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73、殊途同归

李青花看着街对面的关小茵道:“丁医生,她特意把你请到安康医院,就是为了治好沙朗政的病,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个结果吧?听你刚才讲的故事,分明知道内情,这是故意的吗?”

丁齐苦笑道:“是故意的,也不是故意的。李警官应该清楚我的经历,我曾经就在那里面治死了一个人,一个让司法系统和心理学界都无可奈何的变态杀人狂。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博士学位没拿到,境湖大学的教职也丢了,如今在民营医院打临时工呢。

我怎么可能再让这种事情重演,也不会让沙朗政躲在安康医院里逃避惩处,治好他,就是为了让警察带走他。但是话又说回来,的确是那位关女士主动找上门来的,我是医生,沙朗政是病人,治病救人也是我的职责。”

李青花:“你这个打零工的,档次可够高!最无辜是那位关女士,她恐怕又得找心理医生了。”

丁齐摇头道:“她如今已经不需要再去找心理医生,更需要的是警察和她自己,实际上她这才是真正解脱了,你说呢?”

李青花笑了:“谁说不是呢!你这位医生,真是治病救人啊。沙朗政被带走了,这位关女士不会有麻烦吧?”

丁齐:“她和沙朗政不过是同居关系,这难道也违反法律吗?”

“那倒不违法!”李青花含着吸管,饶有兴致地盯着丁齐道:“丁老师很忙啊,约了你好几次都没空,这次终于把你约出来了,那么你本人对不违法的事情有没有兴趣呢?”

今天不是丁齐约的李青花,而是李青花主动约的丁齐。因为李青花知道有这个案子,也知道分局配合江苏警方今天有行动,抓捕的重点对象就是沙朗政。她还听说沙朗政得了精神病住进了安康医院,是其女友请来了丁齐将他的病给治好了。

所以李青花才找了个借口将丁齐约到这里来喝茶,告诉了丁齐这个戏剧性的案件,并让丁齐亲眼看着病人在出院时被警察带走。不料丁齐却对她讲了一个仙人跳的故事,显然是早就清楚内情。

丁齐听见李青花的话,感觉却有些尴尬,低下头避开了她的眼神,不知该怎么回答。李青花又噗嗤一声笑了:“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看来你的心理素质也不咋地嘛!”

李青花并没有追问丁齐是从何处知道的内情,在一个专业的刑侦人员看来,线索其实很清楚。丁齐是关小茵的心理医生,而关小茵与沙朗政已经同居好了几年。关小茵很可能发现了沙朗政的犯罪事实,既没地方说又不敢说,于是找到心理医生倾诉。

丁齐掌握线索之后,暗中将情况告诉了受害人顾助军。顾助军根据线索搜集了材料,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所以才有了这次跨省联合行动。

这就是李青花推测,虽与事实不符,但并非不靠谱。像这种事情当然不方便公开说出来,所以李青花并没有刨根问底,可眼神中对丁齐的欣赏意味显然更浓了。

回到南沚小区之后,丁齐没敢告诉冼皓今天是被李青花约出去看现场执法了,只说自己去了安康医院一趟,亲眼看见沙朗政那伙人都被警察带走了。倒不是他心里有鬼,只是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

第二天是周日,最近一直北京出差的谭涵川从终于回到了镜湖市,好久不见的庄先生和尚妮也来了。学校已经放寒假了,在离校回家之前,丁齐把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等弟子也叫来了,还有魏凡婷和涂至,如今方外门的全体成员终于第一次聚齐了。

总共十一人,六名长辈加五名晚辈,于小境湖中露天聚餐,就在山庄门外的平地上摆了一张大餐桌,桌边放了一圈明代的花梨木椅子,桌上的餐具都是珍贵的古瓷。

山庄里有厨房,烧的是柴火大灶,油盐酱醋等物可以从外面带进来,小境湖中也有很多现成的食材,包括各种野菜和野味。眺望着湖光山色,在这方外仙家世界中推杯换盏,堪称神仙享受。

孟蕙语等三人是第二次进入小境湖,但是他们上次进来只是为了内服外用月凝脂,那段经历根本就没记住,如今修为突破了隐峨境,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清晰的经历。三人几乎都被惊呆了,假如不是已有了在琴高台中的经历垫底,估计都会反应不过来。

对于涂至和魏凡婷而言,小境湖也是个如梦幻般的地方,远非大赤山所能比。大赤山相当于一个精致的庭院,里面只住了一户人家,而小境湖才是真正的仙家世界啊,风光灵秀、山高林密,远望峰峦叠嶂不见尽头。

小境湖有多大?南北长约四十公里,东西宽约三十公里,总面积超过了一千平方公里。它大约只相当于琴高台世界的一半,但也足够广阔了,更重要的是,它没有琴高台世界那种奇异的时间流速,也没有那奇异的黑夜,更没有别人,就是众人坐拥的世外仙家福地。

须知小境湖的面积,已经超过了世界上的很多小国家了,而且是这么好的地方,这是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享受。

有一句话叫大隐隐于市。南沚小区就已经是个很好的地方,出了正门便是雨陵区的闹市,而后面则是南沚山森林公园。这还不算,后院就通往如此广袤的方外仙家世界。毕学成等人在小境湖中流连忘返,简直都不想出去了,天天待在这里多爽啊!

丁齐看出了他们的心思,笑着说道:“今天让你们来,主要是和大家聚一聚,同时也见识一番小境湖。这里是方外门的根本之地,也是当初我和诸位师伯、师叔研创方外秘法的地方。

方外世界虽好,但心中拥有即可,没必要四处宣扬。拥有这一切,是人生的成就与享受。就像我们读一本书,往往是在见证另一个世界或另一个时代、另一种人生,而此刻你们是真的走进来了。享受这一切的前提,是不要迷失自我,该干啥还是要好好努力……”

这番话当然是有所指。无论是谁有了这样的经历,可能都会在心中有那么一闪念的感叹:“掌握了方外秘法,能拥有这样的仙家世界,我还上啥学、考啥试呀?”或者“我还上什么班、受老板的气干啥?”

但看看在座几位尊长,丁齐还在博慈医疗当“临时工”呢,谭涵川也仍然在做研究员,朱山闲更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区长,并没有因为发现了小境湖就不好好做事了,更没有从此脱离现实的打算。

人生在世,其实就是在和身处世界打交道;而自我实现的过程,就是找到并拥有自己的世界。做一个假设,假如丁齐就躲到小境湖中从此隐居不问世事,那么他的人生,也仍然是在和小境湖这个世界打交道。

不论在什么样的世界里,人生的过程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不同,这是众人在琴高台世界中就应该明白的道理。一个人的阅历,决定了他的眼界,一个人的能力,决定了他的底气,一个人的感悟,决定了他的心境,这些都不是凭空而来。

众弟子包括涂至和魏凡婷皆连连点头称是,感谢师父教诲。吃完饭后丁齐又把他们带到前院,介绍了小境湖的地形地势分布。这段时间,丁齐等人早已探明小境湖中的各处地界,并且制作了一个沙盘,就放在前院中。

沙盘上还插旗标明了各处的物产、出没的禽兽、需要注意的事项等等。今天当然不可能让几名弟子参观整座小境湖,但可以对照沙盘了解个大概。等开春之后再回来,平时周末他们可以住在这里,魏凡婷买下的那栋小楼里也留了房间,众弟子没事就可以到小境湖中游历与修炼。

如今已经放寒假了,丁齐让三名学生先回家过年,将魏凡婷和涂至也暂时打发走了。晚辈弟子都离开后,丁齐又对尚妮道:“快过年了,你也先回家吧。”

尚妮却不肯走,噘着嘴道:“你们几个分明有事,别想把我撇开,我也是长辈!”

谭涵川苦笑道:“就让小妮子也听听吧,咱不瞒着她,也不背着她。”

庄梦周、朱山闲、谭涵川、丁齐、冼皓、尚妮等六人来到了山庄后院的假山上坐好,此时天边已升起一轮明月。朱山闲率先开口问道:“老谭啊,你说到中科院找人帮忙搞大数据分析,有结果了吗?”

谭涵川点头道:“有结果了,我基本已确定了禽兽国的位置。”

尚妮突然蹦起来道:“我说你们果然有事吧!找到禽兽国了?刚才居然还想不带我玩,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幸亏我机灵,早看出来你们私下有事情……”尚妮手中也有修复后的《方外图志》影印本,当然知道其中记载了禽兽国这个地方。

庄梦周招手道:“小妮子,你先别蹦,坐下来好好听着,我今天也是头一回听说呢。又不是你找到的地方,吵吵什么?”

朱山闲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上次我们从琴高台出来的时候,在车里发现了窃听器。后来我们把装窃听器的人找到了,对方应该是情报部门的,说不定还有什么监控手段,所以我们就没有在电话和微信里说这件事。”

庄梦周:“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山闲:“假如不是那个人送上门来,我们还真找不到禽兽国的线索,此事说来话长……”

他简要介绍了一番最近发生的事情,从张望雄冒充病人去试探丁齐开始,后来又有了黄子山上的发现,意外拿到了范仰团伙当年的罪证,其中竟牵连到方外世界禽兽国的线索。

他说完之后,丁齐又补充了一番,从几年前火车上的奇遇开始,重点是到徐州一趟拿到了禽兽符,一直讲到沙朗政那伙人昨天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丁齐又取出在黄子山上得到的金葫芦以及老顾送给他的禽兽符,交给众人传看。尚妮掂着金葫芦道:“我回学校这段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可惜我都错过了呀!下次再有这样的事,你们千万别忘了带我玩。”

庄梦周皱眉道:“刚刚在琴高台玩了大半年,你还没野够吗?不能一天到晚就知道玩,而且这也不仅仅只是好玩的事情!丁老师方才教育弟子,不好意思直接教训你,但那些话也是说给你听的。”

尚妮又噘嘴道:“好吧,丁老师说的对,我接受教育就是了,只是好奇而已嘛。其实这段时间的事,也确实不太适合我参与……”

“你明白就好。”庄梦周接过她手中的金葫芦道,“丁老师怀疑这也是一件控界之宝,那么在黄子山的古塔下面,也可能存在一个方外世界吗?”

丁齐答道:“当然有这种可能,但也不敢肯定,至少我没有找到门户,现在也没条件去开启。”

庄梦周看着葫芦道:“说不定那个方外世界不在塔下面,就在这个葫芦里呢?”

众人一怔,然后都笑了,纷纷点头附和,声称这个想法未尝没有道理。的确有这种可能啊,大家已见证了这么多方外世界,什么样的脑洞都可以接受了。但就算葫芦里真有一个方外世界,他们现在也没办法确认。

庄梦周又把金葫芦还给丁齐道:“先收好了,以后再琢磨,我们今天主要讨论禽兽国的事情。”

冼皓感慨道:“《方外图志》中根本就没有黄田村和黄子山的记载,其实除了本地的小境湖和大赤山,我们先后找到的琴高台与禽兽国,都是记录不全的地方。”

丁齐:“也许这就是缘法吧……老谭,你是怎么用大数据分析确定了禽兽国的位置?”

谭涵川介绍道:“就是通过那首诗,用关键词搜索,然后进行关联性分析,最终得出可能性最大的地点排名……”

《方外图志》中有关禽兽国的记录不全,最主要的内容已经缺失了,只留下了两副图和一首诗。其中一副图中记录的是三件法器,另一副图上画了一面山崖,旁边还写了一首诗——

龙安村外水回还,高壁卓立望龙潭。

铁崖深深锁禽兽,世人至此去衣冠。

孤国旷野云笼岫,雨涤风光尽烂漫。

燕京繁繁皆袍带,问心何须寻远山。

大数据分析的原理本身并不复杂,真正困难的是数据采集和录入。将全国各地叫龙安或龙潭的地名都找出来,包括古代曾出现过的地名,然后再输入系统中,这几乎是仅凭人力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谭涵川这次去中科院出差,找人帮忙设计了一款软件,用那首诗中提到的内容为关键词,通过搜索引擎在网络上直接抓取数据,然后进行运算分析,最终得出关联度排名。结果出来之后,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如今北京市郊十渡景区附近一个叫铁锁崖的地方。

谭涵川还抽空去了那里一趟,拍了很多照片。他把照片从手机里调了出来,再与《方外图志》上那幅图做对比,已经可以确定那里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

铁锁崖在拒马河边,位于北京市房山区张坊镇与河北省易县交界处,附近有个龙安村,崖下的水湾曾被称为龙潭,但如今龙潭已经不存在了。而丁齐从顾助军那里得知,顾家的祖籍地就在如今的北京房山区张坊镇一带,与谭涵川的发现完全吻合。

尚妮赞道:“你们真厉害,兵分两路,从不同的线索都找到了地方。线索只有一首诗和两张图,简直和猜谜一样,你们居然都能猜得这么准!”

丁齐摆手道:“不不不,我不如老谭。只是那位顾先生告诉我他家祖籍在张坊镇一带,我并不能确定禽兽国就在那里。老谭可是直接找到了准确的位置,连照片都拍回来了。”

谭涵川也谦虚道:“还是丁老师厉害,我只是拍了一张照片回来,丁老师连控界之宝都拿到了!”

冼皓打断道:“你们就别互相吹捧了,先商量商量,我们什么时候过去、该做什么准备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