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68、有故事的砖(大半章)

丁齐的元神中,仿佛听见那柄青铜古剑在轻轻哭泣。面对的店铺老板却有点错愕,这位客人好生古怪,说是在鉴定东西吧,却把眼睛给闭上了,好半天都不说话。老板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这位先生,您怎么了,到底买还是不买?”

在这种场合下,丁齐也没办法凝神入定专心感应,只是很粗略地感受一番,他睁开眼睛道:“一千块,怎么样?”

老板不满道:“您这是开玩笑呢!我刚才说了,最低三千,再低我就得折本了。”

“这把剑不是你去年花五百块收的吗,怎么三千就赔本啊?我说王文通,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一点都不像好好做生意的样子!”又有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扭头一看,还是刚才那位治安联防办公室的负责人郭益。

郭益很窝火,今天值勤巡逻时恰好遇到了同在政法系统工作的领导李品,他陪李科长逛了逛店铺,结果却遇到王文通这么个倒霉老板。送走李科长后,郭益又回来了,想问问王老板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恰好又看见有人想买那把剑。

郭益只是一名基层警务人员,虽然官不大,但在这个市场中管的事情可不少,消息也非常灵通。古玩市场向来鱼龙混杂,很多事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实在管不过来,也没法得罪太多人。

王老板在埋水管的工人手中花五百块收了一柄青铜剑的事情,郭益恰好是听说过的,此刻干脆就给说破了,也算是寻寻晦气。

王老板苦着脸赔笑道:“郭主任啊,刚才您也看见了,分明是两个客人在那里怄气。开门做生意,我是谁都不好得罪,左右为难呀……”

郭益:“不说刚才,就说现在,你这把剑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来历有问题?”

王老板赶紧解释道:“来历没有问题呀,我就是花五百块收的,郭主任不是都知道吗?至于人家是怎么来的,我们古董行的规矩是不打听的。”

郭益:“这是文物吧?公开出售符不符合国家规定,是不是需要好好查一查?”

王老板上前躬身做揖道:“这就是一件现代仿品,不是真的古董,我哪能收到真东西。”

这是一句当代古董商店的标准行话,将赝品当真品卖给顾客算是本事,但是遇到官方检查或者有人找茬时,比如来历有问题的文物,老板都会说这是现代仿制的工艺品,反正他就是当赝品收进来的,不是专业的鉴定人员其实也分辨不出来。

一旁的丁齐笑了,拿着那把剑道:“现代仿制的工艺品啊?那您可卖贵了!”

王老板:“我虽然是五百块钱收来的,但房租水电、市场管理费用,还有我自己的人工,这些也都是钱啊。您如果真喜欢,就再给个价吧。”

说来说去,一千五百块成交。做生意的都会察言观色,刚才王老板见丁齐拿着剑出神、那么长时间都没放下,分明就是已经看中了,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十有八九都会买的。所以他已经打算好了咬死三千块不降价,不料让郭益找了个茬,结果还是打了个对折卖掉。

丁齐刷手机付了钱,把剑递给老板道:“帮我包起来吧。”然后又一指架子上的那两块古砖道:“连剑架一起打包。”

老板一怔:“那两块砖头您也要拿走?”

还没等丁齐说话呢,郭益又嚷道:“废话!这市场上也不止一家卖刀剑的,谁家卖东西,不是连着架子一起卖的?你刚才自己说这两块砖就是放剑的架子,剑卖了,架子当然也要给人包上。”

丁齐笑道:“这位郭主任说得对,的确是这个道理,把剑架一起给我吧。”

王老板:“可是这两块砖……”说到这里,突然止住了声音,因为他看见了丁齐的眼神。

丁齐转过身背朝着郭益,目光直视王老板的眼睛,脸上的笑容已经敛去,竟显得异常冷冽。王老板从未过这种眼神,仿佛一直能看透到灵魂深处,令人有一种无法隐藏的感觉,神智也有一阵阵恍惚,好似心神都失陷了,就像被瞬间催眠。

只听丁齐不紧不慢道:“刚才那位客人,不会再来买这两块砖了,也不会再到你这家店铺买东西了……”

王老板自己知道这两块砖是什么来历,也不算什么稀奇物件,大不了再去拣就是了,真正有问题的是他这家店铺以及刚才那位客人。恰在这时丁齐语气顿了顿,王老板突然回过神来,感觉就像溺水的人终于扑腾上岸,已出了一身冷汗。

他立刻摆手道:“说这么多干嘛,我给你把东西包起来就是。”

那两千块都没卖的两块砖头,此刻就当成剑架白送给丁齐了。古剑太长,用长条状的硬纸壳包着,砖头太沉,找了个尼龙袋拎着,丁齐带着东西离开了新市口古玩市场。

晚饭是冼皓做的,丁齐吃现成的。晚饭时分,朱山闲也回来了,丁齐将买来的古剑和两块砖头放在了桌上,两人分别向冼皓介绍了白天的事情。丁齐又问道:“朱区长,那个张科长和郭主任都是你的人吗?配合得挺好啊,演技都不错!”

朱山闲答道:“我就是境湖本地人,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也工作了二十年,怎么会没有一批信得过的自己人?就算与江湖八大门无关,找谁办点事情也是可以的。李品确实是我的人,但那个郭主任嘛,我不认识,纯粹是凑巧碰上的。”

冼皓又问丁齐道:“你陪朱师兄去堵张望雄,逛古玩市场顺便淘把剑回来也就罢了,干嘛要把这两块砖头也弄回来?这东西山上还有不少呢……是不是看人家在店里争得热闹,顺便也想占个便宜?”

丁齐解释道:“那倒不是,只因为这两块砖有故事。”

朱山闲:“故事,什么故事?”

丁齐似是答非所问:“朱师兄,是你推断的,张望雄在找特别的器物,利用册门手段辅助修炼元神感应,企图让爵门望气术境界更上一层。册门入微术我有点研究,爵门望气术您也教过我,所以我也想试试。

今天进了那家店铺,我是有感觉的,我好像听见了这把剑在哭,然后就似看见了它的经历但感应得不是很清晰……令我更意外的是这两块砖,它们居然有故事,仔细感应的时候,就像在读它们身上发生的故事,很清晰,所以我把它们也带回来了。”

冼皓蹙眉道:“有故事的砖?我和你去过黄子山,这两块砖当时应该就在山上,你怎么没有发现?山上那么多砖,都是有故事的?你都要搬回来看看,或者干脆再去一趟黄子山好好读故事?”

丁齐长叹道:“那是一座有故事的山,一座有故事的塔,一片有故事的天地,满地都是有故事的砖。但这两块砖不一样,我当时应该见过它们,可是它们下了山来到红尘中走了这一遭,感觉居然变了,真能在它们身上读到故事,与山上其他的砖不同。”

朱山闲好奇道:“它们到底对你讲了什么故事?”

丁齐摇头道:“不是它们在讲故事,但如果仔细感应,能看到、能听到,或者说能感觉到它们身上发生的故事,仿佛是器物有了灵性。

阿全介绍入微术的时候曾经说过,修炼有成后,手里的东西就好像变成了活的,它们会说话。不是东西会开口说话,而是人能感受到。朱师兄修炼的爵门望气术,看的本来就是活物,主要是看人。但假如用来观察这片天地间的每一件事物呢?

冼师妹,在黄子山上的时候,你提到原始萨满和万物有灵。这天地间的万事万物都有其灵性,包括那座山上的每一块砖,可是我们怎么才能发现?或者说一件器物怎样才能具备特殊的灵性,其实我也说不清,今天却突然有了点感觉。

这是一把会哭的剑,而这两块砖当时给我的感觉,它们长了脚会走。我看到了它们走过的路,甚至感应到了围绕着它们发生的事情,所以才说它们是有故事的砖……”

砖头也没长腿,怎么会行走呢?丁齐看见这两块砖的时候,元神中莫名出现了一座心盘,包含着地点和路线。从黄子山开始,这两块砖被人带了下来,然后送进了那家叫物华堂的古董商店里。

老板特意将两块砖放到了货架上,为了掩人耳目,架起一柄锈迹斑斑的铜剑。后来张望雄来了,要买这两块砖,又围绕着这两块砖发生一系列的争执。假如砖头有灵性,能够诉说自己的经历,这就是一段离奇的故事。

朱山闲哭笑不得道:“这不是砖头有故事,而是丁老师你有故事。你清楚的知道这两块砖经历了什么,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丁齐:“的确如此,但它又真真切切是我从这两块砖上感应到的。”

冼皓:“会不会只是一种心理暗示,因为这两块砖,你把自己催眠了。”

丁齐也没有反驳,只是点头道:“的确有这种可能,但器物对人能产生心理暗示现象,本身就值得研究。还记得阿全搞的双盲测试吗?你们可以一人拿一块回去好好感应。

朱师兄,你应该不知道黄子山的上的细节。冼师妹,你应该不知道古玩市场的细节。假如你们都能感应清楚,而且与事实相符,就证明这两块砖本身确有灵性,从有故事的砖变成了讲故事的砖。

我如今还在想另一个问题,所谓器物的灵性是从何而来?从天地间得到、为环境所造就、或者干脆就是人们所赋予?比如我们一直在祭炼景文石,又为什么能赋予它打开方外世界门户的妙用……”

朱山闲点头道:“行,那我和冼师妹就一人拿一块砖去好好研究,你呢?”

丁齐:“我就好好研究研究这把剑。”

冼皓:“不着急,先吃饭。”

朱山闲:“对对对,先吃饭。吃完饭还有另一件事要商量呢,我拿到了沙朗政那伙人当年的罪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