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90、记住了

田琦死了,宗族观念极强的田相龙没有了继承人。洪桂柱脑洞清奇,居然提议将自己已经十五岁的小儿子过继给田家。只要眼不瞎,就能看出来这是冲着田相龙的财产去的,而且想要的不是一点半点好处,居然是打算继承田相龙的整个家业。

除非田相龙脑抽才会答应这样的事情,假如他真的答应了,接下来洪桂柱恐怕就会成天盼着他早死呢。但这世上还真有脑抽的,洪桂荣就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天天跟田相龙闹。结果田相龙暗度陈仓,在外面找了个名叫小红的姑娘,又生了个儿子。

其实就算田琦不死,这个精神病患者兼变态杀人狂也不可能继承田相龙的家业。田相龙私底下悄悄干的事情,刘丰曾经隐诲的提示过,并没有做其他的评价。

但这件事却让洪桂柱知道了,洪桂柱便想了条毒计,他花钱雇人让那个孩子永远消失,当时找到的是黑老大的团伙。“黑老大”在这个团伙中就叫这个名字,普通成员并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甚至连他的样子都不清楚。

黑老大的真名叫郎黑,可能生下来就很黑,而父母起名也太随意了。他的名字中有个黑字,又是团伙的老大,所以就自称黑老大,够霸气的。

郎黑的团伙接了这单生意,洪桂柱开价五十万,先付一半,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郎黑团伙干这种勾当已是轻车熟路,经过一番踩点计划后,很轻松地就把那孩子弄到手了。但郎黑却知道了孩子的身份,觉得留着这孩子能从田相龙那里得到更多的好处。

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没打成,旋即被丁齐一顿乱棍打灭了美梦,孩子也被警方救走了。郎黑连后来的二十五万都没拿到,便和瘦老三一起逃回了老家。

瘦老三叫李瘦梅,也带一个瘦字,这名字可是起得够文雅的。李瘦梅和郎黑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邻居,当年郎黑带着他一起出去闯荡,如今也是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逃回老家。等春节都过了还不见任何动静,郎黑和李瘦梅便意识到风头已经过去,警方并没有查到他们两个的身份。

他们的心思又活泛起来,新年总得干新买卖呀,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洪桂柱身上。正月里洪桂柱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李瘦梅打来的,要他拿出五百万来花钱消灾。

郎黑和李瘦梅毕竟是在道上混过的,事先摸过洪桂柱的底细,五百万这个数不是随口说的。假如洪桂柱东拼西凑,差不多正好能拿出来这么多。但他们躲在乡下消息太闭塞了,不知道洪桂柱刚刚大吐血拿出了四百万赔偿给了魏凡婷。

这件事谁都没有对外声张,丁齐是为了保护魏凡婷、不想给她惹来麻烦,而田想龙、洪家兄弟则更不可能说出来了,所以郎黑与李瘦梅就算想打听也不可能知道。

洪桂柱接到电话后怒不可遏,一度还想耍横。但是耍无赖这招对李瘦梅无用,因为他比洪桂柱更无赖。

洪桂柱告诉瘦老三,在这起案件中中,双方的行为都是犯罪,假如捅出去都没有好下场,所以谁都别威胁谁。是瘦老三却满不在乎的告诉他:“警方不知道我的身份,连你都不清楚我叫什么名字吧?但假如我把事情捅出去,警察却是能抓住你的。”

洪桂柱咬牙切齿道:“别以为我不懂法律,假如你们不归案,这个案子也判不了!”

瘦老三笑道:“洪总好有见识啊,佩服,佩服!就算警方结不了案,但你猜一猜,田大老板会不会撕了你?只要这件事情被捅了出来,不管你进不进去,这一辈子还想不想混了?”

洪桂柱打了个哆嗦,一时间没话说了。瘦老三又说道:“既然谈买卖,我也是想帮你,只要这五百万到了账,我们从此两不亏欠,江湖相忘。我好心再提醒一件事,那个搅了你们好事的丁齐,应该就是田相龙的人,是田相龙特意找来对付你们洪家的!我收到钱以后是不会再找你的麻烦的,但你们还要小心这个人……”

李瘦梅不提丁齐还好,一提丁齐,洪桂柱简直要把牙都要咬碎了。在他看来,就是丁齐坏了他所有的好事,与他简直有不共戴天之仇!

瘦老三给了洪桂柱一个月的时间去筹钱,并且不许谈任何条件,假如一个月后还收不到钱,他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捅出去。当然了,钱到账是越快越好,每隔三天,瘦老三都会主动联系他一次的,而洪桂柱却联系不上对方。

仓促之间上哪儿去弄这么一大笔钱呢?冤有头、债有主,洪桂柱本能的就想到了丁齐,假如不是丁齐,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问题是丁齐有这笔钱吗,在洪桂柱看来,丁齐当然有,刚刚入账七百二十万呢。

在追索拆迁补偿款的过程中,“苦主”魏凡婷根本就没露面,从头到尾都是丁齐在忙乎,也是丁齐直接找到了田相龙。假如丁齐说自己一分钱好处都没留,打死洪桂柱也不会信的,将心比心嘛,丁齐上蹿下跳搞这件事,应该就是冲着他们洪家兄弟来的。

洪桂柱已认定丁齐是田相龙的人,也许在田相龙看来,这七百二十万只是小事,就当是丁齐帮他干活的辛苦费了。更重要的是,田相龙借机把洪桂荣和洪家兄弟都给臭骂了一顿,洪桂柱想把自己的小儿子过继给田相龙的打算也彻底泡汤了……

丁齐认出了洪桂柱,转念间就明白了对方为何要绑架他。丁齐虽然不清楚洪桂柱与犯罪团伙勾结的内情,但也知道洪桂柱是冲自己来的,也是冲年前收到的那七百二十万来的。

丁齐在心中暗叹,找死果然不分身份如何、手段高低,主要只看是什么样的人,这个洪桂柱和刚刚送命的那个张望雄,其实是同一种人。而令他更感慨的是,能在洪桂柱眼中看出那种对自己刻骨的仇恨,可自己偏偏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人。

这世上总有一种情况令人无语。有很多人与你素不相识、素昧平生,你既没有伤害过他们,更并没有做错过任何事。他们也根本就不认识你,更谈不上了解你,却不吝以各种恶毒的方式去谩骂你、攻击你、伤害你。

至于眼前的洪桂柱,丁齐毕竟还和他间接打过交道,让他连本带利吐出了赃款。丁齐此刻想到的,主要是这些年来的一些经历……有点走神了。

见丁齐不说话,洪桂柱还为以他被吓傻了呢,恶狠狠地说道:“丁医生,你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

丁齐面无表情道:“你们是什么人,把我带到这里想干什么?”

这简直是一句标准的台词,令洪桂柱感觉很满意,很有气势地挥了挥手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把你带到这里就是有事情想谈,只要你乖乖合作,我们只谋财、不害命……”

丁齐:“哦,你们是想要钱!但为什么认为我有钱呢?”

洪桂柱:“丁医生,都到了这个时候,就不必再说瞎话了。我们都调查过了,你年前刚刚发了一笔财,七百二十万呢!而且你是给田相龙田大老板卖命的,田老板也应该给过你不少好处吧,丁医生怎么可能没钱呢?”

丁齐看着洪桂柱的眼睛,主动帮他省略了很多废话,直奔主题道:“可是你们把我绑在这里,我怎么给你钱呢?”

洪桂柱微微一怔,眼中立刻有了别样的神采,凑近了道:“这一点你放心,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把你的各种账号、密码都告诉我,包括手机的、银行卡的……等我们把钱都转走之后,就会放了你。”

丁齐:“你拿到了钱,真的会放了我吗?”

洪桂柱:“当然了,我说话算数!但你如果不按我说的办,现在就没有好下场。”

丁齐:“可是你们有这么多人,就算你放了我,假如别人不答应怎么办?”

洪桂柱:“你这话什么意思?这里我说了算!”

丁齐:“我看过一部电视剧,也是这个场面,老大绑了人,答应拿到钱就把人给放了。结果人家给钱了,老大手下的小弟却动手了,老大说他只答应自己放人,而在场别的人可没答应……你看看,这里还有好多人呢,他们手里都有家伙呢。”

洪桂柱眼中暗藏嘲讽之色:“哦,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呀?我可让他们一个个都跟你保证!”

丁齐:“所有人都要跟我保证一遍……我有好几张银行卡,有很多账号和密码,先告诉你数额最大的那一个,然后你再把他们一个个都叫来对我保证,我再说其他的……”

洪桂柱的眼神就像猫在看被戏耍的老鼠,笑着点头道:“那你就先告诉我吧。”

丁齐:“我先说一个,你听好了,银行是……,账号是……,密码是……,记不住没有关系,我可以再说一遍,银行是……,账号是……,密码是……”

丁齐开始诉说,他的语速很奇怪,带着一种不太容易适应的节奏,刚开始声音不大,只有洪桂柱才能听清,但接着声音就渐渐变大了,让屋子里所有人都能听见。他仿佛是怕洪桂柱记不住,反复一遍一遍地念,足足念了有好几分钟。

丁齐还间或插话问道:“记住了吗?”

洪桂柱点头道:“记住了。”

丁齐又说道:“为了防止你忘记,我再念一遍,你会好好听的……”

洪桂柱听得入神了,看样子像在用心记住丁齐说的账号和密码,其实他真想记住很简单,掏出笔和纸写下来就行了,或者输入到手机备忘录里,但此刻好像没意识到,屋中的其他人反应也和洪桂柱差不多。

终于念完了账号和密码,丁齐又扭头道:“我还有其他的账号和密码,一人领一个,你们一个一个来……就是你,个子最高的,你先来!”

等地下室中的人都“领”完了账号和密码,丁齐冲洪桂柱道:“外面还有两个望风的,把他们也叫进来,一人领一个账号和密码。”

洪桂柱很听话地走出去把那两个也叫进来了。居然还有这等好事,那两人也非常高兴,依次来到丁齐面前领了一个账号和密码,然后就留在地下室中没有出去。

丁齐看人都聚齐了,又不紧不慢地说道:“为了防止忘记,你们都拿出笔和纸,把账号和密码记下来……用右手掏笔,每人左边的裤兜里有个小本……”

所有人都掏出了东西开始记录,但是他们手中并没有真正的笔和小本,只是做出了相应的动作,装模作样地在那里写着什么,看表情又跟真的一般。

正准备去分局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李青花突然接到了丁齐的电话,她笑道:“丁老师,今天怎么有心情突然主动联系我了,是想约我吃饭吗?”

丁齐:“回头一定请李所长吃饭,但我现在要报案。”

李青花:“报案你不打110,拨我的私人电话干什么?工作和生活一定要分清楚!不要再叫我李所长了,可以叫我教导员,我调岗位了。”

丁齐:“调到什么岗位了?”

李青花:“分局的刑警大队。”

丁齐:“那真是太巧了,我要报的案子,就是正在发生的一起刑事案件。就在现在,我被一伙歹徒绑架了。”

李青花:“别泡了!你知道这么逗警察、报假案的后果吗?你被绑架了还能给我打电话?”

丁齐:“我没开玩笑,这事是真的,听我慢慢和你说……”

他从今天早上在公园里被六名歹徒挟持说起,讲到自己被蒙头带走最终到了一个地下室,在见到了一位蒙面的“佐罗”,一眼认出对方就是洪桂柱。他讲述的中途还挂断了电话一次,给李青花发了自己的定位,是在江北区的市郊。

李青花当然清楚丁齐和洪桂柱有过什么恩怨过节,也意识到丁齐不是在开玩笑了,重新接通电话后,语气凝重道:“你是怎么脱身的,那伙人呢?”

丁齐:“教导员放心,那伙人已经被我控制起来了,他们正在记笔记呢。我真是找你来报案的,赶紧行动吧……”

李青花颇觉不可思议,沉吟道:“你在江北区,而我负责的是江关区刑警大队。这要是真事的话,你应该打电话给江北区……或者我帮你通知他们吧。”

丁齐:“我可是在江关区被带走的,这事你也能管得着吧?你们警方连跨省都可以执法,跨个区联合行动有什么问题!我之所以给你打电话,主要是因为你知道内情,而且顺便送你一个破获大案、要案的机会,你调到了刑警大队真是太凑巧了。

先别着急,我还有个情况要告诉你。想当初田相龙的儿子被拐卖团伙拐走,并不是突发事件,而是洪桂柱花钱雇凶,他的目的就是想除掉那个孩子。团伙头目跑掉了,现在见风头过去又来敲诈洪桂柱。

你们抓住洪桂柱这伙人之后不要走漏风声,先控制洪桂柱的联系方式。那个犯罪团伙的头目每隔三天就会联系洪桂柱,问他钱凑齐了没有、什么时候打过去?警方正好可以顺势将外逃的犯罪团伙头目一网打尽,至于该怎么做,就是你的专业了……”

李青花目瞪口呆道:“你是怎么掌握这些情况的?”

丁齐:“都是问出来的呀,我跟洪桂柱聊得挺好……现在是不是可以组织抓捕行动了?我再回地下室把自己绑椅子上,还原一下现场。”

李青花:“喂,喂……”而那边丁齐已经把电话挂了。

等警方大队人马赶到江北区那个别墅工地,走进丁齐被绑架的地下室时,只见丁齐坐在椅子上双手被反绑着,他面前还站着十个人,皆做一手持本一手拿笔状,都认认真真地不知在记录什么东西。直到警察为他们带上手铐,这些人才清醒过来……

在境湖市警界,尤其在江关区司法系统内,丁齐的名字早已如雷灌耳,几乎所有人都听说过他的“事迹”,此刻在场的警官们看向丁齐的眼神都跟见鬼似的!

李青花很轻松地就解开了反绑丁齐双手的绳索,发出一声呻吟般的叹息道:“丁老师,你把它们都随眠了吗,这是怎么办到的?”

丁齐淡淡道:“谁叫他们给了我足够的时间,不仅没有心理防备,而且还愿意主动配合呢?这就是我的专业,这次是免费的!”

将洪桂柱等人带走并不算完,当天晚上八点,李瘦梅又联系洪桂柱,终于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洪桂柱那边五百万已经快筹齐了,差不多三天后就可给他打款,双方商量了一番付款方式,通话时间挺长的。

李瘦梅还挺谨慎,告诉洪桂柱三天后再联系,到时候再说怎么给钱。时间又到了三天后,一队警察如神兵天降,郎黑和李瘦梅都没反应过来……

洪桂柱当然是进去了,其他的事不必再多提,但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他,丁齐那天究竟告诉了他什么账号和密码?在洪桂柱的意识中,他千真万确已经牢牢记住了,事后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