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93、心魔

包勤(化名)二十五岁,重点大学硕士毕业,刚刚能参加工作不到半年。他是一名神经症患者,症状属于精神障碍。

包勤最早去的是境湖市安康医院,是辛霜红主任负责的病人。辛霜红的治疗收效甚微,凭着专业经验,辛霜红感觉患者的病状也包含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特征,只有找到真正的病因才能有效治愈,所以他建议患者的父母带着患者来找丁齐。

心理咨询师碰到这种求助者,通常会建议转诊,让他们到专门的医院精神科去接受治疗,如今的情况倒过来了。这是一个特例,辛霜特意给丁齐打了招呼,并把详细的病历资料转给了他。丁齐本人不仅是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也是一位精神科医生。

包勤的症状很奇特,最早是从单位发生的一起事件开始的。

包勤的父母都是公务员,有些社会关系,在其硕士毕业后就把他安排进一家大型国企工作,待遇和效益都很不错,总之是令人羡慕的。

包勤刚刚参加工作两个月时,其部门中一台价值几十万的进口检测设备损坏了。像这种单位,设备损坏报损或者报修就是了,但这台设备几乎是全新的,而且很明显是被人为故意损坏,程度已无法修复。

这台设备放在一个大开间办公室旁边的小屋里,外面的大开间就是包勤所在的部门,出入办公区都需要刷门禁卡,然后绕过办公区打开小屋门才能接触到这台设备。谁会特意跑到这里来损坏一台检测设备呢?外人干的可能性很小。

嫌疑最大的就是这个部门的工作人员,总共有三十多位,目的可能是为了发泄,比如对单位或者对某位领导有所不满。可到底是谁呢,放设备的小屋中并没有监控,角落里还有一台复印机,大家都经常进来复印资料,所以谁都有嫌疑。

领导非常生气,当然也报了警。警方也认为嫌疑人主要是这个部门的员工,还特意找每一名员工谈话调查并做笔录,其中也包括包勤,可是到底也没有查出来是谁,迄今还没有破案,在缺乏证据又没人承认的情况下,好像也只能不了了之。

包勤的症状就是从那时开始出现的。他莫名其妙感到不安,并且变得敏感多疑,这种痛苦来源于一种很荒诞的自我怀疑。他始终在害怕别人认为这事是他干的,当同事们聚在一起说话的时候,他也会忍不住想是不是在指证他损坏了部门的设备?

正因为这种心态,他感觉部门的环境与气氛都变了,每一个人都像防贼似的盯着别人,而他更是被每一双眼睛盯着。

其实包勤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些想法并没有道理,事实也并非如此,可他就是忍不住有这种感觉。他是个新员工,加之沉默寡言,跟同事们的关系原本就不太熟悉亲近,如今变得更加疏远了,哪怕正常工作环节中的交流联系都出现了障碍。

设备当然不是包勤损坏的,照说包勤没有必要心虚,可他就是觉得心虚、终日忐忑不安,心里很没有底。坐在办公室中,他时常出虚汗,精神很紧张,注意力也无法集中。

在这样的状态下,他回家后也连续失眠,简直忍受不了,于是便告诉父母想辞职不干了。父母也很诧异,好不容易安排了这样的好工作,怎么说不想干就不干了呢?追问之下才知道原由,小包每天去上班就像是去承受一场折磨,令他痛苦万分。

父母一琢磨,这不是工作有问题,而是人有病啊!于是他们就帮小包请了病休假把他带到安康医院接受治疗,还特意托人专程找到了辛霜红主任……辛霜红后来不仅把病历资料转过来了,还特意告诉丁齐他做的诊断。

损坏设备的事千真万确并不是小包干的,这就令很多人奇怪了。小包明明没有干坏事,为什么会感到心虚呢?丁齐倒不觉得太奇怪,这世上心虚的往往并不是罪犯,很多并没有做错事的普通人时常也会莫名不安,如果仔细追究,其实都有潜意识的原因。

丁齐看了病历,确认包勤的确是患有神经症。神经症患者往往会感受到持久的痛苦,能体验到内心的冲突,这种冲突已经妨碍到工作和生活,但没有任何器质性病变为基础。

但神经症患者还拥有自知力,所谓自知力就是自己能够认识到事实。比如小包,他就很清楚事实是怎么回事,也认为自己没有损坏设备就不应该心虚。是否拥有自知力,是神经症患者与精神病患者的主要区别。

精神症是一种精神障碍,精神障碍与普通的心理问题最主要的区别就是,精神症患者的心理冲突是变形的。所谓变形,简单的理解,就是与正常的逻辑不匹配。

心理冲突分为常形冲突与变形冲突。

常形冲突就是与现实处境直接相关,符合正常的思维逻辑。比如攻击颜院长的死者家属,你可以说他们有心理问题,但他们是因为失去亲人的痛苦而需要情绪渲泄,或者想敲诈院方以谋求现实利益,这些都属于常形冲突。

可是包勤的心理冲突明显属于变形冲突,一般人可能理解不了,明明事情不是他干的,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辛主任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认为必定有一个潜伏的心理病因存在,可是他始终没有找到,所以才推荐患者来找丁齐。

包勤第一次来见丁齐,是在父母的陪同下。小包的父母也听说过丁齐的大名,知道丁齐是一位“催眠大师”,所以他们希望丁齐能给小包催眠一下,可能就会把小包的心病给消了。但丁齐自己清楚,简单的催眠不可能治好这位神经症患者。

催眠的本质,还是在不违反对方意愿的前提下去修改某些潜意识。而包勤的病症是心因性的,在没有找到病因的情况下,就算直接下达暗示指令告诉他不要再有这种感觉,这种指令也是无效的,否则催眠岂不成了万能?

所以丁齐第一次并没有给包勤做催眠,只是进行了摄入性会谈,尽量观察与收集材料、建立心册。包勤看上去情绪很低落,非常内向,话很少,几乎没有主动开过口,需要丁齐反复提示他才会详细回答一些问题。

第一次会谈进行了两个小时,结束时丁齐只是给了简单的情绪安抚暗示,并没有给小包“留作业”。但是会谈结束后,丁齐特意又联系了小包的父母,表示有一些情况需要单独咨询他们。

本来在电话里说就可以,可是小包的父母非常重视也非常焦急,又特意跑来了一趟。丁齐是本着尽职的原则这么做的,这次谈话并没有收费。

丁齐问道:“你们的孩子性格不仅非常内向,而且明显有自闭的特征。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种性格特征的?”

小包的父母皆答道:“他从小就是这个脾气,不太爱跟人说话,也不爱跑出去跟人乱耍,就知道闷头学习,成绩很不错……”

丁齐:“他不太可能一生下来就是这样啊!所以我才把你们私下叫来,请你们认认真真的回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性格出现了这种明显的特征?”

小包的父亲答道:“很小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挺活泼的,长大了就变得文静了。仔细想想的话,应该就是从小学高年级到快上初中这段时间。”

小包的母亲则给了一个更准确的答案:“假如这么说的话,应该是十岁吧。从小学四年级到小学五年级这段时间,他突然就像变得懂事了,不再像以前那么调皮了。”

丁齐追问道:“那么在他十岁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令你们至今还记忆清晰的?”

小包的母亲回忆道:“都十五年了,有很多事记不清了,好像也没什么重大事件,我只记得四年级的期末,他得了境湖市三好学生的奖状……”

其实类似的询问调查,辛主任也做过,在小包的父母这里,丁齐也没有问出更多的线索来。然后丁齐与小包进行了第二次心理会谈,这次他把小包给深度催眠了,并用了时间退行技术。会谈进行了三个多小时,丁齐的体力和精力消耗都非常大,终于找到了病因。

小包十岁那年放暑假,父母还要上班,便告诉他不能到处乱跑淘气。他却跑到街边去爬树捉知了,结果失足从树上掉下来摔伤了。一位路过的小伙子发现了,及时把他送到了医院里,小包的父母也闻讯赶来……

母亲先到的医院,当然要搞清楚孩子是怎么受伤的,她特意问了一句:“你是不是被人骑自行车撞了?”这一句也是随口出来的,因为她单位同事的孩子就曾遇到过这样的事。

结果小包居然点头答道:“嗯,是的!”

就是这个回答,将一件见义勇为的好事,变成了一起肇事伤人事件。救人的小伙子当然不会承认,他声称自己连自行车都没骑。在那个年代,公安部门的天眼系统根本就没有安装,事发地点也没有监控,所以好像也说不清楚。

小包的母亲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做的调解主要就是和稀泥。因为小包的母亲态度很强硬、情绪很激动,最终救人的小伙子自认倒霉,赔偿了医药费了事,还好小包伤得并不重……

颜院长完全被丁齐讲的故事吸引了,暂时忘了自己的事,一直在很专注地听着,此刻忍不住开口道:“这件事,就是那个小包的病因,对吗?”

丁齐点头道:“是的!十岁的孩子内心活动已经很丰富了,他们最擅长分辨的,就是在各种事件中父母对待他的态度。小包当时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母亲的态度,所以才顺着母亲的话回答,这样以来,事故的主要责任就不在于自己,便可以逃过父母的责罚。

其实不仅是孩子,我们在很多新闻报导中看到,有些老人出了类似的事情也会这么做。他们为什么会撒谎?因为相比对陌生人造成的伤害,他们更担心子女晚辈的责怪,还有给这些子女晚辈带来的麻烦与负担。

说出真相,就意味着过错在自己,他们害怕承认自己的过错,也觉得难以承担过错的责任。小包撒了一个谎,这个谎言是自私的,只是想避免受到父母的责罚。

以他当时的心智,或许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个谎言的性质,这是恩将仇报,实际上也是在伤害他自己。等他渐渐长大,他会理解得越来越清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也越来越不敢说出真相……他的性格变化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所以单位出了这件事之后,尽管他没有过错,却也会自我怀疑。当警察做询问笔录的时候,又触动了他当初的心境,他上一次接受警察询问,其实就是十岁那年。

单位的事件只是一个诱因,导致积累的心理冲突爆发,现实事件与内心感受之间产生了矛盾。所以辛主任说他的症状可能还包含着创伤后应激障碍,而且病因是长期潜伏的,可以说判断得很有道理,他是被另一个想忘掉却又不可能忘掉的自己给伤害了。”

颜院长叹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丁齐:“当年的事,当年的那个自己,一直潜伏在他的心里……我最近在和一群搞修行的人打交道,也看了一些有关的小说与典籍,这种状况,也可以称为心魔。心魔是自己种下的,不是想摆脱就能摆脱的。”

颜院长若有所思道:“心魔?这个称呼有意思!那么丁老师,你后来是怎么化解了这个小包的心魔?既然对我讲了这个故事,病人一定被你治好了吧?”不知不觉中,他对丁齐的称呼已经从小丁变成了丁老师。

丁齐微笑道:“既然找到了病因,我便结束了催眠状态,让他在清醒状态下讲述了这段往事,说出了隐瞒了十五年的真相,他的父母也是大吃一惊。既然他说了出来,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可以用认知疗法结合行为疗法……”

颜院长:“说具体点嘛!”

丁齐:“我的治疗方案很简单,但实施起来有点麻烦,需要他们愿意主动去配合。我让小包带着父母去找到当年那个救他的小伙子,说出真相并道歉。

假如有可能的话,还要尽量找到见证这一切的当事人,比如十五年前医院的医生、派出所的警察,不论他们还记不记得,也要说出真相,不仅是替那个小伙子说的,也是替他自己说的。”

颜院长饶有兴致地追问道:“已经过去十五年了,他父母都记不起来了,还能找到那个救人的小伙子吗?是不是通过警察的询问记录?”

丁齐摇了摇头道:“当时警察只是来做现场调解,根本就没有立案存档,查不到记录了。但是小包却记得那个小伙子的姓名与手机号码,因为当年警察在询问的时候,那小伙子自己说了。

您觉得惊讶吗?时隔十五年,在我给他找到病因之后、当他愿意面对回忆的时候,居然还能记得这么清楚,连手机号码都能背处来!”

颜院长微微颔首道:“听了你的讲述,我并不觉得奇怪,这就是他的心魔啊,挥之不去……这是哪一年的事情?”

丁齐:“去年上半年,就是我刚到博慈医疗上班不久,再往前倒推十五年,是二零零三年。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呢,这么多年了,手机号一直没换,所以还能联系上。”

颜院长:“我很感兴趣那小伙子现在干嘛呢,他到底是什么人?”

丁齐:“他姓陈,叫陈志军,当年二十多岁,现在四十出头,是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的高管,工作地点在上海。不仅这个人联系上了,当年来调解的警察以及在医院的医生,小包一家人想方设法都找到了……”

颜院长:“那个小包现在怎么样了?”

丁齐笑道:“挺好的,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没事了。现在还在原单位上班,性格变得很开朗甚至很外向,前不久还听说他参加了单位组织的各部门演讲比赛拿了奖呢,据说很喜欢耍嘴皮子,喝点酒就啰嗦个没完没了。我还在想,当时是不是矫枉过正,劲有点使大了?”

颜院长也笑道:“劲使大点好啊,这样就对了!”

丁齐将话题拉了回来:“其实类似事情,生活中并不少见,只是不同的形式发生,往往体现得不是这么极端,有可能只表现为心理问题而非精神障碍,比如这次找您麻烦的死者家属。

您既然审查过病例与急诊记录,认定丁大夫没有责任,那么您能告诉我患者的死亡原因吗?既然是外伤急诊,家属是否存在送医不及时或者救治失误的地方?”

颜院长:“还真让你给说中了!患者的直接死因是失血过多,假如能够早点送来,或者在送医之前就及时采用正确的包扎止血方式,还是有可能抢救过来的。”

丁齐:“死者家属明白这些吗?”

颜院长:“他们确实是耽误了一点时间,到医院之后,才知道止血方式不正确,但他们并不是专业人士……”

丁齐:“这就更符合心理逻辑了!这样的结果其实是最难接受的,因为错不在别人,反而很可能就在他们自己。在痛苦之中,更没有办法去承认与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么在潜意识中,他们就需要找到另一种自以为的事实,让他们更能接受。”

颜院长又叹道:“还是丁老师看得透啊!”紧接着就似突然回过神来,一拍大腿道,“咦?不对呀,我才是求助者!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分析他们的心理问题,而是找丁老师分析我的问题该怎么解决?”

丁齐笑了:“刚才只是搂草打兔子,顺便的,不好意思,职业习惯!重点当然还是您的问题。其实刚才讲的故事,重点就在于心魔两个字,每个人有不同的心魔。”

PS:月初了,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