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00、研究者丁齐

丁齐又打开手机道:“我再看看微信零钱。”

冼皓:“你能记得住准确数字吗?”

丁齐:“大概的数字还是知道的,应该有五千多……五千二百四十块三毛,还是这么多啊?”

丁齐平时把闲钱基本都放进理财通了,只留几千块微信零钱备用,他没有关注过具体数字,只记得大概还有五千多。在知味楼结账花了两千出头,那么现在应该剩三千多才对,怎么还是五千多呢?

冼皓长出一口气道:“在现实中,我们根本就没去过那里!”

丁齐却摇头道:“不,我们去过了,真的去过了!”

冼皓:“你难道还要这样认为吗?”

丁齐很认真地解释道:“不,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说的是另一种意思。对于其他人来说,昆仑界可能并不存在,但对于你我而言,刚刚才那一切怕只存在于精神世界中,也是我们的经历与感受,并非没有意义。”

冼皓亦若有所思道:“对呀,它不是假的,那两道菜是真好吃啊,酒也真好喝。但如果说它是真的,又怎么定义这种真实呢?”

丁齐想了半天才答道:“身心体验上的真实。”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丁齐忽有一种很荒谬的感觉,这种感觉居然是——好爽啊!他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微信零钱,想到了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就是传说中的聚宝盆。

他怎么会突然想起了聚宝盆?传说中的聚宝盆将什么东西放进去,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还有的传说版本将聚宝盆的功效稍微修改了一下,弥补了逻辑上的破绽,说是放一个东西进去,便能拿出来两个或十个。

不论是两个还是十个,实际上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因为拿出来的东西还能再放进去,然后又拿出来更多,如此循环往复无穷尽,且能放进去各种不同的东西,还能够控制数量。

这不和丁齐他们的经历很像吗?进入昆仑界之后,把身上带的钱都给花了。等到再回来,无论是钱包里的现金还是手机微信里的零钱,都自动恢复原数。也就是说他们在昆仑界中享受了美酒美食,实际上可以一分钱都不花!

这等好事上哪儿去找去?昆仑界的存在虚实且不论,但身心的体验是真实的!这还不仅仅是钱的事,花多少钱能到那种地方去享受?这特么就是随时随地的穿越啊,而且一点时间都不耗费,却能享受另一个世界的、只有传说故事中才有的一切。

冼皓的声音又在丁齐的耳边响起道:“你怎么笑得这么古怪?好像还有点猥琐!”

丁齐从美梦中收回神思,也收起了那有些滑稽的笑容道:“你再想想,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冼皓:“照片!”

丁齐:“对,就是照片!”

两人都打开了手机相册。桃林中照的相,包括他们与九林禅院几位高僧的合影,根本一张都没有!其实检查了钱包和微信零钱之后,他们就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昆仑界既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虚妄,除了身心的经历与体验,所有的一切都带不到现实中来。

冼皓又突然道:“丁齐,我好像饿了。”

丁齐正看着手机有些愣神,顺嘴答道:“我们不是刚刚在知味楼吃过饭吗,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冼皓在他的腰眼上怼了一记粉拳:“在现实中,我们并没有吃那一顿饭,只是在精神世界里体验到香色味俱全。我现在不仅饿了,感觉又馋了呢!”

丁齐:“馋了没关系,下次再去吃……无论卖多贵,都能吃得起!”

冼皓:“那也不顶饿呀,就是过过瘾,等回来了只会更饿,冰箱里还有吃的吗?”

丁齐:“肉和菜都剩了不少,我刚才只拿上来一半。”

冼皓:“把剩下的全拿上来吧,接着涮。我觉得出入昆仑界还是有消耗的,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饿了。”

丁齐:“有体验就有消耗。”

后半夜都快到凌晨四点了,两人又开始涮火锅,一边吃一边分析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冼皓问道:“你是专业的,说说这属不属于妄想症状?”

丁齐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说呢?”

冼皓眯起眼睛做思索状:“乍看起来很像精神异常患者表现出的妄想症状,但仔细一琢磨应该又不是。妄想症状有个主要的特点,就是缺乏自知力。患者无法分辨妄想,以妄想取代现实。而你的自知力没有出问题,很清楚自己经历了什么,哪怕无法解释。”

丁齐微微一笑,接过话头道:“妄想症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无法找到客观的刺激源,意识感受与客观事物不符。比如有人出现幻视幻听症状,实际上他看到的东西,听到的声音并不存在,只是他自己的妄想……你对此又是怎么看的?”

冼皓也笑了:“你的情况看上去也挺像,但仔细琢磨也不符合。因为你并不是在现实中进入昆仑界的,现实中根本也不存在这种经历。不论你在昆仑界经历了什么,现实中也只是短短一瞬。这就像是做了一个梦,而且做梦的人也知道自己在做梦。

还有一点需要补充,这虽然只是你的精神体验,但别人并不是没有办法观察到,你把我也带进了昆仑界,我所有的感受都是与你一致的,这就证明了意识感受与客观事物并不矛盾,精神体验中的客观也是一种客观……这就是你要找我做测试的目的吧?”

丁齐点了点头道:“我就是这个目的,冼医生又是怎么诊断的呢?”

冼皓:“你很清醒,没有精神异常。”

丁齐:“你最近在看健康心理学教材吗,难道也想当个心理医生?”

冼皓瞟了他一眼道:“我不想当心理医生,也没那个兴趣天天坐在诊室中和脑袋有病的人打交道,我就是想知道丁老师的专业到底在学什么?也不能等着被你糊弄啊……”

丁齐:“我什么时候糊弄过你?”

冼皓“有还是没有,你自己心里有数!”

丁齐:“那么我再请教一下冼老师,我这是什么情况,或者说是什么神通?”

冼皓:“你自己已经有判断了,何必要问我?”

丁齐:“我有什么判断啊?”

冼皓:“妄境,修行中的妄境!书里面都提到过,你不可能不知道。”

丁齐又长叹一声道:“书中提到的妄境各俱精彩,我都是当故事看的,没想到我的妄境却是这样。”

冼皓:“妄境本就是因人而异,你的妄境也够精彩的!”

在琴高台世界中,“陶昕”曾对丁齐讲解过修行境界,其中六境被称为大成境。不同的修行法门中对大成境界有不同的称呼,比如有人叫金丹境、金汤境、真人境,甚至还有人称之为罗汉果、自了境、自觉境等等。

五境修行圆满,想要突破六境,必须先堪破妄境。妄境又称妄心天劫,听名字挺吓人的,实则是一种美妙得不能再美妙的体验,甚至也是一种神通成就,可以得到心想事成的莫大满足。妄境的经历说不清会有多长,有的人会在妄境中度过很多年,渐渐洗去妄心方可堪破。

无论在妄境中度过多久,现实中也可以只是短短一瞬。比如你可以穿越到古代,建功立业、击退外敌、改写历史,然后谋朝篡位登基为帝……或者直接穿越回去当皇帝,唐宗宋祖皆可,四爷也行,坐拥天下,嗯,还有三宫六院七十二美。

假如皇帝当腻了,还可以去当神仙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弹指之间改变世界或者再造世界……其实当上帝也行啊。但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又会怎么发生,则是谁也说不清,就算是过来人,所了悟与勘破的也只是自身的心境历程。

假如看修行典籍或者神仙传记,对妄境可以有上述这般直观而简单的理解,但它究竟是怎么回事,需要自己证入妄境才能有所体会。妄境是人生无与伦比的莫大享受,证入妄境也是一种成就,很多人修炼了一辈子也无法真正地证入妄境,更别提破妄大成了。

破妄的前提,首先是要能明晰妄境、意识到自己证入了妄境中,而明晰妄境之后,方能自如出入妄境与化转妄境。很多人证入妄境之后,根本不清楚自己身在妄境,当然也没有想到过要回到现实,那恐怕就会殒落在妄境中了。

传说中有很多修士在洞府中默默坐化,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为什么说“可能”呢,因为妄境若不自知,他人亦不可能知,只是这么猜测而已。

据说身在妄境中若能明晰妄境,便可以自如出入妄境。也就是说可以回到现实中,想进去的时候随时再进去。比如有这么一位修士,他平时可能就在某个风景区看大门,但只要愿意,便可以随时穿越到各个朝代去当皇帝,甚至到各个世界中去当上帝。

修行自有大乐趣,而不为他人所知。丁齐是怎么知道的?不谈他已有的修为境界,关于妄境种种,他此前也都是在书上看的。

丁齐此刻已意识到自己证入了妄境,每人证入妄境的机缘皆不同,既与自身的经历有关,也与所修行的法门有关。丁齐证入妄境的机缘就很奇特,他是忽然心血来潮取出景文石对着一本书施法,结果进入了书中描绘的世界。

这可能就是修习方外秘法证入妄境最独特的方式吧。丁齐是个心理学家,他有自己的特点,假如换个人可能只是在体验,而他既是体验者也是研究者,主动把这样的经历当成了精神现象或心理现象来研究。

冼皓又问道:“既然有了切身体会,你对妄境又是怎么看的呢?”

丁齐想了想道:“在神仙传记中看到入妄、破妄的故事,只觉有趣,但那只像在照片里看风景,终究不得真切。

我以前认为,所谓妄境,就是现实中的自己如何成为理想中的自己,它源于每个人的妄心。所谓妄心,就是那个理想中的自己。而现在才意识到,这种理解可能并不准确。”

冼皓:“我没太听明白。”

丁齐又解释道:“其实每个人都有妄想,你说成不切实际的白日梦也行,它基于一种最简单的心理——假如我是谁谁谁。比如有人读《西游记》就会想,假如我是孙悟空,该怎么大闹天宫;假如我是某妖怪,该怎么吃唐僧肉。

有人读史书就会想,假如我是崇祯该怎么利用魏忠贤,该怎么对付关外铁骑和李闯王。还有人回忆往事便会想,假如重生到某个年代,会做出怎样不同的选择,或者抓住一些没有注意到的机会,不仅是为了改变命运、改变世界,也是为了弥补遗憾。”

冼皓撇了撇嘴道:“这些基本上都是你们男人的想法。”

丁齐:“女人也可以有女人的想法呀,比如怎么征服英俊邪魅霸道总裁。”

冼皓:“这也太片面、太庸俗了!”

丁齐:“我只是举个例子。这些就是正常人的妄望,妄望不等于妄境,人人都可以有妄想,但想证入妄境却几乎不可能。妄境是一种真实的经历和体验,所以很多人证入妄境之后并不自知。

就比如说我吧,假如我把昆仑界当成一个方外世界,自以为的方外秘法修为更上一层、居然有了这等本事,却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么就算自以为出来了,其实也没出来。”

冼皓:“所以说明晰忘境是自如出入妄境的前提,那怎么堪破妄境呢?”

丁齐摇头道:“我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

冼皓追问道:“那些已经堪破妄境的高人也不知道吗?”

丁齐:“他们当然是清楚的,可是这种体验没法告诉你,一旦告诉你了,你便会照着他们的方法去做,这种经验反而会成为见知障。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并不是他们。”

冼皓:“庄先生推荐的那些书里,讲了很多高人破妄的故事,据说破妄的前提就是真妄相合,不论在什么样的妄境中,你是什么人就做什么人。”

丁齐一摊双手道:“我就是这么做的呀,但事情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有一种破妄,叫自以为破妄,书里也这么说了。”

冼皓饶有兴致地看着丁齐道:“你也读过《西游记》吧,可是你并没有变成孙悟空啊?”

丁齐笑了:“我没有这样的妄念,我想做的人一直就是自己,哪怕在昆仑界中也一样。”

冼皓若有所思道:“我突然想起来你对小妮子说的那番话。”

晚上大家一起吃火锅的时候,丁齐曾对尚妮说:“对自己不能决定与选择的事情做出假设,其实不是在假设另一个自己,而是在假设另一个世界。”

没想到这番话转眼成真,丁齐对妄境又有了新的理解。在他看来,所谓妄境的实质,并不是此前所认为的,让现实中的自己成为理想中的自己,而是让现实中的世界变成假设中的世界;所谓妄心,就是假设的世界。

丁齐感慨道:“这应该就是触动心境的机缘,我当时没有意识到。”

冼皓:“你已经知道那是妄境,那么就可以自如出入妄境,到了这一步,据说就可以化转妄境,妄境到底该怎么化转呢?”

丁齐又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冼皓:“那你知道些什么?”

丁齐:“我只知道妄境是很多人所追求的人生目标,也是一种自我现实的终极方式。”

冼皓的问题好似没完没了,盯着丁齐仍追问道:“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丁齐沉默了片刻才答道:“其实吧,我只是把它当成一种现象来研究。”

妄境就是妄境,什么离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它来源于人的妄心,而妄心来源于见知。所谓的明晰妄境、出入妄境、化转妄境直至最终的堪破妄境,只不过是丁齐在神仙传记和修真小说当中看到的内容。

它们并不是什么修炼秘法,只是妄境本身的特点,各门各派也没有任何关于妄境的修炼秘法,师长甚至都不会去提。

古代很多高人修士,在妄境中做的事或许没有造反登基那么LOW,但他们想的最多的是什么?当然是得道成仙了!那么在妄境中就真的可以得道成仙,所有体会都好似真实不虚,所有欲望都可以得到满足。

有人就算明知道这是妄境,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只是在享受这种成就,反正也不耽误现实中的任何时间,还能去体验不同的世界中自己最想要的人生。

妄境可以不消耗现实中的任何时间,那么消耗的是什么?是寿元!这种消耗在短时间内时看不见的,比如丁齐去昆仑界昭亭山逛了几个小时,又带着冼皓去芜城滨江路逛了几个小时,现实中仿佛没受到任何影响。

但假如丁齐今天去妄境中逛了几个月,明天再去妄境中享受几个月,那么短短时间内,他可能就已经度过了几十年,而人的寿命是有限的,最终会因为耗尽寿元而殒落。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也不枉此生了。

正在说话间,外面又有了动静,冼皓向丁齐示意道:“朱师兄过来了,从阳台上进来的。”

话音刚落,朱山闲便推门而入道:“你们两个大半夜不睡觉,折腾个没完没了,一次还不够,又来一次!”

这话很容易让人想歪啊,丁齐居然很没有底气的脸红了,赶紧起身道:“朱师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朱山闲:“我想什么了?我什么都没想!我就是很好奇,你俩到底干了啥,晚上又不是没吃饭,半夜爬起来涮火锅,涮了一顿还不够,接着又涮第二顿,这天都快亮了!”

冼皓也很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丁齐遇到了一些事,朱师兄既然来了,不妨也坐下来听听。庄先生和小妮子呢,他们在不在?”

朱山闲坐下道:“他们俩和老谭都溜进小境湖了。大半夜的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我只听见你们楼上楼下来回拿东西,把窗户开着涮火锅,还是香辣味的!”

丁齐后半夜不睡觉在活动室涮火锅,还大开着窗户。朱山闲也住二楼,味道全飘他那边去了。只涮一次还能忍,朱山闲也没理会,可后来他们又涮了第二波,这还没完了!朱山闲也很纳闷,便跑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朱山闲倒没穿睡衣,出门前已经换好了外套。听完了丁齐和冼皓的讲述,朱山闲也是目瞪口呆,愣了好半天之后一把抓住丁齐的胳膊道:“太神奇了,我也想进去看看!”

丁齐:“去哪儿啊?”

朱山闲:“当然是昆仑界。”

丁齐:“吃火锅的功夫,我都去了两回了。你刚还说我们大半夜不嫌折腾,怎么现在自己又要凑热闹,改个时间好不?”

朱山闲又突然一拍大腿道:“不对!”

冼皓被吓了一小跳:“什么不对?别一惊一乍的。”

朱山闲:“丁齐,你两次进入昆仑界,门户都开在同一个地方,就是昭亭山脚下的桃花林,对不对?”

丁齐:“对呀。”

朱山闲:“你刚才说改个时间,我看还不如改个地点,凡是昆仑界,古今中外任何的地点都可以啊!”

丁齐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样也行吗?”

朱山闲用手指连连敲着桌子道:“你们刚才不是分析了吗,按书上的说法,明晰妄境便能出入妄境,而后还能化转妄境。你说不知道怎么化转妄境,因为每个人入妄的机缘和方式不同,那么可以做个测试啊!

你以一本书为门户,施展方外秘法证入妄境,能够出入昆仑界。那么这个门户应该能随你的心意打开,到达昆仑界中的任何时间地点,哪怕是书里没写的内容,也可以在妄境中出现。书里写了绿雪后来怎样了吗?这就是化转妄境啊!”

冼皓眼神一亮:“朱师兄说的有道理呀,丁齐,你可以这么试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