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07、找个请客的

丁齐当然等人当然留下来了,热闹还没看完呢,人身果法会也没开呢。丁齐在天地灵根世界中见到了清风的样子,总觉得心情不好,无论是谁经历了这样的事,若能感同身受,情绪都不会太好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必赘述。玄奘师徒走了,镇元大仙回来了,然后镇元大仙又把唐僧师徒抓了回来……猴子去四处搬救兵,想方设法救活天地灵根。

猴子请各路仙家帮忙,大家都束手无策,但镇元大仙老神在在、毫不担心,这分明是想借此事结交众仙家、传扬其声名事迹。

五观庄中又来了了福、禄、寿三星,他们受心猿悟空所托,关照镇元子不要为难玄奘。其实镇元子哪会为难玄奘啊,想请客还来不及呢,只可惜来的客人并不多,幸亏西跨院又多了五位,就是丁齐等人,庄中气氛显得比较热闹。

镇元子回到五观庄后,对丁齐等客人也以礼相待,挽留他们多住些时日,尽显好客之风。福、禄、寿三星亦在五观庄中,宾主没事坐在一起品尝仙家碧藕琼浆,丁齐他们也算是饱了口福。只有猴子来回折腾找人求助,反正他会筋斗云,一会儿功夫就能游遍三山五岳。

在五观庄中等了一天,心猿悟空请来了福禄寿三星,又去找了东华帝群以及瀛台九老,依然没有办法救治天地灵根,在那里急得抓耳挠腮。尚妮没忍住,跑去提醒他道:“猴子,你怎么不去求观音菩萨呢?她玉净瓶中的甘露能救治天地灵根。”

猴子一拍后脑勺:“观自在?对呀,我这就去找她!”

这时清风仙童突然现身道:“我不放心,与你同去。”

清风仙童和心猿悟空走了,尚妮溜回西跨院以表功的语气对丁齐等人道:“我刚才提醒了猴子,他终于去找观音菩萨了!”

冼皓笑道:“猴子搬救兵,原来是得了你的提示。”

尚妮:“真好玩,真没白来!”

丁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起身取出景文石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清风仙童和观自在菩萨半路会芜城昭亭山停留,顺手救活了一株茶树,而那株茶树就是绿雪的原身。我曾在昭亭山中喝过茶,也想知道神木林究竟在何处,不如一起去看看。”

谭涵川:“我们又不会腾云驾雾,怎么赶得上。”

丁齐沉吟道:“我正想做个测试,如何化转妄境?”

谭涵川:“怎么测试?”

丁齐:“既是我的妄境,当然用我的办法,庄先生不是说了嘛,无限流双向任意门穿越,那我就验证一下。”说着话他左手握景文石,右手向面前一画,居然就像打开方外世界那样打开了一扇门户,又转身道,“你们随我来。”

丁齐带着众人穿过了这扇门户,下一瞬间,他们已来到昭亭山中。刚刚站定脚步,就见半空已有两人站立云头。其中一名童子身着银丝羽衣,正是清风仙童。另一位是莲台上的一尊女身菩萨,宝相庄严仪态万方,正是观自在。

清风正一指脚下道:“此山中有一株古树,根骨不俗,只差一步便可化形自感、踏上仙途。但正因此劫难渡,今已枯槁衰残。菩萨且试一试,能否救活这株树。”

清风这是不放心啊,虽然请到了观自在菩萨,菩萨也说净瓶甘露能救天地灵根,但在正式施法之前,这位小仙童还要做个测试,腾云驾雾的半路上将菩萨拉到了昭亭山中,让她救一株古茶树。

说话间清风与观自在已落下云头来到山中,远望数十里外有一座城廓,正是唐时的芜城。半山有一株茶树,约三丈来高,枝杆窈窕颇有灵姿,但已枯槁衰残。

这可不是一般的树,得天地所钟,只差一步便能自感成灵,也就是说快成精了。但对于草木而言,这一步非常之难,因此也遭遇了枯槁之衰。用任何普通的手段都救不了它,浇水、施肥,哪怕施展神通法力补益生机也无济于事。

观自在菩萨来到树前,抽出插在玉净瓶中的杨柳枝,就那么信手一挥。不见甘露洒落,只觉润物无声……远处的丁齐闭上了眼睛,莫名感觉那株古茶树“活”了过来,待来年再发新芽便可恢复如初,而且还得了一场大机缘造化。

观自在菩萨的手段有何玄妙,就站在他身边的清风仙童当然最清楚,已确信她能救得了天地灵根,清风当即伏身拜倒:“多谢菩萨慈悲!”

观自在:“仙童因何而谢。”

清风:“非为天地灵根,我为明月而谢。”

仙童下拜菩萨受礼,两人姿势未动,脚下祥云升起到了半空,这一瞬在云端上露出了身形。山中有砍柴的樵夫和采药人恰好看见了这一幕,慌忙丢下手中的东西纷纷下拜。

观自在菩萨见已露了行藏,便在山顶上现出了五彩庆云与百丈法身,以妙语殊胜大神通传音道:“我乃灵山圣境普陀道场观自在菩萨,今日下界显圣,众生若有佛心,当结善缘。”

这下不仅是山中的樵夫和采药人,远方的满城民众也都听见了声音,走到空地上望见了昭亭山顶的这一幕,皆跪倒叩头行礼,口诵菩萨名号。待众凡人抬起头来,天空的庆云与法身已收,再不见菩萨踪影。

丁齐等人当然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出“童子拜观音”,皆躬身行礼。菩萨和仙童走了,应是赶往五观庄去救治天地灵根,丁齐等人则从半坡谷地中走上了山腰,来到那一株古茶树前。冼皓感慨道:“这就是绿雪原身吗?”

丁齐环顾四周道:“这里就是我第一次进入昆仑界与风君子和绿雪品茶的地方,但此刻尚无神木林。”

山还是那座山,地形地貌依稀相识,但他们所站的地方并没有那座凉亭,旁边的平坡上也没有山神庙,下方的谷地中亦无绿雪茶园,远方的城廓则是唐代的古城。忘着山中风景,丁齐突然就似想明白了什么,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冼皓敏锐地察觉到了,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了?”

丁齐反问道:“我有什么问题吗?”

冼皓:“在五观庄的时候,我就发现你闷闷不乐,恍恍惚惚总是走神,就像有什么心事,但刚才感觉你好像又没事了。”

丁齐笑道:“我只是想通了某些事情……先回去吧,人身果法会快开始了。”

丁齐取出景文石打开一道门户,带着大家穿过门户又直接回到了五观庄的西跨院。尚妮啧啧称奇道:“丁老师,你的这一手本事实在太厉害了,简直比孙悟空的筋斗云还快。”

丁齐笑而不语,又抬头看了一眼后园方向道:“天地灵根已无恙。”

丁齐看不见后园中的天地灵根,但是能感觉到,那一方仙灵不染世界又重新笼罩了海天谷内外。这时福星走进西跨院招呼道:“诸位道友都在呢,镇元大仙在前面开人身果会,答谢庄中众客,请我等一起过去呢。”

通过这件事,镇元大仙之名已传遍仙界,他与心猿悟空还结拜为兄弟。丁齐有点纳闷,假如在唐僧面前,这辈分又该怎么算呢,镇元子是该叫玄奘师父还是师叔?结果在人身果法会上,大家还是各论各的,镇元大仙只称玄奘为法师。

人身果法会的规模并不大,观自在菩萨坐在上面正席,福、禄、寿三星左席,玄奘师徒右席,镇元大仙在前席相陪,列席法会者还有丁齐、冼皓、谭涵川、朱山闲、尚妮。丁齐等五人其实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但他们是五观庄呃客人,也曾出面调解并为整件事做了见证。

他们每人都吃到了一枚人身果。此仙家灵药是什么滋味?其实尝不出任何味道。它须先以净露化开,含之如舌下生津,再以玉液炼形之法送服。

所谓玉液炼形,要诀就是定坐中舌尖轻抵上鄂“搭鹊桥”,待舌下生津便称“玉液”。随着呼吸的节奏,出息时缓缓服下玉液,并没有特意吞咽的动作,就似自然润透重楼而下,入丹田洗炼周身。

此玉液练形之法,火门弟子谭涵川当然精通,早就教过众人,此刻正好用以服用人身果,也不必在众仙家高人面前露怯了。人身果入口即化,只觉一片清凉弥漫周身,全身不仅发凉而且发麻,就像失去了知觉一般,瞬间就僵化如木。

这时需要定坐行功化开药力,谭涵川当初在琴高台研究养颜果,最后也是用了玉液炼形之法,众人已早有经验。菩萨仙家化开药力用不了多长时间,可他们五个却用了好几天,待僵木感渐渐消失,就似休眠沉寂的树木重新发芽吐露生机,又似完全换了一副身躯。

人身果谈不上好吃或不好吃,但感觉简直妙不可言!待丁齐等人睁开眼睛,菩萨、神仙早就走了,唐僧师徒也在几天前就重新上路了,只见镇元大仙坐在堂前道:“几位终于回转,请问是想多留几日,还是要到别处玩赏?”

朱山闲率先起身道:“多谢大仙款待,我等就不打扰了,想去别处看看,也会将人身果法会盛况传扬四方。”

镇元大仙:“尔等有穿行色界之大神通,自可随想随去。”说着话大袖一展,他也消失不见,五观庄变成了一座空荡荡的庄园。这座庄园本就是为了迎接玄奘师徒而设,事情已经办完了,其实就没必要再留着了,就连天地灵根都将被移走。

众人走出五观庄,却发现清风、明月仍站在门前。丁齐赶紧打招呼道:“二位仙童,叨扰多日,我们也要告辞了,多谢这些天的款待!”

清风:“我也要带着明月离开了,将来或有再见之时。”

丁齐想了想,终究还是没忍住,伸手一指五庄观的大门道:“这副楹联是怎么回事,谁写的?好像错了一个字,那五官端正的‘官’有点不对。”

五观庄大门外的楹联原本是“清虚人事少,寂静道心生”,而在丁齐的妄境里,却变成了“五观端正千金易受,六根不净杯水难消”。其中五官端正的‘官’字,写成了五观庄的‘观’字。

清风反问道:“你见过这幅对联吗?”

丁齐想了想道:“我有印象,应该是某座观音庵后堂侧门的门联,那里不是香客出入的地方,就是内部人平时走的小门,也是后门。”

他怎么会知道这副对联,也是在书中看到的。据说观自在菩萨于芜城昭亭山上显灵,后来芜城民众就修了一座观音庵,一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都还在,观音庵的后门上贴着这样一副门联。这些都是另外一本书中的故事了。

清风答非所问道:“观自在菩萨不是来了嘛,镇元大仙早知如此。”

明月扭头看了门联一眼,眨了眨眼睛道:“没错呀!”

清风一摆袖道:“错就错了吧。”

辞别清风、明月,来到海天谷外,朱山闲咂了咂嘴道:“人身果是吃着了,可是没会么味道。镇元大仙开人身果会,也不来点酒、来点菜。”

丁齐笑道:“那就不叫人身果会了,干脆直接找个地方去下馆子。”

冼皓也笑道:“朱区长饿了吗?”

朱山闲:“饿倒是不饿,就是嘴里没味,想来点人间烟火。”

丁齐:“我们是回去吃,还在就在这里吃?”

尚妮:“当然就在这里吃了,尝尝唐朝的菜!”

丁齐取出景文石道:“你们想去哪家馆子呢?”

众人齐声答道:“昭亭山下,万家酒楼!”

尚妮又特意强调道:“挑个好时间,我想看看玉皇大帝!”

丁齐可在昆仑界中任意穿行,这是他领悟的化转妄境之法,说是穿行还不如说穿越,因为打开门户穿行的不仅是空间,应该也包括时间。在他们所读过的书中,昭亭山下有一座万家酒楼,掌柜姓纪,老春黄最早就是纪叟所酿。

当初丁齐和冼皓进入昆仑界,还曾去芜城知味楼去品尝老春黄,此刻又有机会品尝千年前的原酿,大家怎能错过。这座凡人开的万家酒楼,可是经常有各路神仙来喝酒,连仙界的大天尊都曾多次光顾,那档次、那逼格,可比后来的芜城知味楼要高多了。

谭涵川又一摸兜道:“可是我们没带钱啊。”

他们不是没带钱,兜里有钱包呢,但钱包里装的是人民币,唐朝人不认啊。他们还带手机了,不用现金也可以移动支付,可惜唐朝也没有这个设备。就算有移动支付设备,他们在五观庄耽误了那么长时间,好像手机也都没电了。

丁齐微微一笑道:“没关系,找个请客的不就结了!”

说着话他取出景文石打开一道门户,带着众人穿行而过,下一瞬间便出现在一座酒楼的大堂中,恰好听见掌柜的在吩咐伙计道:“刚刚梅公子包下了二楼,已有的客人不必惊动,但不要再让新来的客人上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