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02、闻仙醉

河边有一条石阶延伸到水中,像是过去的居民洗衣服的地方,又像是一个简易的小码头。几人就在这里弃舟登岸,小船就这么随意地停在那里,也没有找根绳系上。

上了岸是一片老居民区,和现代都市高楼林立的景象不同,周围大多是平房,最高的楼也不过三层,但修缮得都很漂亮,并不显得破旧,古朴中还有几分现代感。

丁齐问道:“朱师兄,你去年来山塘街寻访万变宗,到过这个地方吗?”

朱山闲看着周围道:“我上次还真没找到这里,这一代的民居小巷很复杂,绕来绕去七弯八拐。”

丁齐打趣道:“您也不能只专注爵门望气术,也需要好好修炼一下风门心盘术,或者方外秘法中的心盘境功夫。”

三人跟着张潇潇边说边走,又发现周围的景物在不经意间已有所变化,他们好像进入了一个开放式的园林中。

苏州园林多,古时多为私园,当然是用围墙圈起来的,现在很多园林开发成了风景旅游点,对外卖票收费参观。而丁奇等人就是从居民区的小巷中走过来的,却发现周围的建筑和景观格局很像古典的园林。

这一带有很多很多百年古树,应该是从别处移栽过来的,这么大的树木想整体移栽可不容易。亭台楼阁包括点缀其中的宅院大多是新修的,但用的很多材料却是古物,这里仍然是居民区,可以看见很多居民在房前屋后各行其是,仿佛并没有什么异状。

冼皓却用肩膀轻轻碰了丁齐一下,还对朱山闲使了一个眼色,朱山闲也点了点头,虽没有语言交流却明白了彼此的意思。当他们发现街区的景致悄然变化的时候,其实周围的居民也都变了,一路走过见到的全是妖怪——各种各样的妖怪!

很显然他们已经来到了万变宗的道场中,没想到万变宗竟是这样隐于市井,如果换个普通人偶尔路过此地,根本就不会意识到自己闯进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比如路边小卖部的老板面目和蔼,但其实是一头野猪变的。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妖怪窝啊,妖怪窝的正中央有一座很大的宅院,门楼以及花檐围墙古色古香,远望很气派,大门旁挂着一块牌子——苏州市园林风景研究会。

这一片开放式的居民区就是万变宗的道场,而这个研究会所在的宅院便是万变宗的宗主之地。与其他很多的修行宗门不一样,如今万变宗并没有祖师殿,因为创派宗师成天乐还活蹦乱跳呢。

大门前站着一名男子,形容约三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留着小平头,看上去显得很精明的样子。张潇潇上前介绍道:“三位方外来客,这位就是我们万变宗的大总管訾浩。”

其实不用她介绍,丁齐也认出来了,一眼看见訾浩时,他就有种想伸手摸对方脑袋的冲动,因为他不仅看见了这个人,也“看”见了一只石狸像的影子。这只石狸像并不像山塘街七尊石狸造像中的任何一尊,却又都有点像。

万变宗总管訾浩喜欢别人叫他“大总管”,在书中是石狸像之灵,后来修行有成,能独立化形而出。书中的訾浩是十八九岁的少年人模样,如今又有了变化。

訾浩的形容与年纪关系并不大,主要在于其身份和心境。妖修亦是如此,别看张潇潇是位妙龄女郎,说不定已经有二百岁了。

訾浩赶紧上前行礼道:“是丁道友、冼道友与朱道友吗?今日万变宗设宴招待贵客,酒宴已开始。成总知道三位会来,特命我在大门前迎候,快请进!”

跟随訾浩走进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迎面只见前院正中有一座假山,相当于屏风的作用。假山当然不会太高,立于此地却给人一种千岩万壑之感。在来的路上,丁齐已在悄然凝练心盘,将所见的一切都纳入元神见知,但这座假山他却无法凝练为心盘,以元神观之,简直就是连绵不绝的雄浑群山。

这是一座风门大阵,守护万变宗道场,假如有人擅闯此地,开启阵法就可以把人困在连绵无尽的群山之中。故事里读到的景物,如今他们亲眼见到了。假山上还生长了一株青翠的小树,宛如盆景的造型。此树也是阵法的一部分,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小树苗。

从假山旁绕过,丁齐有一种绕过千山万水的感觉,赶紧收回神识不再凝练心盘,想凝练也凝练不了。打个比方,这超出了他的大脑处理信息的能力,若是勉强如此,说不定会大佬当机直接晕过去。就是方才的一瞥,假山上的那株小树仿佛已化为参天巨木,树冠张开遮天蔽日,无数枝条垂下罩住了这一整片居民区。

穿过布置得像议事大厅一样的正殿、两侧有厢房的中庭,几人直接来到了后院。后院也有假山,不像前院那般布置在正中间,而是呈弯月形分布,像一条小山脉,怀抱着一座池塘,假山和池塘的连接处还修建了小桥流水的景观。

丁齐此刻已经收回了神识,所以没有看出更多的玄妙。在假山的对面,池塘边有一座水榭,水榭中已摆好酒席。有一群人正坐在那里,见訾浩带着朱山闲等人进来,皆点头示意却没有开口说话。

有一个声音直接在三人脑海中响起道:“三位道友,欢迎到访我万变宗。我是成天乐,诸位快请入座。兰德先生正在舞剑,稍后再为诸位引荐。”

假山的上空确实有一人在舞剑,他竟是凌空飘舞在天上的,要抬头才能看得见。只见一轮明月下,片片剑光如雪,但那人手中却并没有剑,他就是在舞动洒落的月光化为凌厉的剑意,剑光围绕在他的周身流转不息。

此人名叫梅兰德,原名游方,身份是当代地师。在庄梦周之前,叶行也曾给丁齐推荐过一本书,名字就叫《地师》,讲的便是梅兰德的故事。英雄不问出身啊,梅兰德还叫小游子的时候,曾在中关村卖过碟,还真是巧了,石不全也是中关村长大的。

梅兰德其实也是江湖八大门中的风门出身,而风门有一套独特的传承就是地师心盘术。这些都是小说里的故事,而在外面的现实世界,丁齐也确实接触过风门秘传心盘术。

成天乐不仅在丁齐等人的脑海里说了一句话,而且这句话中还包含着很复杂的意念信息,介绍了在座的每一个人,只要听见了声音,自然就明白了他要传达的意思。

这就是神念啊,据说要突破大成修为后才能掌握。丁齐自己虽没有这等本事,但他在琴高台世界中有见过“陶昕”的经历,所以并未感到太惊讶。

身为东道主的成天乐,并没有坐在酒席正中间的位置。正中间坐着一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浑身气息收敛仿佛很平凡的样子,正是两昆仑盟主梅野石。梅野石身后还有三个人,是他的三名弟子,分别名叫丹紫成、丹游成、丹果成。

丹紫成长得虎头虎脑,是人类修士,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样子。丹游成长着一双小眼睛,身形偏瘦,其实是一位五步蛇妖,形容也在二十左右。丹果成看着就要小一些,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她其实是一株花精,这种花的名字叫仙人不留果,很奇特。

这三名晚辈弟子在师父身后陪席,假如在外面他们都很能惹事、很霸气的主,但此刻却低眉顺眼显得很乖巧的样子。

两侧横过来的坐席,左手边第一席就是万变宗宗主成天乐的座位。大名鼎鼎的妖宗成天乐年纪也在三旬左右,没事总是带着笑容,看上去傻乎乎的。但若有谁真以为成总傻,那可就要倒霉了。

成天乐身边坐着一位古装女子,如云长发斜插着一支飞鹤簪,就连丁齐也不得不承认,她生得比冼皓都美。这样的女子人间难得一见,其人不仅眉目如画,她坐在那里,整个人就仿佛是从画卷美景中走出来的。

没错,她还真就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名叫闻箫韶。而那幅画的名字就叫惊门,出自仙人之手,描绘的是唐代山塘河美景。画卷本身也是神器,其中别有洞天,甚至能走进去见到另一座姑苏城。闻箫韶就是画卷之灵,后来走出了画卷现身人间,她是成天乐的道侣。

在成天乐与闻箫韶的对面,右手边第一席也坐着一男一女。男子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模样很是俊朗,神情似笑非笑。但他的眼神不经意间却能给人一种看透一切的感觉,此人名叫白少流。

在庄梦周推荐给丁齐看的一本书《人欲》中,讲的就是白少流的故事。据说他的前世就是长江中最后一头白鳍豚,后来转世为人修行有成。其实这位白少流还有更大的来头,属于知道了也不能说的,他此世在人间就是白少流。

白少流身边的女子名叫清尘。看见她,丁齐莫名有一种感觉,好像看见了当初的冼皓,总之其人有一种冷艳的气质,模样生的很俊,却令人不好接近。但感觉与冼皓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丁齐主要感受到的是那种凌厉的锋芒,就像一柄出鞘的剑,而在座的其他人都将气息收敛的很好,看上去就与普通人无异。

白少流与清尘旁边,右手边第二席的座位是空着的,但杯盘明显有动过的痕迹,应该是梅兰德的座位,而梅兰德此刻正在天上舞剑呢。

成天乐和闻箫韶的旁边,左手边第二席座位也是空着的,已经放好了酒菜和三副杯盘。訾浩将丁齐三人等引到这里坐下,他自己则坐到了成天乐身后的陪席位置。万变宗道场中的妖修弟子很多,但今日有资格列席水榭酒宴的,也只有这些人。丁齐他们的面子好大啊!

由于众人正在观赏梅兰德舞剑,假如在这个时候乱糟糟地打招呼显得很没有礼貌,所以大家只是点首示意,新来的三位客人入席之后陪着众高人继续观赏剑舞。

少顷,梅兰德舞剑已毕,从半空飘落重新入席,众人皆起身喝彩,赞秦渔姑娘剑法精妙、神乎其技!舞剑的不是梅兰德吗,为何大家赞的人却是秦渔?原来梅兰德从半空飘落时,那漫天剑光却化为了一位身形妙曼的白衣女子,也落在了他的身边。

梅兰德舞的“剑”原来是她啊,或者说他并不是在舞剑,而是和秦渔一起在半空飞舞。但说舞剑并没有错,因为秦渔就是一把古剑,剑格上刻着秦渔二字,此剑有灵,剑灵亦名秦渔。后来秦渔化形现世,就是这女子模样,可以将那古剑视作她的原身。

朱山闲在来的路上曾提醒丁齐和冼皓,如何看出狐狸精张潇潇的原身,此刻用同样的方法去看秦渔,确实能隐约看到一把连鞘古剑的虚影,仿佛她的衣裙就是剑鞘所化。但也仅仅是能看见虚影而已,秦渔给人的感觉却不像一把剑,反倒是清尘的气质更像是一把出鞘的剑。

看见秦渔显形,丁齐似是无意地瞄了冼皓一眼。冼皓当然是带着枯骨刀进来的,但此刻已经把刀给收起来了,不可能在酒宴上还拿在手里。

成天乐起身招呼道:“丁道友、冼道友、朱道友,这位就是梅盟主,你们已经在昭亭山上见到了风先生与绿雪仙子,还有山神柳依依副宗主,梅盟主就不用我多介绍了。

这位是坐怀山庄的白少流庄主,也是昆仑修行界大名鼎鼎的人物,威震中外啊!我和白庄主是老朋友了,想当年是在传销团伙里面认识的。我是被同学骗去的,而白庄主不一样,他是主动混进去体验生活的……

这位兰德先生,也是我的老朋友,我们所在的这座宅院当初就是他送给我的,而后才有了万变宗的宗门道场。秦渔姑娘是他的佩剑,剑灵竟化形为人,我当年深受启发,否则你们今日也不能在这里见到小韶……”

其实刚才在神念中,成天乐已经将在座众人介绍得很详细了,但此刻开口再引荐一番则显得正式,否则感觉总是怪怪的。丁齐等三人赶紧一一行礼,连声道着久仰,这可不是客套话,真的是久仰大名啊!

想想看,读三国突然碰见了曹操、刘备,还进了菜园子与他们一起煮酒论英雄,这是什么感觉?

再度落座之后,成天乐又笑道:“三位贵客来的真巧,今日梅盟主携来了闻仙醉,还是用他师尊的雪葫芦装的,我们大家都有口福了。不瞒你们说,兰德先生和白庄主都是听说消息,特意赶来蹭酒喝的,你们的消息也很灵通啊!”

朱山闲惭愧道:“我等只是特意到山塘街来寻访万变宗,希望有幸能见到成总,事先没想到能赶上这等酒宴,真不是听说消息特意赶来的啊。”

成天乐笑呵呵道:“来了就是来了,一起尝尝这闻名天下的仙酿。”

闻仙醉的基酒就是老春黄,又经过仙家手法酿制,那可比普通的老春黄好喝太多了,别说五百块一壶,花多少钱也买不着啊,想喝只能看缘法了。想当年在昆仑仙境闻醉山中,风君子以此仙酿款待众宗门修士,闻仙醉从此扬名。

只要闻一下,神仙都醉了!这当然只是夸张的说法。只见梅野石率先举起面前的琼玉杯,众人一起干了。丁齐只觉满口生香,回味妙不可言,浑身上下都舒爽透了,瞬间就出了一身细汗,就连汗珠都带着一股令人陶醉的香味,感觉如余音绕梁。

余音绕梁?这个成语好像用得不对啊!酒明明是喝的又不是听的,但丁齐饮下这杯闻仙醉,耳中仿佛真的听见了飘渺仙乐之声。这也许是一种通感现象吧,由味觉和嗅觉触发了听觉感应——反正丁老师自己在心里是这么解释的。

有酒怎能无菜,这是一桌水八仙席。所谓水八仙指的是包括茭白、莲藕、水芹、芡实慈菇、荸荠、莼菜、菱角这八道菜。怎么听上去全是素的?其实不然,素菜也可以荤烧啊,总之滋味尽极鲜美。

包括訾浩及丹紫成等三人在内,水榭中共有七张桌案,每张桌案只是位置不同,上面的酒菜都是一样的。敬了第一杯之后,梅野石问丁齐道:“我师父可好?听说你刚刚见过他。”

丁齐:“挺好的,他还在神木林中请我喝了一杯茶,我见到了绿雪仙子。”

梅野石:“哦,有兴致请您去神木林中喝茶,看来心情的确不错,我也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他了。来,我单独敬三位一杯,还有些问题想请教。你们是怎样从方外世界而来,或者说是如何来到这一方世界的?”

这是在座众高人最感兴趣的问题,他们实在也没有别的事好请教的。可怜丁老师不会神念啊,还好上讲台讲过课,思路与口齿都很清晰,颇费了一番功夫,才解释了一个大概,从他如何自创方外秘法讲起……当然了,他并没点破身在妄境的事,就是将面前的众高人当成真正的存在。

丁齐并没有藏私的心思,虽说秘法不可轻传,尤其不能将叶行、范仰那种人教会了用以作恶,但对在座的这些高人,丁齐是毫无保留,他等于是将方外秘法的关窍都讲清楚了,听了后好像完全可以依照习练。

众高人听完则是啧啧称奇,对这套另辟蹊径的秘法传承赞不绝口。丁齐都被夸得不好意思了,在座的都是传说中的神仙人物,今日居然会坐在一起夸赞他,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啊!

赞叹之后,白少流又皱眉道:“方外秘法虽绝妙,但若无灵引相授,就算是修士也极难练成,走的完全是独门路数。”

丁齐纳闷道:“我知道它并不容易练成,但也没觉得像您说的这么夸张啊?”

白少流笑着反问道:“你肯定是教了不少人,而且感觉都教会了,所以觉得虽然有点难,但修炼起来也不至于很夸张。但你有没有仔细想过,如今将修成方外秘法之人,都是谁教会的?除了你本人之外,世上还有谁能传授方外秘法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