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98、三个和尚

柳依依见丁齐又在发愣,淡淡道:“丁先生若无事,我便回去了。”

丁齐赶紧躬身道:“今日打扰柳山神了!”

柳依依旋即消失不见,一句废话都没多说。丁齐又来到山神庙中,见案上还放着香烛,便向山神焚香礼拜,然后才出门走下昭亭山。下山的路上,他还在琢磨如今的绿雪是怎样一种存在,或者她的自我意识来源于什么?

丁齐总感觉这牵涉到另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呢?他始终都没想起来,样子显得浑浑噩噩,但在山路上并没有摔倒,迈步行走皆是潜意识中的动作。

干脆就不想了吧,等丁齐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竟然恰好停留在打开门户进入昆仑界的位置,脚下是一条黄土路,两侧是盛开的桃花林。他忽然感觉有些疲惫,就像刚刚连续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会谈。

难道进入昆仑界也有这样的消耗吗,和柳依依那番谈话确实很费脑子,暂时回去休息休息吧,既然已经找到了昆仑界的门户,想来可以随时再来。丁齐摸出了景文石施法打开了门户,门户那边依然是他在小楼二层的主卧房间。

出入不同的方外世界丁齐已经很有经验,但这一次的感觉又有不同,似乎并不是走过一道门户,而更像是穿越了一个世界,有那么瞬间的恍惚。等他再度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还坐在椅子上,面前的书桌上放着那本已经合上的书,仿佛方才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

自己的经历自己清楚,哪怕只是幻觉,丁齐也是“真的”出入了方才那个世界。拿着景文石对着书本施法,丁齐是临时起意,事先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万没想到竟会有这样一段奇遇。待到从昆仑界回归,丁齐坐在那里看着桌上的书,这才真正懵了。

昆仑界在哪里?它的门户居然是一本书!那么只要将这本书带在身边,岂不是就可以随时随地进入昆仑界?丁齐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连想都不敢想,在书店里不可能买到这样一件宝物,它就是出版社出版的普通读物,怎么会拥有如此神奇的妙用呢?

丁齐随即又意识到,问题应该出在自己身上。他那块景文石原本就是河滩上一块普通的石头,寄托心神祭炼至今,才会变成神奇的法宝。那么这本书呢,他已经反复翻看过很多次,书中的内容甚至已凝炼为心册,书中描绘的世界差不多也凝炼为心界。

也许就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无意间寄托心神凝炼了这本书,所以一本普通的书也拥有了像景文石那般妙用。但昆仑界又是怎么回事呢?书中描写的世界居然真的存在,假如不是亲身经历,丁齐无论如何是不敢相信的。

昆仑界应该是存在的,有人可能曾经进去过,更大的可能是那里面有人出来了,所以昆仑界的故事也在世上流传,又有人把它写成了小说……而一本普通的书,像景文石那样经过丁齐无意间寄托心神祭炼,便化为了出入昆仑界的门户 。

但是,世上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吗?连禽兽国那样的方外世界都有可能存在,那么更奇怪事情未尝不可能发生。今天遇到的状况,许是因为他的方外秘法修为又有所突破,同时也是因为昆仑界的玄妙。

这是丁齐得出的一个推测结果,并不是确定的结论,只是无数种推测中可能性最大的那一个。至于事实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还无法完全搞清楚。

丁齐下意识地又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今日临时起意误入昆仑界,他并没有带手机,回想起来,他是穿着睡衣在昭亭山上下转了一圈。还好遇见的都不是普通人,对方对他的样子见怪不怪,并没有介意也没有说什么。

手机屏幕亮起,首先看到的就是时间,凌晨两点五十二分。丁齐又有点懵了,他进入昆仑界之前看书时虽然没有刻意看时间,但心中大概是概念的,应该就是在这个时间左右,怎么出来时还是这个时间?

他在昭亭山中上山下山、喝茶聊天,待的时间可不短啊,至少也有好几个小时,怎么回来之后只过去了短短一瞬,甚至可以说没有耗费任何时间!这也是奇异难解的现象,但丁齐有过在琴高台中的经历,倒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凌晨三点钟左右,冼皓也醒了,所谓醒,就是被丁齐惊动了。她的知觉当然很敏锐,只要有意展开神识,就能察觉道丁齐的动静。

丁齐先是下楼去了厨房,在冰箱里拿了不少东西,然后又去了二楼的大活动室。时间不大,冼皓又闻到了一股火锅味。虽然关着门,但这香辣火锅味实在太浓了,后半夜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冼皓都能够感觉到。

今天的肉和菜还有很多没吃完,包括调料,暂时都收进了厨房里。丁齐下楼拿了一半,海底捞外卖送来的锅还在,丁齐点上火锅继续开涮,有把窗户都打开了散味。他蘸着调料还没吃几口呢,冼皓推门走了进来,皱眉问道:“大半夜不睡觉,怎么一个人又涮起来了?”

丁齐放下筷子道:“不好意思,还是把你给惊动了,因为我饿了。”

冼皓:“今天晚饭你就吃了两顿吧,怎么还饿呢,这是修炼了什么功法?”

丁齐:“我本打算明天再跟你细说呢,既然来了就坐下一起吃点,我刚才有一番奇遇……”

丁齐一边吃火锅一边讲述了方才的经历,从昆仑界回来后他觉得很疲惫,精力和体力好像消耗都很大,人也饿了,这才大半夜起来找东西吃。听完了丁齐的讲述,冼皓目瞪口呆道:“竟有这等奇事!庄先生推荐的书我也看过,原来讲的是昆仑界中的故事。”

丁齐:“真正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把一本书变成了出入昆仑界的门户。”

冼皓:“我也想试试。”

丁齐:“你不说我也想找你做个测试,好印证刚才的一些想法。书就在这里,你去把枯骨刀拿来。”

冼皓:“不着急,你先吃完了再说。”

丁齐如风卷残云般,很快就将几斤肉和几盘菜给扫荡干净,既能吃又能吃得这么香,也是人生的幸福啊。等他吃完之后,将桌子稍微收拾一下,冼皓已拿来了枯骨刀。那本书就放在桌上,冼皓手握枯骨刀施展方外秘法,好半天却不见动静。

丁齐问道:“怎么样,打开门户了吗?”

方外秘法的特殊之处,就是每个人打开的门户只有自己才能看见,别人是感觉不到的,这是与使用控界之宝的最大区别。想当初众人刚刚看到小境湖时,石不全曾做了一个双盲测试,就是为了印证大家是不是真的看见了,或者只是心理暗示导致的幻觉。

此刻丁齐让冼皓试试,同样也是在做测试。又过了一会儿,冼皓终于摇头道:“不行,我没有打开任何门户,这就是一本普通的书。”

丁齐皱眉道:“怎么回事呢?”

冼皓分析道:“要么是因为我的方外秘法修为不够,或许要达到你如今的境界才能打开门户;要么是因为这本书并非我寄托心神祭炼,所以我无法打开它;或者那只是你心中的世界,就像定境或幻境。”

丁齐站到了冼皓身边,手握景文石打开了门户,门户那边仍是十里桃花夹道。如果说这是做测试,那么从他的角度至少已印证了两件事:一是这本书果然可以成为昆仑界的门户,二是冼皓打不开。

他有些不甘心地又问道:“我现在打开了门户,你能看见吗?”

冼皓仍然摇头道:“方外秘法就是你所创,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你打开的门户不论是真是假,我都看不见,别说是昆仑界了,小境湖都一样。”

丁齐:“那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了,还记得我第一次是怎么把你带进禽兽国的吗?”

冼皓:“你就试试吧……稍等,我先下楼换身衣服,你也去换。”

丁齐:“呃,我这就去。”

冼皓出门时又叮嘱道:“这次别忘了带手机,多拍几张照片回来。”

两人都穿着睡衣呢,两件套的纯棉家居服。丁齐就是这个样子跑到昭亭山时转了一圈,而冼皓可不会犯这种错误,不论昆仑界是真是假,哪怕只是丁齐的幻觉,她也不能用这个形象跑过去见人啊。

丁齐先前也意识了这个问题,但他关注的焦点不在于此,吃火锅的时候在琢磨别的事,结果又给忘了。两人都回屋换了正式的外出装束,丁齐取出景文石施法很顺利地将冼皓也带进了昆仑界——至少最后这个测试是成功了!

看着路旁绽放的桃花,冼皓惊呼道:“我居然来到了昆仑界!”

丁齐:“还没有搞清楚是真是假呢。”

冼皓:“哪怕只是你的幻境,构造得也足够真实,能让我走进你的内心世界,这已经非常了不起!”

丁齐:“我好像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昆仑界应该就是昆仑界……我们去哪儿?”

冼皓:“你刚刚打扰了风君子和绿雪,还召唤出了山神柳依依,我们就不要再上昭亭山了。庄先生推荐的那些书我也都看过,我记得芜城有一条滨江路,滨江路上有一家知味楼,就是两昆仑盟主梅野石开的饭店。书中还有一味美酒叫老春黄,我们去尝尝。”

丁齐大手一挥道:“好,去芜城!”

冼皓:“不着急,这儿的风景好漂亮,我们先拍几张照。”

他们带手机进来的目的,就是要留下影像记录,假如出去之后手机上还有照片,就说明昆仑界可能是真实的存在,假如没能照片,那恐怕就有问题了。拍了几张桃花,丁齐又笑道:“人比桃花娇,我也给你拍几张。”

丁齐给冼皓照了几张像,冼皓说道:“我们找人拍几张合影呗。”

丁齐:“这儿也没人啊……咦,那边过来一个老和尚。”

说没人就来人了,黄土路拐弯处走来了一个老和尚。这老和尚看上去年纪已经很大了,眉毛雪白而且很长,披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袈裟。人们形容一件衣服破往往会说打满了补丁,而这件袈裟全是补丁,仔细看完全就是用碎布片拼起来的,布片的形状很不规则,颜色也斑驳不一。

两人赶紧上前道:“法澄大师好!”他们都读过庄梦周推荐的书,对书里的这个和尚印象十分深刻,在此地见到立刻就认了出来。

法澄的样子说是有一百多岁都行,但一双眼睛却十分澄净丝毫不见浑浊,表情天真烂漫就像个小孩子。他站定脚步合什还礼道:“丁施主好!冼施主好!”

冼皓纳闷道:“大师竟然认识我们?”

法澄笑眯眯地答道:“你们认识我,我就认识你们呀!”

丁齐:“您是怎么知道我们的?”

法澄反问道:“你们是怎么认出我的?”

丁齐:“我读过的书中有大师您的故事,对您的印象很深,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法澄:“你们认出我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们了呀,二位是方外之人。”

这番谈话很滑稽,通常出家人才会自称方外之人,此刻这位老和尚却称丁齐与冼皓是方外之人。法澄很和善,看上去也很好玩,冼皓又问道:“大师,您还知道什么,为何称我们为方外之人?”

法澄:“你们自己的事情,干嘛还要问我?”

丁齐:“那么请问大师,您是来干什么的?”

法澄答得很干脆:“春游,赏花,拍照。”

丁齐:“您来的正好,能不蹦帮我们拍张合影?”说着话把手机递了过去。

法澄接过手机道:“你们站好,笑一笑……好,再来一张。”

拍完之后,丁齐接回手机点头道:“谢谢大师!”

冼皓又说道:“等等,我还想和法澄大师拍张合影。”

丁齐又拿起手机给冼皓和法澄拍了几张合影,这场面真有点像春游了,还遇到一位传说中的高僧,当然不能放弃合照的机会。丁齐又说道:“我也想跟法澄大师合影。”

冼皓建议道:“那我们一起跟大师合影呗!”

丁齐:“可是找谁拍呢?”胳膊没那么长,三个人的合影不太容易自拍,来之前也没有想到这一出,当然也没带自拍杆。

法澄这时转身喊道:“师兄,来帮个忙!”

随着他的召唤声,桃花林尽头又走来一个和尚。此人龙行虎步、宝相庄严,看形容应是中年,头顶上还有十二个戒疤。这和尚一看就给人一种高僧的感觉,气质卖相绝佳,丁齐与冼皓又赶紧行礼道:“法源大师好!”

法源气宇轩昂的合什还礼:“二位施主好!”然后又扭头问道,“师弟,何故唤我?”

法澄:“这二位施主要和我合影,你就帮忙拍几张呗。”

法源接过丁齐递过的手机道:“何必执著于相?”

冼皓反问道:“无相可著,又怎知执著?”

法澄插话道:“九林禅院的庙门口还有摆摊的,牌子上写着合影留念。”

法源没接茬,板着脸道:“请你们站好!”

法源给三人拍完了合影,丁齐突然又说道:“我们能不能请二位大师拍张合影?”

冼皓问:“还要找谁来拍呢?”

法澄又扭头喊道:“师兄,你也来帮个忙吧!”

随着话音,桃花尽处又走来一个和尚。他看上去非常年轻,穿着很普通的僧衣,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身材高大、容颜俊朗,论相貌完全可以成为女频小说的男主角了。听见法澄喊的那一声师兄,丁齐和冼皓已经反应过来了,又赶紧行礼道:“法海大师好!”

在他们所读的书中故事里,芜城有一座九林禅院,九林禅院有三位高僧,法海、法源、法澄,此刻居然全见到了。因为《白蛇传》的缘故,法海这个名字可谓家喻户晓,而这位高僧偏偏也叫法海,但此法海非彼法海,九林禅院也不是金山寺。

法海合什还礼,并没有多说什么,接过手机就给四人拍照。拍完之后冼皓眨了眨眼睛道:“丁齐,我们能不能与三位大师一起合个影?”

法海还没答话,法澄已经点头道:“不必再找人了,给法海师兄留个空就行。”

丁齐正想问谁来拍呢,不料法澄已经安排好了,只要空出个位置给法海就行,还是让法海来拍。这怎么拍啊?难道是让法海施展分身神通,再变出另一个法海来?丁齐很期待,书中的法海神通广大,有这个本事也很正常,但丁齐还没亲眼见过呢。

不料法海并没有分出化身,就是很正常地对着众人拍照,他应该站的位置就是空着的。拍完之后丁齐接过了手机打开相册一看,法海居然就站在众人之间,照片上有他!

合影都拍完了,法澄却掏出一个手机道:“师兄,用我的手机也拍个合影呗,今日难得见到这两位方外之人。”

冼皓也掏出手机道:“用我的手机也拍几张,麻烦大师了!”

丁齐:“你就别凑热闹了,回头我传给你……法澄大师,您也用手机啊,是充话费送的吗?”

法澄竟有些紧张地反问道:“丁施主,这违反戒律吗?”

丁齐:“我不知道呀,法澄大师您才清楚,应该不违反吧。”

法澄似是松了一口气道:“不是充话费送的,我不捉财物,拿什么钱去充话费呀。这是庙产,庙里发给我用的。有位施主捐了一批手机,据说他的公司和电信部门有合作,电信部门连机带号送了一批……先不说了,拍照。”

用法澄的手机也拍完了合影,丁齐又掏出手机道:“法澄大师,我们能不能加个微信好友?”

法澄却摇头道:“贫僧没有微信。”

冼皓问道:“那你拿手机干什么?”

法澄打开手机道:“欢迎下载九林禅院APP。随时掌握佛事法会动态,了解历史名人典故,学习禅修真谛……在线功德捐助,扫描二维码一键完成。”然后又扭头问法源道,“住持师兄,我没背错吧?”

法源把身子转过去了装做没听见,却抬手指向他走来的地方对冼皓与丁齐道:“从这里往芜城的路旁便是九林禅院,山门在此,不必远求。”

丁齐与冼皓再度行礼致谢,辞别三位高僧,走出了这片桃花林。法海、法源、法澄亦合什还礼,太阳照着三个和尚,光头闪闪发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