁齐既不叫田师也不叫田师兄,田老板这个称呼确实有点煞风景,这是跟庄梦周学的。

大活动室里的长方桌假如坐满了,不挤也不空,正好是十六个座,都是不带扶手的餐椅,两头各有三张,两侧各有五张。

庄梦周径直走过去坐在了把头的正中间,朱山闲、谭涵川坐在他的两边。丁齐、冼皓、尚妮依次在靠窗的一侧坐下,位置在谭涵川的左手边。座位也是一门学问,就看田仲络自己怎么挑位置了,他挑的位置就代表了他给自己的定位。

田仲络似是思考了半秒钟,坐在了另一端正中间的位置,与庄梦周恰好面对面,他的两名随从便坐在了他的两侧。叶谷主则坐在了朱山闲的右手边、与丁齐面对面,她的两名随从则依次坐下。这时庄梦周又抬手道:“小于啊,你往旁边调个座,给响水峰的客人留个整位置。”

座位是够的,可是安排得不对,还要来三名客人,长条桌的另一端两侧各有两个空位。大家都是自己人坐在一起,只让最后来的客人分开坐有点不太合适。

于鹏飞用疑问的目光看了一眼田仲络,田仲络一指李修远的身侧道:“你坐那边去吧。”于鹏飞便换了座位,将田仲络的右手边空了出来,与拐过去靠窗的两个空座相邻。

丁齐起身为各位客人斟茶,泡的是朱山闲收藏的老班章,也不知是谁送区长的。田仲络只喝自己带来的茶,所以他就免了,其余人不论喝不喝,都很客气地说了声谢谢,接过茶杯放到面前。然后田仲络主动向叶谷主介绍了一番其他人。

刚才在朱山闲家的客厅,丁齐等人没有做自我介绍,因为没那个必要,田仲络想必早就把他们的情况调查清楚了。此刻田仲络介绍的是江湖身份,比如谭涵川是江湖八大门中的火门传人、冼皓是飘门传人、尚妮是风门弟子……

介绍到丁齐的时候,丁齐主动开口道:“我并非江湖八大门传人,只是交了这些朋友,我的职业是一名心理医生。”

叶谷主笑道:“我也不是江湖八大门的人,只是学过飘门隐峨术。”说着话她又向冼皓点头示意。

并非江湖八大门的人,又学会飘门隐峨术,这是什么意思?叶谷主名叫叶宗清,五心谷是世代传承的天地秘境,她便是当代的主事人,拥有控界之宝。五心谷有前辈谷主留下的飘门隐峨术传承,但也仅仅只是这门秘术。

所谓飘门的飘,最早是指孔子周游列国,后来成了走江湖谋生的各种手段。而叶宗清没有学过任何门槛套路和所谓的江湖术,只是学了隐峨术。

五心谷究竟在什么位置,这个场合当然不好刨根问底,众人只知叶宗清是从云南来的,想必五心谷也应该在云南一带。她带来的后生名叫贾谷林,看上去很是精明干练。另一个姑娘年纪不到二十,名叫晏斌彬,是叶宗清的晚辈,叶宗清平时只叫她的小名波波。

听说朱山闲和丁齐分别是小境湖的湖主和金山院的院主,叶宗清有些惊讶地点头打了招呼,并没有追问太多。她姿态很优雅地拿起茶杯观赏一番,却没喝,放下杯子朝田仲络道:“老田,你特意约我来,就是想介绍两处天地秘境的新朋友一起认识吗?倒是有心了,谢谢!”

田仲络:“今日召集大家,其实还有一件更重要的大事,还有一拨客人稍后便到。”

叶宗清:“哦,又是什么人?”

田仲络:“响水峰的人,请叶谷主稍安勿躁。”

叶宗清微微一皱眉道:“老田啊,你喜欢别人叫你田师或境主,那就尽管叫。但我并不是什么谷主,只是五心谷当代的主事人。刚才朱师兄和丁老师都不喜欢这种称呼,我也不太喜欢。早就说过,你不必叫我谷主也不必叫我师妹,我们并非同一师门,我也不是江湖中人。”

李修远赶紧笑道:“那还是叫晏总吧。”

叶宗清淡淡道:“我管你们田总叫老田,老田叫我小叶也可以啊。”

田仲络看了一眼手机道:“他们应该快到了,小于,你下楼在门口迎一下,别让他们找不到地方。”

这时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停在了朱山闲家的门口,司机并没有熄火,好像正在找停车的位置。谭涵川突然站起身打开窗户喊道:“崔工,是你吗?”

楼下那司机也摇开车窗喊道:“谭工!你怎么在这里?”

谭涵川:“是啊,太巧了!车就停这边门口吧,先上来再说。”

谭涵川下楼将新来的三位客人迎了上来,来者是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孩子。响水峰的峰主名叫崔山海,夫人名叫水若,孩子今年十二岁,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名叫崔小曦。一家三口最近请了公休假开车出来旅游呢,让田仲络从苏州喊过来了,他们原本住在陕西。

看见他们有说有笑的走进来,谭涵川手里还牵着崔小曦,田仲络惊讶道:“谭师弟,你和崔峰主早就认识吗?”

谭涵川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的确早就认识,但我先前不知他还有这样一层身份,世界真小啊!”

崔山海在一家中科院和国防部合作的单位中工作,工程师出身,如今也兼行政管理,具体是什么单位与什么职务,属于国家保密信息,就不必介绍了。

谭涵川和崔山海一个搞生物力学,一个搞电子通讯,两人是在一款新式战机的研发项目中认识的。当时谭涵川参与研发的是飞行员生命指标监测以及保护支持系统,而崔山海负责的是雷达通讯系统项目。

谭涵川当年一见到崔山海,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因为崔山海也修炼了火门炉鼎术。但崔山海却不能算江湖八大门传人,他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江湖八大门。

崔山海的情况跟叶宗清差不多,但叶宗清至少还知道隐峨术的渊源,而崔山海当初只知自己学了一套名叫炉鼎术的修炼秘法。

近代以来,改天换地,旧江湖早已不在,江湖八大门早已凋零,乃至渐渐被人遗忘。但八门秘术却仍然在某些地方、以某种方式继续传承下来,比如叶宗清和崔山海就各得其一。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也不需要走江湖讨生活,仅仅是修炼了某门秘术而已。

叶宗清的所学隐峨术由五心谷历代谷主传承,而崔山海所学的炉鼎术也一样。谭涵川原先并不知道响水峰这回事,他也没追问过崔山海的秘术来历,两人只是有一段切磋交流,还是谭涵川向崔山海介绍了江湖八大门以及火门炉鼎术的渊源。

直至今日,谭涵川才知道炉鼎术也是历代响水峰峰主的传承秘术,至于最早是怎么回事,年代已太过久远,连崔山海都说不清楚。

PS:不好意思,原本只想小睡片刻就起来改稿更新,结果睡过头了,所以更新晚了。明天出差,请假一天,后天(周五)继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