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74、金山院与禽兽国

探索方外世界,可能包含着莫大的凶险,甚至是做梦也想不到的意外。也许是因为先后发现了小境湖和大赤山,众人的思想多少有些麻痹,以为方外世界基本都是那个样子,结果贸然闯进了琴高台,事先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尤其是心理上的准备。

如今回想起来,他们其实足够幸运。琴高台中的险峻山野与诡异黑夜都有可能带来致命的伤害,幸亏他们皆身手不凡,最终有惊无险。而最让人不放心的尚妮则是让庄梦周直接带到了平原中央,庄先生还为大家垫定了“天兄”的身份,使他们从一开始就避免了与当地人的冲突。

琴高台世界还有那奇异的时间流速差异,外界的六天差不多就相当于里面的一年。假如倒过来,里面的六天相当于外界的一年,那么等他们出来后,世上恐怕已经过去了四十年。

方外世界如此诡异难测,他们在探索时要格外小心,恐怕什么样的状况都能遇到,也不能次次都凭运气,所以丁齐起初并不想让尚妮参与。就算要带着尚妮一起去,最好也要等到他们把禽兽国的情况基本探明之后,可尚妮还是留下来参与讨论了。

就算宛若人间仙境的小境湖,其实也暗藏莫大凶险,尚妮和丁齐第一次进来都差点送了命,幸亏有仙家饵药月凝脂解救。

所以这一次去禽兽国,难免会遇到什么状况,仅听这个方外世界的名字,最大的意外可能就来自于凶禽猛兽。可惜《方外图志》中缺失了最重要的内容,没有对禽兽国具体情况的介绍,只留下了那么三件法器的图样和一首诗,引人无限遐想。

朱山闲沉吟道:“我们没有办法事先估计里面的情况,只能尽量做足准备,带的东西和上次去琴高台差不多就行。但这次我们也有一个优势,就是已经得到了控界之宝,由丁老师掌管控界之宝,假如发现不对,也可以随时出来。”

冼皓又问丁齐道:“你现在可以催动禽兽符吗?”

丁齐:“我这几天一直寄托心神祭炼,可以催动它感受到另一个世界的气息。但控界之宝这种东西,祭炼的主要过程必须在相应的方外世界中,而且我如今的修为境界还不够,还不能完全祭炼并掌握它。”

谭涵川:“能催动就好,进去之后可以继续祭炼,但是也不必着急。我的建议是分成两步,只要丁老师能以控界之宝打开门户,第一步先进去,搞清楚基本状况就立刻出来。根据里面的情况,再商量下一次该怎么探访,或者过一段时间再去。”

丁齐:“你们还记得进入琴高台时发生的状况吗?为了避免万一,第一次进去的人不能太多,最好是我一个人,有什么发现就立刻出来。”

当初他们进入琴高台时,随机到达了那个世界不同的地点,不敢肯定在禽兽国是不是也会出现这种状况,但还是小心为上。冼皓则插话道:“一个人进去太危险,但人的确不要太多,我陪你一起吧。”

丁齐:“假如又出现琴高台那种情况怎么办?我们可能会出现在不同的地点。”

冼皓:“没关系,当初庄先生是怎么和小妮子出现在同一个地方的?你又是怎么把小孟他们三个一起带进去的?可以把我也那么带进去,这样无论会不会出现琴高台那种状况,我们俩都会到达同一地点。”

庄梦周点头道:“有道理,我看就这么办吧!冼师妹进去,还能保护丁老师,我相信她的身手。”

尚妮问道:“那我们呢?”

庄先生:“我们就在外面等着呀,等他们出来了再说,总得有人站岗放哨打个掩护吧?而且老朱他们最近被人盯上了,对方还可能是情报部门的,我们就更要在外面留人了。”

谭涵川总结道:“要去就快去,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假如发现那里面很大,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探查清楚,那么就先搞清楚基本状况,剩下的事等到年后再说。”

冼皓:“那我就订计划了……我们先分兵几路,就像各自回家一样,然后不要带任何可能被张望雄追踪的东西,约好时间在铁锁崖汇合。”

就在同一时间,张望雄却没有待在江淮省的省会逍津市,这个周末,他来到了东南沿海某地,在郊区一个风光优美的庄园里,见到了一位神秘的高人。两人正坐在露天的楼顶花园中品着酒,眺望着远方山脚下的黄昏海景。

张望雄一改平日的倨傲,神色很是恭谨,坐在藤椅上微微欠着身。只听旁边那位男子道:“你说范仰那批手下被你接过来用了一段时间,最近交给了那位爵门的朱区长,可是没过多久便让警方给一锅端了?如今还有这样的江湖同道,真是正义感爆棚啊!”

张望雄:“ 田师不要说笑了,我看那朱山闲是另有目的。”

坐在他旁边的男子,年纪看上去答曰五旬左右,略显花白的短须修剪得十分整齐,气质显得很是儒雅,虽然身材不是很高大,但往那里一坐便自然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他的名字叫田仲络,是一位低调的实业家,重点做文化产业的投资,也是一位艺术品收藏家。

田仲络平时并不爱抛头露面,以儒商自居,虽然财力雄厚,但公众几乎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他的生意基本以投资为主,本人也并未直接经营哪家企业。而且很少有人知道,这位田仲络先生还是一位江湖册门高人。

如果论辈分,张望雄应该叫他师叔,但是叫师叔仍显得不够尊敬,叫大师又不太好听,叫老师则是太普通了,所以干脆就叫他“田师”。这种不伦不类的称呼也不知是从哪儿学来的,但田仲络听着还很受用。

田仲络早年认识范仰的师父。师父亡故后,范仰也曾多次来拜见过这位册门前辈,态度很是恭敬,而张望雄也是通过范仰才认识的田仲络。田仲络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张望雄帮忙,所以两人之间的联络后来反而更多。

范仰当初在幕后操盘寻找小镜湖,却没有把张望雄和田仲络拉进来,甚至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给他们,当然也是存了自己的私心。范仰的最终目的是想独占小境湖,假如把张望雄和田仲络这种人都拉进来,恐怕就难以实现愿望了。

田仲络闻言微微一笑道:“那位朱区长当然有目的,白白放弃那么一个能干的团队,付出这种代价,显然是想得到的更多。你查出来了吗?他把你提供的罪证材料交给了什么人,应该不是他自己直接举报的吧?”

张望雄答道:“我查出来了,是江苏徐州一位姓顾的国企领导向警方举报的。此人名叫顾助军,顾助军的儿子曾经被范仰设局送进去了,据说是为了弄到顾家的两件东西。后来他儿子虽然被放出来了,但是精神受了打击出意外死了,所以顾家与那伙人有仇。”

以田仲络的消息渠道,这起案件的内情不难打听清楚,所以张望雄选择了实话实说,但有些情况他并没有说出来。

田仲络:“这就对了!朱区长牺牲掉范仰那批手下,就是为了让顾家报仇,那么他一定能从顾家那里得到更大的好处,你查出是好处了吗?”

张望雄:“这倒没有。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范仰当年做的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如今范仰已经失踪了。”

田仲络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小张啊,你就别跟我绕弯子了,那两件东西不是在你手里吗?上次还拿来找我看过!

你早不拿过来晚不拿过来,范仰一死你就拿过来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朱山闲那伙人应该也在寻找方外世界,他们从顾助军那里得到的,应该就是金山院的线索。”

禽兽国的“影器”与“身器”确实是落到了张望雄手里。范仰失踪后,张望雄还把这两件东西拿来请田仲络“鉴定”,但他并没有说东西得自范仰,更没有说清楚其来历。不料田仲络也不白给,早就把内情调查清楚了,还当面说破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还好张望雄的脸皮也够厚,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原来如此,田师不说我还不知道呢,范仰从来没有告诉我!那两件东西确实是他帮我弄到的,我却不知就是从顾家那里弄来的。”

田仲络也懒得戳穿他,不置可否道:“现在知道也不迟!顾家的祖籍在北京房山区张坊镇,铁锁崖就在那一带。你上次拿来的那两件法器,应该就和我们要找的金山院有关,可惜我们还没有找到打开门户的办法。”

张望雄眼神一亮道:“那么朱山闲他们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办法?我们要不要……”

田仲络摆了摆手道:“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知道铁锁崖中可能有一个方外世界,那里面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金山院,但始终没有找到打开门户的办法,让他们先去探探路也好。等确定他们真找到了地方,而且打开了金山院,我们再出手不迟。”

张望雄赶紧点头道:“还是田师高明,就让他们再蹦跶几天吧!他们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得罪到田师头上,可惜我人单势弱,没法对付那他们……”

张望雄这次来找田中络,编了一个理由,声称找到了一件珍贵的器物,本来想送给田仲络,不料却被朱山闲出手给截走了。这也不能算撒谎,假如田仲络去调查,估计也能查出实情来。确实有人弄走了张望雄本来想买的那两块古砖,而田仲络也不知那古砖是什么来历。

田仲络呵呵一笑道:“小张啊,你在人家手底下吃了亏,想借我来收拾他们,这些话直说就好。”

张望雄露出颇不好意思的神情道:“我的确是在他们手底下吃了亏,有借重田师帮忙的打算。但那伙人也确实是个大麻烦,弄不好会威胁到我们的事情,田师不可掉以轻心。”

田仲络面色微沉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范仰应该已经死在他们的手上。此前范仰一直在调查民国时期境湖赤山寺住持张锦麟的情况,应该就是在寻找赤山寺的宝藏下落。”

张望雄补充道:“不仅是赤山寺的藏宝,更重要的是那藏宝之地,很可能就是另一处方外世界。范仰应该已经有所发现,所以才会被那帮人灭了口。估计朱山闲现在已经找到那处方外世界了,却又打起了金山院的主意。”

田仲络:“这也正常,假如他们发现了方外世界的存在,肯定会对别的方外世界感兴趣的。范仰当年设计陷害顾家,拿到了与金山院有关的两件法器,估计是掌握了什么线索,后来被朱山闲那帮人知道了。

那伙人我调查过。朱山闲的师父是一名隐居的爵门前辈,如今已经不在世了。他那个马仔谭涵川,师父倒是有真功夫,如今也不在了。都是独行客,凑在了一起,这伙人当中,重点要盯住朱山闲,他才是领头的,那个谭涵川也不可小看,至于其他人都好对付。”

张望雄提醒道:“我听说他们当中还有一位惊门前辈!”

田仲络冷笑道:“庄梦周吗?我打听过了,就是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可能懂些江湖门道,但是不足为虑……张处长,你现在能怎么监控他们?”

张望雄:“我可以随时掌握他们的手机定位情况,也能监控他们的通话和短信,但社交通讯软件则有点麻烦,毕竟只是私活,不是官方正式立案搜集信息。”

田仲络:“这些就够了,有什么情况就跟过去,先不要惊动他们。假如发现他们去了铁锁崖,而且打开了金山院,我们就立刻行动。”

张望雄:“我平时工作也很忙,不可能天天跟着他们呀,只靠定位手机毕竟不行。”

田仲络:“如果你发现他们去了铁锁崖,就立刻通知我,我会派人去的。还有,无论有没有发现,我建议你春节长假期间都去铁锁崖盯着,他们很可能会去。”

张望雄:“田师这么肯定?”

田仲络:“他们平时各有各的事,尤其是领头的朱区长,平时不可能到处乱跑,更何况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可是你别忘了春节有长假,那是最合适的行动时间了,但他们已经知道你在暗中监控,很可能不会让你追踪到。”

张望雄点头道:“我明白了,一定照办!”

田仲终看着他道:“大侄啊,你对方外世界这么感兴趣?”

张望雄:“那是当然,谁不感兴趣?田师仍当世高人,眼界和手段深不可测,又坐拥方外世界,小侄是既佩服又羡慕啊!”

田仲络:“那两件东西是你拿来的,金山院的线索也是你查到的,你跑来找我帮忙,可惜我也没能打开那个地方。假如这回能打开金山院,我就要恭喜你也能拥有一个方外世界了。”

张望雄低头道:“小侄并不贪心,能与田师分享即可。假如真是一个世界,我一个人也占据不了。”

丁齐等人的猜测没错,在张望雄的身后,确实还有一位江湖册门高手。这伙人也知道方外世界的存在,甚至已经拥有某个方外世界,并在寻找着其他方外世界的。有意思的是,丁齐等人要找的方外世界名叫禽兽国,而张望雄和田仲络要找的方外世界名叫金山院。

金山院和禽兽国其实是同一个地方,只是从不同的线索查到称谓不同。禽兽国是《方外图志》中的记载,是朱敬一留下的名字;而金山院这个称谓,则来源于当地的一个传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