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17、堵门槛

庄梦周愣了愣,放下手机看着丁齐道:“丁老师,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冼皓一皱眉:“这个比喻不太好听。”

尚妮咯咯笑道:“蛔虫知道啥呀……看来丁老师是猜中了!”

丁齐也笑着解释道:“我就是了解庄先生的爱好与脾性,难得有空跑到小境湖来度周末,估计搞个BBQ很对胃口。”

庄梦周板起脸道:“其实丁老师没有猜中,我刚才就是想找点能带进小境湖搞野炊的东西,但还没想好找什么呢。而丁老师的话正合我意,就搞烧烤!我找一找,看看有没有连烤炉、烤架都能送来的店铺,东西可以留下来以后继续用……”

几名年轻人闻言皆欢呼雀跃,毕学成跑过来道:“我来搜,我知道哪家店铺有。”

庄梦周:“你把链接发给我,不用你花钱,今天我请客。”

这天下午,他们真的跑到小境湖里搞烧烤了,就在湖边沙滩旁的那棵大树下。烧烤用具都是叫外卖送来的,还包括不少菜,众人也去菜市场买来了一些,加工好了都带进小境湖。他们在小境湖中还吃到了燃炒野雉和叫花鸡,就是用湖边的蓑蒲叶做的叫花野鸡。

若说这一幕与妄境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朱山闲并没有错过这次烧烤,同样品尝到了美味。第二天早上,大家又品尝到了新式的片儿川,纷纷赞不绝口。

中午的时候,长辈们就打发五名晚辈弟子都离开了。涂至本就有点忙,下午和魏凡婷赶回了深圳,而毕学成等三人则回学校去了。他们临走时还有些恋恋不舍,相约下周末若有空则再来小境湖搞BBQ。

等晚辈弟子都走了,朱山闲才压低声音道:“对面那栋楼,今天终于亮门槛了。”

冼皓点头道:“昨天我们进小境湖的时候,有人进来过。奇怪的是,他们没有进房间,好像是在院子里搜查了一遍,应该是在找什么。”

尚妮也说道:“我们每个人都有未接电话吧?让我猜猜,应该是不同的陌生号码。”

庄梦周取出手机道:“小妮子,你的进步不小啊。”

尚妮扬了扬下巴道:“我怎么可能没进步呢,好歹也是江湖中人。”

尚妮说的没错,他们六个人都有未接电话,来自不同的陌生号码。在小境湖中,手机当然没有信号,外面的电话是打不进来的,可是出来之后却能收到提醒短信,而朱山闲的常用手机一般是不带进小镜湖的。

庄梦周又掏出一个手机、慢条斯理地打开后盖装上电池道:“再看看,他们到底掌握了我们多少情况……嗯,不是自己人!”这部手机打开了,并没有未接电话。

谭涵川、朱山闲、冼皓也各回房间拿来了一部没装电池甚至没有上卡的手机,处理一番打开之后都没有发现未接电话,然后又把电池取了出来重新放好。庄梦周又问道:“丁老师有什么发现?”

丁齐苦笑道:“我能发现的,你们这些老江湖也都发现了。对面那栋楼有问题,就是为了盯住我们的动静,专门花二百多万买下一栋小楼,代价不小啊。”

庄梦周冷笑道:“说明人家挺有钱的,几百万并不在乎吧。”

冼皓:“买下那栋小楼也没啥损失,就当顺手置业了,显然是做好了长期的打算。”

丁齐有些意外道:“长期什么,长期做邻居吗?”

尚妮解释道:“长期打交道啊!否则租下来就行了,或者使个手段把房东暂时弄走。”

朱山闲又说道:“假如我们是门外汉,根本没反应过来,那就是一举一动都长期被监控了。”

他们在谈什么呢?朱山闲家对面那栋小楼最近被原房东卖出去了。为什么说卖出去了而不是租出去了,看一眼就知道了,因为这阵子楼里正在搞装修,而且装修得很彻底,原先的东西几乎一点都没保留,能拆的都拆了,就连墙皮都重新铲开了布线。

原有的装修不算旧也不算土,突然动这么大的工程,只能是换了主人。有秘密的人,潜意识中都会对周围的环境保持谨慎的观察态度,就像别人都有秘密。众人在这里守着小境湖,当然很警惕,不能仅凭经验判断,朱山闲还特意去查了一下,对面那栋小楼果然是易主了。

这两天装修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地板安好了、新家具也搬进来了,但还没有人正式入住,今天又突然在户外装了四个监控器。装修正常,但是装户外监控就不正常了。屋子的四个角檐下都有监控器,基本上没有留死角,就是今天上午新装上的。

有安全意识、装上户外监控倒也可以,但这里是中国江淮省境湖市啊,又不是美国城市的郊区。小区本身就有户外监控,大门口以及各条道路都有,还与公安的天眼系统联网,谁家再装这个干什么?整个小区里原先就没有一栋小楼安装了。

别人恐怕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异常,但在朱山闲这些人眼里,这栋小楼未免太刺眼了。假如对方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这么做就等于是明明白白地在打招呼,并没有隐藏的意思,就看朱山闲等人是什么反应了。

谭涵川绕过屏风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冲着对面小楼左上角的摄像头比划着什么。丁齐好奇地问道:“老谭这是什么手势,也是江湖切口吗?”

冼皓忍不住笑道:“你想太多了,这就是聋哑人用的手语啊。”

丁齐:“他在说啥呢?”

庄梦周也笑道:“他在骂街啊!老谭动手不动口,这么有修养的科学家,骂人都不带出声的。”

尚妮:“活该挨骂!”

假如朱山闲等人误会了,对方不是在监控他们、不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在跟他们打招呼,那么谭涵川比划的手势可能也不会引起注意。

对方这种情况,其实并不一定代表了恶意,可以翻译成某种语言:我知道你们在这里、我知道你们有秘密,现在我也在这里。

这代表了很多种可能,假如朱山闲这边是江湖老海,就直接拆穿了回应,假如朱山闲这边都是菜鸟反应不过来,那对方就会进一步调查他们的秘密。而谭涵川的回应很有意思,站在窗前用哑语骂街,也没骂多长时间,然后就关上窗户回来了。

丁齐又问道:“老谭这是什么意思?”

尚妮答道:“这是让对方自己上门来解释清楚。”

冼皓叹了口气:“还是得坐下来谈吗?”

朱山闲皱着眉头道:“对方已经亮了门槛,而且是用你无可奈何的合法手段。我们的地方搬不走,我的身份也是明朗的。这就是被动之处,只能请他们见面摸摸路数了。”

庄梦周沉吟道:“一般这么玩‘堵门槛’的,都是财雄势大,要不就是自信,要么就是自我膨胀了,吃准了你拿他没办法。”

谭涵川补充道:“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有足够的自信又有足够的诚意,想谈合作,摆明了让你没法拒绝。”

丁齐和这伙江湖高人一起待了这么长时间,各种门槛套路,就算没见过的也听说过了,说穿了其实都不神秘,甚至很简单,只是变化多多,尤其是到了现代社会更是花样翻新。很多人做的“买卖”,其实就是玩过去的江湖套路,但他们自己恐怕都不太清楚。

理论来源于实践,但不知道理论也不妨碍实践,还可以在实践中再总结嘛。

所谓堵门槛,最早是江湖要门中的一种手段,大多属于“恶要”。比如逢年过节,或者赶上婚嫁喜事,堵在商铺门前或者娶亲队伍经过的大路中央,或敲梆子唱莲花落,或者跪地磕头讨喜,总之不给钱就不走,钱给得不够也不走。

堵门槛的精髓在于——我明明就堵在你的门前,你却拿我没辙。

比如逢年过节谁都图个喜庆,被讨钱的堵门也影响做生意,所以最好的办法只能是给点钱打发走。假如翻脸轰人甚至动手赶人的话,对方就往门口一躺闹开了,更加不好收场,或许损失更大,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还有一种属于“恶要”的“堵门槛”手段,多现于当代社会,大家都很熟悉,就是俗话说的碰瓷。堵门槛是有限度的,也需要有眼力,就说碰瓷吧,要观察好什么车、什么路,什么交通状况、什么司机,是不能乱碰的。比如雪天的下坡路就千万不能碰,再比如碰个消防车试试!

讨喜和碰瓷与普通的乞讨不同,都属于堵门槛,不给钱就堵在那里不走。而堵门槛的手段并不局限于要门,江湖八大门中的其他七门也有,各有不同的变化和讲究。

比如碰瓷起初就是册门的套路,店家故意将易碎瓷器放在容易碰到的地方,谁碰倒了就讹谁,后来这个词又被人们用以形容当代社会的另一种恶要手段。

再比如对面这栋小楼吧,朱山闲等人明知道对方是冲着他们来的,但也没办法,因为躲不开啊,也不能将对方赶走,那是人家合法买下的产业。肯花这个代价就是为了打声招呼,说明对方很有实力也很自信。

几人又回到客厅中坐下,朱山闲道:“现在就等着吧,估计今天就会有人上门的。”

庄梦周:“也不能干等,我们打麻将吧。”

六个人摆开桌子打麻将,尚妮是个看热闹的,四家牌都看,而冼皓只坐在丁齐后面看牌。打了好几圈之后,庄梦周问道:“丁老师啊,堂堂大成修士,你怎么没赢呢?”

丁齐笑道:“打麻将就是打麻将,何必动用什么手段呢。假如我偷看牌,你们也都能偷看,岂不是成了明牌?假如是用推衍,那等于是用生命在打麻将啊!”

用神识确实可以偷看别人的牌,但那样做会被察觉,同时也会收神识干扰,如此一来打麻将就成了斗法了。假如打成了明牌,理论上丁齐可以用定境中的推衍神通,但推衍需要消耗寿元,为区区百八十块的麻将实在太不值得了,其实为多少钱都不值得。

所谓推衍,是大成修士才能掌握的一种神通手段,就是一念之间进入类似妄境的场景,根据已知的信息,让某件事自然的发生,从而预见到它的结果。推衍往往能给人一种料事如神的感觉,但也未必准确,取决于每个人对事物的见知。

动用推衍神通须消耗寿元,推衍多长时间的事情就消耗多久的寿元。就算是大成修士也绝不能轻易动用此等手段,假如形成了习惯,那真就是不要命了。所以在通常情况下,高人料事,还是根据经验和常识去推理判断,与普通人差不多。

话刚说到这里,丁齐又微微挑了挑眉毛道:“对方有回应了,朝这面的两个监控器都拆了。”

尚妮叫道:“丁老师,你还是偷看牌了!”

丁齐赶紧解释道:“我真没偷看牌,就是看了看外面。”

对面小楼在四角檐下装了四个摄像头,就在众人打麻将的时候,朝向这边的两个摄像头已经被拆掉了。刚装上去的就拆下来,要不是对方吃错药了,就是在释放回应的信号。丁齐坐在屋里打麻将呢,居然连这些都“看”到了,就说明在理论上他也可以偷看大家的牌。

朱山闲打出一张白板道:“有点烦人啊,最关键的问题是门就在这里,搬也搬不走。”

谭涵川碰了这张白板,然后就胡了,把牌推倒一边搓一边说道:“真要是彻底撕破脸,那楼也不是不能拆了,关键是地方啊,对方也知道了我们的身份。”

朱山闲:“先摸清楚来路再说吧,只能如此了。回应得倒挺快,估计主事人不在当地,今天晚上应该就会登门吧。”

丁齐却悄然发送了一道神念,众人的神情皆是一惊,朱山闲压低声音道:“你怎么不早说?”

丁齐:“我先前还不敢太确定,需要印证。”

谭涵川皱眉道:“不好印证啊,需要专业装备,而且很冒险。”

丁齐又以神念道:“我大概知道那门户通往什么地方,不是长江就是泾阳江。我曾经在长江里见到了白鳍豚,当时还以为是眼花了。但后来找到了小境湖,发现这里也有白鳍豚,才确定当初没看错。”

尚妮:“白鳍豚是怎么出去的呢?”

丁齐:“当初涂至、卢芳、田琦他们是怎么进去的,那白鳍豚就是怎么出来的……”神念中又做了一番解释。

庄梦周:“先不谈这个了,打麻将,谁赢了谁请客。”

丁齐发现了什么?当突破大成修为后,祭炼景文石能察知小境湖的每一个角落,他发现这个方外世界还有一道门户,这也与此前的猜测相符。这道门户很隐蔽,在世界中央的大湖深处。假如用平常的手段,神识几乎不可能窥探到那么深、那么远的地方。

众人已经开启了很多方外世界,诸如小境湖、大赤山、琴高台、禽兽国,但打开门户的前提是知道门户在什么位置,否则方外秘法亦无用武之地。他们需要手握景文石寄托心神,对着门户所在的位置施法,才能看见方外世界然后进入方外世界。

否则就算知道小境湖中还有一道门户,那千山万水的,拿着景文石向着每一个地方都施展方外秘法试探,得找到猴年马月去!另一道门户所在的位置还真找不着,在大湖中央几十米深处呢。

丁齐的方外秘法修为突破望气境后,别的且不谈,只谈方外秘法,他又多了两种手段。其一事神识所及之处,他就能发现方外世界的门户。那天夜里堪破妄境之后,悄悄进入小境湖之前,他就试过了,展开神识扫过后院,发现了小境湖的门户。

这种发现属于再发现,但并非没有意义,假如他事先并不知道那里有一道通往方外世界的门户,通过这种方式也是可以察觉的。

仅仅是掌握了这个手段,还不足以发现小境湖的另一道门户。丁齐掌握的第二种手段,就是理论上的,可以通过景文石察知方外世界的一切,由此感应到那道门户的存在。至于门户外面是什么,好像还是水,不知与何处的水系联通,要么是泾阳江、要么就是长江。

想实地印证考察的话,是比较危险的,几十米深呢,需要专业的潜水装备才行,更重要的是门户那边的水域情况未知。但无论如何,总算知道了小境湖另有一道门户。

谭涵川皱眉道:“好消息当然是好消息,但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就算探明了情况,也不适合我们平常出入。”

庄梦周:“那就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今天的晚上谁赢了谁请客!”

麻将打到下午六点钟,算总帐三家输一家赢,庄梦周、谭涵川、朱山闲每人输了七、八块,丁齐一个人赢了二十多。然后丁齐请客吃晚饭,去了小区门外的小饭店,六个人花了二百多块。

他们从外面走回来,看见三个人站正在朱山闲家的前院门口等着。当中那人见到他们,便上前打招呼道:“是朱区长吗?我姓田,叫田仲络,今日特意登门拜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