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61、咬金钩

整个古村已经沉睡,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只有村口的风景区售票处和停车场还亮着灯,但值班人员早已下班。他们出来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先用神识检查了一番车辆,换成丁齐开车,冼皓则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开出一段距离后,丁齐才问道:“在村庄内外,你发现多少监控摄像头?”

冼皓:“一共二十九个,不仅售票处和停车场有,重要的古建筑里面也有,有些还是新装的,就是不知道哪些联了网。”

有的监控只是连到值班室的监控器上,有的监控则是和警方的天眼系统联网的。但这也不绝对,以现在的技术手段,假如有必要的话,只要稍微改造一下,公安和安全部门便可以遥控调取所有的监控信息。

前方就快到廊桥镇了,此地盛产桃木梳,这里有个下坡的大拐弯,隔着坡下的桃林,他们远远地看见这条公路上有警方设卡检查。有警察拿着荧光棒在拦车,路边还停了两辆警车。这个时间这条路上的车并不多,只有一辆卡车正被拦到了路边。

丁齐皱眉道:“这个时候在这条路上搞临检,而且是单向检查,好像只拦我们这边过去的车。”

冼皓:“这个设卡的位置一点都不科学,就在廊桥镇外面,公路上大老远就能看见。真要是有问题的车,早就调头跑掉了。”

丁齐:“可能就是想让我们调头跑掉吧……我查了一下,有一条乡村公路可以绕过去,大概要多花半小时。”

冼皓打轮调头道:“那就绕吧!”

他们有问题吗?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就算碰着了警察临检,车里也没有什么违禁物品。可能会引人起疑的东西,就是冼皓的枯骨刀和他们刚刚得到的金葫芦,但随身带着这种东西也不能说明什么,而且两人完全有手段让警察根本搜不出来。

可他们还是调头绕路了,假如有人定位追踪的话,难免就会得出一种判断——他们肯定是干了什么或者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所以很心虚。

正在设卡检查的五位乡镇民警此刻也在心里骂娘,大晚上的突然接到上面的通知,要在这里配合上级执行安防任务,却没有说是什么任务,只是说要注意可疑人员和车辆并进行登记。忙活了大半天,只抓了两台趁着天黑超载行驶的大货。

丁齐和冼皓回到南沚小区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当夜无话,第二天是周日。尚妮回杭州了,这次并没有过来,毕学成等人还老老实实待在学校里,涂至和魏凡婷则在大赤山继续腻味,其他人则都聚在了朱山闲家的小楼中。

丁齐和冼皓介绍了黄田古村之行的经过与发现,并把那个金葫芦拿出来让众人传看,还重点提到了回程的路上遇到警察临检的事情。

庄梦周把玩的金葫芦笑道:“我们真是与黄金有缘啊,先是在小境湖中发现了一柄金如意,又在大赤山发现了一屋子金器,还在琴高台带出来不少金币,如今丁老师和冼师妹去古村游玩,居然还能拣到一个金葫芦!”

朱山闲皱眉道:“警察临检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张望雄搞的鬼,接下来就看有没有人会偷偷摸摸地上山了。”

丁齐:“我们也不能总盯着黄田古村啊,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去,也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去。朱区长,你有办法调用黄田村的监控镜头吗?”

朱山闲苦笑道:“我只是境湖市雨陵区的区长,哪有权限调用宛陵市一个风景区的监控?有什么事偶尔找人帮忙查一下倒也不是不行,但不可能天天都盯着。”

冼皓:“不用说了,我去吧,只能守株待兔了。”

丁齐:“陪你一起去。”

冼皓摇头道:“不知道要等多久,不知道是什么人,丁老师不用上班挣钱养家了?还是我一个人去吧,江湖飘门就是干这个的,况且我在哪里都不耽误工作,你们行吗?”

丁齐:“你一定要小心,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我们会赶过去的,千万不要……”

冼皓摆手道:“得了,我也不是三岁小孩,这种事情也没什么难度。丁老师假如连这都不放心,也不想想我这些年都干过什么、是怎么过来的?”

丁齐没话说了,只得让冼皓独自离开。冼皓具体会怎么做,不用别人操心,江湖飘门传人最擅长的“黑活”就是干这些。接下来的几天,丁齐一个人住在他那栋小楼里。

小楼经过了改造,楼下有一间主卧和一间书房,楼上有一间主卧、一间客房和一间打通了的大活动室,只住丁齐一个人未免显得冷清。冼皓不在的这几天,丁齐总觉得这栋小楼空荡荡的,这种感觉说来也怪,平时只多了冼皓一个人,便好像已经把这里装满了。

冼皎,姑且称之为冼皓吧,反正她坚持要用姐姐的身份,丁齐也只能由着她了。她住在这里的时候,感觉总是别别扭扭的,平日没事还总喜欢挤兑丁齐。她在某些场合还搞得跟丁齐很亲密的样子,但在私下的场合,却又不是那么……

丁齐说不清自己这是被撩拨了还是被折腾了,但丁齐也没法介意。当她不在这里的时候,丁齐又发现自己总是忍不住为她担心,尽管这种担心好像没有必要,她的本事大着呢。若论方外秘法的境界,她还比丁齐差了一层,但论其他的手段,丁齐可不敢和她比。

其实冼皓也就出去了三天,周四中午就回来了,带回了很多照片,不是用手机拍的,是用高清数码相机拍的。丁齐看见照片便吃了一惊道:“这里面至少有三个人曾经是范仰的手下,现在居然在帮张望雄干活!”

周二下午,一行五人来到了黄田古村。这个村庄不大,照说有课不需要留宿,但他们在村子里逛了一圈之后当时晚上便找地方住了下来,自称是摄影爱好者,这就引起了冼皓的注意。

黄田村有一个摄影基地,这里的确是拍徽州古建的好地方,天气好尤其是花开的季节,经常有人背着相机来摄影,还有背着画夹来写生的。但现在是一月初,季节不对,出现一批摄影爱好者就显得反常了。

这些人第二天一大早就在村子周围参观,拿着相机到处拍照,拍着拍着就钻进了村子后面的黄子山。

直到傍晚时分,这五个人才下了山,领头的那个好像是在山上受了伤,是被另外四个人抬出树林的,看上去昏迷不醒。他们没有叫救护车,把人抬到了自己开来的车上便匆匆离去。

丁齐为何能认出其中三个人曾是范仰的手下,因为他见过。

几年前在宛陵市开往境湖市的火车上,丁齐偶遇范仰带着小袁、小朱、小沙、小马等四名手下搞“员工培训”,就是各想办法在火车上要钱。小袁要来了八十五块,小朱要来了四百三十块,小沙最厉害,要来了三千零五块,其中那五块的零头还是丁齐给的。至于小马,是负责望风的。

冼皓拍的不少照片都很清晰,丁齐一眼就认出了小袁、小沙、小马这三个人,尽管只是几年前见过一面,但印象十分深刻。小朱倒是没看见,还多了两张陌生的面孔。在山中受了伤昏迷不醒被抬下来的,正是那位“本事最大”的小沙。

丁齐说了自己的发现,并讲了当年的事情。冼皓回屋拿来了笔记本电脑,朱山闲也回屋拿来了一个牛皮纸袋,打开之后居然都有这五人的资料。

朱山闲解释道:“我也觉得照片上有两个人很眼熟,一时没想起来,丁老师一提醒,我才想起见过他们的照片。当初我也调查过范仰,包括他们公司的员工资料都拿到了,另外两个人曾经也是范式营销公司的员工。”

范仰当初是神秘失踪,几乎什么线索都没留下,就像是早有预谋的跑路。那时候他与魏凡超在一起,正准备干杀人越货的勾当,当然不希望被人查出痕迹,所以异常谨慎小心,到头来反而是帮了丁齐等人的忙。

那天晚上,范仰开车将魏凡超带进南沚山,将车停在南沚山脚下的一处小树木里,避开了周围的监控,离南沚小区还有挺远一段距离。当夜他与魏凡超皆尸骨无存,谭涵川找到了范仰的车,并让丁齐简单化装成范仰的样子,他趴在后座上跟随,开车一路前往西南方向,赶到了邻省的山区。

车最后被弃入了一个深山中的水库,就算大旱时节也不会露出来,谭涵川还很小心的抹掉了车上所有可能被辨认出的痕迹,车牌摘了,车架号和发动机号都刮掉了,车里所有的遗留物品也都找地方烧了。

范仰这个人平时总是神出鬼没的,有时候外出办事好几天都没消息,所以直到半个多月后公司才意识到范总可能是出事了。这时候才报警,还上哪儿查去?

警方只是按照程序进行了登记,并没有查到什么线索。范仰好像没有欠下巨额债务,更没有什么苦主站出来找他,警方也不可能投入更多的精力专门去调查这样一起人员失踪事件,假如没有新的线索出现,恐怕也只能不了了之。

有人说范仰有可能是卷款跑路了,他诈骗了一大笔黑钱,但对方也不敢报警。也有人说范仰可能是借高利贷还不上才跑路的,如今有可能已经被做掉了。无论怎么猜疑,谁都没有再见过他。

范式营销公司一度人心惶惶,有不少员工离职,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公司最终还保留下来了。说是保留也不太恰当,而是骨干团队又另外注册了一家朗政服务公司,继承了原先的大部分业务,相当于换了个牌子。

沙朗政、袁天通、马唤然、牛永贵、白顿这五个人,原先都是范式营销公司的员工,朱山闲和冼皓原先分别都有他们的资料,如今也都在朗政技术公司就职。现在看来,范仰培训的这个团队是被人接手了,有人在幕后利用与操控他们为自己办事,那个人应该就是张望雄。

众人通过试探和暗中观察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确实有人在暗中替张望雄办事,他们至少查证了其中一个团队或者说团伙。以此为线索,再调查朗政技术公司曾经做过的业务,找出其中有问题或者可疑的交易,也可能能查出张望雄背地里干的很多勾当。

朱山闲叹息道:“范仰留下的人马,居然让张望雄给收编了。”

冼皓:“这不意外,这批人好用,很多套路都熟,正适合干黑活。”

朱山闲:“我是替他们觉得可惜,没有趁着范仰失踪的机会赶紧脱身,反而越陷越深,这可不是什么好出路。”

冼皓:“兴许是他们自己愿意,也可能有什么把柄被张望雄抓在了手里,这伙人在范仰手下的时候,估计坑蒙拐骗的缺德事也没少干!”

丁齐:“张望雄不是爵门传人吗?怎么想起来派人跑到山上挖古迹了?这看上去像是册门倒斗的手段。”

朱山闲:“江湖八大门分得没那么清,只要是有利益的买卖谁都会干,只是精通的手段不同。庄先生拿出那么一大把金币,把他的胃口调起来了,而且我现在怀疑,他寻访古迹另有目的,就是想找一些特别的器物帮助修炼秘术。这还真是册门的手段,但爵门也可以借用。”

丁齐纳闷道:“这是什么讲究?”

朱山闲解释道:“你知道册门传人为什么擅长倒斗吗?这除了是挣钱的买卖,也与他们修炼的入微术有关。入微术修炼到一定程度,想更进一步,需要找一些很特别的东西来练手。按老话说就是一些有灵性的物件,或者说有故事有来历的器物。

可惜阿全不在这里,否则他能说得更清楚。这是修炼更高深境界入微术的一种手段,但爵门也可以借鉴。就拿爵门秘传望气术来说,想入门首先要养气、养神、养望,然后可观人情志。如果每种秘术都分成几层境界,观人情志就相当于第二境。

那么更高明的望气术呢,就不单纯是看某个人的情志了,甚至能看人气运,气运交缠而现,再进一步,看得就不仅是一个人了,更是世道人心……据说修炼到最高境界,可观天下风云,当然了,这只是传说而已。

望气术为什么会成为江湖爵门的秘传?因为观人情志气运,观一人、一家、一社、一城甚至一国,在官场中最有用也最方便。

其实修炼望气术最佳的环境,是风云乱世。但乱世草民不如狗,能安享太平才求之不得,我也没指望过将望气术修炼到什么境界,只是接过了师父的传承而已。我想那张望雄也得到了望气术的传承,可是迟迟突破不了更高境界,所以才会想到另辟蹊径。

丁老师你曾经就说过,能观人情志也可以观物灵性,其实观物灵性也是锻炼神识的一种方式。望气术,不仅是单纯地望人,还要结合望地、望天,这叫望三才气。张望雄派手下去找那些东西,能用来辅助修炼望气术,出手之后还能挣一大笔钱呢!”

冼皓插话道:“我看见了,他们带下来两块完整的古塔砖。这东西不值钱,可能就是张望雄有要求,让他们必须带点特别的物件回去。”

丁齐:“那么隐秘的地方,他们居然能找到?”

冼皓:“这也不算太难,因为我们刚刚去过,草叶、苔藓上留下的痕迹并不难发现,追踪我们走过的足迹,就能找到古塔遗迹,无非是需要专业登山工具,多费点力气而已。”

丁齐:“朱师兄说了这么多,您的望气术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朱山闲嘿嘿笑道:“托丁老师的福,修炼了方外秘法之后,我的望气术也刚刚更进一层,勉强算是第三境吧。”

丁齐:“那你看看我的气运如何?”

朱山闲摇头道:“这可看不出来,而且以丁老师的修为,恐怕你想让我看什么,我就会看见什么。”

冼皓:“朱师兄就给看看呗,就看丁齐平常的样子。”

朱山闲仍然摇头道:“丁老师比我高,他这种人我看不了……其实不用看,阿全早就说过,丁老师就是一条神龙,我们这伙人凑在一起召唤出的神龙。俗话说神龙见首不见尾,我这种凡人是看不出名堂的。”

冼皓见朱山闲坚持不肯看,又说道:“接下来我们可以先查查那个朗政服务公司,看看他们私下里都干过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我和朱师兄双管齐下,分别从不同的途径查。”

丁齐微皱起眉头道:“我刚才想起来一件事。那个朗政公司的法人代表沙朗政,这几年一直和一个女人纠缠不清,不知道这个线索有没有价值?本来我是不应该说的,因为这涉及到求助者的隐私,那个女人到心理门诊找过我,还不止一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