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89、把这几个货给忘了

大年初八,众人各归岗位,朱区长还是朱区长,丁医生还是丁医生。经历了惊心动魄的禽兽国之行,又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这个世界一切如常,但朱山闲手中却多了一件法宝,名为照影,他又给起了个名字叫望气镜,众人则称之为照妖镜,来历实为禽兽国之影器。

朱山闲等人并没有和庄梦周汇合,而是取得联络之后便分头离去,丁齐也没有见到鲜华和柳芬,他甚至不知道这一对江湖高人也参与了此事。庄梦周等人还有些事情要收尾,走得比朱山闲他们晚一天,首先要把张望雄他们开来的那三辆车处理掉,不能留在小区里。

冼皓暂时留在了禽兽国,说是要教小巧听懂人类的语言,其实也是为了在那里修炼。朱区长开年后很忙,谭涵川也回了单位,所以丁齐平时就一个人,便老老实实去博慈医疗上班挣钱吧。

丁齐在境湖大学北门外那套公寓原本是租了一年,年后就到期了。他联系房东打算把剩下的一些零碎物品都搬走,同时要回押金,结果却出了点变故。

房东告诉他,这套房子已经被人买下来了,新房主知道房子出租的情况,并没有介意,只说自己会跟住户联系的……房东还没说完丁齐就反应过来了,这事十有八九是魏凡婷干的,她很可能是受了冼皓的怂恿,涂至应该也支持。

魏凡婷见到丁齐不过短短半年,虽然她人很聪明,但单纯的像一张白纸,很多东西仍在学习中。丁齐帮她从洪桂柱那里追索回被侵吞的拆迁补偿款,连本带利总共七百二十万,其中给了前警官孙达五万块的跑腿好处费,其余的钱丁齐是一分都没要,全给了魏凡婷。

魏凡婷自己不会搞投资,这笔钱也不能干放着呀,众人出主意,让她先买了南沚小区朱山闲家隔壁的那栋小楼,花了二百三十万,收拾屋子添置家具大约又花了二十多万。呈品字形排列、围绕小境湖门户的那三栋楼都成了方外门的产业,大家出入小境湖也方便了许多。

小婷婷的手头差不多还剩了四百六十万呢,大家建议她暂时买几份相对稳妥的理财,留点应急的现金就行了。

当时众人在一起喝酒庆祝,小婷婷被冼皓单独拉出去了,说是有事和她商量,丁齐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现在听说自己租的这套公寓被人买下来了,丁齐立刻便意识到新房东应该就是魏凡婷。

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一时间脑筋还转不过来呢,但丁老师反应快啊。买下了一栋已出租的房子,自己不过来住,租约到期了,新房东也不联系住户谈续租和租金的事情,好像是完全忘了。除了小婷婷,还有这么不靠谱的房东吗?

旧房东啰里啰嗦说到最后,终于给了丁齐一个新房东的手机号码,一看果然就是魏凡婷的。这套四十年产权、面积接近五十平的商住公寓,当时的市价在八十万左右,新房东花了八十五万买的,这些都是丁齐从旧房东那里打听出来的情况。

但小婷婷也没吃亏,年后这套公寓的市价已经涨到八十五万左右了。境湖市是江淮省内经济最发达的一个市,但是房价比省会逍津市还低不少,只能说逍津市的房价已经炒得太高了。这种情况也吸引了周边一带不少人跑到境湖置业,境湖市的房价一直在稳步上扬。

魏凡婷在南沚小区拥有一栋二层小楼,又在境湖大学周边拥有一套商住公寓,没有贷款负债,手里还有几百万存款,妥妥的白富美,涂至真是拣着了。涂至和魏凡婷都是丁齐的弟子,这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

其实小婷婷家本来就有钱,有那么大的“院子”,还有一间专门的库房,陈列着赤山寺历代以来收藏的宝物,几百万根本就不算什么。

丁齐时常感叹,那个魏凡超何必跟着范仰折腾?但凡他脑子正常点,就能舒舒服服活得很滋润,比这个世上的绝大多数人都要逍遥自在。可惜呀,魏凡超的精神不正常,范仰也是曾经的魏家子弟,他只是将魏凡超当成一个个打手。

假如范仰当初的阴谋得逞,精神不正常的魏凡超迟早是要被他玩死的,小境湖也会落到范仰手里,那么魏凡婷的下场堪忧。幸亏他们都不在了,也幸亏丁齐找到并打开了小境湖,等于是解救了小婷婷。

回到境湖后不久,境湖大学开学了,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等三名弟子又见到了师父。对于他们而言,琴高台之行刚刚过去一个半月。在那样的奇异世界中有那样的奇异经历,而且度过了大半年的时光,回到现实世界只有短短一个半月,他们还处于心理适应期呢。

这天清晨,丁齐没有让三名弟子在公园中练功,而是直接把他们带进了大赤山。魏凡婷不在,她跟着涂至跑出去玩得很开心,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丁齐让三名弟子就在此处方外世界中修炼,并叮嘱了他们应该注意什么,便独自离开了。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毕学成等三人已将方外秘法修炼至隐峨境,其实不必师父带路,也可以自行出入大赤山,那里确实是一个更适合修炼的地方,天地间那股肃杀压抑的气息早已化散。丁齐重点叮嘱他们出入大赤山的时候要小心,不要暴露行踪。

丁齐确定三名弟子进入大赤山时没有被人跟踪,但他重新穿过公园准备回公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显然有人掌握了他的行踪规律,知道他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小赤山公园里,就是冲他来的。

晨练高峰期过后,小赤山公园里显得很冷清。丁齐穿过一条树丛中的小路时,迎面被两条大汉挡住了,树丛中又窜出来四个人,总共六个家伙把丁齐围在了中间。他们从衣服里掏出了黑黝黝的短兵器,有三个人贴近丁齐用凶器抵住了他的身体,另外三个人站在外围。

丁齐面不改色,也没有说话。他这副镇定的样子假如换一个角度看,也可能是非常害怕的表现,很多人遇到这种场面,往往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大脑一片空白,更别提是逃跑或者反抗了。而看这个架势,对方也没给丁齐逃跑或反抗的余地。

有一人压低声音道:“我手里拿的是三棱刀,只要手一抖捅进去,送医院抢救都来不及,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小动作。”

丁齐神情木然道:“你们想干什么?”

那歹徒又问道:“你姓丁吗?”

丁齐答道:“姓丁又不犯法。”同时在心中吐槽这帮人问话不讲逻辑,应该先问他姓不姓丁才对。

歹徒又说道:“我们老板想请你谈谈,我们只是送你过去见个面而已。乖乖地,不要让我们难做,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丁齐乖乖地就跟着他们走了。其中一人伸手搂着丁齐的肩膀,仿佛很亲热的样子,另一只手却藏在衣服下面,手持三棱刮刀顶着丁齐的腰肋。这帮人都穿着运动服、戴着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好像也知道躲避各个摄像头的位置,至少能使监控画面拍不到他们的脸。

他们手中的三棱刮刀也经过了伪装,为了避免锋芒闪光,表面都涂了一层沥青。来到公园门外,丁齐被推进了一辆面包车,然后脑袋被套住了、让他什么都看不见,兜里的手机、钱包、钥匙啥的也都被搜走了。

丁齐又忍不住在心中吐槽,套上头罩就能让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吗?想当初他可是在琴高台世界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都能从容行走山野的。

这帮歹徒显然是不想让他知道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可是丁齐的方外秘法已修炼到心盘境,只要凝炼心盘,闭着眼睛也能“画出”空间方位。

吐槽归吐槽,但丁齐并没说什么,只在心里琢磨究竟是什么人想对付他?难道是张望雄在外面还有同党,又或者是范仰仍有残余的同伙?但仔细想想又都不像啊!用这六个人来绑架一个普通人应该是足够了,但来对付他丁齐却很不靠谱啊。

面包车走得还挺远,经大桥过了长江,穿过江北区又到了市郊。这个地方丁齐从未来过,是一片在建的工程项目,和南沚小区差不多,都是一栋栋小楼,而且都是三层的。周围有不高的山丘和郁郁葱葱的林木,显得环境还不错。

这些别墅小楼总计有三十多栋,大部分已经封顶,但还没有做内装修,大白没刮、门窗也没安呢,好像是停工了。

有一些情况丁齐不可能未卜先知。这里是附近一位村民土豪搞得别墅小区,但是因为地皮审批和产权性质问题遇到点麻烦,如今正在打扯皮官司呢,所以暂时停工了,只留了几个看守工地的工人,平时并没有人来,正适合干一些非法的勾当。

丁齐被带进了一栋小楼,两个人架着他走入了地下室。他被摁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双手也被反绑在椅背上,头套终于被扯了下来。地下室里挂着一盏节能灯,丁齐终于看见了眼前的人。

他毕竟是学过望气术的,就算没学过望气术也精通心理学,一看这伙人的气场以及身体姿态,就知道面前的人就是这场绑架行动的主事者。丁齐暗叹了一口气……怎么把这几个货给忘了?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意大利和法国合拍了一部电脑名叫《佐罗》,主演是阿兰德龙,它也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大陆最早引进的西方电影之一。这部电影一度风靡全国,阿兰德龙所扮演的佐罗更是成了很多人崇拜的偶像。

佐罗最典型的扮相就是在一根黑布条上抠两个眼,往脑袋后面一系做成一个眼罩,而眼前的男子也是这个扮相。此人年纪也不小了,当年肯定看过那部电影,可能也粉过一段时间烦扰佐罗吧,如今终于有机会亲自扮演一回。

对佐罗的形象不太熟悉的人可以想象一下蝙蝠侠,把脸和下巴都露在外面、只戴眼罩的蝙蝠侠。

丁齐小时候也看过《佐罗》这部电影,不是在电影院看的,而是放寒假时在老家山村的打谷场上看的。当时县里的电影队下乡,免费给村民们播放,居然有这部很洋气的外国电影,把很多小伙子看得五迷三道,把很多大姑娘看得春心动荡。

此刻冷不丁又看见这个扮相,丁齐忍不住又在心中吐槽:导演为了让明星耍帅,打造出一个经典的偶像造型,就设计了这么一个眼罩以示蒙面。但是这个眼罩顶屁用啊!耳朵、鼻子、嘴巴、脸颊、下巴都露着呢,帅是帅了,可熟人哪有认不出来的道理?

可是剧中的那些熟人,偏偏一个都没认出来。这部影片的风靡,可能也带出了一股很不好的风气,后来的很多影视剧中对乔装改扮的设计便显得很不严肃。

比如拿一片透光的薄纱罩住脸,发型和衣服都不换就算是蒙面了,素昧平生的观众都能认出来是谁,偏偏剧中朝夕相处的亲朋好友都认不出来,这得是多脑残的眼神啊!

丁齐一眼就把这个“佐罗”给认出来了,他叫洪桂柱,是洪桂荣的哥哥、洪家四兄弟中的老二。

丁齐虽然没有见过此人,但当初特意搜集过他的详细资料,各个角度的照片包括视频都有。当时他直接找到了田相龙,让洪家兄弟连本带利吐出了侵吞的拆迁补偿款,一共是七百二十万,这算是把洪家人往死里得罪了。

后来他又让魏凡婷拿出五万感谢跑腿的中间人孙达,并托这位前警官帮个忙,就是搜集一份关于洪家四兄弟的详细资料。七百二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得罪了他们也要防止被报复,不能连人都不认识。

丁齐做事很谨慎、很周密,搜集洪家的兄弟的资料只是以防万一,但是后来嘛……他就把这几个货忘得干干净净。

这并不是丁老师的记性不好,否则也不会一见面就能认出洪桂柱,实在是因为他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而且也没再把洪家兄弟当回事,平日对付江湖高人都忙不过来,谁还能天天想着他们啊?

丁齐忘了洪家兄弟,洪家兄弟可没忘了丁齐。人和人之间哪怕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时间尺度也是不一样的。对于丁齐而言,这件事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甚至都不会再去想。但是对于洪家兄弟而言,这就是正在发生与经历的事情。

那七百二十万,田相龙“借”了三百万,另外三兄弟凑了二十万,洪桂柱一个人掏了四百万,谁叫当年的事情就是他干的、好处也是他拿的最多呢。为此洪桂柱还卖了市区的一套房子,就是他正在住的,赶在春节前搬家,年都没过好,心中深恨丁齐。

这还没出正月呢,洪桂柱就这么着急对丁齐下手了?他也被逼无奈,因为最近又被人敲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