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13、如梦亦如幻

众人是分头出发赶往北京的。朱山闲、丁齐、冼皓、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等六人一组,周五下班后从境湖市坐高铁赶到北京南站,晚上也是在车上吃的,到宾馆休息了半夜,天亮后赶到了张坊镇与其他人汇合。

涂至和魏凡婷从深圳飞过来,也是昨天晚间到的。谭涵川从上海,尚妮从杭州,庄梦周不知从哪儿,总之大家上午十点都来到了铁锁崖。来这里攀崖,属于近郊自驾游活动,爱好者好歹开个路虎或者大吉普啊,他们倒好,在张坊镇弄了两辆农用三轮车。

众人背着包带上装备,从铁锁崖上腰挂绳索沿着岩隙攀至半空,丁齐掏出禽兽符打开了门户。冼皓先进去了,然后丁齐站在门户前一个一个接人,主要是接背包。比如朱山闲来到小平台上把背包交给丁齐,然后丁齐将东西拿进去再出来,又接应下一个。

为什么要这样,因为禽兽国这个地方很奇怪,假如进去之后化身为禽兽,带的东西好像也不见了,或者说就似存在于另一个空间取不出来。冼皓拥有身器,又有四境修为,当然没这个顾虑,但是除了她和丁齐,其他人依然会化身为禽兽。

假如不带这几名晚辈弟子,他们其实不需要绳索,但既然把大家都带来了,还是更安全妥当更好。丁齐是倒数第二个进去的,依旧是谭涵川殿后,还将外面的绳索收了起来。待丁齐和谭涵川走进小境湖,他倒没什么变化,而谭涵川又化身为一头犀牛。

冼皓也没什么变化,而他们拿进来的背包分成整齐的两列,此刻都挂在象牙上。朱山闲是大象,尚妮是一只漂亮的蓝羽山鹊,庄梦周还是那头能唬人一大跳的麒麟。此刻这几只禽兽都有些发愣,看着不远处另一只很奇怪的动物。

那应该是一只飞禽,论体形和丹顶鹤差不多,但样子可不像。它只有一只脚,爪下生三趾牢牢的地住地面,仔细看它真的只有一只脚,并不是把另一只脚缩回了肚子下面。此鸟青羽白喙、黄爪红斑,青色的羽毛上有一道道红色火焰状的花纹,翅膀和尾部最为明显。

这只怪鸟仿佛病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众禽兽围观,扭着脖子梳理着身上的羽毛,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

冼皓见丁齐进来了,有些纳闷地问道:“这是什么鸟,你认识吗?”

丁齐惊讶道:“这……居然是传说中的灵禽毕方!”

这时朱山闲的象鼻子举了起来,鼻孔就像瞄准镜一样朝向毕方道:“不对呀,怎么是小毕?我还以为是尚妮或者魏凡婷呢……看样子我们先前搞错了,禽兽不分男女啊。”先前他们进来的时候,男的皆化身为兽、女的皆化身为禽,现在才知道这并不一定。

尚妮说道:“既然庄先生能变成麒麟,还有人变成毕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丁齐又问:“其他人呢?”

冼皓:“好像都没回过神,跑开了,但也没跑远。”

远处有两只兔子趴在草丛里,体形和猎豹差不多大,但还是兔子的模样。一只白兔是魏凡婷,一只灰兔是涂至。这两只兔子虽然跑开了,但它们两个还是聚在一起,此刻正在吸着鼻子互相嗅着彼此的气味,样子有点像在亲嘴。

丁齐既已突破大成修为,掌控禽兽符以神识扫过去就知道是他们俩,而带着影器进来的朱山闲也能把其他人都认出来。

在另一个方向,七、八十米开外还站着一头麋鹿,用既好奇又警惕还带着些许迷茫的眼神看着这边。它是叶言行所化,这小子有意思,变成了一头四不像。

再转身望去,三十多米外还站着一头羊,不知是什么品种,体形和一头梅花鹿差不多,白色柔软的卷毛,头上没长角,似是一头可爱的羊羔,应该就是孟蕙语了。

丁齐突然吹了声口哨,尖锐的哨音传出很远。两只兔子、一头麋鹿、一头白羊都吓了一跳。灰兔和白兔蹦起来就跑,跑了十几米远发现没什么危险,然后又趴在草丛里望向这边。麋鹿也快速地逃地远方,见没什么事又慢慢地溜达回了原地。白羊则发出了咩的一声叫。

只有毕方没什么反应,还在那里扭着脖子歪着脑袋,一边欣赏着自己一边梳理着羽毛,完全沉浸在自我陶醉的世界中。

随着哨音传出,远方有一只鸟儿飞了过来,落在冼皓的肩膀上发出了欢快的叫声,仔细看它的样子应该是只麻雀,但长得胖乎乎的差不多有鸽子大小。丁齐皱眉道:“小巧,你怎么变这么胖了?”

小巧鸣叫道:“不是长胖了,是修炼出来的。”在禽兽国中依然是直接的意念交流,但小巧表达的意思比原先可清楚多了。年后曾有一段时间,冼皓带着身器来到禽兽国中修炼,有空教小巧学说话来着,这只麻雀很聪明。

丁齐则发送了一道神念:“别忘了你是只麻雀,在这个地方太显眼了并不好,小心被猛禽抓去吃了。”

小巧眨了眨眼睛好像有点迷糊,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应是彻底读懂了这道神念,然后飞到空中开始扑扇着翅膀,样子有点像小蜜蜂。丁齐伸手托住了它的爪子,只见小巧的翅膀扇着扇着……体形竟渐渐变小了。

等到小巧收拢翅膀站在丁齐的手上时,已经又恢复了一只普通麻雀的模样。它果然不是长胖了,而是修炼的变化,否则也不可能扇扇翅膀就瘦回原样啊。

小巧又叽叽喳喳道:“刚才那个样子其实也没关系,其他麻雀不敢惹我,猛禽也抓不住我,我只要飞得比其他的麻雀都快……”

丁齐被逗乐了,笑着问道:“谁教你的?”

小巧抬起翅膀一指冼皓,然后又跳到了冼皓的肩膀上。把小巧叫来主要是为了询问禽兽国的近况,有没有其他人进来过、有没有新出现的危险等等,得知并无异状后,丁齐又像众弟子发送了一道神念。

进入禽兽国化身为禽兽,往往都会迷失自我意识,就连丁齐当初都不例外,想唤醒众弟子,通过神念是最好不过了。白羊露出疑惑之色,眼神渐渐变得清澈,率先跑了过来,还在丁齐的身上蹭了蹭。

冼皓开口叫道:“孟蕙语?”

白羊又叫了一声,以意念道:“是我呀……太神奇了!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它们都是谁呀?……师父、师娘,你们怎么没变?”

解释起来太复杂,丁齐直接以一道神念回答了所有的疑问。两只兔子和一只麋鹿也走了回来归队,各自发出不同的声音聊得很热闹,感觉既新奇又刺激。

这时麒麟发出了一声低吼,口吐人言道:“毕学成,你臭美够了没有?”

丁齐刚才独独没给毕学成发送神念,就是故意把他晾一会儿。毕方这才有点回过神来,看向这边道:“谁叫我呀,怎么回事?”他不会说人话,传达的仍是意念。

尚妮:“你还知道自己叫毕学成啊!刚才怎么回事?”

毕学成终于彻底清醒了,大惊小怪道:“天哪,我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们都是谁呀?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齐终于回了一道神念解释清楚,又问道:“你刚才在干什么呢?”

毕学成颇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就是觉得自己的样子太美了,怎么欣赏都欣赏不够……”接着又兴奋道,“禽兽国呀,世上居然有这么好玩的地方!”

丁齐:“别只顾着好玩,这里是淬炼元神的绝佳场所,须时刻保持自我清明。既然人都聚齐了,我们先去金山院吧。”

丁齐曾走遍禽兽国祭炼禽兽符,但他并没有完全掌握这件控界之宝,亦未将禽兽国凝炼为心盘,因为世界中心的山水大阵始终没有打开,今日终于等来了机会。丁齐向前迈步化身为一匹头生银角的白马,身后的白羊随即惊叹道:“师父太帅了!”

旁边的庄梦周冷哼一声道:“难道他能还比麒麟更帅吗?”

白羊只得违心道:“不一样,您是不一样的风采。”说着又赞叹道,“师娘好漂亮!”

只见冼皓双臂一展,化为了一只白鹭。她拥有身器,不仅可以保持清醒的自我意识,还可以不变化为禽兽,但只要自己愿意,也可以再度化为心相中禽兽的模样。至于丁齐,掌握禽兽符突破大成修为后,当然更是如此。

冬日的积雪早已融化,绿色的春草已破土发芽,一群禽兽奔跑在草原上,前方飞着一只麻雀似是在领路。毕方觉得很爽,振翅飞向了高空。尚妮叫道:“毕学成,你不能乱飞,最好不要这样飞。好不容易把你唤醒,但你如果忘乎所以,还是会迷失自我。”

毕方:“那我怎么办?我只有一只脚啊!”

尚妮:“你就张开翅膀蹦着走吧!”

毕方就张开翅膀用一只脚走路了,蹦一下滑翔一段,样子说不出的滑稽搞笑。尚妮自己化身的蓝尾山鹊倒省劲,落在了大象身上,而白鹭一直就站在白马身上。队伍中有一头麒麟压阵,沿途禽兽退散,它们很快就过了河来到了金山院外。

前方的景物朦胧缥缈,视线仿佛隔了一层无形的大幕看不真切,放眼一片峰峦起伏,远处的高山上隐约有亭台楼阁的轮廓,皆隐在雾气祥云之间。上次来的时候,假如不是尚妮看出这里有一座山水大阵,众人差点就闯进去了。

此番故地重游,丁齐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他在妄境中去了姑苏万变宗,在宗门道场看见的那座假山。那座假山就是一座大阵,一旦运转开来,若有人闯入其中就会陷入连绵无尽的群山。

丁齐祭出了手中的禽兽符,此神器飞到天空化为一方大印,朝着前方的千岩万壑盖了下来,只见光影破碎,面前的景物化为了一座假山。这座假山约有一丈多高、三丈多宽,造型奇秀灵巧,上面的树木就似漂亮的盆景。

丁齐恢复了人身,收回禽兽符绕过假山走了过去。刚才那座假山就像一道屏风,屏风后是一座院落。这座院落修在山脚下,像是一个值班室或者是一座山门殿,前后修了门,两侧是穿廊和厢房,从院落中间穿过去,则是一条登山的石阶。

石阶约有五尺宽,蜿蜒曲折通往高处,似是白玉削成,平滑齐整纤尘不染。众禽兽越走越高,玉带般的祥云缠绕在半山腰,在祥云飘荡间继续前行,上方出现了好几条岔路。一一数过去,共有十二条玉阶通往别处。

这些玉阶竟是悬在空中的,每条玉阶的尽头都有一座悬空的小山,山中各有一座洞府,似仙家修行之所。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不知是蜀山还是阿凡达,总之就是金山院。

沿着主路走上峰顶,地势很开阔,放眼可眺望整个禽兽国,这里也有一座最大的洞府,或者说是一片园林式的建筑,并没有围墙。众禽兽纷纷惊叹道:“这里可比小境湖气派多了……就是仙境啊……我们都是神仙了吗?”

丁齐转身道:“你们不是神仙,至少现在还不是。找个镜子照照看,都还是禽兽呢。”

穿过山脚下那门房式的建筑登上石阶后,越往上走,丁齐就越有一种感觉,整个禽兽国在元神中呈现得越来越清晰。不仅是空间景象的清晰,也包括世界意志的清晰,他一边走一边祭炼着手中的禽兽符,仿佛就在掌握着这个世界。

等到登上峰顶后,感觉一切已是尽在掌握,才转身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祭出禽兽符向众人照去。流光华彩扫过,大家都恢复了平常的模样。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众人带来的背包掉了一地,因为大象又变回了朱山闲,原先挑着背包的象牙当然不见了。

众人并没有见到此地有其他人,也没有找到任何典籍记录。丁齐在一处水榭种坐了下来道:“我需要好生参悟一番,你们可以去别处看看。”

丁齐手握禽兽符闭上了上眼睛,这件控界之宝仿佛化为了整个禽兽国世界,他已完成了心盘凝炼。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察知禽兽国中的一切动静,还可以将自己的意志化为神念传达给这里所有的生灵,仿佛就是世界的意志。

方才他就体会到了,能够察觉身边的禽兽都是什么人变的,一念之间可以让它们恢复原状,一念之间也可以将他们打回心相所显化的禽兽。这里确实没有别人来过,整个世界中还有很多野生禽兽,但都不是人变的。

丁齐手持景文石在水榭中端坐不动,但又能尽知一切。众人在查探金山院各处,尤其是几名晚辈弟子显得非常兴奋,他们又跑下玉阶走到岔路上去参观那些悬空的小山,搜寻了每一座洞府,所见皆美轮美奂。

这里是一座仙山啊,而且是他们的仙山。毕学成兴高采烈道:“我们有十一个人,这里有十二座仙山洞府,是准备好每人来一座吗?”

叶言行反问道:“那中央峰顶上的园林算什么地方?”

涂至:“总部啊,方外门的总部!”

尚妮:“方外门的总部不是在小境湖吗,难道要搬到这里来?”

涂至:“那就是分部!很多大公司……不不不,我听说很多大门派不都有分舵吗?”

魏凡婷:“你们刚才说十一个人有十二座仙山洞府,算的不对,我们就是十二个,还有小巧呢。”

毕学成:“天意呀!”

涂至:“什么天意?假如住在这里,难道师父、师娘分开住两座洞府吗,我和小婷婷也是住在一个地方。”

尚妮又似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道:“其实,如今的方外门真的是十二个人,今天还有人没来。”

魏凡婷又弱弱道:“我饿了,什么时候吃饭啊?”

涂至:“我们带吃的进来了,都放背包里了,先回去吃东西吧。”

他们是上午十点多钟进来的,并没有吃午饭,折腾到现在太阳都快落山了。众人又返回峰顶上的园林中,只见几位长辈已经在水榭旁的长案边坐好,正在打开包袱取出各种吃的。这时丁齐睁开眼睛站起身来,伸手一挥,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片翅膀扇动的声音。

有一只鸟儿从天空飞了下来,叼来了一枚粉红色的果子,看上去就饱满多汁、美味可口的样子。接着一只一只鸟儿飞过,它们都叼着各种各样的食物,放在长案上便飞开,很快就堆满了一桌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