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84、禽兽不如

丁齐终究找到个机会私下里悄悄问小巧,它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颇费了一番脑筋向这只小麻雀解释了公、母的含义,结果小巧答道:“我是女的,白鹭已经问过了。”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九清晨,白马坐在树下对着朝阳修炼食气。它的姿势有点别扭,一对前蹄支地,身体端正但没有挺直,有一个向前倾斜的角度。因为它是一匹马呀,除非是生了病才会卧下,否则连睡觉都是站着的。

等白马吐气收功,重新以四蹄站直,白鹭也从树冠中飞了下来,很自然地落在了马背上,以长喙梳理着羽毛道:“以禽兽之身修炼养练功夫,的确很不方便。”

丁齐点了点头,他也深有体会。白鹭又说道:“可是修炼方外秘法却毫无妨碍。”

丁齐解释道:“谭师兄早就说过,方外秘法是直修心性的法门,所追求的目的非常纯粹,与其他各门各派的修炼秘法截然不同,其实我也没想过别的……方外秘法修炼的是精神世界,也需要足够强大的精力和体力支持,包括辟谷功法在内的各种养练功夫都是辅助。”

丁齐与冼皓都有切身体会,修炼各种养练功夫以人身确实最为方便,但方外秘法却不在此列,哪怕以禽兽之身,只要保留了清醒的自我意识,都没有丝毫的障碍。

冼皓突然又说道:“我饿了!”

丁齐:“听你这么一说,我也饿了。”

丁齐原本是不饿的,以他 “相当于”五境的修为,修炼辟谷功法还不至于只能坚持这么短时间。但辟谷也是一种心境,并非单纯地不食五谷,许是因为以白马之身修炼不便,许是因为冼皓说的话,总之他念头已动,忽然就觉得饿了。

冼皓:“我们出去吃饭吧,和小巧打声招呼,我们不在的时候,要它自己注意安全。”

白鹭以鸣叫声唤来小麻雀,叮嘱了它一番,然后与白马一起离开了山丘渡河而去。雪还没有完全化,走在原野中,白马问道:“不多不少正好一个星期没吃东西了,你想吃点什么那?我们可以去北京市里,毕竟是大都市,春节期间也有很多饭店开门,全国各地的菜系都能找到。”

冼皓却答非所问道:“去年这个时候,你在干什么?”

丁齐愣住了,去年这个时候无论是冼皓还是冼皎,他还都不认识呢,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学校单身宿舍楼里……这才短短一年时间,如今回想起来,恍如隔世啊!

他答道:“在买东西,鞭炮、啤酒还有罐头。”

冼皓没有追问他买这些东西干嘛,又问道:“那么前年呢?”

丁齐:“前年我在老家掸尘。”

去年的腊月二十九,丁齐的确是在学校附近的超市里买东西,到了大年三十,他一个人喝醉了,平生第一次失忆。而前年春节他回老家山村了,和大伯一家人一起,但他是大年三十上午才过去的,腊月二十九那一天,他在县城的老房子里打扫卫生。

丁齐的习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把自己的地方打扫干净、收拾整齐,这样内心中才能得到宁静。

冼皓:“那我们就不要去北京市里了,现在也不算太饿,直接去你老家泾阳县吧,你今年难道就不掸尘了?”

丁齐又是一怔:“去泾阳县?我还以为你要回境湖市呢。”

丁齐为什么决定留在禽兽国中,一直等到大年初五朱山闲他们再进来?不仅是为了在这里接应,使这次设局的把握性更大,主要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冼皓,或者说因为冼皎。

冼皎以冼皓的身份出现,大家难道看不出来吗?可是众人都不点破,丁齐也只能默认了,直到在琴高台中才忍不住问了出来。冼皓出现后,丁齐心里对她始终有一种疏离感,冼皎对他好像也是若即若离。可是渐渐的,这种疏离感又被另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所取代。

这让丁齐有些尴尬又有些别扭,可能是内心深处想挣扎一下吧。朱山闲春节期间肯定不在南沚小区,庄梦周、谭涵川、尚妮他们也不在,而冼皓已经定居在那里。

丁齐当然不会一个人回老家山村,但是两人同居一栋小楼,哪怕是一起进了并无旁人的小境湖,这感觉未免都太亲密了……禽兽国是一个想不到的地方,一匹马和一只鹭,再怎么样也不能怎么样吧?

就算在这里是用精神意念交流,说话无法伪饰,但身份就一种掩饰。他想躲进禽兽国里装禽兽来着,可惜禽兽终究没有装成,冼皓还是要出去,目的地竟直指泾阳县。丁齐讷讷道:“的确半年没回去了,还是要把屋子收拾干净,一次交足水、电、卫生费。”

冼皓:“你心里明明惦记着呢,还犹豫什么?直接去泾阳县吧,高铁只要五个半小时,现在出发,还能赶上中午十一点那班。”

丁齐:“好吧,一起去,我家在县城的老房子也是三居室的,有地方住。你要是嫌那里住得不舒服,我们今天赶去掸尘,后天还可以回境湖,就是来不及准备什么年货了。”

冼皓:“有我就行,你还需要多少年货?” 这句话一说出来,她自己就觉得不对了,这该死的禽兽国……干脆站在马背上闭口不言,

而白马也装做没听见,继续缓步前行。马可以跑得很快,但此刻丁齐却走得很慢,显得有些磨蹭,身体语言包括行为方式都能反应某种心态。沉默了好一会儿,白鹭又很突然地说道:“丁齐,你不真实!”

白马纳闷道:“何出此言?”

庄先生曾经当面赞过丁齐——从未见过如此透彻、干净的人。说实话,丁齐听了虽表面做谦虚状,但心里也是有几分得意的。如今冼皓却说他不真实,而且是在禽兽国中的精神意念交流,令人有些莫名其妙。

冼皓:“因为你没有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所以对某些事视而不见。”

白马:“没有吧?你忘了我们还在禽兽国吗,这里是没法撒谎的!”

冼皓:“没办法撒谎,并不代表你就是真实的。”

白马:“既然这么说了,就举个例子吧,总得让人心服口服。”

冼皓:“就比如你杀的那个人吧,他叫田琦。你始终认为那是一次意外,是一个突发事件,事先并没有想到。在医院门前被那个叫刘国男的女人刺激到了,是个意外;在催眠的过程中又被田琦刺激到了,做了一个临时的突发决定……

当然了,从专业和法律角度,你可以说也应该说田琦其实是自我毁灭,判断事件性质的权力也不在于你。但是当你面对自己的时候,始终没有承认过最简单的事实,是谁引导他走向自我毁灭?其实你就是想弄死他,便想办法让他去死,那不是一个突发的意外。”

白马停下了脚步,默然良久之后才长叹一声道:“冼皓,你说得对!但你真正想举的例子,应该不是这件事吧?”

白鹭冷哼一声道:“我说你不真实,不是说这件事做得不对,也不是说他不该死,就说你没有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能举的例子还多着呢!”

白马:“再比如呢?”

白鹭:“再比如现在吧!这几天你一直在祭炼禽兽符,为什么还不能完全掌控它?你为什么破不开那座山水大阵、开启金山院?”

白马:“道行不够啊……你不是也没有吗?”

白鹭:“不要转移话题,现在说的是你!”说完话振翅飞向前方,没有等丁齐来开启门户,祭出枯骨刀打开门户率先出去了。

两人离开禽兽国攀上崖顶,动作无声无息,叶避开了监控器能拍摄到的位置,顺着崖后的小路离开,并没有留下踪迹。他们在下午四点半到达泾阳县高铁站,五点钟就赶到了丁齐家的老房子里,有高铁就是方便。

小县城里每年春节期间都是最热闹的,因为很多在外地工作或外出打工的人都回来了。丁齐对这一带的情况当然熟,带冼皓去了附近一家特色小饭店。这里的菜做得非常地道,而且价格很公道。冼皓边吃边赞道:“真不错,但好像比琴高台里面的美味还差了点。”

丁齐哭笑不得道:“这只是一家大众小饭店,做的都是当地特色家常菜。而我们在琴高台的时候,可都是天兄的身份,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在享用整个世界最精华的资源与服务。”

冼皓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就是想起琴高台了嘛。”

丁齐说要回来交水、电、卫生等费用,其实也是个借口,因为收费单位已经关门了。但是他们在居民楼的楼道中发现了贴在宣传栏上的二维码,现在可以用手机扫码,下载泾阳市公共服务号进行支付,用不着特意跑收费处。

丁齐取出手机扫码的时候,冼皓还提醒道:“小心点,别碰到耍门槛的。”

现在有一种新型的诈骗手段,就是悄悄将别人的收费二维码换上自己的,当有人扫描付钱的时候,实际上是把钱转到了骗子的账户中。这个二维码就贴在楼道里,冼皓这位老江湖本能地就想到了这种门槛,提醒得相当有必要。

也许是骗子没有注意到吧,也许是不敢动这种官方收费账户,丁齐扫码的时候,冼皓就在一旁看着,最终确认并没有问题。

吃完饭回到家中,大冬天的先把窗户都打开通风,反正他们也不觉得冷,然后将屋子仔细都收拾干净。有现成的铺盖,丁齐还特意在柜子里放了干燥剂,所以取出来就能用,只是床单和被子都带着一股樟脑球味,而且也有些旧了。

第二天两人都起得很早,先下楼品尝了当地的特色小吃,然后丁齐陪着冼皓逛泾阳县城。当地的很多商店要到年三十中午才歇业,所以上午仍然很热闹。来到泾阳市最大的商场门外,冼皓突然说道:“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解决点事情。”

丁齐还以为她要去洗手间呢,所以就站在马路边等着,不料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打电话没人接、发微信不没回。丁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正打算四处去找呢,却有一辆越野车忽然停在了他的面前,冼皓摁下电动车窗道:“上来吧。”

这居然是一辆当地牌照的车,还挺不错的,丁齐虽然对车没什么研究,也知道这个牌子的新车少说也得八十多万。他上了车一头雾水地问道:“这车咋来的呀?”

冼皓面不改色道:“我偷的呀!”

丁齐大惊失色道:“什么,你刚才跑去偷了一辆车!干嘛要做这种事情?这满大街都是摄像头,你想进去过年吗?就算想用车,也用不着偷啊……”

冼皓看着丁齐既着急又认真的样子,居然笑了,她笑着解释道:“其实也不能算偷啊,就是暂时借来用用!这是一家单位的车,单位早放假了,车主和司机都去外地过年了,要等到初八才能回来,车就停在库里,根本没人动也没人用。

我先借来用两天,然后再加满油还回去,没人会注意到。既然丁老师这么正直,我就在在车座下面放点钱吧,这样车主回来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丢的呢。在这里租这样的一辆车,一天该给多少钱啊?我绝对不会少放的……”

丁齐叹了口气,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最近这段时间的相处,令他差点忘了冼皓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经历和出身。此刻不禁又意识到,她可是江湖八大门中的飘门传人,“借”辆车就跟玩似的,而且短短半个多小时就把情况都打听清楚了。

丁齐甚至不想追问她是怎么打听情况的、又是怎么把车偷来的。

冼皓早年被仇家所害,家破人亡流落江湖……这是一段丁齐既知道又不了解的黑历史,也是冼皓不愿意让人去深究的过往。在这段人生经历中,顺手偷一辆车用这种事恐怕不值一提,精通江湖隐峨术的她甚至都不会留下痕迹。

见丁齐又在发怔,冼皓突然道:“我们去旅游好不好?”

丁齐有些没反应过来:“旅游?大年三十?去哪里旅游?”

冼皓:“去琴溪呀!你说假如沿着琴溪走,如果摇光轸还在河里,你说不定能感应到到,那我们就去找找试试。就算今天不找,大年初一初二也可以找……我们可以去琴高台里面过年,那里有很多老熟人呢。”

这个提议让丁齐更发懵:“琴高台?那里已经过去多长时间了?”

冼皓:“我们出来了一个月,那里应该正好是五年。”

丁齐:“才出来一个月啊?我怎么感觉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冼皓:“在琴高台中确实确实已经很久,我们也该回去看看了……去不去给句话,我要开车了!”

丁齐:“既然你想去,那,那,那就去吧,反正只有十几公里,两脚油门的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