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04、根本就没有什么破妄之说

当三人终于从昆仑界中的苏州山塘街打开门户回来后,仍然站在二楼大活动室的长条餐桌前,姿势都没有变,仿佛刚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丁齐和冼皓已有思想准备,但朱山闲却有点发愣。

丁齐拍了朱山闲一把,朱山闲这才打了个激灵道:“我们这就回来了?”

丁齐点头道:“是的,回来了,朱师兄有什么感觉?”

朱山闲:“我感觉还是有点发飘!”说着话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又大惊小怪地叫道,“果然就是一瞬间啊!”

冼皓:“现在酒醒了吗?”

朱山闲的神情还有些恍惚,摸了摸后脑勺:“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立刻就醒了。”等说完这句又似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丁齐道,“丁老师,你这本事可是太了不起了!岂不是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丁齐:“理论上……好像是这样的。”

朱山闲抓着他的胳膊不撒手:“太棒了,你以后一定要多带我去几个地方,好好享受享受。我这个区长跟着丁老板混,弄不好还有机会当皇帝过把瘾呢!”

冼皓眉头微皱道:“朱师兄,你先松开手说话,都是大男人,抓那么紧干什么?那是丁齐的妄境,你只是跟着丁齐进去经历一番。我看丁老师表现还算正常,倒是朱师兄想上天了,还想当皇帝?”

朱山闲松开手,略有些尴尬道:“我知道是妄境,才会想想嘛。假如就在现实中,我还是会老老实实地做区长,但既然跑到妄境里,干嘛不过过瘾呢?”

冼皓不依不饶道:“丁齐的妄境他做主,你想当皇帝,还得让丁齐找个朝代去穿越,然后领兵造反,最后再把你扶上宝座。你倒是舒服了,可是丁齐凭什么呀?有闻仙醉喝还不满足,真是妄心难破啊!”

朱山闲赶紧摆手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嘛,不一定是要当皇帝,其实当个神仙也不错。”

丁齐提醒道:“妄境中的经历,无论多久都可以在转瞬之间,但会消耗寿元啊。”

朱山闲:“你出门去问问,用一年半载的寿命,过一回神仙皇帝的瘾,谁都会哭着喊着求你的……再说了,这也不算浪费,在妄境中,你真的是渡过了那么长时间。”

冼皓:“可那也消耗了丁齐的寿元!朱师兄若是想过当皇帝的瘾,应该是在自己的妄境中!”

朱山闲泄了口气道:“冼师妹说的对!证入妄境,也是了不起的大成就,我的修为还差了一大截呢,真的好羡慕丁老师啊。可惜妄境会消耗寿命,否则凭丁老师的本事,出去当个大师,专门带人体验各种异界,成为世界首富估计都没问题!”

丁齐笑了:“既已能入妄,想过当世界首富的瘾,用不着这么麻烦。”

朱山闲一拍脑门:“对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冼皓突然来了一句:“朱师兄难道不饿吗?”

朱山闲又似是突然回过神来道:“听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好饿呀。”

丁齐一摊双手:“火锅已经吃完了,朱师兄那边还有什么吃的吗?”

朱山闲:“反正快天亮了,我们去小境湖里面吧,和大家一起吃早饭。昨天我还听小妮子在撺掇老谭,说今早要吃片儿川。”

冼皓:“这季节哪有鲜笋?”

朱山闲:“老谭在小境湖中发现了一种特产,是种水草,把露出水面的那段根茎挖出来切成片,味道比嫩笋还香脆呢……昨天庄先生还说了,要抓两只野鸭子来炖汤,顺便再弄点野鱼,大的小的都要。”

丁齐:“那我们快去吧!原以为在昆仑界享用了那么多好酒好菜,现实中的美味已经没什么好入口的,可是听朱师兄这么一说,我居然又有点流口水了。”

冼皓:“这是好事呀!我好像也被说馋了……”

几人下楼穿过后院进入小境湖,朱山闲还不忘叮嘱丁齐道:“丁老师啊,做皇帝的事情就是开玩笑,但以后你再去什么妄境,可别忘了带上我。”

冼皓则在一旁道:“也不是什么样的妄境都适合带别人进去,丁老师总得有点隐私嘛!”说着话还瞟了丁齐一眼,眼神包含着双重意味,丁齐都能读得懂。

朱山闲:“那是当然,就看丁老师方不方便了。”

小境湖中早就能生火做饭,山庄里有现成的厨房,各种调料和食品都可以从外面带进来。偌大的方外世界中也有不少纯天然的食材,眼下还又新品种被不断地开发,比如谭涵川刚刚发现的那种特产。

“改良版”的片儿川更加鲜香可口,也是用野鸭汤炖的。谭涵川还打了一网小野鱼与一条大白鱼,有些菜本打算中午和晚上再做,结果大清早就都被朱山闲给做了。这顿早饭吃得大家满头细汗、连连称赞,本来准备好的今天三餐的食材,结果一顿早饭就给吃光了。

谭涵川纳闷道:“你们三个昨天夜里出去搬砖了吗?这么能吃!朱师兄,就属你吃的最多,饭量惊人菜量也惊人啊!”

朱山闲嘿嘿笑道:“最近功夫练得好,境界有所突破,消耗大了点。”

毕学成也纳闷道:“我听谭师伯说,修为境界更高之后,就可以修炼辟谷功法了。朱师兄修炼的又是什么功法,怎么越练越能吃啊?”

朱山闲:“独门秘术,反正不是饭桶神功,现在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时候,且好生修炼去吧。”

吃完早饭,五名晚辈弟子又结伴去逛小境湖,其中有一对撒狗粮的,还有两个自以为失恋的。庄梦周、谭涵川、朱山闲、尚妮、丁齐、冼皓等六人则来到了中庭西厢房二楼的书房中。关上门之后庄梦周便问道:“老朱啊,吃面的时候你就在使眼色,究竟有什么事啊?”

朱山闲解释道:“有些事暂时还不适合让那几个孩子知道,我们先关上门说一说。”

尚妮:“哦,少儿不宜吗?”

朱山闲呵呵笑出了声:“可能是有点少儿不宜吧,其实不是我的事,是丁老师的事……请问诸位,你们听说过妄境吗?”

丁齐、冼皓、朱山闲三人分别开口讲了一段。先是丁齐介绍他如何心血来潮取出景文石对着一本书施法,结果竟打开了一扇奇异的门户进入了昆仑界;然后冼皓介绍了丁齐在餐厅里做的测试,接着讲了他们去芜城知味楼的经历;最后是朱山闲介绍了苏州山塘街以及万变宗之行。

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故事会呀,尚妮听得满眼直冒小星星,谭涵川亦听得目眩神驰。三人说完之后,庄梦周眯着眼睛问道:“你们是想组团再去刷昆仑界吗?”

尚妮立刻鼓掌道:“好啊好啊,这个主意真好!”

谭涵川也言简意赅道:“我看行!”

庄梦周:“我还有更好的主意呢。”

众人齐声问道:“什么主意?”

庄梦周:“既然是妄境,思路不妨更开阔一些,想多开阔就有多开阔,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也不必就局限于昆仑界,古今中外甚至神话传说都可以啊,比如把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美人都叫来……一起搓麻将!”

尚妮:“这也行啊?”

庄梦周:“看丁老师的喽,既然是妄境嘛,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尚妮:“庄先生要把四大美人叫来搓麻将,是不是还要把四大名妓叫来唱小曲呀?”

庄梦周:“你小小年纪,思想有点不健康啊!”

尚妮:“我是顺着你的思路说的……”

丁齐赶紧苦笑着摆手示意道:“你们先别说这个了,我有问题想请教,特别是想请教庄先生。”

庄梦周:“你的妄境,又问我什么?”

丁齐:“我想请教如何破妄。”

庄梦周锁起眉头道:“你怎么知道我能知道这些呢?”

丁齐:“那就先不说请教吧,大家一起讨论分析。庄先生,您毕竟是惊门前辈,见多识广,所以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平时这些人坐在一起讨论的时候,往往都是大家提问、由丁齐来回答,谁叫丁齐是丁老师呢,但今天是丁齐提问,众人都看向了庄梦周。

庄梦周没说话,双手扶着桌案就这么盯着丁齐看了好半天,方才热闹的场面一时竟变得沉寂无声。到最后还是冼皓忍不住开口道:“庄先生,您干嘛这么看着丁齐,看得我心里都直发毛。”

庄梦周终于开口道:“依我看,根本就没有什么破妄的说法,又叫我谈什么呢?”

丁齐不解道道:“怎么会没有呢?我明明白白的证入了妄境!您推荐让我看的那些书中,也描写了很多高人破妄的经历。”

庄梦周沉吟道:“这么跟你说吧,在我看来,所谓破妄只是一种名相,不同的人都经历了洗去妄心的考验,事后却不知该怎么样去形容,只能勉强称之为破妄。没有经历它的人难解其真意,就只能空谈破妄,而实际上,破妄这个说法根本就不存在。”

尚妮:“我还是没听明白,您再说清楚点呗。”

庄梦周依然看着丁齐道:“身在妄中,谈何破妄呢?所谓的大成修为,是身心达到的一种境界。如果你总想着破妄这回事,就说明人在妄境之中。想破妄是破不了妄的,只有你放下这个念头才有可能。”

尚妮:“哦,不再想着破妄,甚至忘记身在妄境,就可以破妄了吗?”

庄梦周摇头道:“这么说也不对,忘记就是忘记,不是刻意想也不是刻意不想。能做到这一点并不一定能破妄大成,但如果做不到的话,那肯定不得大成。丁老师,以你研究的专业,不难理解这些吧?”

丁齐:“我好像明白了一些。”

庄梦周依然摇头道:“这不是你想明白就行的事,而要切实求证、真的到达那种身心状态。想的越多、说的越多,说不定就越走越偏,这个问题本就不适合拿来讨论。讨论如何破妄,本身就是一种妄心。”

丁齐:“那我们就不讨论破妄的问题,但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庄先生,人真的能穿越吗?”

庄梦周笑了:“这个问题已经有答案了,你不是穿越了好几回了嘛!”

丁齐:“那我现在属于什么状态?”

庄梦周:“你修成了一项大神通啊,可以穿越到各种世界里,人生有如此享受,为什么不好好体会一番呢?”

谭涵川玩笑道:“丁老师,你真是想到哪里就能穿越到哪里吗?能不能带我们去蟠桃会喝杯酒呀,顺便吃几个蟠桃。”

丁齐思忖道:“我证入妄境的方式,是用景文石对着一本书施展方外秘法,但这只是表象,其实是打开的心界,因为那本书我读过好几遍,心中早就有了那样一个世界。但不是随便拿本书来都可以的……”

谭涵川转身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来一本书,递给丁齐道:“这本书行不行?”

丁齐打开一看是一本散文集,其中收录了当代三十多位作家写的散文,他摇了摇头道:“以我修炼的方外秘法,将之整理成心册不难,凝炼为心界却不可能,这本书不适合。”

谭涵川:“什么样的书才适合呢,小说吗?”

丁齐摇头道:“那倒不一定,历史书也行,书中描绘了一个世界,整个世界观刻画得越完整、越丰富、越清晰越好。”

冼皓若有所思道:“这些到可以理解,我就是搞编剧的,懂这种感觉。对世界观的刻画方法,最好是心中早就有了那样一个世界,然后再去描述其中种种事物。没有写到的东西比写到的内容要多得多,读书的时候却可以体会到。”

朱山闲点附和道:“历史书就是最典型的代表,无论多么详实的记载,也不可能记录历史中所有的事件,但通过研读史料却可以看到那整个时代。”

冼皓补充道:“有的故事书也是如此,就看作者有没有那个功力了。”

谭涵川分析道:“其实不仅仅是书啊,电影、电视剧甚至包括游戏、连环画,只要符合这个要求就行。”

庄梦周又笑眯眯地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很厚的书,问道:“丁老师,你看这本书行吗?”

这间屋子原是山庄中的书房,书都是众人从外面带进来的。庄梦周如今每次来通常不住在小楼里,而是直接住进这里,书架的上的书大多是他拿来的。

丁齐接过书看了一眼道:“《西游记》?”

庄梦周:“刚才老谭说想他去天庭参加蟠桃会,那只好用这本书了,你看过吗?”

丁齐:“说来惭愧,小人书和电视剧都看过,还有好几部根据西游记故事改编的电影,但是原著真没有好好读过。”

冼皓:“这没有关系,现在读就是了。越是这样,越说明西游的世界观很丰富、很完整,你可以试试能不能穿越西游世界……先不提妄境,就说穿越吧。”

庄梦周又笑着添了一句:“假如真能试验成功,这还是无限流双向任意门穿越呢,丁老师有福了!”

丁齐:“那我得好好读一读,先凝炼心册然后再凝炼心界。”

尚妮满怀期待道:“丁老师得用多长时间啊,这周末就可以吧?”

庄梦周瞪了她一眼道:“你着什么急呀!这只是做个测试,而不是让丁老师沉迷妄境,一夜都进去三回了,还嫌不够多吗?凝炼心界也需要慢慢来,我看先等到下周末再说吧。”

冼皓也有些担忧地提醒道:“丁齐,妄境虽妙,你可不能沉迷其中,不要没事就跑进去。”

丁齐很认真地点头道:“我明白的!”放下书本又似自言自语道,“其实昆仑界中,就已经包罗万象,古今中外、天上地下什么都有。”

朱山闲问道:“周末这两天,丁老师就要待在家里读《西游记》吗?”

丁齐:“不,我想先去一趟苏州。”

朱山闲仿佛突然明白过来什么,眼神一亮道:“我和你一起去。”

冼皓、尚妮、谭涵川齐声道:“我们也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