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88、辛苦了

白马低头看着地上的两件法宝,神情很是古怪,它们就竟然就这样唾手而得,这算什么,难道是打怪爆装备吗?但眼前惨烈的景象,又使每个人都没心情开玩笑。

丁齐叹了口气道:“挖坑把他们都埋了吧,辛苦朱区长了!”

朱山闲也叹了口气:“怎么脏活累活这次轮到我了呢?”

谭涵川:“谁叫你是大象,随身有两把月牙铲呢,正适合用来刨坑。在外面你是领导,舒适日子过惯了,到这里就多干点活吧。”

朱山闲:“要埋就埋深点,别开春之后让别的野兽刨出来了。所有东西也都埋进去,除了这两件法宝。”

张望雄的真名到底叫不叫张望雄、他当初给朱山闲看的那本证件是不是真的、其人究竟在哪个部门工作?直至他身死,朱山闲等人也没有搞清楚。张望雄连同他带来的十五名手下就这么简单就被一网打尽,成功的江湖局便是如此,假如出了差错,麻烦就会很大。

在雪原上刨坑,将那些散落的尸骨一一深埋,包括他们带来的物品,最后将地面压得结实平整,几乎看不出一点痕迹。雪和草当然也被刨去了,露出了下面的泥土,但等到开春之后,这里很快就会有新草发芽,而且会长得比别处更茂盛。

众人又回到了地上落着影器和身器的地方,白鹭也飞了过来。大象用鼻子卷起影器,将那面小镜子对着自己照了半天。镜子太小它的脑袋太大,不得不将鼻子尽量伸长离得远一点,还闭上眼睛再睁开……

白鹭终于忍不住问道:“朱师兄,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朱山闲笑道:“我看见了我自己呀。但想让这面镜子照出人影来,还得费些功夫,冼师妹你也试试。”说着话象鼻子一转,将镜面放低对准了白鹭。

影器的造型是一尊女子飞天的雕像,双臂展开举着一面铜镜。这面铜镜的表面只是普通的平面,反光模糊照不出什么影子来。冼皓纳闷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朱山闲提示道:“需要凝神入境,不是随便照的。”

冼皓眯起了眼睛过了几秒钟,点了点头道:“我看见了自己。”

白马在一旁道:“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照妖镜啊,能照出大家的原形。”

朱山闲再把象鼻子一转对准白马道:“丁老师也试试。”

一眼看过去,确实照不出什么来,凝神入境以神识感应这件法器,忽觉眼前一花,镜中就似出现了另一个世界,透过镜面可以看过去,就是禽兽国的倒影,但丁齐看见了穿着衣服的自己。

丁齐沉吟道:“好奇怪的法器,要在意识完全清醒并且高度专注的情况下才能看清镜面,我感觉到了法力的消耗。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是很难看见镜面的,假如真的勉强看见了,也会被抽取一种东西……”

犀牛问道:“什么东西?”

丁齐:“谭师兄自己试试,不要动用神识法力,就像一个普通人照镜子那样看。但你可以凝神入境,达到意识完全清醒并高度专注的状态。”

谭涵川试了一下,果然看见了自己,又点头道:“果然被抽取了什么,应该是精神力量。在这个世界中动用影器,就会被抽取精神上的力量,丁老师又是怎么察觉到的?”

丁齐:“这些野兽死的时候,我就通过禽兽符感觉到了。原先他们只是进入了这个世界,可是在身亡时意识消散的那一刻,我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这个世界吸收了,应该就是他们的精神意念或者说全部的精神力量。”

人有精神力量吗?当然有,最简单的理解就是人们常说的“精力”,在大脑高速运转的时候,人很快就会觉得精神疲惫。谭涵川只是照了照镜子,感觉却像参加了一场大考,所以才会得出这个结论。

冼皓:“听上去有点可怕呀。”

朱山闲:“这个世界确实诡异。”

丁齐又提醒道:“根据那面石碑上留下的信息,影器不是用来照自己的,而是用来分辨此地其他的禽兽来历。”

朱山闲:“那我就试试这只小麻雀。”

冼皓:“不要总叫它小麻雀,它的名字叫小巧。”

大象举起镜子偏转了一个角度,从它的角度正好可以照见投影在镜面中的小巧,然后大家也都试着看了看,皆点头道:“果然是本地人啊,照妖镜照出来的还是一只麻雀。”

朱山闲用象鼻子卷着影器舍不得放下,感慨道:“好东西呀,简直是施展望气术的最佳神器。你们知道吗,上次我在安康医院见到沙朗政,施展望气术看见的就是一只黄鼠狼。而这面镜子的妙用,简直就是为了修炼望气术的人准备的,可不仅仅只能用来在禽兽国中看禽兽。”

丁齐:“既然如此,朱师兄就留着这件法宝吧,那身器你也拿着。”

朱山闲:“怎么拿呀,我又没手。”

丁齐笑道:“你的鼻子挺灵活的,卷两件东西没问题。”

谭涵川突然道:“你们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吗?我们是怎么拿到这两件东西的?它是张望雄带进来的,张望雄死了之后便露了出来。假如是朱师兄从外面直接带进来的,又会是什么情况呢?”

朱山闲:“那我也做个试验。”

这时天光已放亮,尚妮走出房间穿过客厅来到阳台上,打了个哈欠道:“还没有动静吗,会不会出事?”

庄梦周:“当然会出事,就看出事的是谁了,外面没有动静才是正常情况……你睡醒了?盯着平板电脑,我去睡一会儿。”

昨天夜里,鲜华、柳芬、庄梦周三个人轮流值守,让尚妮先去睡觉了。尚妮刚刚接过平板电脑打开监控画面,就突然叫道:“有动静了!庄先生,你先别着急睡觉。”

朱山闲出现在岩缝中央的小平台上,怀里抱着两件东西,向着监控镜头的方向打了个手势,然后转身又钻进了石壁中。鲜华道:“里面已经得手了,设局成功,张望雄那伙人一个人都没跑掉。”

庄梦周也打了个哈欠道:“那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柳芬笑道:“庄先生着什么急啊,你昨天不是已经睡觉了吗?”昨天晚间到今天凌晨,他们三人每人值班三小时,等于每个人都休息了六个小时。

庄梦周揉了揉眼睛道:“没有睡好啊,现在才彻底放心了。”

鲜华:“现在说彻底放心还言之过早,别忘了那位册门高人田仲络也参与了这件事,还没见到他的人露面呢。”

庄梦周:“田仲络,那个卖假肥皂的?他到现在还没有露面,那么这一次就不会再露面了。”

柳芬:“哦,这话怎么说?是庄先生算出来的吗?”

庄梦周厚着脸皮道:“昂,就是我算出来的。”

尚妮好奇道:“庄先生这次又是怎么算的呢?”

庄梦周解释道:“看张望雄这一次的行事,把所有人都带进去了,外面并没有留下同伙看门,说明他并不信任同伴,事先肯定也没有通知田仲络。假如田仲络事先不知道消息,这大过年的,再派人来已经晚了,别说黄花菜了,什么菜都凉了!”

鲜华:“那以庄先生看,田仲络究竟知不知道消息呢?”

庄梦周:“田仲络既然参与了这件事,他也不是不清楚张望雄是什么人,怎么会不盯着呢?田仲络的打算,肯定也是想利用张望雄找到并打开金山院,来个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才是他的行事风格。”

尚妮不解道:“那么田仲络的人在哪里呢,您怎么又说这次不会来了?”

柳芬笑着接话道:“庄先生说得没错,如果田仲络事先就在盯着张望雄的行动,那么这次他的人已经来了,而且已经进去了。”

以江湖八门高人的手段与行事风格,田仲络假如已经盯住张望雄,那么最好的办法并不是再派一拨人跟在后面。张望雄也不是白给的,而且很有反侦察经验,那么做极容易被其发现。最简单也是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在张望雄的手下中安插内应,可以随时掌握情况。

张望雄召集的手下很多,内应最好设法安排两个,而且这两个人之间互相还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可以防止在传递消息时有人撒谎。以田仲络的手段,要是有安排的话,恐怕早就安排好了,岂能让张望雄撇开他独自单干。

所以说田仲络如果派人来,那么他的人应该已经进去了。可惜张望雄带进去的人全军覆没,一个都不可能再出来,也就没人能再给田仲络通风报信。假如田仲络迟迟收不到消息,肯定会意识到张望雄这边已经出事了,但那时候已经晚了,至少现在是来不及有什么举措了。

柳芬突然说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丁老师太辛苦了!”

尚妮也颇为感慨道:“是啊,一家一家地找方外世界,每次都这么不容易,确实太辛苦了。而且仅仅依靠一部《方外图志》,且不说记录内容残缺,考证起来也麻烦得很。”

鲜华若有所思道:“这么多光怪陆离的方外世界,真是令人神往。有很多方外世界恐怕已被人找到甚至早已占据,却不为世人所知。看丁老师这么辛苦,我们是不是要想个办法帮帮他?”

庄梦周:“哦,你有什么想法呢?”

鲜华:“我们不知道世上还有哪些方外世界,而这些方外世界又在哪里、在什么人手中,与其让丁老师这么一处一处找下去,还不如让这些方外世界主动来找他。”

庄梦周微微一皱眉:“你难道想把丁老师给卖了吗?虽然会卖出个大价钱,但也会给他本人带来大麻烦。”

鲜华赶紧摇头道:“不不不,我当然不想那么做。其实把麻烦给我也行啊,只要传出去风声,说我创出了一门方外秘法,可以发现与开启各自处方外世界,而且用不着掌握控界之宝,你猜会有多少人闻风而动?”

这回轮到庄梦周摇头了:“不不不,你也别惹这个麻烦!虽然你有几把刷子,但是江湖越老,还是越谨慎越好,你这样玩得就太大了。”

鲜华:“我刚才只是打个比方,其实可以不是我,真正创出方外秘法的人还是丁老师,请问丁老师有什么别的身份吗?”

尚妮插话道:“好像有一个,我记得名字叫朱大福,是冼姐姐给他安排的,绝对没有问题。”

鲜华一摊双手:“那就好办了!”

庄梦周看了他半天,突然笑道:“小华呀,你可真会玩。近代以来,就没有听说谁布过这么大的江湖局!我琢磨了半天,感觉你好像才是那个幕后的大BOSS啊?”

鲜华做谦虚状:“人总得有理想、有抱负、有出息嘛。”

柳芬笑着打趣道:“还得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

禽兽国中的丁齐化身为一匹头生银角的白马,此刻并不知道鲜华在幕后策划着什么,他还从未见过这个人呢。丁齐重新打开门户将朱山闲放了进来,众禽兽一时都有些惊愕。因为进来的并不是那头大象,而就是朱山闲本人。

朱区长背手踱步,面带微笑打着官腔道:“同志们好!”

众禽兽回应道:“领导好,领导辛苦了!”可惜这是精神意念交流,听见的只是一片嘶鸣声,大家又七嘴八舌地问道,“朱师兄,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朱山闲:“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不是变的!”接着又解释道:“我终于知道身器的真正妙用了,需要从外面带进来,并保持意识清醒,然后才能避免化为禽兽。张望雄虽然拥有身器,但他进来时的自我意识并不是完全清醒。一般人得到这件东西,结果恐怕也和他一样。”

谭涵川沉吟道:“我们是因为修炼了方外秘法,才能不借助控界之宝打开门户,进来后还能保护自我意识清醒。

其实像张望雄那样进来未必是坏事,会经历一个逐渐唤醒清晰自我意识的过程,又能体会到物质不同的存在方式。这就是一段修炼,也是更高境界修为的提前体验与铺垫。”

朱山闲:“该体验的,其实我也体验到了,不是也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大象嘛!”

冼皓:“拥有了身器,可以口吐人言,就能教小巧说话了。”

朱山闲:“我得回去上班啊,要不身器你拿着?有时间就来教小巧说话。”

丁齐突然道:“你的身器和影器都在哪里呢?”

朱山闲这次来并没有背包,看身上肯定藏不下那两件东西,单他也没有拿在手中,所以显得有些奇怪。朱山闲一招手,身器凭空出现在手中,就和丁齐祭出禽兽符的场景一样,然后再一翻手,就像变魔术一般,身器又消失不见。

谭涵川惊叹道:“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将神器融于形神吗?”

朱山闲点了点头:“可惜我只能在禽兽国中做到,在外面就不行了。”

丁齐叹道:“这个方外世界,发现的事情越多,便越觉神奇。”

传说中的神器,若能彻底祭炼掌控,便可在有形与无形之间变换,甚至融于形神不露痕迹,就像携带于另一个空间中。控界之宝就是一种特殊的神器,照说也可以融于形神,但以丁齐等人现在的修为根本做不到。

但是在禽兽国中,他们却能够提前体会到这种奇异的现象,别说神器了,就连普通物品都仿佛融入了形神不露痕迹,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但这仅仅是一种体会而已,他们无法将普通的物品召唤出来。

众人如今能召唤出来的,只是景文石的虚影还有控界之宝禽兽符。而朱山闲又印证与演示了另一种现象,只要在禽兽国中,拥有身器并保持自我意识的清醒,他也可以将身器和影器融于形神。

这并不是他自己有了这种本事,而是禽兽国中显化的特异现象,但是这样的体验却非常有价值,甚至万金难求。有些感觉你没有真正经历过,是不可能体会到的,别人再怎么描述都没用。有了禽兽国中的体验为铺垫,将来修为境界达到了要求,掌控和使用神器会更容易入手。

总之这个禽兽国,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未知等待发掘,就相当于一座宝藏,也象征着历练的过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