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82、成个精也不容易

有人可能经常听到一句话:“狗很聪明,智商相当于五岁的小孩。”这其实是一个误解,表述得并不准确,甚至是以讹传讹。

并不是所有品种的狗都很聪明,挑选最聪明的几类品种,并在那几类品种中再挑选最聪明的个体,经过训练,然后用某一类心理量表去测其智商,可以达到五岁小孩的分数区间(狗和小孩都不计算年龄系数)。

测智商类的心理量表有很多种,动物测试能得到高分的,基本上都是分析与判断类的量表,在这一类测试中可以得到与某些五岁小孩差不多的分数。要注意是“某些”而不是全部,因为人类个体的差异极大,最聪明的狗也只能达到普通五岁小孩最低的分数区间。

假如换一种量表进行测试,比如记忆、理解类的或者抽象、推理类的,再或者表达、形容类的,狗可能完全没有分数,因为它往往无法完成这类测试。

三岁的小孩可能就会背唐诗,狗无论如何是不会背的;一只受过训练的鹦鹉倒有可能背出几首,但它也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其实无论是什么动物,其智力与学习能力都无法与已经掌握了语言能力的孩子相比,尤其是学习潜力,物种之间的差异就像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丁齐告诉谭涵川,这只麻雀的智商相当于五、六岁小孩,指也就是刚才那一套量表测试的分数,差不多能达到五、六岁小孩的最低水平。这已经相当了不起了,一只小麻雀其智商已经超过了世上最聪明的、经过严格训练的狗。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丁齐让大象将刚才所有的字迹都抹平。“擦黑板”这种事,马蹄子当然没有象蹄子好用。丁齐在平整的地面上写了“麻雀”两个字,然后又指着这两个字向小麻雀解释了半天。

只听马儿的呜声和麻雀的鸣声交织,他们交谈了好半天,也不知都在聊些什么。麻雀最后好像是听懂了,低着头看着地上的两个字发愣。丁齐甩了甩脑袋打了声招呼,众人渡过不远处的河流离去。发愣的麻雀回过神来,飞上树梢远望,眼神颇有些恋恋不舍。

回去的路上,白鹭问道:“你到底教了那小麻雀什么,是让它认识‘麻雀’这两个字吗?”

白马摇头道:“还不能说是认字,我只是让它理解那两个符号组合的意思,同时也是一个测试,测试它对复杂三维图形的记忆与学习能力。假如下次见面,我让它画出代表麻雀的符号,它还能模仿出来,恐怕就意味着其智力水平超越了物种限制。”

山鹊插话道:“什么意思?”

麒麟道:“就是麻雀成精了!”

山鹊:“成精了呀?天哪,还真有动物能成精!”

麒麟:“你这只山鹊也不成精了吗?”

山鹊:“那不一样,我本来就是人变的。”

麒麟:“你本来就是人,并没有变,只是伪装成了一只山鹊。”

白鹭没有理会那边的拌嘴,又问白马道:“汉字不是二维图形吗,你怎么说是三维?”

白马解释道:“汉字是二维图形的组合,二维的笔画通过不同方式组合成不同的汉字,然后才有含义,比如‘天’和‘夫’,有含义的汉字其识别方式是三维的。而且汉字还有一个特点,不同的汉字之间再进行二次组合,构成更复杂的词语。

比如洗、衣、机,这三个字组成一个词语,指代人类创造出来的一种机器,换掉中间一个字,还可以是洗碗机,又是另一种机器,掌握汉语的人都很容易理解。那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新事物,可以很方便的进行总结归纳。所以从运用方式上来看,汉字甚至是四维的。

那只小麻雀现在不可能完全弄明白‘麻雀’两个字是怎么回事,因为它根本就没有掌握汉语文字体系,也没有经过这方面的思维训练。但它只要能够记住这个复杂的三维符号组合,而且还知道它代表了某一个种事物,就算是成精了。”

犀牛笑道:“成了精的小麻雀,也要碰到丁老师这样的心理专家,才有表现的机会啊。”

麒麟赞道:“丁老师可不是一般的心理学家,他可是方外秘法的开创者。”

山鹊也凑过来道:“既然丁老师对那只麻雀那么感兴趣,为什么不把它带出去好好研究研究?”

犀牛开口道:“是你想把它带出去玩吧?这可不能随便乱来!忘了你第一次进小境湖出什么状况了?突发急症高烧不退,险些送了命,幸亏有仙家饵药月凝脂救命。丁老师也是和你一个症状,发病时间都在进入小境湖三个小时左右。

两个微环境长期隔绝的世界,突然穿行很可能就会出现这种状况,把这里的生灵带出去也是一样,弄不好会要了那只麻雀的命。”

山鹊问道:“从这里赶到小境湖最快需要多长时间,三个小时行不?”

犀牛:“三个小时不够,而且就算够的话,也不能轻易尝试。麻雀和人的体质不一样,能不能坚持三个小时很难说,就算能坚持,月凝脂的效果对它究竟怎样,同样很难说。”

丁齐补充道:“人和人的体质差异也很大,比如第一次进小境湖,谭师兄你们都没事,就是我和小妮子病倒了。”

犀牛:“你当时的炼体功夫还没入门呢,就我观察,突破二境之后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所以想把那只小麻雀安全带出来,需要有两个前提。要么就是我们能把月凝脂带出方外世界并带进这里,或者那只小麻雀自己能突破二境修为。”

山鹊:“那小麻雀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犀牛:“成精了呀,一切皆有可能。”

白鹭沉吟道:“那么有没有另一种可能,那只麻雀其实不是麻雀,它只是误入禽兽国的人,却化身为一只麻雀迷失了自我?”

白马思索道:“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才会给它做了那么多测试,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唤醒其自我意识。下一阶段的试验,就是测试其是否已拥有了自我意识?假如是那样,它便能意识到自己是谁……”

麒麟叹道:“还是丁老师专业!但你也要悠着点,别把小麻雀给玩坏了,人家成个精也不容易。”

说话间已经来到禽兽国的门户所在,放眼望去这里就是一片空荡荡的雪原,没有任何可辨认的明显标志。假如不是正好下了雪能留下足迹,丁齐与冼皓第一次进来恐怕就很难再找回去了。

丁齐已将方外秘法修炼到心盘境,照说走过的路便不会忘记,哪怕没有任何辨别标志,他只要留意凝炼心盘,也会找回原来的空间位置。但恰恰在丁齐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因为不明状况也有短暂的自我意识迷失。

这次丁齐没有动用禽兽符,众人各自使用景文石打开门户,白马却站在原地未动,突然说了一句:“你们先出去吧,我们大年初五见!”

山鹊一愣:“丁老师要留在这里过年吗?”

丁齐点了点头道:“是的,反正朱区长也不在家,我在哪里过年都一样,还不如留在禽兽国中好好修炼,顺便继续祭炼禽兽符。”

山鹊:“可是这里没吃的,你要待十多天呢!带进来的东西无法召唤,难道真像马那样去吃草?”

丁齐笑了:“真要是饿了,出去吃就是了,到附近的村子里或者去镇上,都很方便的。”

犀牛和大象对望一眼,神色都有些古怪。朱山闲问道:“不到两周的时间,丁老师,以你如今的修为,难道还不能辟谷吗?”

丁齐有些诧异道:“辟谷?我倒是看过一部短篇小说叫《辟谷生涯》,难道真能辟谷吗?”

庄梦周忍不住开口道:“发现了这么多方外世界,连禽兽国都见识了,辟谷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丁齐:“可是我没学过呀,连想都没想过。”

庄梦周:“没想过倒也正常,有酒有肉有享受,没事谁辟谷啊?”

丁齐:“究竟该怎么做呢?”

庄梦周:“你可以问老谭,火门有辟谷功法。”

谭涵川笑道:“其实爵门也有,修炼到一定程度,八大门应该都有。庄先生刚才的话也不完全对,辟谷在特定的情况下是有好处的,只是不能随便尝试,也有条件要求。简单地说,它是肠道菌群的一次清理改善,复杂地说,甚至是一次身心的净化……”

谭涵川教了丁齐一套辟谷功法,同时结合了火门与爵门秘传的特点,叫做“食气法”,看字面的意思就是采炼天地间的精气为食,从而达到不食五谷的效果。但从功法特点来看,是采摄外气补益自身元气,假如不说这是辟谷功法,一般人可能会以为就是几十年前社会上流传的某派气功呢。

传统的辟谷,最早源自于的斋戒,后来被修士们总结出一整套包含理论与实践的方法,并附会了种种神话传说,带着某种净化身心的仪式感,与纯粹的挨饿不吃饭是两码事。在古代的普通人中,恐怕也只有衣食无忧、不需劳作的贵族才能玩得起。

辟谷并不是永远不吃东西,也不是完全不吃东西,主要就是不食五谷,既然伴随着一种净化身心的仪式,当然也不食荤腥。真正的辟谷要符合几个条件,首先要有净化自身的心境,而不是单纯为了减肥等其他目的,其次是真不觉得饿。

假如饿了怎么办?很简单,那就吃呗!

而修士的辟谷又是一种更高境界的身心状态,同时是一种修炼。丁齐的方外秘法修为已经达到心盘境,也就是五境,在谭涵川和朱山闲看来,他早就可以辟谷了,连普通人掌握了合理的方法都可以在短期内辟谷。

辟谷并非完全不食,首先肯定得饮水,对于修士而言,还可以服用一些物性特别精纯的丹药。比如古代修士就经常以红枣、茯苓、黄精、人参炼制一种辟谷丸,就跟大山楂丸差不多,辟谷的时候每天吃几粒。

关于辟谷丸还有个笑话。古时某地某大和尚号称修为深厚,可以不食五谷。有官宦富豪经常迎入家中,置高台小阁供奉,观摩其如何辟谷修行,果然见其每日只饮清水,月余无恙。远近皆赞其为有道高僧,纷纷施舍钱财。

这大和尚还悄悄在庙外面蓄了个粉头,经常夜间在粉头家留宿,有一天大和尚许是因为过于操劳,突发暴病竟然死在了粉头的床上。这下事情就瞒不住了,传开后令众人目瞪口呆,后来还是大和尚身边的小和尚揭开了他所谓辟谷的秘密。

原来大和尚每次辟谷,都戴着一串很大的念珠,就像戏台上的沙和尚戴的那种,但是辟谷完了念珠就不见了。其实这“念珠”是用风干了捣成渣的牛肉,再配上细盐和茶叶末搓成的,每天吃几颗确实很顶饿,还能补充电解质和维生素呢。

至于在饮用的清水里加糖、在茶汤中加奶,等等作弊手法不一而足,干这种事的,都是招摇撞骗、欺世盗名之辈,而这些其实也是江湖手段。

谭涵川教丁齐辟谷功法,授课过程还颇有趣味性,穿插讲了大和尚吃牛肉丸辟谷的故事,逗得众人嘎嘎直乐。他最后对丁齐道:“丁老师可以试试修炼辟谷功法,至于能不能入境,你自己完全是清楚的,主要在于气机充足、身心纯净。”

有根基的修士和普通人辟谷,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普通人辟谷时要注意避免剧烈活动,但修士并不受此影响,坚持的时间也更长。至于究竟能坚持多长时间,要看实际需要或修为根基。

传授完辟谷功法,谭涵川等人便告辞欲离去,白鹭却站在马背上没动,样子显得很不高兴。偏偏尚妮这个没眼色的还回头问了一句:“冼姐姐,你也要留在这里过年吗?”

冼皓道:“我当然也能留在这里,丁齐你说是不是?”

丁齐赶紧道:“冼师妹也能留下来,我当然很高兴,其实我方才就想……”

冼皓:“这话说晚了!”

丁齐:“我说的是真心话。”

白鹭扬首向天道:“我当然知道,在这里你又撒不了谎。”

山鹊挥了挥翅膀道:“那么你们就一起辟谷吧,大年初五见!”说完话转身离去,情绪似是忽然有点低落,许是想到了下落不明的石不全吧。

谭涵川、朱山闲、庄梦周、尚妮离开了禽兽国,顺着岩缝攀上崖顶,将绳索都收起,背着包消失在崖后的山野中。他们绕了一条隐蔽的小路赶往张坊镇,快到镇子的时候,朱山闲突然道:“庄先生,您为什么一直都不提醒丁老师呢?”

庄梦周叹道:“也许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这正是方外秘法的特点,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创出方外秘法,并参悟出一层层境界。”

这话有点莫名其妙,也只有他们自己能听懂。什么意思?丁齐如今的方外秘法修为已达心盘境,不同的修行传承,其修炼的方式、追求的目的不同,但修为境界却是可以彼此参照的,也就是说丁齐的修为达到了所谓的五境,比谭涵川等人都高。

根据自古流传的诸多典籍,五境修为早已拥有神通法力,可以施展种种法术,辟谷更是不足为奇,可是丁齐根本没想过这些。除了运用方外秘法探索与发现方外世界,丁齐根本就没有施展过任何神通,他甚至不认为自己有异于常人的神通。

丁齐早已领悟与掌握了炼器知道,他炼化了随身法宝景文石,否则也不可能在琴高台中打开出去的门户,但景文石对于他而言,就是探索方外世界的钥匙和寄托心神之物,并没有用来做任何别的事情,他似乎也没有这个想法。

朱山闲也叹了口气道:“我们真的遇到了一位慧而不用、不显神通的修士,他不是刻意如此,真的就是不起一念。”

庄梦周:“方外秘法前所未有,就是直修心性、透彻纯净。假如丁老师不是这种心境,也不可能创出来。我们就跟着看吧,看他究竟能有多大的成就?”

尚妮:“丁老师也不是这么佛系的人啊。”

庄梦周又笑了:“他当然不是佛系。”

朱山闲沉吟道:“其实绝不能小看丁老师,他虽然不求神通,但真要动手可不弱。我们几个中斗法最厉害的应该是老谭吧……老谭,你能打得过现在的丁老师吗?”

谭涵川苦笑道:“我恐怕不是对手,想想丁老师最擅长什么?假如他一上来就影响到我的意识,我再强的力量,恐怕连目标都找不着……”

麒麟:“丁老师自己恐怕都不知道。”

朱山闲:“等遇到了这种事情,丁老师自然会知道自己的厉害。他可从来都不是手软的人,当初多少人想弄死那个田琦,也只有他真的做了。”

尚妮:“我们江湖八大门传人,做事怎么会想着先动拳头,动脑子才对!如此说来,丁老师的确很厉害。”

丁齐并不知道朱山闲等人出去之后还在议论他,白马与白鹭又结伴走过雪原、渡过河流,来到刚才遇见那只麻雀的地方。他写的那两个字还在,在这两个字旁边,还有麻雀用脚印踩出来的、歪歪扭扭的另外两个字,勉强可辨认出也是“麻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