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09、清醒的梦

仙家洞天福地小境湖,山脚湖泊旁的沙滩,连遮阳伞都不用撑,就在那株终年常绿的大树下,丁齐等人支起炉子在搞BBQ。现在的外卖业真是发达,只要出去打个电话,烤炉、烤架、烤盘以及各色菜品、调料都能送到南沚小区。

庄梦周很娴熟地在烤盘中刷了少许油,垫好烧烤纸,然后将一盒酸菜五花肉铺在上面,不一会儿便烤得滋滋冒油,拿着筷子翻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诱人的香味。旁边已弄好调料尚妮情不自禁地咽下了口水,而大家也都端着盘子等着呢。

庄梦周笑道:“据说吃了人身果,一万年都不会饿,你们怎么又都饿了?”

丁齐:“早上就没吃饭,现在都下午三点多了,饿了也正常。”

他们为了再度进入妄境做了足足一周的准备,事先也做了各种分析总结。比如前几次从妄境中出来都会觉得很饿,可能是因为那短短一瞬的消耗非常大。这是不太正常的情况,有饥饿感,消耗的是普通人的元气,而元气来自于五谷摄入,但他们可不是一般人啊!

众人都是有修为的,哪怕是丁齐,方外秘法修为也同样是修为,对于修士而言,进入妄境消耗的主要是寿元,其次是神气法力。所以谭涵川就出了个主意,在进入妄境的前两天,大家就开始修炼辟谷功法。

最上品的辟谷,其实是一种净化身心的状态,可以不吃东西,也等于是在某段时间里改变了补益元气的方式,当然了,想吃东西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吃。你还别说,这么做还真有用,他们这次在妄境中停留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长,回来之后并没有那种饥饿感。

可是庄梦周没有去妄境里吃人身果呀,更没有跑到芜城万家酒楼去吃燃炒野雉,等众人回来,他出去打电话叫了烧烤外卖,提进来一大一小两个纸箱。小纸箱里的装的是菜和各种调料,大纸箱里装的是烧烤用具。

烤炉、烤架、烤盘这些东西吃完后就留下了,以后还可以在这里继续搞烧烤。庄梦周又让谭涵川出去买了点菜,在厨房里收拾了一下,也一起拿进了小境湖。等他在湖边支好了摊子开始烤肉,香味冒出来的时候,众人都觉得馋了,然后也觉得饿了。

一盒酸菜五花肉烤好了分成六份,每人几筷子就吃完了,感觉意犹未尽。冼皓说道:“庄先生,您就别忙了,让我来烤吧。”说着话换了一张烧烤纸,又取出一盒洋葱拌牛腱子肉。

庄梦周坐到了一旁,咂了咂嘴又说道:“这种烤盘,其实煎小野鱼也挺好!”

谭涵川搓了搓手道:“这个简单,我现在就去弄点。”

庄梦周:“不着急,吃完了这盘烤牛肉再说。”说着话又看着旁边正在烤架上用叉子烤鸡翅的朱山闲道,“燃炒野雉,不就是辣炒野鸡吗?其实小境湖里也有野鸡,白天扑腾扑腾飞,晚上有时还能听见咕咕叫。唐代的调料肯定没有现在丰富……”

他的话还没说完,朱山闲便放下不锈钢叉子道:“我去打两只,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庄梦周笑眯眯道:“也不着急,你先吃几口垫垫。可别在这里现场拔毛杀鸡啊,找个远点的地方收拾干净了再拿过来……冼师妹,你会做不?”

冼皓:“当然会做!就是现在季节不对,假如有荷叶,叫花鸡都能做。”

庄梦周一指远处的湖边道:“那边的蓑蒲叶,也可以做叫花鸡,味道比荷叶做得更好,还带着一股粽香味呢。”

他指的蓑蒲叶,有点像粽叶,但叶面比粽叶大得多,并不是水生植物,但通常生长在雨水充足的地方,并非小境湖中的特产,外面的世界也有。在过去,这种叶子可以拿来编斗笠和蓑衣,没想到还可以用来取代荷叶做叫花鸡。

尚妮跑过去摘来不少蓑蒲叶道:“庄先生,这些够不够?”

庄梦周笑了:“够了,做件衣服都足够了!”

丁齐:“您不是要尝燃炒辣雉吗,怎么又改主意要做叫花鸡了?”

朱山闲:“没关系,反正野鸡也没多少肉,我去弄两只,一只做燃炒野雉,一只做蓑蒲叶叫花鸡。”

庄梦周:“你们看看,还是领导有水平,都好好学着点!”

先吃了两盒烤肉过过嘴瘾,然后小野鱼和两只野鸡也弄来了,或煎或炒或焙,都弄得香喷喷的,众人吃得美滋滋的。庄梦周喝了一口酒,长出一口气道:“在这仙家福地,如此逍遥享受,实在不必到处折腾啊!”

尚妮:“您是指我们去丁老师妄境的事吗?那感觉和现在是各有千秋,多点见识也是好的……丁老师,在万家酒楼,大天尊施展神通让我说不出话,你为什么解不了他的法术呢?”

吃得舒服、聊得热闹,风光优美、心情欢畅,众人又谈论起了妄境中的经历。丁齐放下筷子道:“小妮子,看来你对妄境有所误解,它并不是一个清醒的梦境。对于我而言,只要置身其中,那就是真实的世界、真实的经历、真实的人与事。

既然是我的妄境,理论上我就可以解开随先生的法术,让你能当场开口说话。但我不能那么做,既是不愿意,也是不会做出那种决定。那样一来,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便意味着我不再是我,随先生也不再是随先生,我们便是去错了地方……”

清醒的梦境,相信很多人都曾经历过,就是做梦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在做梦,这时候往往就会醒来。假如还停留在梦境中没有醒,那就有趣了,有人就会壮着胆子做出一些事情,并不是所谓的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而是只有做梦才会干的事情。

在现实世界中,有很多事情人们根本就不会去做,要么是明白那不应该,要么是知道根本没可能,但既然是做梦嘛,不妨都试试。比如就会有人去最高档的饭店点最贵的菜,然后吃完了不给钱,有人就会把感兴趣的异性给弄到手,做一些最刺激的活动。

这恐怕也是很多人对于妄境的理解或想象,可是只有证入妄境之后才能体会到妄境是怎么回事,而且每人都有不同的妄境,远不止清醒的梦境那么简单。

妄境能让人心想事成,这么说当然没有问题。比如丁齐想进入昆仑界,开启无限流双向任意门在各种传说世界中穿行,他做到了。又比如朱山闲想让丁齐带他去吃人参果,然后尚妮又想去找大天尊一起喝酒,丁齐也都做到了。

这就是心想事成啊,世上还有比这更美妙的经历吗?

但这与清醒的梦境不同,对于体验者而言,妄境并不是模糊的、虚幻的,感受就是真切的、真实的。就像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真正发生的一切,在那个世界里的所作所为都会留下痕迹,而这所有的痕迹便是另一个真实的自己。

比如丁齐在昆仑界中遇到的大天尊,就是真正的大天尊,意味着他的心想事成。但是这种“真”来源于见知,来源于丁齐对大天尊这个人物的认识与理解。

假如丁齐随手就化解了大天尊的神通法术,便可能意味着两种情况,要么是这个大天尊根本就不是大天尊,偏离了丁齐对他的认知,要么丁齐根本就不是丁齐,他凭空变成了一个比大天尊还要厉害的人物,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发生异化。

丁齐将妄境理解为自我的精神世界,把它当成一种意识现象在观察研究。如果这个世界发生违反自我认知的异化,便意味着认知发生了扭曲。在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眼中,这就是心理异常与精神异常的征兆。

所以他并不是不能做,而是根本就不会那么做。

否则的话,跑到妄境里去见孙悟空,结果把孙悟空异化为一只根本不会耍棍的猴子,那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那根本就不是孙悟空!

在那个世界里,梅振衣那么说话,被大天尊施法让其开不了口,尚妮也那么说话,当然也会有同样的遭遇。否则那就不是大天尊了,可丁齐等人要见到的就是大天尊。

丁齐说话的时候,众人皆沉思不语。尚妮眨了好半天眼才弱弱地问道:“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大天尊当时要杀了我,你会不会救我呢?假如丁老师当时没有救我,我会不会就真的没命了?”

丁齐笑了:“当然不会。”

尚妮很不放心地追问道:“你当然不会不救我?”

丁齐解释道:“我是说——当然不会发生这种事。我不会让你们置身危险,那是我的妄境,所有出现的人和发生的事,都来源于我的见知。我知道他们不会对你有恶意,也清楚我们不会有危险,就像我知道跑到五观庄就能吃到人身果一样。”

尚妮坐在那里又眨了半天眼睛,好像还是没有完全想明白的样子。庄梦周晃着手中的香喷喷的鸡腿道:“你想不明白很正常,因为你还没有那个修为,妄境是怎么回事,也只有入妄者自己才能体验。所以书上才说妄境不问也不言,因为它问不明白也说不明白。”

丁齐:“庄先生啊,其实我还有问题想请教您。您推荐我了的那些书,书中的世界化为了我妄境中的昆仑界,可是我在现实中却怎么也联系不到书的作者。”

庄梦周似笑非笑道:“这很正常啊,举个例子,你们知道兰陵笑笑生是谁吗?”

写《金瓶梅》的兰陵笑笑生究竟是什么人,自古及今有很多研究者做过考证,但都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更别提找到这个人了。可是庄先生这么一问,在座的众人仿佛都变成了好孩子,皆露出一脸茫然状,好像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似的。

见大家都这么“纯洁”,丁齐只得咳嗽一声道:“庄先生,我真不知道您说的这个兰陵笑笑生是干嘛的,但您这个例子举得不恰当,这是两回事!我在妄境中见到了徐妖王胜治,他与你推荐的那些书的作者同名,这又该怎么解释呢?”

庄梦周一摊双手道:“有什么不好解释的。比如你也写了一本书,在书里面安排一个人物就叫丁齐,就是过过瘾给自己发点福利嘛。你甚至可以把书里的那个丁齐写成妖怪,但这个妖怪和你也没太大关系 ,反正你也不是妖怪。”

谭涵川点头笑道:“那倒也是!”

冼皓又眯起眼睛道:“可是我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位徐妖王,但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庄梦周颇感兴趣地追问道:“哦,他长什么样子?”

冼皓:“他……”说到这里她突然愣住了。不仅是她,丁齐、朱山闲、谭涵川、尚妮都有点懵圈,其实他们都与冼皓有同样的感觉,但此刻庄梦周一问,居然都想不起来徐妖王究竟长什么样,只是知道自己曾见过那样一个人。

好奇怪呀!众人又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庄梦周举杯道:“聊天别耽误正事,喝酒喝酒,继续喝酒……两只鸡都吃完了,再烤盘肉。”

这顿烧烤一值吃到日落黄昏后,众人把剩下的东西都收拾干净,BBQ的用具就留在了庄园里。庄梦周心满意足道:“这个假度得真舒坦,我得回去工作了。你们有什么事给我留言,我啥时候有空再过来享受享受。”

丁齐:“庄先生啊,其实我还有些问题想请教。”

庄梦周:“有话快说,我待会儿就得走了,订的今晚的机票。”

丁齐有些迟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庄先生一路平安,我送您去机场吧。”

庄梦周:“不用了,我已经约好了车。”

众人结伴走出了小境湖,今天是周六,庄梦周要回去,尚妮却留下来了,明天涂志、魏凡婷、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他们几个也会过来。穿出门户走进后院的时候,丁齐给冼皓使了个眼色,冼皓心领神会。

庄先生走后,众人各回房间休息,丁齐则坐在他那栋小楼的二楼活动室里沉思。冼皓推门进来道:“你找我有事?”

丁齐:“有些事情没想太明白,想找个人一起聊聊。”

冼皓:“妄境中的事情?”

丁齐点头道:“是的。”

冼皓笑盈盈道:“我能看出来,你方才有话想问庄先生,但临时又改变了主意不问了为什么呀?平时真有什么疑问想找人请教,你问得最多的是庄先生。而朱师兄见多识广,为人老成;谭师兄知识渊博、思维缜密,也都是很好的求教对象。”

说着话她在丁齐身边坐了下来,两人挨得很近,几乎是肩膀贴着肩膀。丁齐答道:“因是私密的话题,像这样的话题,人们往往不会找最聪明的或最有见识的人,而只会与最亲近的人讨论。”

冼皓佯嗔道:“你是说我不够聪明也不够有见识吗?”

丁齐:“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你最合适。”

冼皓很开心地一挥手:“那你就说吧。”

PS:又是月初了,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