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87、困兽

张望雄的处境,从某种角度看挺尴尬的,很多所谓的江湖高人可能都与他有同样的处境,就是“幕后者的困境”。张望雄拥有官方身份,是某保密单位的部门领导,这使他能掌握很多常人接触不到的信息,但也使他很难直接抛头露面干黑活。

张望雄擅于在幕后操控布局,利用职务之便抓住了不少人的把柄,驱使这些人为自己卖命。比如沙朗政那伙人,从来就没见过张望雄,也不知道自己给谁干活,但却不得不听命于张望雄。情报工作者当然也擅于反侦察,知道怎么搞安全隔离。

但是等到这种人需要亲自出面的时候,往往会发现无人可用,并非没有同伙,而是同伙中无人可信。比如像沙朗政那一伙人,如果直接和张望雄在一起行动,张望雄暴露身份后敢把后背交给他们吗?

这一次进入金山院,张望雄带来的都是精锐手下,也都是表过态效忠于他的人,但张望雄却不可能完全任何他们。张望雄自己肯定是要进去的,他还有一位最得力的心腹、这群人当中唯一值得信任的手下,也是要跟着他一起进去的,这样张望雄才能放心自己的安全。

那么把谁留在外面呢?金山院的门户可是开在悬崖中间的岩缝里,只要外面被人一堵,到时候谁都出不来。哪怕只是在崖顶丢石头,那也是出来一个便能干掉一个。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把所有人都带进去,等出来的时候,再让手下先探头。

张望雄有自己的困境,而对于朱山闲来说,也有一个问题。修成方外秘法,手持景文石打开门户,能不能把别人也带进方外世界?答案是不能!

方外秘法首先是一种心神的感应,然后在精神世界里投射出方外世界的景象,发在在每个人的自我意识领域。没有谁能直接看到别人的精神世界,就比如朱山闲手握景文石打开了禽兽国的门户,张望雄等人看见的仍然是那面石壁。

那么丁齐曾经又是怎么把人带进去的?比如涂至进入大赤山、毕学成等三名弟子进入琴高台?他是使用了另一种手段,直接将对方催眠并引入自己的精神世界。

世上也有不少普通人误入方外世界的例子、比如当初的田琦、涂至与卢芳,可能是在恍惚中偶然符合了某种身心状态,但这种状态是不可自我重复的,他们自己也找不到原因,甚至没有留下记忆。

谭涵川最早向丁齐展示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一方面是因为丁齐有这种天赋,另一方面是因为两人之间能够互相信任。谭涵川或许也有这种本事吧,但他在这方面显然没有丁齐更擅长,而且与张望雄等人之间也不可能达到心理上毫无障碍的彼此信任。

那么张望雄等人是怎么进去的?当然是丁齐用禽兽符为他们打开了门户,施展方外秘法与催动控界之宝最重要的区别就在于此。

丁齐并没有守在门户的位置,他虽然没有完全掌控禽兽符,但也将这件控界之宝祭炼到了相当的程度。就算留在河流对岸,朱山闲手持景文石触动门户的时候,丁齐通过禽兽符也能立刻感应到,随即催动禽兽符打开了门户。只要身处方外世界中,催动控界之宝是没有距离限制的。

张望雄看到的情景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他用手枪顶着朱山闲的后腰,只见朱山闲掏出一块石头握在左手,右手居然取出了一只粉笔。那个向内凹陷的小平台尽头有一片相对平整的岩壁,朱山闲用粉笔在上面画了很多小方格,就像电话的播号键,又或者是一个密码盘。

然后朱山闲用石头依次在不同的方格中敲了一番,就像输入了一串密码,那其实是他办公室的座机号码。张望雄站在后面将他的敲击顺序用心记下,然后金山院便开启了。山壁间凭空出现一道门户,门户那边是茫茫雪原……

在平常情况下,哪怕是掌握了方外秘法,也得在月光照进岩缝时才能开启门户。但这次不一样,掌握控界之宝的丁齐就在里面,直接开门了。用钥匙开门和敲门让里面的人打开,难易程度完全是不同的。

岩隙间的小平台空间有限,最多只能容三人立足,此刻只站了朱山闲和张望雄两人。张望雄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这种奇异的景象,张大了嘴有瞬间的失神。

假如朱山闲想动手,这是最好的机会,一个侧转身肘靠就能夺过枪并把他打下山崖,而上面的谭涵川也一定会配合行动,但是朱山闲并没有动。

张望雄随即就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走神,用手中的枪口一顶道:“我们进去,你走在前面,不要有任何小动作!”然后又向上招呼道,“你们跟好了,一个一个进来,小韩在最后,看住那个姓谭的。”

其他人还抓着绳子攀附在崖壁上呢,闻言也一个接一个下到这个小山洞中,见到如此奇异的景象,皆瞪大了眼睛有那么片刻的失神。

因为他们是陆续进入山洞,没有人注意到,在朱山闲和张望雄进去之后,有那么半秒钟的时间,门户又恢复成了山壁的模样,随即再度开启,就像电脑的黑屏闪了一下。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多次,每个人站在门户前看见的都是空旷的雪原,并没有看见已进去的同伴。

为什么会这样,眼前的奇异的景象已经超出了理解,这些人也没法再想别的。谭涵川是倒数第二个进去的,走到雪原中转身就一甩脑袋。持枪的小韩原本就紧贴在他的背后,他这一脑袋甩飞的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灰狼。

灰狼落在了一群鬣狗当中。这群鬣狗正发出呜呜的低鸣声,想扑出去却不敢上前,因为一头大象正盯着它们呢。难怪在外面看不见已经进来的人,这群鬣狗都让大象一只只依次用鼻子卷飞到后面,聚在门外看不见的位置,大象也站在门后一侧。

鬣狗很凶残,经常成群结队的活动,甚至敢挑战落单的狮子、抢夺狮子猎物。但此刻它们却不敢对一头强壮的大象动手,只能在远处龇牙瞪眼示威,而且看神情有些发懵,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

雪原上又出现了一头犀牛,那也不是它们敢攻击的对象。可是鬣狗群中突然落进了一头灰狼,而且显然是被砸懵了的样子,它们凶残的野性立刻被激发出来,这也是一种驱逐群体内有危险的异类的本能,鬣狗们纷纷扑上去撕咬。

一头落单的狼当然不是一群鬣狗的对手,它惨叫着挣扎突围逃窜,身上已血肉模糊。血腥味刺激得鬣狗更加凶残,它们似乎已经忘了大象和犀牛的存在,追着受伤的狼跑向远方。狼很快就被扑倒了,哀嚎着被咬断了喉咙、撕破了肚子,葬身于一群鬣狗的利齿下。

大象和犀牛有些愕然,张望雄那伙人一进来就被干掉了一个,而且是死于自相残杀,那群鬣狗可够凶残的。

朱山闲纳闷道:“这个世界的意志真奇特,假如它是被一个人创造出来的,那么这个人一定去过非洲,否则怎么可能把它们变成一群鬣狗呢?”

谭涵川:“那倒不一定,你和我都是亚洲象和亚洲犀,而在古代,中亚地区包括西藏一带,好像都有鬣狗类的动物活动的迹象。我真正觉得奇怪的是,庄先生怎么会变成麒麟?难道这个世界的意志或者说创造这个世界的人,也见过麒麟吗?”

朱山闲苦笑道:“这就得问麒麟自己了!”

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听见一声清脆的枪响,就从鬣狗群那边传来的。那群鬣狗正围在一起,灰狼的尸体被挡住了,只能听见撕咬和低吼声,不知怎么突然就响了一枪。这一枪正打在一只鬣狗的头部,这只鬣狗当场倒地身亡,把其他的鬣狗都惊得散开了。

大象和犀牛赶紧冲上前去,将受惊四散的鬣狗驱赶得更远,然后看见了两具尸体,不是狼和鬣狗的尸体,而是两个人的尸体。

不久之前还拿枪指着谭涵川的小韩,此刻尸身已血肉模糊,身上虽然还穿着衣服,但已经被撕咬成碎片,胸腔和腹腔都被剖开,内脏流了一地。他背进来的包也落在了地上,尸身旁边还落着一把手枪。

刚才那群鬣狗争着撕咬尸体的时候,有一只鬣狗不小心踩到了手枪,结果枪走火了,恰好打死了旁边的一只鬣狗。鬣狗死后又变成了人的尸体,全身上下还挺完好,只是脑袋上多了一个弹孔。

谭涵川倒吸一口冷气道:“原先是这么回事!”

禽兽国世界中的很多现象都不可思议,除非已在眼前发生,否则事先根本就想不到。谭涵川等人上次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带进来的东西无法“召唤”,此刻倒是发现了一个能将带进来的物品召唤出来的办法,但这个办法又太过歹毒……

按丁齐的判断,禽兽国发生的一切,首先是精神的显化,包括不同的人化为不同的禽兽。精神显化的世界也存在对应的物质,只是物质存在的方式与外面不太一样。进来的人死了,他的精神意识也就消失或消散了,原回复成了原先的模样,留下的只是人类的尸体,带进来的东西也全部暴露散落。

假如想把外面的东西带进来用,可以找一个或者骗一个同伙,让他带着东西进来,进来之后再把他给杀了,便可以办到。朱山闲等人是不可能用这个办法的,但张望雄那种人可真说不定,可惜张望雄现在已自身难保。

大象和犀牛刨了个坑,先把手枪给埋了,这时天空传来白鹭的鸣叫声,朱山闲道:“丁老师布置作业了,我们要阻止这群野兽过河,把它们留在雪原上。”

张望雄的心腹手下小韩进来后化为一只灰狼,旋即送命,另外十四名同伙化为一群鬣狗,已被手枪走火打死了一只,那么张望雄在哪里呢?

茫茫雪原上,有一头动物正在飞奔,它的样子似狼又似狗,浑身的毛发呈棕红色,仔细看是一头豺,但体型要比普通的豺大得多,几乎相当于一头花豹了,正是张望雄所化。

丁齐第一次进来时,也曾一度迷失了自我意识,更何况张望雄呢?但看这头红豺的样子,明显要比那群鬣狗清醒得多,眼神中透露着疑惑和惊慌,它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究竟是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但是这头豺很狡猾,也很警惕,它进来之后立刻远离了大象,落地之后又看见一头头鬣狗接连被大象用鼻子卷飞,本能就感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活物对它而言都充满威胁,撒腿便逃向远方。它果然很机灵,在第一时间就避过了鬣狗群的攻击。

禽兽国世界被河流分为两个部分,河对岸是山丘林地,地域大约占三分之二,而河流这边是一片草原,如今被尚未融化的白雪覆盖。

这样的环境,对野生动物而言是缺乏安全感的,暴露在雪原上无遮无挡,在很远的地方就会被天敌发现。所以禽兽国中的禽兽,如今几乎都没有到河流这边来活动,可能到了夏季,等草长起来可以隐蔽和觅食的时候,很多禽兽才会到这边来吧。

奔跑中的红豺看见了一条河流,河流对岸是了山丘和林木,那样的地方才能给他足够的安全保障。它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快得让大象和犀牛都未及追踪。

红豺不顾水流寒冷,淌过湿地扑腾着游过了河流,终于来到对岸的浅水湾中,眼看就可以上岸跑进山林了。这时它突然听见了一声马嘶,眼前冲来了一头额顶上长着银色独角、体态雄骏的白马。

豺目露凶光发出一声嘶吼,张开利齿獠牙摆出欲攻击的恐吓模样,随即便听见嘭的一声,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白马在河岸边把红豺给堵住了,趁其立足未稳一蹄子又给它踢回了河里。丁齐那五式棍击术可不是白练的,虽然这里不能取出棍子,但棍招同样能用手臂施展……好吧,白马是没有手臂的,但可以飞起马蹄踢击。

红豺被踢懵了,呛了好几口水,它不敢再游向白马守护的对岸,挣扎又扑腾到雪原那边上了岸,发出像人那样的咳嗽声,一条前腿已经一瘸一拐,显然是被白马踢伤了。

犀牛和大象此时已渡过了河流,就在河岸边巡视,那群鬣狗也跑到了河边,它们看见了对岸的山野,本能地想离开雪原渡河过来。但是白马、犀牛、大象隔着河发出威胁的嘶吼声,不论那群鬣狗沿着河岸跑到什么位置,它们总是赶过来堵住,鬣狗们也只能放弃渡河。

一群鬣狗在雪原上漫无目的的乱窜,显然它们很不适应这里的环境,也不能接受与理解自己的处境,很快发现了那一头受伤的红豺。或许是一种潜意识直觉,让它们本能地感觉这只红豺很可恨、就想弄死它……

鬣狗群围上来的时候,红豺惊恐地吼叫着,张开利齿恐吓着,可是掩盖不了自己的虚弱与慌张,那条受伤的腿使它无法再逃离……

这只红豺的体型比鬣狗大不少,也更加凶猛,但毕竟一条前腿受了伤行动不便,它在殊死抵抗中接连咬伤了好几条鬣狗,但最终还是被鬣狗群撕成了碎片。张望雄的尸身到最后只残存了一副骨架,随身带的东西也散落在雪原上。

白马、犀牛、大象就在站在河对岸的高坡上远望。白鹭已经飞走了,好像是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场景。远处又飞来一只好奇的麻雀,小心翼翼地落在白马身上。

鬣狗群咬死张望雄之后,在雪原上奔向远方,四处游荡不知在寻找着什么。几个小时后,这群鬣狗群渐渐变得暴躁起来,纷纷扭动着身子发出不安的吼叫,仿佛很难受的样子。很快就有一头鬣狗情绪失控了,带着痛苦的吼声咬向身边的同伴,随即引发了一场大乱斗。

没过多久,一群鬣狗躺在那里浑身伤痕累累已是奄奄一息。还有最后一条鬣狗很幸运地从混战中逃开了,身上还带着一道道被撕咬的伤痕。但它同样没有幸存下来,进入禽兽国的十二个小时之后,深夜里,最后一头鬣狗终于倒毙在雪原上。

当初丁齐和尚妮第一次进小境湖,大约都是在三个小时后病倒的。这群鬣狗好像也发病了,差不多也在这个时间,身体的难受引起了情绪的狂躁,最终一一毙命,雪原上散落的却是人类的尸体。

白马、大象、犀牛终于过了河,它们首先来到了张望雄的尸骨边。地上有一只手枪,还有手机、钱包、断成几截的皮带、衣服碎片等杂物,其中最显眼的是两件东西。

第一件东西类似金刚杵,有二十多厘米长,看纹饰和形制非佛非道。第二件东西是一尊形似飞天的女子雕像,大约有二十厘米高,斜着身子衣袂飘飘似正欲飞天而去,展开双臂在身体侧上方托着一面铜镜,铜镜的直径大约有五厘米。

它们正是《方外图志》中记载的禽兽国的“影器”与“身器”。

张望雄当年通过范仰,费尽心机从徐州顾家弄到这两件祖传古董,就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金山院。如今他终于进入了禽兽国、来到金山院外,却是这样的下场。看那红豺样子与那些鬣狗、灰狼有所不同,好像还是保留了一丝清醒的,或许就是“身器”的作用吧。

身器能护持心神,张望雄进来后尚能保持一丝清醒的意识,反应比其他人要机灵得多,但这依然没能救得了他的命。他没能成功渡河,一头受伤的豺怎能敌得过一群鬣狗的围攻,偏偏那群鬣狗还是他自己带进来的手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