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91、绕晕了

“真不好意思,你们大队的同志们那天连午饭都没吃,我要找个机会请大队的全体警官!”

“你不知道现在有八项规定吗?还想象让我们大队的全体同志接受吃请,让我这个教导员怎么做呀?我一个人代表他们就行了!既然是丁老师诚心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板,来个燕窝炖鲍翅!”

站在桌旁的饭店老板苦着脸道:“李所长,我们这里没这道菜!”

丁齐也笑了:“我没听说过这道菜。”

李青花小手一挥:“没有啊?那就一人来一头澳龙,要三斤一只的!”

老板:“这个也没有。”

李青花:“那你们这里最贵的菜是什么?”

老板:“境湖一锅鲜,一百二十八块,份量足够你们两个人吃了,我免费再赠送两个凉菜。”

李青花:“今天是丁老师请客,他有钱,不用赠送,照常算账、照常打折就行……这也太便宜了!”

老板在心中吐槽:李所长是跑到这儿寻开心来了吗,上哪里给她弄什么燕窝鲍翅澳龙啊,明知道没有,还装模作样地点了半天。但这话也只能在心里嘀咕,不敢说出来,赔笑道:“李所长,我这里只是一家大众小饭店,主要做在校大学生的生意,讲究的就是物美价。”

李青花:“好了好了,就点一道境湖一锅鲜,老板你看着配两个凉菜……丁老师,喝点什么酒,五粮液还是茅台……这里也没有,那么桃花潭还是境湖大曲?”

丁齐:“我开车了。”

李青花:“你没吃药吧?感冒药、消炎药啥的。”

丁齐:“那倒没有。”

李青花语气就像领导在安排工作:“叫代驾!”

丁齐:“我下午还有预约,你下午也得上班呢。”

李青花:“那就整点啤的吧。”

丁齐:“好好好,就陪教导员整点啤的。”

丁齐请李青花吃饭,结果李青花把时间选在了中午,地点就定在境湖大学西门外。等两人见了面,李青花把丁齐带进了街边的一家小饭店。丁齐说这也不像个请客的样子呀,李青花却说就是这里,让丁齐只管结账。

饭店老板当然认识李青花,虽然她春节后已经调到分局刑警大队当教导员了,但是老板还是习惯叫她李所长。酒菜很快就上齐了,李青花笑道:“便宜你了!”

丁齐给李青花倒了一杯酒:“您这是唱的是哪一出啊?跑到这里来点三斤重的澳洲大龙虾,还一人一只,不是在调戏老板嘛!”

李青花很爽直地答道:“我是在调戏你!”

丁齐被噎了一下,顿了顿才说道:“调戏我干嘛呀?”

李青花:“因为丁老师的档次高啊,要点就点最贵的,否则配不上你的身份。”

丁齐:“这话从何说起?”

李青花:“我可是听说了,昨天晚上田相龙田大老板请客,在境湖市最高档的饭店,你挑菜谱上最贵的点了一桌,田老板买了五万多的单!就一顿饭呐……”

丁齐苦笑道:“原来你想说这回事啊。田相龙要感谢我,我也不想要他的钱,但总不好一顿饭都拒绝吧?做了好事,接受好意也是应该的。他把我的导师也叫去了,在座的还有你们分局和江北分局的领导。

田老板既然定了那么高档的地方,我要是只点一盘醋溜土豆丝,那就是存心让人尴尬下不了台了……其实我点的菜越贵,他心里越好受,这也是满足他的心理需求,倒不是为了自己吃什么。”

李青花:“就是看人下菜碟呗?丁老师,我敬你一杯!”

丁齐:“也可以这么说吧,该我敬你,教导员辛苦了!”

李青花放下杯子又叹了口气道:“案子终于水落石出,该进去的也都进去了,但田老板心里不会好受吧?”

丁齐点了点头道:“这事搁谁身上都不会好受,他有必要去做个心理辅导。”

李青花:“田相龙的亏心事也没少做过,说起心理辅导,他可以去找你呀,十倍的谈话费都付得起。”

丁齐:“人性总是复杂的,不好一概而论。我对他现实中的事情参与太多,根本不适合做他的心理医生,已经给了他建议,还推荐了别的心理医生。不提田老板了,那天才知道你调到分局刑警大队当教导员了,我是不是该祝贺你升职了?”

李青花:“升什么职啊,说起来我好像还相当于降了半级呢!”

丁齐一愣:“好端端的为啥降了半级,难道是犯啥错误了?”

李青花:“我能犯啥错误!是我自己申请调过去的,其实也不能算是降级。”

丁齐:“我没整明白。”

李青花:“这么跟你说吧,按照国家公务员序列,派出所所长和大队教导员在职务上是平级,都是实职正科。但根据境湖市的土政策,派出所所长高配半格,是副处。这个副处是境湖地方的副处待遇,而刑警大队教导员这个正科,是国家公务员序列中的正科。

从去年开始,中央发文要求清理整顿各地方的公务员序列,地方政策与中央规定不一致,要以中央规定为准。那怎么办呢?只能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政策。我是恰好卡在老办法的线上,所以职级上还是地方上的副处,但职务是国家规定的正科。”

丁齐:“我勉强听明白了。”

李青花:“很多体制内的同志经常都被绕晕了呢。”

丁齐:“那你干嘛要调到刑警大队当教导员啊,所长不是更好吗?”

李青花:“派出所婆婆妈妈的事情太多,而我一直是想干业务的,最感兴趣的是主审侦察,否则也不会去学心理学还想考心理咨询师了……丁老师,我觉得你如果加入公安系统的话,一定是位最优秀的主审侦察员,就是收入比你现在低多了。”

丁齐:“我真要去了,你们能收吗?”

李青花笑着摇头道:“看你的档案记录估计就通不过,而且领导也不敢要啊,现在谁都怕了你。还有好心人提醒我呢,既要对你保持尊敬,但又不要和你走得太近,你是个好人,也很有本事,但是太邪乎……”

丁齐苦笑不得道:“只要不害人,就用不着怕我。”

他们两人点菜的时候,南沚小区朱山闲家的小楼中,庄梦周、谭涵川、朱山闲这三个人也在边吃边聊。庄梦周和谭涵川又溜达到镜湖来了,朱山闲便回家陪他们吃午饭,只听庄梦周说道:“我早就说过,真要是和人动手,丁老师绝不可小看。”

朱山闲:“丁老师也没动手啊,兵不血刃便一网打尽。”

谭涵川:“这才叫厉害呢,假如眼神就能搞定,干嘛还要动拳头?”

朱山闲:“现在公安系统内都在传,丁齐把一帮绑匪都给催眠了,然后让他们乖乖地投案自首,把警察都吓了一跳,太特么邪乎了!”

庄梦周:“事情好像传歪了,普通的催眠师可没有这么大本事,就算是丁老师也不可能做到传闻中的那种事。但事真相更邪乎,江湖要门兴神术,丁老师已经玩得贼溜,假如按过去的说法,那伙绑匪都被他拍花了……”

就在这时冼皓拖着一个行李箱走了进来道:“几位师兄吃饭呢,丁齐哪去了?”

朱山闲:“你也是听说消息赶回来的吧,他中午有事出去了。”

冼皓:“去哪儿,干什么了?”

庄梦周:“好像是请办案的警察吃饭表示感谢什么的吧,你干嘛不自己问他?”

冼皓取出手机给丁齐发了一条微信,丁齐很快就回复了。她放下箱子转身就走,朱山闲在后面喊道:“冼师妹,不一起吃饭吗?”

冼皓:“你们先吃吧!”

境湖一锅鲜,是这家饭店老板自己起的菜名,就是支上炉子炖一锅鱼虾河鲜,再加点豆腐腌菜,口感偏辣,味道还是挺不错的,足够两个人吃的,假如不喝酒的话,都够四个人下饭了。

丁齐和李青花正边吃边聊呢,冼皓走了进来,笑容灿烂举止大方,先点头和李青花打了个招呼,便很乖巧地坐在了丁齐身边,笑盈盈地说道:“李教导员,又见面了,您看着越来越精神、也越来越漂亮了,就是比上次瘦了点。工作可不要太忙太累,也要注意身体呀!”

李青花:“瘦点好啊,我还想减肥呢。”

丁齐在一旁插话道:“怎么我认识的很多美女,明明身材很不错,却总说自己要减肥呢?”

李青花:“这在心理学上有解释啊,我记得好像叫镜头错觉,生活中的很多现象都是镜头错觉导致的,丁老师应该比我更专业。”

冼皓:“这次可真的要好好谢谢李教导员,把丁齐从绑匪手里救了出来!我不喝酒,待会儿还要帮丁齐开车呢,就以茶代酒,敬李警官一杯!”然后又看着丁齐以撒娇的语气道,“请李警官吃饭,你怎么不挑个好点的饭店?这心也不诚啊!”

丁齐解释道:“是李警官选的地方,方便,待会还要上班呢。”

冼皓:“那下次还得再请,不要在中午了,请李警官吃晚饭,地方我选。”

李青花:“你们可别谢我,我还得谢谢丁老师呢,那伙绑匪是他抓住的,还提供了另一个破案线索,我们警方只是拣现成的……我下午还得上班,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哦。”

李青花走了,冼皓点了一碗白米饭,就着锅里的河鲜吃得挺香,一边吃还一边点头赞道:“李警官对这里的情况很熟,选的这家小饭店菜做得真不错,挺有眼光的!”

饭吃完了,冼皓伸手道:“车钥匙!我开车送你去上班,免得叫代驾了。”

冼皓开车送丁齐去博慈医疗,丁齐本以为冼皓会问他与李青花的事,比如干嘛单独在中午约人吃饭,结果冼皓根本就没提这茬,而是问了这起案件的详细经过。

等把事情都问清楚了,冼皓才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是不是傻啊?人家绑架你,你就跟着去了?就算你有几把刷子,行走江湖也须谨慎!”

丁齐赔笑道:“我当时只是有点好奇,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会干这种事?”

冼皓:“你的心可真大啊,啥事都好奇。你完全可以在公园里制伏那六个人,先审出他们的口供报警,然后再顺藤摸瓜追查……”

丁齐:“那样可能会走漏风声啊,假如一堆警察跑到公园里抓人,幕后的人肯定知道事情败露了。”

冼皓:“所以你才会先把那些人都控制住,然后再单独给李青花打电话?”

丁齐:“是的。”

冼皓:“丁老师的本事太大了!我可是听到传闻了,你把一伙绑匪给催眠了,然后让他们乖乖地去排队自首。”

丁齐笑了:“我可没那么大本事,也没有哪个催眠师能有这么大本事。我甚至没法给他们下达放了我或者解开绳子的指令,只能让他们站在那里记笔记,更不可能让他们去自首了。

催眠说穿了不过是一种潜意识状态,就算我在潜意识中给他们构建了一个虚构环境,但在那个环境里,他们的行为模式仍照遵照自己的人格特性。而且说实话,假如倒退一年前,我也是办不到的。”

冼皓:“那是当然,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还能那么镇定,慢条斯理把歹徒一个个都催眠了。有手段才有底气,因为你心里根本不怕他们,所以才能这么干。但我还是很好奇,这回你怎么能干得这么漂亮?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拍花贼了!”

丁齐:“我差点听成采花贼了。”

冼皓:“那是两个行当!”

丁齐:“其实是江湖要门的兴神术,但也不完全是兴神术,主要还是方外秘法的兴神境修为。想当初我为什么能创出兴神境,就是因为进了大赤山,感受到天地意志对人的情志影响。后来进了禽兽国,天地意志甚至能把人显化为各种禽兽。

我很受启发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这个世界也是一方天地,有其意志。我虽然不能开辟一个方外世界,但也可以影响到身边的人,兴神境的修为不仅是与世界的意志沟通,也是在凝炼自我啊……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冼皓噗嗤一笑道:“我很喜欢看你谈专业问题一本正经的样子。”

丁齐:“这好像是跟老谭学的。”

冼皓手扶方向盘,望向前方道:“你这事虽然做得很冒险,但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丁齐有些奇怪道:“放心什么?”

冼皓:“放心你啊,至少行走江湖已有自保之能。就算我认识的很多江湖老手,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了,你不必总是让别人保护。”

丁齐笑了笑:“我从小到大,很多时间,都是自己在保护自己呀,也在保护别人。”

今天下午有人特意预约了丁齐两个小时,看见求助者的名字的时候,丁齐就微微一惊。这位求助者谈不上很熟,但以前也经常见面,居然是境湖大学附属医院的颜院长,登记的求助心理问题是“内心冲突”。

颜溪乐是境湖大学医学院的院长,丁齐当初就是镜湖大学医学院的讲师兼在读博士,颜溪乐曾是他的单位领导。但丁齐的直属领导是刘丰,所以并没有和颜溪乐打过太多交道。

颜溪乐是著名的外科专家,也是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兼任境湖大学附属医院的院长,校内职务比刘丰还高半级呢。邵院长有什么心理问题,不去境湖大学附属的心理中心找刘丰或其他的专家,居然找到了丁齐这里。

丁齐转念间也就想明白了,颜院长这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尤其是不想让校内以及医院的同事知道,但又想找一位能信得过、大致了解他情况的心理医生。

下午两点整,颜溪乐准时走进了心理会谈室,他的年纪比刘丰小,今年刚刚五十出头,但是抬头纹很深,头花已经完全花白。丁齐迎上前去道:“颜院长,好久不见了!”

颜溪乐握着他的手感慨道:“是啊,有一年多没见了……当初学校做出的处罚决定,我个人不赞成的,可是没办法,就连老刘都没办法。

后来还在图书馆见过你,我听赵馆长说,可以帮你要一个转正名额、重新列入大学教职员工的正式编制,但是你拒绝了。我以为你在赌气呢,还给老刘打过电话,让他好好劝劝你。

现在才知道,你是真走出来了,也不用在意那些了。现在这社会,真是人才在哪里都吃香!可惜啊,镜湖大学没能留住你这位青年才俊……”

他说的都是实话。想当初在讨论如何处理“丁齐事件”的校内会议上,校领导班子做出了处罚决定,但身为医学院领导的颜溪乐却一言未发,沉默本身就表明了态度:处罚决定是校领导做出的,而不是他和刘丰做出的,医学院只是在执行决定而已。

丁齐:“我们就不要站门口说话了,颜院长请坐!您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帮忙的?请放心,您找我说的任何话,包括您来找过我这件事,我们都会为您严格保密的。”

颜院长坐下道:“小丁啊,我对你当然放心了,当初的事情我都清楚,哪个导师不想要你这样的学生?今天我来找你,其实遇到了和你当初差不多的事。”

丁齐微微一惊:“和我当初差不多的事?”

颜院长:“原来你不知道啊,最近没看镜湖新闻吗?”

丁齐:“哎呀,这段时间比较忙,确实没怎么关心。究竟是什么事?您别着急,慢慢说。

PS:可惜罗和梅啊,明天请个假,休息一下,后天继续更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