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81、智商测试

“此界之异,入境各化禽兽,所御之物皆无形……宛若生灵蒙昧,一点灵光初现,方得找寻真我……身器护心神,影器照旁人,一方禽兽符,可破山水阵……世人寻金山,千岩万壑不得见,一朝踏过玄关,方知早在院阑……”

这段信息是直接印入脑海的,应是前人留在这面石碑中,被禽兽符激发。说它是文字信息其实也不尽然,它出现在众人的脑海中,自然就转化为每个人最熟悉、最便于理解的语言,比如丁齐就仿佛是听见了一段不知何人所唱的歌谣。

丁齐曾在琴高台世界中见到了陶昕,那不是陶昕本人,而是陶昕当年留下的一段御神之念,此刻的情况与当初类似,只是御神之念的内容与显现的形式不同。

它不知是何人所留,就是对这个世界的介绍,所包含的信息还有很多是单纯用语言无法描述的内容。众人皆静立良久,凝神入境各自体悟。

这道御神之念首先告诉来者,进入此地皆化为禽兽。冥冥中仿佛有一双眼睛能看透每一个人,从而将之对应化为这个世界的意志所认为的某种禽兽。进入这个世界的人会迷失忘我,就以禽兽的本能行事。

逐渐唤醒清晰的自我意识,就是那所谓的一点灵光初现,宛若世上的生灵从蒙昧走向清明,甚至象征了灵智开启的过程。人类社会从原始蛮荒时期发展到如今高度的智慧文明形态,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而每一个人自己的经历,又很像这个过程的缩影,从婴儿蒙昧到长大成人。

禽兽国有三件传承法器,首先是禽兽符,它应是控界之宝,不仅可以开启门户,而且可以通过它掌控整个世界。另外两件法器丁齐等人并没有得到,但石碑信息中也有介绍。

所谓身器的作用是护持心神。记得魏凡婷在大赤山中也拥有一件祖传之物,并非两界环,而是一个金镯子,佩戴在身上能够守护心神,使人的意识尽量不受大赤山的肃杀气息影响。而禽兽国所谓的身器,妙用应该与之类似。

拥有身器,可以尽量保证来者进入此地后不会迷失自我意识。但同时还有另一个问题,他如何能认出同伴、分辨禽兽国中其他的生灵来历?影器发挥的便是这个作用,通过影器可以照出此地的禽兽的“原形”,认出他们在进来之前是什么人。

然而无论身器和影器,想动用它们并不是没有代价的,都需要消耗所谓的元气,或者消耗法力。对于丁齐而言,方外秘法修为达到兴神境,也就是所谓的第四境,方能运用无碍。而且就算拥有身器,也只能保证刚进来时拥有清醒的自我意识,并不能保证进来之后一定不会迷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很像一个试炼之地。可以想象一下,假如有人手持禽兽符打开了这个世界的门户,把一群人给带了进来,然后这群人各化禽兽……

那么这样的试炼其目的何在?石碑上存留的信息也给了解释,就是为了打开金山院。金山院并不是传说中以黄金打造的院子,所谓金山也只是一种指代,它其实象征着每个人所寻找的真我。

禽兽国不仅可以是一群人的试炼之地,也可以是一个人独自的试炼之旅。再想象一下,假如有人得到了禽兽符能打开门户,并拥有身器护持心神,还能用影器照出此地其他的禽兽来历。当他最终堪破这个世界之后,也等于将禽兽符祭炼成功,破开风门山水大阵,开启传说中的金山院。

当他真正开启金山院的那一刻,才会明白所谓的金山宝藏,其实就是他自己。

那么进入这个世界,每个人要堪破的是什么呢,应该就是石碑中所谓的“寻真”。按丁齐的理解,那就是完成真正的自我实现,“现实中的我”与“想成为的我”不再相悖……这是一种理想化的人生境界,丁齐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尽量去理解,但他如今还没有做到,或者说还没有求证。

以上是丁齐对石碑中所留御神之念的解读,而朱山闲等人也有各自的解读与感悟,所以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犀牛率先开口道:“这一次,我们并不是凭借禽兽符进来的,也没有凭借身器护持心神,留下这段信息的人恐怕也没想到吧?”

麒麟感慨道:“还是丁老师了不起呀!”

白马:“您就别夸我了,我还差得很远呢。我没有完全祭炼禽兽符,也破不开那座山水大阵。”

大象:“不着急,慢慢来就是了。我只是很好奇,怎么会有这样的世界?”

白鹭也开口道:“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方外世界,它们从何而来?”

麒麟:“丁老师、我们的老师,你是怎么看的?”

白马沉吟道:“就像世界上有不同的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世界,或者说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

犀牛笑道:“你这个答案好佛系啊!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些世界是天然形成的,还是被人创造出来的?”

白马:“或许兼而有之吧,也许就是我们探索这么多方外世界最终要寻找的答案。”

一直在发愣的山鹊突然开口道:“不谈那么远的,丁老师现在发现什么了?”

白马:“我还真有所发现,明白了什么是控界之宝的传承……”

控界之宝是一种特殊的神器,它的妙用能与一个世界的意志沟通。有的神器需要得到特定的传承才能彻底祭炼掌控,丁齐读过的某些书里曾有介绍,但不能拿文学作品当真,倒是陶昕在琴高台中对丁齐讲解的最为详实。

无论是两界环还是禽兽符,丁齐并没有得到控界之宝的神器传承,可能是早就失传了。但丁齐看到这面石碑后,根据控界之宝的特点却领悟了怎样找回其传承,简直可是说是无师自通。沟通世界意志的过程,就是祭炼控界之宝的方法,也是这种神器的特殊传承。

也就是说控界之宝这种特殊的神器,无论其传承有没有断绝,丁齐都能用自己的方法将其找回,从发现世界到认识世界,他所创的方外秘法就与此谙合。但在目前来看,这还是理论上的,因为丁齐本人的修为境界还不够。

麒麟饶有兴致地追问道:“丁老师还有什么发现?”

白马想了想,有些迟疑地开口道:“小境湖尚未发现控界之宝,假如有,也不在小镜湖之内,否则我早就发现它了。琴高台有控界之宝摇光轸,被陶昕弃于琴溪中,假如它还在琴溪里,我沿着河流或许能把它找到,因为我已能与那个世界的意志沟通,可以感应到它的存在……”

众人正在认真听着,冷不丁山鹊又来了一句:“所御之物皆化无形,这是什么意思?”她问的是石碑上的御神之念,这思维够跳跃的,把大家的思路都给打断了,但也正是因为丁齐刚提到了景文石,好似提醒了她什么。

麒麟又笑着提醒了一句:“这很好理解呀,我们带进来的东西,现在都哪儿去了?”

众人一时都愣住了,对呀!他们可不是光着身子进来的,至少都穿着衣服、背着背包。可是进来之后便化身为禽兽,所有的东西好像都不见了!上次丁齐和冼皓进来,白鹭将白马的后背抓伤了,出去之后发现丁齐的衣服破了,但在禽兽国中,白马是没有穿衣服的。

衣服化为了马鬃和毛发?好像是这样又好像不是,总之这是一种难以理解的现象。众人进入禽兽国后,遇到一系列奇异之事,还没有来得及去思考这个问题,经尚妮和庄先生这么一提醒,大家这才意识到。

等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忽然就有了感觉!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当初他们刚刚进入小境湖的时候,是能把东西带进去的,可是叶行多事问了一句,为什么能把东西带进去?结果就带不进去了。

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时,众人是没感觉的,此刻就似突然感觉到了他们带进来的那些东西。虽然各自化身为禽兽,但还能感觉到衣服好像还是穿在身上、包也背着呢。

为什么说好像?与其说是感觉还不如说是一种感应,因为这些东西并没有真的出现,能感应到却动用不了,就像在另一个空间里,或者以另一种不可理解的状态存在着。

山鹊有些发懵道:“这是怎么搞的?”

犀牛:“方外世界本就超出我们的理解之外,出现什么样的奇异现象都有可能。”

白马沉吟道:“这是一个精神显化的世界,物质存在的方式可能不一样。”

大象也开口道:“从一个唯物主义者的角度,先接受事实,在没有搞清楚原因之前,且存疑不论。”

白鹭补充道:“事实就是我们进来之后,唯一能召唤出来的东西,就是丁齐带的禽兽符。”她是个编剧,用词也很有意思,说的居然是“召唤”。

麒麟又提醒道:“别忘了我们是怎么进来的,又怎样保留了自我意识?都是因为方外秘法,凭借的是景文石,试试看能不能将景文石召唤出来?”

白鹭随即发出了一声长鸣,枯骨刀凭空浮现在她的前方。但这把刀并不是平常的样子,就似一团虚影,既没有质感也没有份量,似在有形与无形之间,又似处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随着枯骨刀的出现,其他人身前也都浮现各自的景文石,皆是悬在空中的一团虚影状态。

犀牛叹了口气道:“这是我唯一能召唤出来的东西了,而且还没有实体。”

朱山闲:“看样子我还是修为不够,无法在禽兽国中久留,除非我真的像一头大象那样去吃草啃树皮。”

白鹭:“也许打开了金山院,便能摆脱禽兽身,然后才能把所有的东西召唤出来。”

山鹊突然又眨着眼睛叽叽喳喳道:“张望雄那伙人,会不会带着刀枪凶器进来?假如他们发现什么东西都召唤不出来,会是什么感觉?”

白鹭:“假如迷失了自我意识,恐怕根本就想不起来这些。”

大象甩了甩鼻子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吧,要赶在今天中午之前出去,等下次再来。”

一马、一鹭、一象、一犀、一山鹊、一麒麟,众禽兽结伴返回。山鹊仍然在象背和犀背上来回滑翔跳跃,变成这个样子似乎感觉很嗨,意犹未尽地问麒麟道:“庄先生啊,先不问这个世界是怎么来的,我就是很好奇,这样一个世界的存在有什么意义,或者说对进来的人有什么用?”

麒麟没好气地答道:“用来变山鹊玩的!看看你,多好玩啊?”

山鹊追问道:“除了好玩呢?”

麒麟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很严肃:“怎么会没有意义?它会给你完全不同的体验,在这里只能用精神意念直接交流,展现的就是真实的自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如果谈修炼,这是运用神识最好的锻炼;如果谈修行,保留清醒的自我意识,在这个世界里找回自己,便是一场修行……好好想想,来到这里变成了禽兽,最终怎么才能由禽兽再变回自己、成为自己?”

尚妮向来喜欢和庄先生斗嘴,又抬杠道:“既然是直接的精神意念交流,你怎么又能说话呢?”

麒麟反问道:“你不也会说话吗?我化身为神兽麒麟,就能口吐人言,我说的话,也是直接的精神意念,只是用了你们最熟悉的语言。”

尚妮:“哦,是这样啊……咦,那边有个麻雀在偷看我们,它的胆子很大啊!”

山鹊又注意到了一只麻雀。刚才麒麟在山中呼呼大睡的时候,把这一带的鸟兽都给惊走了,丁齐等人来的路上就碰到了一群麻雀,没想到还有一只麻雀又飞了回来,躲在一棵树的枝叶间悄悄打量着他们。

丁齐笑道:“它不是胆子大,而是有好奇心。我们其实并不可怕,交谈的同时就是在发出各自的精神意念,并没有任何威胁性,包括麒麟都不吓人。”

那只麻雀能听见他们的声音,虽然理解不了复杂的信息,但也能感受到他们并没有恶意和威胁性。麒麟在睡醒之后,也收敛了神兽特有的威压气息,至少在一只麻雀看来,这头大怪物刚才在和一只山鹊交流,显得很和善。

犀牛笑道:“一只有好奇心的麻雀,真挺少见的。生活在这样一个奇特的地方,这里的禽兽是否也很特别呢?”

白马停下脚步,向着麻雀的方向发出一声低鸣,无论是声音还是其中包含的意念都很温和,令人不由自主就有种亲近的感觉,很像他心理诊室中对求助者说话的语气。那只麻雀竟然扑扇着的翅膀飞了过来,停在白马面前叽叽喳喳叫了好几声。

麻雀不会说话,传达的精神意念中不会包含人类的语言,但大概也能听懂它的意思。它是在问丁齐等人是什么东西、跑到这里要干什么?

白马问了一句:“你知不知道你是谁?”他说的并不是汉语,只是马嘶声中包含的这种意念。

不料这一句却把麻雀给问懵了,它站在那里开始发呆,可能是理解不了。白马见状又问了一句:“小麻雀,你知不知道自己是麻雀?”

麻雀抬头又叫了一声,小眼神充满了困惑,它的意思表达得比较模糊,勉强可以翻译成——麻雀是什么东西?

一只麻雀能用这种奇异的方式与人交流,而且它自己还不知道麻雀是什么东西,这真是太意思了。丁齐低下头发出一声呜鸣,用他自己的方式告诉这只麻雀——麻雀是什么?传达的意念就是从一只到一群动物的形象。

小麻雀好像是明白了,又叫了一声道:“它们都是麻雀,我也是麻雀。”

丁齐听见这声雀鸣,就感觉这只麻雀不同寻常,它居然拥有理解能力!这时大象、犀牛等也都围了过来,好奇看着丁齐与这只小麻雀怎么交流。白马抬起一只前蹄,在地上画了并排的三个图案,一个圆形、一个三角形和一个正方形。

然后它退后几步,又在这排图案下方另画了一个三角形,画完之后用马蹄指了指,对麻雀叫了一声,意思是让麻雀将同一类图案挑出来。麻雀似是觉得很有趣,双翅一展蹦到了第一排图案中的三角形上,然后抬头发出鸣叫,意思分明在说:“这个,这个!”

山鹊站在犀牛的背上、问道:“丁老师这是在干嘛?”

犀牛解释道:“心理量表测试,丁老师真不愧是专业的,这也能想出来办法。”

山鹊:“他在测什么呀?”

犀牛:“测智商。”

山鹊:“这题目也太简单了吧?”

犀牛:“他测的可是一只麻雀,既不会说话也不认识字的麻雀!刚才丁老师对它解释了什么是麻雀,这只麻雀居然听懂了,说明它有形象分辨能力,所以丁老师才用这种方式确认。特征分辨与归纳能力,是智商的基础……”

接下来丁齐又用蹄子在地上画了并排的三个圆,每个圆都留下了缺口,就像蛋糕被切走了一块。第一个切口呈九十度,第二个切口大约是一百二十度,第三个缺口大约三十度。然后丁齐又退后一步,在下面画了一个九十度的扇形。

这回不用丁齐再说什么,那只麻雀主动跳到了被切开九十度缺口的圆上,叽叽喳喳叫得很是兴奋,听它的意思应该是说——再来,再来!

丁齐一连出了十道测试题,而麻雀居然答对了其中的八道。大象也上前帮忙,用蹄子将草地抹平,露出平整的浮土,好让白马在上面出题目。等这十题答完,麒麟凑过来问道:“怎么样,什么水平?”

白马答道:“差不多五、六岁小孩的智商水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