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71、杀猪匠

关小茵今年三十三岁了,已有很长时间没听过谁叫自己小妞了,而且沙朗政的神情很怪异,声音也细声细气的就像换了一个人。她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摸沙朗政的额头道:“你怎么了?”

沙朗政一扭身子道:“哎呀,你怎么随便摸我呢?……算了,喜欢摸就摸吧,小手挺软的。”

这时沙朗政的同事小马提着东西推门走进了病房,沙朗政又突然脸色一变,指着他道:“我好端端的待在家里,你们干嘛要来打扰我?让我不得安生,我也让你们不得安生!”

小马也吓了一跳,手里拎的东西都掉地上了,问道:“沙总,您到底是怎么回事?”

沙朗政:“什么沙总不沙总的,你们几个冲撞了我,还不赶紧磕头认罪!”

感觉心里发毛的关小茵马上叫来了医生,医生一看这个症状,立刻就让病人转院,沙朗政直接被救护车送到了安康医院。

到了安康医院,院方组织了以辛霜红主任为首的专家进行了会诊。沙朗政言谈怪异、自我认知错乱,并存在明显的妄想症状。会诊专家有两种意见,一是精神分裂症(妄想型),二是癔症性身份识别障碍,总之都是属于认知障碍类病症。

辛主任当然要问病人遇到了什么事。小马仔细回忆了一番,他其实就是在山上惊走了一只黄鼠狼,那黄鼠狼还放了一个屁,气味非常熏人。当时其他人位置都比较远,只有沙朗政离得最近,估计是被熏倒的。

沙朗政当晚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身上还带着难闻的气味呢,就算换了衣服、用酒精擦了身体,气味也没除尽。三张病床的病房里,另外两张病床上的病人都熏跑了,甚至他最初用的床单和床垫也都换下来扔掉了,后来又换了单间病房,气味总算淡了不少。

其实沙朗政被送到安康医院的时候,参与会诊的专家还能隐隐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味,不能说完全是臭,而是一种令人闻了脑壳作疼的怪味,还好已经很淡了。

最倒霉的其实是带着沙朗政开回境湖市的那辆车,后座以及车厢里的气味还浓得很,打开门放在太阳底下晒着,各天仍散发出一股令人闻了想吐的气息。假如在过去的民间,沙朗政的情况很明显,任谁都会说他是冲撞了黄大仙。

在境湖市安康医院里,医生做的诊断其实也没错,完全符合精神病学标准,但关键是该怎么治啊?

在博慈医疗的心理诊室中,关小茵介绍了沙朗政的怪病。她说完之后,丁齐面无表情道:“关女士,你难道是把我当成巫婆神汉了吗?”

说这句话时候,丁齐忍不住想笑,不禁想起了在黄子山上他曾对冼皓说过的话——我如今创出了方外秘法,假如在上古,也可能被当成一位大萨满或者大巫。

关小茵赶紧欠起身,连连摆手道:“不不不,我绝不是这个意思!他就是病了,无论是冲撞了黄大仙还是得了精神病,反正都是病了。您就是我认识的最好的医生,他在安康医院治了一个星期都没有起色,所以才想请您帮忙治病救人。”

丁齐不紧不慢道:“你调查过我吧?应该知道我在安康医院出过事,当时有一名精神病患者,在和我的会谈过程中突发急症,死于心源性呼吸衰竭。”

关小茵:“不一样的,当然不一样!那是他的身体本来就有问题。这世上很多人都会得绝症,治不好也不能怪医生;人人都会死,当然更怪不着医生。您遇到过各种情况,经验只会更丰富,我相信您。”

丁齐靠在椅背上道:“我可不敢保证一定能把他治好。”

关小茵:“只要您肯帮忙就行。”

丁齐:“我不是安康医院的医生,而他现在的情况又不适合出院,我直接跑到那里给他治病,不符合规定,院方也不能允许。”

关小茵:“手续我来办,只要您是有合法资质的精神科医生,应病人家属要求,而院方也同意,就可以请您去给他看病。这是辛主任告诉我的,也是他建议我来找你试试的。我并没有您的联系方式,辛主任也没给我,只能先预约见面,其实我周末就想约了,可是您直到今天才上班。”

住院病人请外地或外院专家看病,也是比较常见的情况。比如一个小县城的人得了病,就住在当地的县医院里,却可以请北京、上海的专家来给他动手术,也可以邀请外地的医生来做会诊,这需要病人和病人家属支付车马费以及其他报酬。

丁齐点头道:“既然这样,我直接和辛主任联系吧。你先去办手续,假如没有问题,辛主任会通知你的。”

关小茵:“请问您出诊的费用是多少?”

丁齐:“我就住在本市,车马费什么的就算了,也不需要你解决机票和宾馆费用。你去问问辛主任吧,像这种情况大概是什么标准,就按他说的标准办。”说话时丁齐又在心中暗笑,他以往都是在博慈医疗“坐台”,如今改成“出台”了。

关小茵站起身道:“我这就去办手续,非常感谢丁医生!”

丁齐又招了招手道:“不要着急,我还有些话想问问你。明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又明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你的行为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想这样到什么时候?我不否认你的善良,但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人没必要用这种方式证明自我与找到自信。”

关小茵低下头道:“丁医生,我都明白,等他的病好了之后,我会找他好好谈谈的,这是最后一次了。”

丁齐不置可否道:“你自己也需要解脱了。”

关小茵只在心理诊室中坐了四十分钟,她走后丁齐便给辛霜红打了个电话确认,结果辛霜红就在二楼呢,丁齐便上楼一趟当面聊了聊。辛霜红也是博慈医疗的外聘专家,当初还是丁齐介绍过来的,两人都是刘丰的学生。

丁齐问道:“师兄啊,你怎么想到建议那关小茵跑来请我?我可是在安康医院治死过人的!你就不怕再出事?”

辛霜红苦笑道:“你还记着田琦的事情呢?说实话,我们好多人心里都想弄死那个家伙,而你当时可是把大家都吓了一跳!此一时彼一时,这是两回事。关上门私下里说话,病人的情况其实就是民间说的冲撞黄大仙,我还特意打电话问过家乡的老人……”

辛霜红是精神卫生专业的博士,一名精神科医生,但同时也是一个普通的人。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中,几乎各地都有冲撞黄大仙的传说,上网上搜一搜,就可以发现大量的帖子,甚至很多人都自称亲眼见到过。

辛霜红虽然是个精神科专家,但他说出的这番话,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精神性状的病症,往往就与患者身处的社会环境以及文化背景有关。

丁齐:“师兄这是把我当成村子里的巫师了?”

辛霜红反问道:“我们这些师兄弟中,如果要挑出一个最像巫师的人,不是你又能是谁呢?”他说完这句,两人居然都笑了。

丁齐笑道:“师兄既然打电话回老家问过,那么也应该听说,按照过去的土法子,怎么对付这种情况吧?我们也不可能真请一个出马仙来对付这个黄大仙。”

辛霜红:“我倒是听过我二大爷讲了一个办法,假如请不到巫师,可以请十里八乡杀气最重的、八字最硬的人,教训病人一顿或者干脆给几个耳光,也就能把黄大仙给赶跑了。他还说被黄大仙上身的人,身上有个地方最怕被人捏住。”

丁齐颇感兴趣道:“哦,有具体病例吗?”

辛霜红:“我二大爷说了件‘真事’,信誓旦旦地告诉我,是他年轻的时候亲眼所见!他们村有个老太太收拾自家柴垛,结果冲撞了黄大仙。当天老头回家,看见老太太扭着腰、妖里妖气的跟他说话,都快八十岁地人了,居然蹭的一下就能蹦到锅台上……

那时候村子里已经没有什么巫婆、神汉、出马仙之类的人物了,就把乡里的杀猪匠给叫来了。那杀猪匠满脸横肉、凶得很,上谁家去狗都不敢乱叫,见到老太太,过去一把就抓在了她腋窝下面,啐了口吐沫大骂了一顿。

那老太太当时就软了,连连求饶说不敢了。等杀猪匠松开手,旁边有人把老太太扶住,病也就好了,或者说黄大仙已经走了。”

丁齐:“听着挺离奇啊,你咋不试试这个办法呢?”

辛霜红:“现在的生猪都是送到联合屠宰场,先做检验检疫,然后在流水线上屠宰了,根本不让直接运进市区,我还上哪儿去找过去那种杀猪匠啊?就算能找着,也不可能带到安康医院乱来啊,就算家属从外面请专家,也必须是有资质的。”

丁齐:“所以你就想让我去当一回杀猪匠?”刚在楼下还想着当什么大萨满,结果转眼就变成杀猪匠,这人设崩得也太快了吧!

辛霜红摆了摆手:“咱不谈聊斋了,说点正经的。我刚开始是按照精神分裂症安排治疗方案的,但是没见效。最初会诊时就有另一种意见,那就是臆症型身份识别障碍。

从专业角度,假如是精神分裂妄想症状,患者是很难被催眠的,而且催眠起到的作用也不大。但如果是臆症型身份识别障碍,催可能是最有效的疗法,那么还有谁比你更擅长呢?”

丁齐:“我看未必需要催眠,也可以试试别的办法。”

辛霜红:“既然病人家属请的是你,你尽管用自己的办法试试。”

丁齐:“我可以带两名助手吗,他们可没有精神科医生的资质。”

辛霜红:“当然可以了,只要你有资质就行。这种情况不带人还不放心呢,就算是安全措施吧……对了,你要多少出诊费?”

丁齐:“我也不清楚,你就按照标准来吧。”

辛霜红:“这哪有什么标准,只有一个大概的行价。这钱既不是医院收病人的,也不是医院给你的,而是病人和病人家属请你过来的费用。就比如说我们的导师吧,假如他没空或者自己不愿意,花多少钱也请不动啊,得有关系才行!”

丁齐一耸肩:“这我不懂,还是师兄看着办吧。”

辛霜红:“那就三万吧。上次我有个亲戚,从外地请了位专家来做了台外科手术,还是通过熟人介绍的,总共也花了这么多。”

丁齐:“这也太多了!八千就可以,而且先治好再说,精神病症可不像外科手术。”

辛霜红:“你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名气吗?凡是来这里找过你的人,回去后几乎没有不夸你的,很多人想预约都排不上时间呢。你要是敢收这么低,消息传出去,信不信就有一堆人排队请你‘出台’啊?估计得把你请到全国各地去。

你要是嫌三万太多,那就两万吧,不能再低了,我说了算!你要搞清楚,这是‘出台’,而且是要冒风险的。你的‘坐台’价已经是本省最高了,更何况这次不是你自己要去,是病人家属指定要请你去,人家本来就不在乎费用。”

丁齐没再和辛霜红争论这些,去就去吧,假如能治好沙朗政的“病”,收费用也是应该的。但无论是关小茵还是沙朗政本人此刻都不清楚,假如丁齐真的把病给治好了,接下来等待沙朗政的却绝不是什么好结果。

当天下班后,丁齐带着那个木盒回到了南沚小区,见到了冼皓和朱山闲,简单介绍了在徐州见到老顾的经过,并把木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木盒中是一方印章,高约五厘米,边长差不多也是五厘米,材料非金非玉,似是某种骨质。

此物就是《方外图志》中记录的禽兽符,印钮是一头长着翅膀的异兽。把印章翻过来,印面光洁如洗,没有刻任何花纹和字迹。但以元神感应并以法力催动,却能“看”见印面上浮现出很多线条于纹路,且在不断的变化中,呈现出种种禽兽图案。

冼皓看了半天禽兽符,又抬头看着丁齐道:“这次你去,的确比我去更合适。”

抱歉,还是请假条

本周末到深圳参加活动,来回需要三天。周日、周一、周二无法更新,周三恢复正常。特此请假三天,请广大书友见谅!

其实最近一直很忙,下周末与下下周末分别还有事,届时还会请假,也提前打声招呼。忙完这阵子,到了世界杯期间就好了,反正我不去俄罗斯看球,待在家里写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