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96、误入昆仑界

丁齐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道:“你,你就是风君子!你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这样的问题任谁都不好答啊,风君子却微微一笑道:“相由心生。”

丁齐:“这里是什么地方?”

风君子看了他一眼,神情有些诧异道:“昆仑界。”

丁齐:“这里不是昭亭山吗?”

风君子:“知道还问!你从哪儿来的呀?”

丁齐:“我是从外面的世界进来的,误闯贵宝山。”

风君子微微皱眉道:“外面的世界,什么世界呀?你是天外飞仙?瞅着也不像啊!”

丁齐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想了想才答道:“我说的是方外世界。”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觉得有些荒诞,但是转念一想又没什么毛病。对于他来说,这里是一个未知的方外世界,但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他来的地方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方外世界,就看站在谁的角度了。

比如从小生活在大赤山中的魏凡婷,她虽从未出去过,但也知道“外面的世界”存在。当丁齐找到她之后,终于把她带出了大赤山,眼前无穷无尽的未知世界,不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方外吗?

想把这番话解释清楚却很难,不料风君子却好似听懂了,点了点头道:“方外?天地四合、宇宙八荒之外,难怪我没见过你,而你也没有听说过昆仑界。”

丁齐:“昆仑界是什么地方?”

风君子:“就是人间世,看过《庄子》没?”

丁齐赶紧点头道:“懂了,懂了!”他很激动地补充道,“我以前虽然没听过昆仑界这个说法,但听说过您的故事,您的事情我都知道。”

“都知道,是吗?”风君子似笑非笑地反问道,“那么我接下来是先迈左脚还是右脚,你就告诉我呗!”

丁齐一脸尴尬道:“我错了!这我还真不知道。”同时在心里嘀咕——先迈左脚,嗯,就押左脚!这感觉就跟看世界杯赌球押输赢差不多,自己图个乐呵。

风君子:“认错倒挺快,你是来干嘛的?”

丁齐实话实说道:“我是偶然发现了昆仑界的门户,进来探索这个世界,没想到能遇见您……请问这片茶园中生长的就是绿雪茶吧?”

风君子点了点头,用手一指下方的陡坡道:“此地名为昭亭山大坪,就是绿雪茶的原产地,自古以来共有二十六亩。”

假如一种茶只有二十六亩的产量,便很难广为人知。绿雪茶在山脚下也有种植,但最好喝的、拥有口感辨识度的绿雪茶,偏偏只有这二十六亩茶园出产。那么丁齐是怎么知道的?他是从一本书里看到的,包括眼前这位风君子。

在丁齐读过的故事中,风君子是一位在世仙人,据是说生下来就是仙人,但另一方面他又完完全全就是个凡人,并没有什么法力,却可以借用天下一切神通。

令丁齐最感兴趣的内容,是风君子的手可以打开世上所有的洞天结界。假如按照丁齐的理解,就是能打开各种的方外世界,无论他得没得到控界之宝、拥不拥有洞天传承,都可以穿行无碍。

庄梦周给丁齐推荐了一系列的书,还特意提到了书中的这个人物,介绍了风君子的这个本事,用来类比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

风君子疑似青帝转世,或者是青帝在人间的化身,至于是不是并不重要,文学作品嘛,只要设定没毛病,就看怎么写了。可是风君子的本事与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不同,那是他的天赋神通,别人是学不来的。

风君子在人间收了两个徒弟,梅野石和柳依依,在仙山上还有云中仙、火灵儿等几名弟子。但风君子的传人弟子都没有学会这一手本事,想想也正常,比如鸟儿自己会飞,但也没法教会一个人像鸟儿那样飞翔。

所以庄梦周在推荐那些书时,特意感叹丁齐所创方外秘法的不凡,他可以教一个普通人怎样去发现与打开这世上未知的世界。

至于风君子在人间收的两个徒弟,在书中也各有故事。大弟子梅野石成为了两昆仑盟主,而风君子刚才告诉丁齐,这地方就叫昆仑界。奇异的是,风君子只说了这三个字,但包含的意思丁齐好像都听懂了。

“昆仑”有多层含义,现实中的昆仑山就不说了,首先在上古神话传说中,它是天帝与众神仙所居之地。而在丁齐看过的书中,还有东昆仑和西昆仑的说法。

西昆仑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天成仙家洞天,又称昆仑仙境,乃众多世外高人的修行之地,而东昆仑就是人们所生活的世间。所谓两昆仑盟主,是指梅野石打通东西两昆仑屏障,被所有修士公推为立约之盟主。

而风君子刚才所说的昆仑界,还有更广泛的含义,不仅包括东昆仑、西昆仑,还包括上古传说中的昆仑,也包括众人所在的间世……就是丁齐所读作品中的那个世界,不局限于一时一地,还包含古今中外,宏大而完整,且是开放式的。

没想到丁齐今天居然打开门户进来了,而且还遇到了风君子。如果这里也是一个方外世界,那么丁齐不可能探索完,它不仅在空间上是无限的、时间上也是开放的,与丁齐曾到过的小境湖、大赤山、琴高台、禽兽国都不一样。

丁齐一边在心里琢磨,又开口问道:“这里是绿雪茶园,那么神木林何在?”

在丁齐所看的故事中,绿雪也是一位草木之精的名字,其原身是昭亭山中的一株茶树,修行有成化身为一名女子。在唐朝的时候,武则天先是派一位法号智诜的高僧,册封绿雪为昭亭山神,后来又派了一位名叫善无畏的高僧,下诏取消了山神的册封。

昭亭山中有一座山神庙,始建于唐代,庙中供的就是绿雪的神像。但后来绿雪失去山神位,这座山神庙在后代也渐渐废弃了。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风君子为了救助一位驻留世间的阴神,也就是他的弟子柳依依,又自作主张册封柳依依为昭亭山神。

绿雪的原身是一株茶树,扎根之地叫做神木林。神木林是一处仙家洞天,就在昭亭山中却不知何处,凡人也不得见,很像丁齐所见过的方外世界。丁齐既然来到了昭亭山见到了的风君子,当然会有此一问。

风君子笑了:“神木林就是神木林,能见到就是能见到,见不到就是见不到。既然是方外来客,又认识我,那我请你喝杯茶吧,请随我来。”

丁齐又在心里嘀咕道:“果然不是庄先生!要是庄先生,应该请我喝杯酒才对呀?”他也在注意风君子到底是先迈出哪一只脚,然后暗叹一口气——押错了!

风君子先迈出的是右脚,而非丁齐先前“下注”的左脚。看着风君子迈出的脚步,丁齐莫名又有些恍惚。这里是他无法穷其究竟的昆仑界,但若换成他已经探索“完毕”的其他方外世界,比如小境湖、大赤山或琴高台,难道就能穷其究竟了吗?

就比如琴高台世界,丁齐留下了另一种方外秘法的传承,但他能决定什么人在什么时间将方外秘法修到哪一个境界吗?他知道陈容是否会变得更漂亮、小彦若能否打开琴高台的门户来到外面吗?

丁齐并不能也不知,哪怕他已经走遍琴高台世界、凝炼了完整的心盘、能够与天地的意志共鸣与共情,同样也不能。因为世界是“活的”,在自行演化中。眼前风君子的脚步仿佛就意味着世界的演化,哪怕丁齐刚才猜对了,其实意义也是一样的。

风君子离开了山路向山坡上走去,丁齐紧随其后。没有路,就是穿过山中的杂花野树丛林,偶尔能见到野生的茶树,前方翠竹掩映间露出了凉亭的一角。

高坡上有一座六角凉亭,风君子是穿捷径过来的。凉亭中有石桌石凳,有一名高簪长发的绿衣女子站在亭中微笑点首道:“见过丁先生”

她看上去约双十年华、挽着高髻,仔细看又发现那精美的长簪是带叶的细枝,身姿窈窕容颜秀美,站在那里远观似近、近观似远。看见她时又好像没看清,只觉山中草木景象仿佛平添萌动生机,如画中神韵天成。

丁齐不禁怔了怔,然后赶紧拱手道:“昭亭山神绿雪?居然还能见到您,幸会,幸会!”

绿雪答道:“我早已不是昭亭山神,如今的山神另有其人。丁先生不必多礼,请坐下品茶。”

风君子、绿雪、丁齐皆在石桌旁落座,说是品茶,可桌上并无茶具,亭中也没有别的东西,连炉子、水壶都没有。只见绿雪一挥袖,丁齐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只杯子,看上去就是造型很常见的单耳白瓷杯,但质地雪白剔透不带任何杂色。

绿雪再一招手,杯中似出现了嫩绿色的雪花飘舞。仔细一看那是茶叶,却没有落在杯底,而是似随风飘旋于杯中。紧接着又有一线热水注入,这水也是凭空出现的,就似半空中有个看不见的水壶在冲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