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86、鲜华与柳芬

冼皓私下里感叹道:“陈容的变化好大啊,驻颜果的功效真有这么神奇吗?”

丁齐摇了摇头道:“她的变化很小,几乎就没怎么变,我们一眼就能认出来还是她。只是这微小的变化带来的效果太明显了,精气神不同,身姿体态也不同,不仅仅是皮肤变白变嫩了。”

冼皓:“你观察得挺仔细啊!”

丁齐:“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还用观察得多仔细吗?”

冼皓:“我是说驻颜果的功效居然这么好,记得你上次给她留了三包驻颜果药散。”

丁齐:“也不完全是驻颜果的功效。驻颜果确实有养容之功,但修炼秘法本身就有这种效果。达到四境修为才可以内服驻颜果,否则根本吸收不了其灵效,还会拉肚子,对于普通人而言只能用于汤浴。

上次我们也没有少用驻颜果,你看看庄先生,还是那一头白发,其他人的变化也不大。只是对于陈容这种人而言,一点微小的变化效果就很明显,不仅因为她的方外秘法修为突破到隐峨境,更因为她有陶氏医家丹道传承,这才是最重要的。”

冼皓摸了摸脸颊道:“你说这么多,是不是这次不想帮我采驻颜果?”

丁齐赶紧摆手道:“不不不,哪怕它还有一丁点效果,我这次也把天国中的驻颜果全给你采来。”

冼皓:“可是我感觉好像没什么效果啊?”

丁齐解释道:“对于陈容来说,原先是美中不足,只要弥补了缺陷就效果明显。而你已经美到了极致,毫无瑕疵,当然就好像没什么效果了。”

冼皓笑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丁齐:“我是这个心理医生,什么时候不会说话了?说没效果其实还是有的,它毕竟是一味灵药,有助于内炼经络、外添容光,辟谷时服用效果更佳。”

冼皓:“辟谷?跑到琴高台来辟谷,我才不干呢,有这么多美味佳肴!”

这回轮到丁齐笑了:“又不是要你不吃东西,就算吃东西,同样可以修炼辟谷功法,包括谭师兄所教的食气法……没得好吃的又不想吃的时候才不吃的。”

冼皓掩口道:“你说绕口令呢?”

丁齐:“不是我说的,是庄先生说的,禽兽国中那头麒麟私下告诉我的。”

冼皓:“庄先生还说什么了?”

丁齐:“他说辟谷有上中下三品,最高境界的辟谷,其实就是洗炼身心,是一种清净的心境。假如能达到这个境界,吃不吃东西是无所谓的。传说中的神仙可以不食人间烟火,那是人家的本事,但同样可以享用人间烟火啊!

只是一般人很难拥有这等心性,所以修炼辟谷功法,只能从下品或中品入手,从净化身体开始,由身而洗心。其实上品境界,同样可以由心而炼体,从而身心俱净……”

冼皓打断他道:“说重点!”

丁齐:“主要意思就是,辟谷功夫可以练,好东西也可以吃,只要身心俱净。”

冼皓又噗嗤笑出了声:“这有点扯淡哦,难怪庄先生用了那么多驻颜果还是一头白发……既然前辈高人这么说了,我们也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达到这个境界。”

琴高台世界中修为最高的,如今就是陈容,而最早接触方外秘法传承的各大营元帅,五年后至少都修成了观身境。修成观身境在丁齐看来并不是最难的,真正的莫大考验是由观身而入微,这是功法本身所决定的。

丁齐已经感觉很惊讶了,因为他自己清楚想把这套方外秘法修炼入门有多难,先前心中甚至根本没底,原以为要等很多年、很多代人才能有这样的天才出现。或许是因为琴高台中的世界和外面不一样吧,这里太平安宁,民众心性淳朴。

尽管如此,这里的人想把方外秘法修炼到能够打开门户出去的程度,恐怕也是非常艰难的。在这一代人当中,丁齐最看好的既不是肖博知也不是陈容,而是小彦若。天国中总共有三个人已将方外秘法修炼到入微境以上,另一个就是小彦若。

彦若今年十三岁了,模样已经长开了,亭亭玉立眉目含情,显然也是个小美人胚子。和肖博知一样,她也将方外秘法修炼到了入微境。

修炼方外秘法本身并不受年龄所限,只要有清晰的自我意识,甚至以禽兽之身都没有障碍。但对心性以及精神专注度要求很高,对体力和精力当然也是有要求的。在丁齐看来,肖博知的潜力差不多已经到达极限了,但小彦若的潜力才刚刚被发掘出来。

对于小彦若,丁齐也叮嘱她不必急于求成,她毕竟年龄还小,理解能力、心理承受能力、精神专注度还在成长之中,打好根基即可,不必过早地追求更高境界的修为,那样对她甚至没有太多好处,假以时日,更高境界的修为可能是水到渠成。

丁齐和冼皓在琴高台世界中的日子过得很舒服,不仅是享受人生也是在享受这个世界,日常种种就不必一一细述了,他们在这里待了两个月,然后告辞离开。

这次丁齐并没有当众打开门户离去,而是和冼皓先到了山野无人之处,在路上先摘了几颗黄金枣品尝。然后丁齐取出了摇光轸,手握控界之宝微微一皱眉。

冼皓问道:“你怎么了,还不开门,在干什么呢?”

丁齐:“我在感应这个世界,上次没有得到摇光轸,这次的感觉不太一样。”

冼皓:“什么感觉?”

丁齐:“这个世界变得很清晰,清晰得让我感觉到了还有一层隔膜。”

冼皓:“隔膜,什么样的隔膜?”

丁齐:“不太好形容……这世上有什么东西,你看得见却摸不着?”

冼皓:“要来段佛系的切口吗,镜中花、水中月?”

丁齐摇了摇头道:“不太准确!所谓镜中花只是因为光线反应,不要往镜子里面看,镜子外面肯定有那么一束花,水中月也一样。怎么说呢,就像一副画,画中是一个世界,你能看到它,却只能站在画外,它并不是一面镜子。”

冼皓:“如果你说的是方外世界,我们现在已经进来了。”

丁齐:“我说的就是这样一幅画,这是多么高明,就是一个真正的世界,能让人进入这个世界中。正因为如此——我才有现在的感觉,这是怎样一幅画、它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又为何要这样创作?需要体会的不仅是这个世界的意志,还有开辟这个世界的心境。

可惜以我如今的修为境界,也只能将摇光轸祭炼到这个程度,否则……”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

冼皓追问道:“否则会怎样?”

丁齐:“我有一种感觉,假如我的修为境界更高,彻底祭炼并掌握了摇光轸,甚至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使它和外面的世界一致。只是那种境界现在看来还遥不可及,须消耗的法力也是难以想象的,现在想多了也没用,我连金山院都还没打开呢。”

冼皓:“迟早有一天你会打开的。”

两人离开琴高台世界,到达的地方仍然是天门山澡锅洞,进去的时候是大年三十中午,出来的时候是大年初一中午,远处的村庄正传来鞭炮声。

沿着石阶走下山坡的时候,冼皓突然长叹道:“在禽兽国中会迷失自我,迷失的只是自我意识。但在琴高台世界中,同样会迷失,使人情不自禁、不知不觉……”

丁齐明白她的意思。不知不觉间一晃就是两个月过去了,而出来的时候外面才过去一天,好像谁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曾经消失。

有句俗话叫“山中方一日,世事已千年”。可这里的情况反过来了,是“山中好享受,啥事不耽误”。假如是这样,谁不愿意时常到琴高台世界中享受逍遥呢?

但真的是啥事不耽误吗?今天进去几个月,明天再进去几个月,在自己的世界中,生命很快就会流逝,这也是一种沉迷与沉溺。在这样的经历中更需要保持清醒,不仅要有清晰的意识,还要有清醒的意志。

稍微多费了点劲,也就是比上次多花了点钱,又找了辆车把他们送到琴溪镇,取回冼皓偷来的那辆车返回泾阳县城。丁齐先前的担心是多余的,冼皓很快就把车送回去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估计车主或司机回来后都不会注意到里程表上多了二十来公里。

他们当天就乘高铁赶到了北京南站,大年初二凌晨时分又一次悄然进入了禽兽国,并没有触动张望雄留下的监控设备。而这个时候,那位清洁工小蒋也没有留在崖下监控了。

大年初四一大早,张望雄来了。他带了十五名手下,开了三辆车,为了对付朱山闲等人,他显然做足了准备,而且也有充足的时间去做准备。这么多人居然没闹出什么动静,甚至都没有引起关注。

在铁锁崖斜对面的拒马河对岸,这几年搞起了房地产开发,修了很大一片楼盘,有的已经装修入住,有的仍然在施工中。在这里买房子的,一部分是当地的村镇居民,另一部分是在北京市区工作,还有不少人只是为了投资。

张望雄这伙人直接把车停到了小区里,然后进入了某一栋楼相邻的两户人家。与冼皓在泾阳县“偷”车一样,他们这次直接闯了空门,来之前肯定早就调查过情况。这两户人家的房主都是外地的,这里的房子平时就没人住,更别提春节期间了。

他们只需要用两天,等用完之后房主人再回来,甚至不会注意到有人曾进来的痕迹。

张望雄带来的这批手下各有分工,有人在朝向铁锁崖的窗前架起了天文望远镜,有人负责盯着监控信号,还有人轮流在铁锁崖周边一带布控。张望雄布置得很专业,只要朱山闲等人来了,就逃不过他布下的天罗地网。

大年初五上午十一点半,朱山闲和谭涵川出现在张坊镇,他们先找了一家开门的饭店吃了顿午饭,这时就已经被人盯上了,行踪立刻就被报告到张望雄那里。

张望雄叮嘱手下的暗哨继续监视,但注意不要暴露,一定要确认朱山闲和谭涵川还有没有别的同伙跟在后面?等谭涵川和朱山闲吃完午饭,背着登山装备来到铁锁崖下,监视者终于确认,来的就是他们两个人,并没有别的同伙。

张望雄多少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就来了两个人?再仔细一想又觉得可以理解,别人或许是有事,又或许朱山闲与谭涵川不想有太多的发现与同伴分享。总之堵住这两个人就够了,再确定朱山闲没有其他同伙于暗中跟随后,张望雄立刻下令开始行动,所有的人从不同的位置迅速向铁锁崖顶收拢。

朱山闲和谭涵川刚刚在崖顶上固定好了绳索,顺着这条岩缝将绳子放下去,再转身一看,已经被张望雄带着十五名手下给包围了。除非他们现在就跳下一百二十多米高的铁锁崖,否则已无路可逃。

朱山闲的脸色比这高崖上的冬风还要寒冷,沉声道:“张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望雄的脸色如春风般得意:“都是明白人,说话就不用兜圈子了。你既然叫我一声师弟,我也给江湖同道一个面子。打开金山院,能富九州十八县!我们现在这里正好有十八个人,大家就一起发财吧。烦劳二位带路,帮我们把门户打开。”

朱山闲:“把枪收起来,里面是若大一个世界,好东西足够分享,没必要这样刀枪相向。”

张望雄:“还是谨慎一些好,但二位放心,我是懂礼貌的,也希望你们能懂配合。” 他望雄和另一名心腹手下各拿出了一支手枪,其他人也取出了匕首、钢管之类的凶器。

在铁锁崖斜对面的那个小区里,某栋楼的顶层的一户人家里,有几个人正站在封闭的阳台上隔窗眺望崖顶,正是庄梦周、尚妮还有另一对面孔很陌生的男女。

铁锁崖有一百二十多米高,即使在二十八楼,也看不清崖顶上的情形。尚妮手中拿了一个平板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崖顶的动静,看镜头的位置应该安装在远处的灌木丛中。张望雄等人在这里找两套房子“入住”,他们同样也能找一套,张望雄可以在铁锁崖安装监控,他们也可以安装。

尚妮道:“他们已经抄家伙把朱师兄和谭师兄围上了,真不会在外面就动手吗?”

那陌生男子道:“不会的,铁锁崖一带空旷,枪声会传出很远,而且杀了人更不好毁尸灭迹。张望雄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在那里动手?他的目的只是想逼问打开金山院的方法,怎么也要等到得手之后在想别的。”

庄梦周点了点头道:“小华说得对。”

这位陌生男子就是鲜华,看年纪三十左右,个头不算太高,身形稍显削瘦,但人显得很精悍。鲜华身边的女子眉清目秀,身材稍显丰腴,很有一种古典的美感,她叫柳芬,和鲜华是一对。

鲜华是江湖风门传人,朱山闲的朋友。朱山闲在南沚小区那栋楼的后院门,当年就是鲜华定的位置,就准确地定在了古代梁云观的后门处。他的年纪虽然没有朱山闲大,但朱山闲却尊称他一声鲜华先生,可见其人是很有本事的。

想当初石不全建议集齐江湖八大门传人以“召唤神龙”,朱山闲便想到了请来鲜华。鲜华当时有事不能来,却把庄梦周和尚妮给介绍来了。而今日鲜华与柳芬联袂而来,还和庄先生与尚妮在一起,他们都没有出现在铁锁崖上,而是留在了禽兽国外面。

如此布置也是为了接应里面的人,不仅禽兽国中有丁齐和冼皓接应,外面也得有人盯着。因为禽兽国的门户在崖壁中央,假如张望雄留了手下在外面堵门,里面的人恐怕就很难出来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需要这几个人解决。

柳芬又说道:“进去之后也不会立刻动手,张望雄得先把情况搞清楚,怎么才能把金山院打开、如何每次都能安全出入?进去之后假如遇到什么未知凶险,还会拿枪顶着朱师兄和谭师兄在前面当探路的炮灰……”

尚妮:“等到他们进去之后,就啥也做不成了……咦,怎么全进去了,一个人都没留在外面?”

张望雄等人又在不同的位置坠下几条绳子,用枪顶着朱山闲和谭涵川一起攀下了崖壁,朱山闲在最前面,而谭涵川在倒数第二位。尚妮又换了一个监控画面,这个摄像头应该是按在崖壁中间的,能看见所有人都进入了禽兽国。

鲜华微微一皱眉道:“老江湖也会犯这种错吗?”

庄梦周叹了口气,摇头道:“他不是不知道这么做有点冒险,所以事先才会在周围一带布控,确认朱区长他们还有没有同伙。他只是不能完全信任自己同伴,所以一个人都没有留在外面。另一个拿枪的,应该是他的心腹,是最信得过的,但也要陪他一起进去才行,否则他担心控制不住局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