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01、惊门

丁齐想了想,有些迟疑地摸出景文石道:“现在就试吗?”

朱山闲:“反正也不耽误时间,我们就去看一眼。假如成功了,就说明你已能化转妄境。”

丁齐:“朱师兄想去哪里?”

朱山闲:“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们就去苏州!”

丁齐:“苏州很大,朱师兄想去什么地方?”

朱山闲:“山塘街啊——七里山塘,绘人烟一卷!”

丁齐还是有些犹豫:“苏州?出门左转奔境湖南站,高铁到苏州不到一个小时。今天是周末,其实想去随时可以去。”

冼皓不轻不重地给了丁齐的肩膀一巴掌:“此苏州非彼苏州,是书里写的那个苏州、昆仑界中的苏州,朱师兄是想去找妖怪……再说了,高铁哪有你方便啊,施个法术转眼可达,我们还出什么门啊?”

朱山闲点头道:“冼师妹说得对,我想去找妖宗成天乐。”

丁齐:“那你是不是搞错书了?桌上放的这本是《神游》,我回房间给你换本《惊门》试试?”

庄梦周给丁齐等人一共推荐了八部书,都是同一个世界观下系列的作品,内容包含古今中外。《神游》里可没有苏州山塘街的故事,但在另一本叫《惊门》的书中,故事就是从苏州山塘街开始的。

大唐宝历元年,白居易告别杭州转任苏州刺史。白居易到任之时,前往吴王阖闾葬剑处虎丘凭吊怀古,看到当地河道於塞、水路不畅,便找来工匠与官吏测量设计,向商贾募资发动民夫开凿了一条山塘河。

此河东起阊门渡僧桥,西至虎丘望山桥,全长七里有余,沿河形成了一条热闹繁华的山塘街,又称七里街。山塘河开凿的地理位置非常好,不仅有利排涝灌溉,而且水路交通便捷,邻河的山塘街一出现,便成了苏州商业与人文风景荟萃之地,后人亦称山塘街为白公堤。

山塘街与其它很多旅游景点不一样,它并不是一个相对封闭的水乡小镇,就是苏州古城外一个繁华的街区,河道与小巷四通八达。沿山塘河北岸的山塘街是旅游区的主体,它没有被围墙或大门封闭,并不设卡收门票,就是城市里的一条步行街。

山塘街景区其实也卖门票,凭票可参观沿途由文物部门修复保护的几处景点。如果不买这张票,虽然无法进入那几处景点内部参观,但对于逛山塘的情趣而言并无大碍。

延山塘街一线自古总共有七座石狸像,如今看到的都是近年根据历史传说重修的,分别为山塘桥的美仁狸、通贵桥的通贵狸、星桥的文星狸、彩云桥的彩云狸、普济桥的白公狸、望山桥的海涌狸、西山庙桥的分水狸。

在他们读过的书中,有个叫成天乐的小伙子,在欧洲留学数年一事无成,不得不回国又混了张文凭,正在四处找工作,被同学一个电话叫到了苏州,说是有很有前途的大事业邀他共同开拓,其实他是被骗进了传销团伙。

传销团伙的驻地就在山塘街附近的小巷民居中。成天乐进入传销团伙之前,在山塘街上走过,见到路边有石狸像便伸手乱摸,结果感觉却好像被雷劈了,或者说触电了,也可能是中大奖了。古人留下的一道妖修法诀莫名融入了他的元神,而且石狸像之灵也被他带走了。

石狸像之灵,就是那道妖修法诀所化。后来的事简而言之,妖怪的修炼秘法竟然被成天乐这个人修炼入门了。当成天乐被传销团伙开除之后,便在苏州一家饭店里边打工边修炼……最终开宗立派成为一代高人,并被人尊称为妖宗,还创立了一个门派叫做万变宗。

在昆仑界,自古有很多修行宗门,但万变宗很特殊,它是专门指引妖物修行的。成天乐收的徒弟也都是妖物,原身为猪马牛羊等等,都混迹人间人模人样,其中当然也有狐狸精、美女蛇啥的。

朱山闲去年下半年刚去过苏州,当时是参加上级组织的干部学习班,学习班的最后一天还组织大家参观了当地的风景区——吴中第一名胜虎丘。从虎丘出来后,晚上自由活动,朱山闲没有去同学们私下攒的酒局,而是顺便逛了一番山塘街。

朱区长当时就想起了妖宗成天乐的故事,在山塘街上施展望气术到处乱望,还跑到周围的小巷民居中寻找,但终究也没找到妖怪,事后念念不忘。此刻听说丁齐能够出入妄境中的昆仑界,他便有此提议。

听见丁齐的反问,朱山闲解释道:“你好好想想,冼师妹在知味楼点了两道唐朝的菜,已经从《神游》串到《灵山》了,我再串到《惊门》也未尝不可啊。既然是妄境嘛,你的脑洞得开阔一点,就当是做个测试好了!

丁齐终于点头道:“好吧,那我就试试。”

庄梦周推荐的书,丁齐闲暇时已看过很多遍,以他如今的修为,当然早就凝炼为心册,书中描写的世界,也相当于凝炼成了心界。他也觉得朱山闲的话很有道理,所谓昆仑界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而不仅局限于书中曾描述到的内容。

丁齐取出景文石对着桌上的书施展方外秘法,同时将脑海中的“心册”翻开到某一“页”,眼前随即便出现了一道门户,门户那边正是“心册”中的山塘街。他问朱山闲和冼皓道:“测试成功了,门户已经打开,那边应该就是山塘街,你们看见了吗?”

朱山闲与冼皓皆摇头道:“我们看不见,只有你自己才能看见!”

丁齐叹了口气:“还是老办法吧,我带你们进去。”

三人一起出现在山塘街僧渡桥的桥头,时间是太阳刚刚落山后,周围来往的行人游客很多,但大家对突然出现的三个人并没有感到奇怪,仿佛他们早就在这里一般。从僧渡桥前走不远便是山塘桥,七只石狸像中的美仁狸便在这里。

丁齐还特意翻过栏杆去摸了一把石狸像的脑袋一把,既没有被雷劈也没有触电的感觉,当然更没有摸到什么妖修法诀。山塘街的这一段就是个热闹的商业旅游区,沿山塘河两岸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与店铺,有很多店铺是新修的,其中也夹杂着不少历史遗迹。

沿着熙熙攘攘的山塘街前行,冼皓突然问道:“丁齐,你以前来过山塘街吗?”

丁齐摇头道:“我只来苏州玩过两天,当时都去逛园子了,后来想到虎丘但是没时间了,所以也没来过山塘街。”

朱山闲打趣道:“你这语气,逛园子说得跟逛窑子似的。”

丁齐正色道:“朱师兄想多了,我当时还是在校学生,又不是领导干部,哪能逛什么窑子,就是逛园子。”

冼皓:“你当时和谁一起来的?好雅兴啊!”

丁齐:“就是和同学一起来的。”他上次是和前女友佳佳一起来的,当时他在读研而佳佳在读本科,两人都在境湖大学,也可以说是同学。

冼皓瞟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而朱山闲笑道:“冼师妹,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还问干嘛?这里是丁齐的妄境,此刻在妄境中,是你和他一起来了。”

冼皓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追问道:“既然你没来过山塘街,这个地方是什么样子,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丁齐似是反问又似是自言自语道:“我以前也没到过昆仑界呀!大脑就有演绎与加工各种信息的功能,就是俗话说的脑补。”

朱山闲却摇头道:“丁老师这可不是凭空的脑补,我来过山塘街,这里就和我见过的山塘街一模一样。”

冼皓惊讶道:“这么神奇!假如真的和现实中的山塘一模一样,那么我们恐怕就找不到妖怪了,你上次不也是没找到嘛?”

朱山闲突然打了个手势道:“嘘,小点声,我好像看见了一只狐狸精!”

只见前方人丛中出现了一位妙龄女郎,她刚刚从一家挂着“肉骨烧”幌子的店铺出来,手里还提着一袋打包的东西,扭着腰向前走去。那腰扭得可是真够风骚的,身材也极为妖娆,穿着一身碎花旗袍,浑身的曲线都显得那么勾人。

有意思的是,她的腰肢虽然扭动得那么性感撩人,但手中提的袋子却纹丝不荡。丁齐等人看见的只是背影,但再看迎面走过来的路人目光,无论男女,几乎都被这女子给吸引过去了。

丁齐悄声道:“朱师兄,你怎么知道人家是狐狸精,这到底是形容词还是名词?”

朱山闲答道:“我上次去了一趟禽兽国,有化身为禽兽的经历,又得到了一件神器望气镜,嗯,你们也叫它照妖境,我的爵门望气术境界大有长进。

在禽兽国中,老谭化身为一头犀牛,但是我后来看他就是老谭。现在到了这里,我看见的这个女子就是一只狐狸,感觉很勾人的狐狸精啊。我上次没有找到万变宗所在,这次跟着她,说不定就能有所发现。”

冼皓皱眉道:“老朱,你确定自己没看错?”

朱山闲:“绝对没有看错,那就是个狐狸精,你们也可以试试嘛,不要用肉眼看,以元神观之,不要看她显化出的样子,而要善望其气……”

冼皓:“我的意思是说,在这大街上鬼鬼祟祟跟踪一个姑娘家不太好吧?说不定会引起什么误会。”

朱山闲:“我和丁老师两个大老爷们当然不太方便,可是冼师妹你没关系啊,而且你最擅长追踪,应该不会被她发现的。”

冼皓:“那可说不准,她可不是一般人,是只有道行的狐狸精!要不然也不能在这里招摇过市……”

他们俩还在悄声争论呢,丁齐却突然开口朝那女子喊道:“张潇潇——!”

这一嗓子把朱山闲和冼皓都吓了一跳,那女子听见声音转过头来道:“谁叫我啊?”

她的声音并不是很脆,软绵绵的稍带点鼻音却很好听,莫名就给人一种骨头都发酥的感觉。她旁边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崴到脚了,另一个小伙子好险撞在路灯杆上。

丁齐走到近前小声招呼道:“请问是万变宗的张潇潇道友吗?”

张潇潇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道:“是我啊,请问您是……”

丁齐赶紧解释道:“我叫丁齐,这两位是我的师兄朱山闲、师妹冼皓,我们都来自方外世界,特意寻访到苏州山塘街,欲拜访妖宗成天乐大人。”

张潇潇露出惊喜的神色,掩口笑道:“原来是丁齐老师,您果然来了。如今又不是古代,可从没有人称呼我家宗主为大人,我们都叫他成总。成总知道你们会来,今晚就在万变宗设宴等着你们呢,没成想在这碰上我了,就请诸位随我来……”

这狐狸精的眼睛并不大,但媚态十足,丁齐看见了那个崴了脚的胖子和差点撞路灯的小伙子,假如换一种场合,他可能以为遇到了一位同行,对方仿佛精通传说中最高明的催眠术,那是只有影视作品中才会出现。

当张潇潇开口说话并眨着眼睛看过来的时候,丁齐甚至觉得意识有一阵恍惚,仿佛下意识地就会跟随这个声音的指令行事。但丁齐并没有中招,他的修为早已突破了兴神境,转眼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对方可能动用了某种扰乱意识的手段。

当丁齐自报家门后,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对方应该是收回了手段。果然是狐狸精,这就是书中说的天赋神通魅惑之术吧,超过了世上绝大多数的催眠师。

丁齐怎么知道她叫张潇潇?万变宗还真有一只狐狸精,名字就叫张潇潇。在他看过的书中,张潇潇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但丁齐是记得很清楚,已将故事凝练为心册了嘛。

他觉得朱山闲和冼皓说的话有点太磨叽,而且发现前面那女子的耳朵尖在轻轻动,对方应该已听见他们的悄声谈话。再说下去估计真会引起误会了,丁齐干脆直接就喊了出来,假如喊错了其实也没有关系,而事实证明他喊对人了。

其实在朱山闲在提醒他和冼皓那姑娘是个狐狸精之后,丁齐也看出来了。丁齐从朱山闲那里得到了爵门望气术的秘传,而他也有自己的秘法修为,感其气息不似人类,然后他闭上了眼睛以元神观望,就似在心盘中去观望天地万物,看见的果然是一只狐狸。

这只狐狸长着漂亮的红色毛发,随着身体扭动,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甩来甩去……当他再睁开眼睛时,眼前仍然是那妖媚的女子。这是丁齐平生第一次看见妖怪,当然了,这是妄境中的经历。

不提丁齐的内心活动,朱山闲纳闷道:“张道友,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会来?”

张潇潇答道:“是两昆仑盟主梅野石先生说的,他今天恰好到万变宗做客。我刚才出来买点东西,出门前訾浩大总管有吩咐,他交代梅盟主说了,有三位方外来客已到山塘街寻访万变宗,叫我们出门时都留意一点,看到客人就给领过去,诸位就随我来吧。”

冼皓又问道:“梅盟主怎么知道我们会来?”

张潇潇道:“这我哪知道,反正梅盟主神通广大,能知人所不知也不算什么稀奇。”

丁齐在心中暗道:“反正是妄境,发生这种事同样不算稀奇。”

跟着张潇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冼皓似是无意间走在了丁齐和张潇潇之间,反正把两人的视线都隔开了。而朱山闲凑到张潇潇身边问道:“张道友,我们就这么走过去吗?听说万变宗的驻地远在山塘街的另一头,还有好几公里呢。”

张潇潇虽不再施展魅惑之术,但那神情语气仍是媚态十足,娇笑道:“当然不用走过去,我们坐船吧,都已经准备好了。”

山塘河上有旅游区运营的游船,往返于山塘桥与虎丘之间,假如在外面的现实世界,如今只有这种船可以航行。但在通贵桥边,此刻却停了一只小船,两头尖尖细长如梭,船舱可容五、六人坐,张潇潇便领着他们上了这艘船。

此时天已经黑了,山塘河里响大型游船穿梭往来,两岸店铺林立灯火通明。他们这艘小船就在游船间穿行,无桨无篙亦无舵,当然更没有发动机,就这么自行漂游,而河中和两岸的游客却毫无惊异之色,就好似没有看见。

坐船游山塘别有一番滋味,两岸风景就似画卷般徐徐展开。山塘河两岸以京沪铁路桥为界,被分成明显的两段。

西段是当地政府、文保、旅游部门修复开发的风情旅游街,规划整齐店铺林立,黑瓦白墙看上去都是崭新的,但那老楼上的窗棱、墙基下的界石、河道上的石桥仍透露出古老的痕迹。而东段大体还保留了老巷子的原貌,除了修复沿途有重要文物价值的景观之外,并没有大规模的改造开发,还是典型的老苏州居住区,略显杂乱却另有生机情趣。

等到达虎丘附近时,又是灯火通明的热闹商业区,但等小船驶过虎丘之后,山塘河中已不见游船,两岸也渐渐没有了人声,水中只倒映着民居的窗口、檐下的点点灯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