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78、最真实的世界

丁齐谦虚道:“庄先生、庄前辈,您说得太夸张了,我哪有那么厉害,还能看透所有人?不说别人,您我就一直琢磨不透啊!”

尚妮突然来了一句:“假如庄先生也进了禽兽国,你就不能看透了吗?不知道我们大家进了禽兽国都会变成什么样子?想想就好期待啊!”

谭涵川却放下手中的笔,皱眉道:“我还是不明白,这一切现象背后的成因是什么?假如就是所谓的心相,那是心目中的自我形象,还是别人眼中的自己?很多人的自我认知与旁观者对他的认知,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同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更别提化为某种禽兽的形象了!”

朱山闲也补充道:“我也觉得很奇怪,丁老师发现自己是一匹白马,冼师妹看见的他也是一匹白马,假如进入禽兽国中,我们所有人看见的丁老师都是一匹白马,纯粹从心理印象的角度就不太好解释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那么了解他,说不定在某些人的心目中,丁老师还是一条毒蛇呢!”

丁齐想了想,有些迟疑地开口道:“我认为那是一个精神世界,反映的就是一个人真实的精神面貌,不因为自己或他人的认知而改变。”

庄梦周饶有兴致地追问道:“那是怎么显现出来的呢,又为什么会显化为禽兽,而不是别的形象?”

丁齐思忖道:“应该是那个世界的意志,将进入那个世界的人显化为各种对应的形象,可以说在那个世界里,你是什么就显化为什么,对应某种禽兽。所以我才说,我们进入的是一个精神世界,也因此它的名字才叫禽兽国。”

谭涵川:“这是你的猜测,还是根据观察到得出的分析结论?”

丁齐答道:“兼而有之,其实更重要的依据,是我通过禽兽符感应到的世界意志。”

谭涵川点了点头道:“那应该就是最准确的!那么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其实你和冼皓并没有真正进入禽兽国,只是进入了一个现实和虚幻之间的地方,而在禽兽国中的经历都是精神投射,就像做梦一般,或者类似于某种催眠状态。”

丁齐摇头道:“不不不,那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谭涵川却以很严谨的态度坚持道:“有很多种类似幻觉的精神体验,当世人都坚持认为是真实发生的,你有没有证据能证明呢?”

丁齐拍了拍自己的右肩胛位置道:“这就是证据。我往回跑的时候,冼师妹化身的白鹭停在马背上靠前的位置。白鹭的爪子很尖,她大概是想站稳,所以把我抓伤了。”

尚妮站起身探头道:“哎呀,衣服都破了!”

虽然是冬天,但以丁齐如今的体质已不怎么害怕寒冷,所以衣服穿得并不多。里面是衬衣,为了避免过于惊世骇俗,外面穿了一件带绒的厚外套,看上去也算正常。丁齐用手一扒,外套后面就露出了破口。

冼皓惊讶道:“是我弄的吗?伤得重不重?”

丁齐:“一点皮外伤而已,早就没事了。”

谭涵川:“衣服脱下来,让我们仔细看看。”

丁齐脱掉了外套,里面的衬衣也破了,而且明显沾上了血迹。再把领子往下扒开,身上有明显的伤痕,一处在颈椎下方,一处在右肩胛位置,都是三道对着一道的细条状伤口,看痕迹就像是被指甲挠的,此刻已经结痂了。

尚妮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丁齐和冼皓道:“冼姐姐,这都是你弄的吗……你们到底在禽兽国里干了什么?”

冼皓的脸莫名又红了,瞪了尚妮一眼道:“还能干什么,就是不小心而已……我其实也不记得了,只是能回忆起站在一匹奔跑的马背上。”

庄梦周笑道:“下次一定要注意啊!丁老师,你快把衣服穿好吧。”

冼皓颇不好意思地小声对丁齐道:“伤口要不要处理一下,再找商场买两件新衣服换上?”

丁齐:“不用了,没什么关系的,早就不碍事了。衣服也不着急,先谈正事要紧。”

谭涵川:“虽说在某种潜意识状态下,通过暗示也可能留下伤痕,但衣服不会。所以这就证明了丁老师和冼师妹是真的进去了,而并非仅仅是精神景象,这又怎么解释呢?”

朱山闲:“很简单,在一个以物质为基础的世界里,也有精神的存在。那么在一个精神世界里,同样有物质的存在,只是显化的方式不一样,可能不好理解。”

谭涵川:“我能理解。”说着话又提笔在纸上写下了第三条:类似精神显化的世界,世界的意志或者规则,是让每个人显化成某种禽兽的形象。

朱山闲:“这一条应该是最重要的一条了。”

庄梦周却摇头道:“最重要的应该是第四条,那是一个最真实的世界……”

这句话怎么理解?丁齐并不是马,到了禽兽国中却显化为一匹白马,至于冼皓就更不是白鹭了,这是显然并不是真实的,只是一种精神上的显化,而这种显化又对应着相应的物质。

可是换一个角度想,人们平常的很多东西却是无法掩饰的。比如每个人显化出的禽兽形象,并不以自我认知或他人认知为转移,就是映射出某种本质。更特别的是那个世界中的交流方式,无论是鸟鸣还是马嘶,其实就是一种最直接的精神意念交流。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每个人都掩饰不了自己,连撒谎都做不到!

庄梦周解释了一番。尚妮张大嘴愣了半天才小声问道:“丁老师,就你的亲身经历来看,是这样的吗?”

丁齐很郑重地点头道:“庄先生说得没错,的确是这样的,在那个世界里,交流的信息就是意识活动的过程,而欺骗的企图也包含在意识活动里。假如你想欺骗对方,在交流时相应的精神活动也会被对方感知,就看对方能不能反应过来了。”

尚妮:“哇,真是个好奇妙的地方!我们什么时候进去玩?”

谭涵川正色道:“先别着急,假如有一个问题不能解决,我们还不能进去。”

冼皓附和道:“谭师兄说的对。我记得在禽兽国中化身为白鹭的时候,见到白马时并无一丝恶意,而且莫名就对它很信任,但没想到竟会把它给弄伤了。”

尚妮醒悟过来道:“是啊,这还真是个大问题!假如有人化身为刺猬,会不会把别人都给扎伤呢?刺猬还好,假如化身为豪猪,那就更麻烦了!”

庄梦周被逗乐了,又笑道:“假如化身为大老虎,会不会把别人给吃掉呢?”

丁齐却很严肃地想了想才说道:“我认为不会,当时我虽然化身为一匹马,但还是保留了一些潜意识中的思维习惯,并没想着吃地上的草。”

庄梦周:“迷失自我确实是个麻烦事,丁老师既然进去过,那么有没有想到可以用什么办法解决呢?”

谭涵川:“应该是可以解决的。我们的修为都突破到了兴神境,也早就解决了方外世界不能保留记忆的问题,应该也可以在进入禽兽国后保持清醒。”

丁齐开口道:“其实是有办法的,我仔细回忆了一番,问题就出在我们是用什么方式进入的禽兽国,而进入其他方外世界又是用什么方式?要想保持清醒,还须以景文石寄托心神。我将门户打开,你们都拿着景文石进去,就像当初进入小境湖一样。”

庄梦周:“还是要借助方外秘法啊!”

冼皓:“这样能行吗?”

丁齐看着手中的禽兽符道:“应该是可以的,稳妥起见,我们先让一个人进去试试。”

冼皓:“那就让我试试吧,假如成功了,我们都这么进去,那么你呢?”

丁齐:“我也这么进去,门户已是开启的,我先不动用禽兽符,只用景文石,进去之后再去祭炼禽兽符。”

关于方外世界的门户,有一个概念可能一般人很难理解,就是它的开启与封闭状态。此前众人所发现的方外世界,实际上门户都是开启的,只是普通人看不见也进不去,比如小境湖、大赤山与琴高台。

小境湖并无控界之宝,或者说他们从来都没得到过控界之宝,而琴高台的控界之宝早已被陶昕遗弃。大赤山虽有控界之宝两界环,但丁齐等人能够出入那个地方,凭借的也不是控界之宝,而是方外秘法。

但是昨天夜里,丁齐是直接使用禽兽符进入了禽兽国。假如不借助禽兽符呢?丁齐等人如今其实也能出入方外世界的,只要找到了门户所在。

通过祭炼两界环,丁齐也有一种感觉,可以借助控界之宝将大赤山完全封闭起来,也就是说让门户消失。假如是那种情况,大赤山存不存在,与现实世界就毫无关系了。丁齐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但他感觉,若有朝一日修为更高,理论上是可以做到的。

如今他已经找到了禽兽国的门户,而且门户已是开启的,能够与外面发生联系,那么只要掌握了方外秘法,想出入那个世界理论上并不一定需要禽兽符。

朱山闲起身道:“说试就试,事不宜迟,我明天还得回去上班呢。”

谭涵川:“要试也得是夜里,现在才中午,着什么急呢?这一次先别让他们盯上,等出来之后,不妨给那张望雄安一道门槛。”

冼皓点头道:“我赞同!范仰死了,沙朗政那伙人也进去了,但是那张望雄更不是好东西,手中恐怕早就血债累累。”

尚妮:“你们想把他也骗进禽兽国吗?”

丁齐叹了口气道:“不需要骗,只要我们有意让他查到某些线索,他自己就会进去的,不让他进去都不行,而且他很可能还会带着最得力的手下。大家猜猜,他们到时候会变成什么东西、还能不能出得来?”

冼皓:“假如丁老师不救醒他们,他们是出不来的。丁老师,你会去救他们吗?”

丁齐淡淡道:“该死的人自己找死,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

庄梦周看着丁齐道:“丁老师啊,我刚才夸你,你还谦虚呢!江湖盘局术主要有两种,穿珠局和滚珠局,你这不都无师自通了吗?”

丁齐:“也不能算无师自通,和你们在一起这么久,又接触了那么多人、经历了那么多事,学也会学了。”

江湖盘局术千变万化,但从原理上来讲,基本上都是请君入瓮或愿者上钩的套路,布局手段主要有两种,滚珠局与穿珠局。

滚珠局又称盘内滚珠局,通俗的说,就是把某个人最在意的东西包装一番卖给他,买卖的对象也不限于具体的实物,还包括所谓的地位、名望以及虚幻的期待等等。这些东西对别人而言是没有价值的或者价值不大,但恰恰是这个人愿意花大价钱。

穿珠局又称按线穿珠局,通俗的说就是你想要什么、就让你得到什么,但最终得到的结果是对方早就设计好的。比如说事先知道某个人在寻找什么东西,就设局不断让他查到有关这件东西的线索,牵引着他跟着自己的思路走,到最后这个人拦都拦不住。

张望雄的目的就是要找到禽兽国这个方外世界,丁齐等人已经打开了禽兽国的门户,想把他引进去不要太容易了,就算想不让他进去,张望雄自己都不干。

谭涵川又补充道:“不要忘了方外世界的凶险,想想我们当初刚进入小境湖的状况吧。无论他们能不能出得来,假如体质不行、修为不够,根据经验,绝大多数人进去之后三个小时左右就会发病,然后很快就会送命的。”

朱山闲:“假如张望雄带着一批手下莫名失踪了,他的身份又很特别,官方部门会不会追查到我们头上?”

谭涵川反问道:“怎么查,又能查出来什么?”

庄梦周:“放心好了,张望雄既然想干这种事,计划好在暗中对我们动手,就会把所有痕迹都抹干净、让人想查都没地方查,他自己也不会留下行踪线索。唯一需要注意的,反而是那些与他有过合作的江湖同道。”

朱山闲:“那倒不怕!张望雄背后还有什么人,也可以趁机再引出来。”

冼皓:“既然这样,设局的时间就定在春节长假,大家都方便。”

谭涵川:“初一到初四我没空,只能定在初五到初七这三天。”

朱山闲:“我也一样。”

庄梦周一拍桌子道:“就这么定了,给张望雄一个机会,就让他在那个时候动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