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11、验伤

小境湖中当时发生的事情,理论上丁齐不可能知道,他被打晕过去了,就算他没有晕过去,出来后也不会保留记忆。朱山闲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他留在小镜湖中照看丁齐与冼皓,事后也没有保留记忆。至于庄梦周和尚妮,当时根本就不在场。

只有谭涵川以景文石寄托心神未失,并在第一时间冲出去收拾了叶行,他是唯一记得事情经过的人。谭涵川将叶行捆得结结实实堵上嘴暂时塞进了柜子里,又给庄梦周和尚妮打了电话,然后转身进了小镜湖,前后只用了几分钟。

待到再一次进入小镜湖,谭汉川也不记得后来发生的事,唯一的知情者变成了赶到的庄梦周,而庄梦周当时已突破了隐峨境。

庄梦周在电话里告诉谭涵川,他恰好到了境湖市,已经在雨陵区,正坐车往这边赶呢,问谭汉川需要带什么东西?谭涵川用很快的速度说了一些医疗器械和用品,要庄梦周不惜代价在最短的时间内弄来。

庄梦周真给弄来了,附近既有药房也有医院,但是时间太紧,其中还缺几样东西,比如他没有弄到血浆,只是带进来简易的输血设备与验血试剂。

尚妮也是当天赶到的,而在尚妮赶到之前,他们已经给冼皓输了三次血,居然也给丁齐输了一次血。因为第一次他们给冼皓输的是丁齐的血,几人中只有丁齐和冼皓的血型一致,当时抽得有点多。

输血的同时,庄梦周又和朱山闲一起出去了,让朱区长紧急找人弄血浆。朱山闲动用各种关系资源,血浆很快就弄来了,返回小镜湖继续给冼皓输血,想想还不放心,也给丁齐输血了。

及时输血很重要,但并不是全部,动手术取出子弹并消毒缝合同样重要。尚妮赶来时,能做的处置大部分都做完了,但冼皓仍昏迷不醒。当天夜里,他们又采来月凝脂,让尚妮给冼皓外敷伤口与全身,并喂她服用……

朱山闲确实写过一张纸条,但是事态紧急,接着就忙开了,他也不可能详细记录所有的事情。这张纸条实际上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上面也只有三句话——

叶行在门户外躲着,他开枪打中了冼皓。

冼皓在小镜湖,身受重伤生命垂危。

丁老师被打晕了,留在庄园二楼的房间里。

所以,丁齐在妄境中展示的场景并不是真的,只是他的脑补,或者说是他的推演。所谓在世界尽头的时空凝固,显得非常荒诞。但有一个最关键的事实是对的,那就是冼皓并没有死,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冼皎,后来的她还是她。

这些经过,是谭涵川与庄梦周事后拼凑出来的,没有人知道或记得全部。至于冼皓,她把一切都忘了,醒来后甚至想不起自己是谁,所有情况也都是事后听说的。

冼皓为什么会一度失忆,谁也说不清,原因可以列举出很多,比如她曾长时间陷入缺血性休克,比如方外世界的特殊,或者心因性遗忘、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是无法确定。

“你叫冼皓,想知道自己是谁,就好好祭炼这把刀,按我教你的方法……”这是冼皓恢复意识睁开眼睛后,庄梦周对她说的话。

在这场变故发生之前,庄梦周曾经建议冼皓离开境湖市以回避凶险。因为范仰的暴露说明了一件事,她当年的仇家还有漏网之鱼。范仰不仅找到了她,而且知道她做过什么,有第一个范仰,就可能有第二个范仰。

按照江湖规矩,冼皓确实应该立刻就走,甚至改名换姓销声匿迹。可是冼皓不愿意离开,所谓江湖规矩也不是什么金科玉律,只是无数江湖人的经验总结。假如不那么做,可能有危险,也可能不会有危险。

庄梦周当初和冼皓私下聊了什么?其实冼皓也不记得了。她后来找回的记忆中,只记得庄梦周教了她一套秘法,而且不是别的秘法,就是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只是稍加变化。

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以景文石寄托心神祭炼,实际上就是将景文石当成了方外世界,借助景文石去感应方外世界,这是能保持自我、保留记忆的关键。冼皓用的却不是景文石,而是她自幼相伴的枯骨刀,这把刀也象征着她的人生过往。

冼皓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艰辛岁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把刀就是她最值得信赖的同伴,甚至是唯一的同伴。

一位孤身女子乔装改扮、潜行追踪,将仇家一个一个找出来除掉,她不能暴露自己,更不可能对任何人诉说,所以在很多时候,她只能和枯骨刀聊天。她的潜意识中,甚至抗拒让任何人触碰真实的自我,直到后来,丁齐堪堪触碰到了。

在丁齐的妄境中,他见到了秦渔,琴鱼梅兰德的佩剑,此剑有灵,最终化形为人。而冼皓的枯骨刀并没有变成另一个人,庄梦周教授冼皓的秘法,就是怎样祭炼枯骨刀的灵性。假如当时的冼皓想告诉将来的冼皓,她是谁?那么就寄托于这柄枯骨刀,其中有她的世界。

今后无论是谁得到了枯骨刀,只要按相应的秘法与之通感,就可了解这把刀身上发生的故事,以之为媒介,也可以了解这把刀曾经的主人。

这种手段很像惊门灵犀术,以一事一物为引,施展出各种变化。但是本质上,庄梦周教冼皓的还是方外秘法——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

冼皓当初是怎样祭炼枯骨刀的,她后来也忘了。等她醒来之后,庄梦周不仅重新教了她方外秘法,还有怎样寄托心神与枯骨刀通感共鸣,以此找回曾经的自己。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她醒来的只是一具躯壳,然后又被另一个人的意识渐渐夺舍,而这另一个人就是曾经的自己。

这个过程,又有点像绿雪的新生。丁齐在妄境中就曾思考过这个问题,还特意向山神柳依依询问,可能就是潜意识中想到了什么。

为什么冼皓回来后,给丁齐的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人?原因很简单,人是会变的,这种变化可能是心性的转变、与过往的告别,也可能是一种成长的进步。冼皓当初寄托心神祭炼枯骨刀,究竟想告诉自己什么?或许也包含了一种期待吧。

冼皓回来后,对丁齐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受了重伤,很多事情不记得了。庄先生告诉我,拿回枯骨刀,可能就会找到往日的感觉,他们也都告诉我了,不妨重新认识你。”这是实话。

可是丁齐却以为她在撒谎,甚至以为是庄梦周等人串通起来骗他,就是为了让他不要太难过,甚至认为这也是冼皓临终前的交待……

冼皓的经历听上去很离奇,但是从一开始,她就没有骗丁齐。丁齐带着冼皓在妄境中经历了当初的事情,就是想从冼皓这里得到真实的答案。而冼皓告诉他的答案,其实就是当初重逢时所说的第一句话。

说完了当初的事情,冼皓的神情似是无限委屈,看着丁齐道:“为什么直到今天,你才能想通呢,为什么一直怀疑我不是我?”

丁齐低下头道:“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你都不来见我?”

冼皓:“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当时的我谁都不认识,也谁都不信任,包括庄先生,我根本就不敢确定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见到枯骨刀,我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信任感,所以才试着照庄先生的话去做了。”

丁齐:“你不想见到别人?那么当时你在哪里?”

冼皓:“我就在小境湖,你把枯骨刀也放在小境湖了。但是那段时间,你却很少再进小境湖。老朱老谭他们也不来打扰我,就算他们偶尔进来,我也会避开不见。这种感觉就像与生俱来的本能,后来才知道,这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不信任甚至抗拒陌生人接近。

我拿着枯骨刀修炼,一点点找回自己,就像在审视另一个人的经历,我对曾经的自己很惊讶,尤其是对你更好奇。我们之间有过那样的过往、那样的关系,我却想不起来了,只是通过枯骨刀得知。

你能体会这种感觉吗?一觉醒来忘了自己是谁,而一把刀会天天告诉你曾经发生了什么。老朱老谭他们还好说,但是你,我想重新认识,后来也是我告诉他们先不要惊动你。当我恢复曾经的修为之后,又离开小境湖出去了一趟,做了点事情。”

丁齐有些紧张地问道:“你去杀人灭口了吗?”

冼皓摇头道:“那倒没有,范仰死后,我所有的仇家都已经解决了,我不会仅仅为了灭口而杀人,只是去抹干净一些痕迹。然后我就回来了……后来的事情就不必再说,你都知道。”

丁齐握着冼皓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冼皓,我们又认识了!”

冼皓却把手抽了出去,瞪着丁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会把我当成另一个人?”

丁齐低头答道:“因为我在定境中所见。在琴高台世界中我对你说过,还当面问过你。你却告诉我你不叫冼晴而叫冼皎,的确和冼皓是双胞胎姐妹。”

冼皓:“你对我讲了那样一个故事,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一直是怪怪的。我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样自以为是?我当时就告诉你了,那毕竟是你在定境中所见,唤醒了忘却的回忆,但人的记忆也会出错。

你问我是不是叫冼晴,我告诉你我叫冼皎。但我从来都没有什么双胞胎姐妹,冼晴和冼皎都是我行走江湖时曾用过的化名,我都不清楚你是怎么知道的!”

丁齐的头更低了:“也许你在小境湖中告诉过我,可是后来我忘记了,但潜意识深处还有点印象。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并不是每次都能记住小境湖中的事情。”

冼皓却不依不饶道:“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会在定境中看到那样的一幕。现在我知道那是魔境,你为何会有那样的心魔,而且还信以为真?”

丁齐讷讷不能答。冼皓已经站了起来,低头看着他道:“在你潜意识里,在回避我的过去,宁愿把我假设成另一个人!你知道我有一段过往,曾潜行江湖杀了一个又一个仇家。你是一个心理医生,知道不应该去触碰别人的心灵创伤,所以你从来就没有主动问过我。

可是你我之间,又不是心理医生与病人的关系。你不问,也有另一种担忧,害怕问出什么更加不堪的经历来。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纯洁、怎么可能善良?你知道我经历过什么,却不清楚所有的细节,你对我这个人感兴趣,却又害怕知道更多,这就是你的心魔。

你不希望我有那样一段过往,所以你假设了另一个人,一人和我一样的人,她是我的孪生妹妹,在我的保护下,双手从未沾过鲜血,也没有经历过任何你不想让她经历的事情,让她来继承我的身份……

你知道吗,我为什么要去研究那些心理学教材?就因为你在琴高台世界中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我想搞明白你究竟在琢磨什么!”

丁齐抬起头道:“别说了,你可能是把我看透了!”

冼皓:“还不想让我说吗?我偏偏要说,我也憋在心里很久了!既然把话都说开了,我还有个问题,既然你把我假设成了另一个人,一个你宁愿看到的人,那为什么对我又是那种态度?”

什么态度?他们住在同一间屋子里,在弟子面前,冼皓就以师娘自居,表现得与丁齐很亲热,但在私下的场合,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至少丁齐没有主动过,他甚至在刻意回避着什么。

丁齐苦着脸道:“我是真的把你当成了……内心很复杂、很矛盾。”

冼皓双手摁住了他的肩膀,看架势有点像要掐他的脖子,恨恨道:“你可真够纠结的!”

丁齐:“可是,可是,‘隐峨不死,我会回来’,你当时真的说过这句话吗?”

冼皓:“我不记得了!假如你想知道,可以去问老谭。假如这是真的,我又为什么会说,你可以去庄先生。”

丁齐感觉有些呼吸困难,尽管冼皓的手并没有用力,他喘息着说道:“我不是纠结,只是没有想明白。你刚才说的话都没错,我明明喜欢你,但潜意识中却难以接受你的过往。直到今天,从妄境中出来,我在剖析自己,才知道为什么。”

冼皓:“那么现在呢,你都知道了,是否还在纠结?”

丁齐:“我没必要也不想再去问老谭或者庄先生了。你看见的妄境,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你给我的答案,就是我想听的答案!”

冼皓突然语气一转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另一个问题呢?比如,比如,刚才我都是骗你的,反正你也不记得事情的经过。”

两人的身体挨得很近,冼皓胸前隆起的曲线几乎就要贴到丁齐的脸,丁齐下意识地伸双手扶住或者说握住她柔软的腰,喘了口气道:“我,我可以看看你的伤口吗?我记得在什么位置,但不知道是不是记错了。”

冼皓的脸突然就红了,样子又像是醉了,声音似委屈又似呢喃:“到现在才想起来,你这到月凝脂和驻颜果的功效,可以消去伤口疤痕……假如再过段时间,你想看都看不到了!”

冼皓的伤口,在胸部正中稍微偏右,靠近锁骨下方不到十厘米的位置,胸骨和相邻的两节肋骨之间。假如夏天穿着大开领低胸的衣服,应该是能看见的,但在丁齐的印象中,冼皓从来没有穿过那种衣服。

丁齐从冼皓的腰间抽回右手,解开了她的衣襟,果然看见了她的伤口。冼皓的胸脯,是一片令丁齐炫目的白,白得很柔软、白得有起伏、白得有质感……伤痕已经很淡、快要消失了,就像一滴粉色的墨汁不小心滴落到白纸上。

丁齐看见的不仅是淡淡的伤痕与起伏的雪白,他的手没停下,将衣襟打开的有点多、有点深、有点高,然后又看见了更艳媚的颜色。

冼皓的身子突然就软了,就似支撑不住,她的手原本是想推开丁齐,却莫名变成了包住丁齐的后脑勺。丁齐也顺势将她抱了起来,这间屋子不方便,当然要去卧室。他的脸掩埋在柔软的沟壑中,像是在寻找着什么,视线完全被淹没了,幸亏修为不俗,不看路也能走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完全黑了,喘息与呻吟声渐渐平复,光滑的四肢还缠绕在一起,只听冼皓的声音断断续续道:“你这头野兽……我原先还以为你是禁欲系的……总是那么冷静、克制……生怕自己会失去控制。”

话刚说的这里,又发出一声娇呼,好像嘴被堵上了……就似刚刚有些平静的水面再起涟漪,涟漪很快又化为汹涌的浪潮。

又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天色已明,浑身酥软无力的冼皓蜷在丁齐的臂弯里,弱弱道:“床单弄脏了,要不要先起来收拾一下?”

丁齐:“先不用管床单了……”说话间丁齐的手臂又搂紧了,将她抱了过来揉进了自己怀里。

冼皓似是想求饶,用颤抖的声音道:“丁老师,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都说出这种话了,哪还能放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