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60、葫里葫芦

他们并没有将山中三处疑似的地点都走遍,前走不远就发现了痕迹,只见陡坡上横着一个两尺多长的石葫芦。石头不会天然变成这么规则的葫芦形状,肯定是人工雕凿的。此物应该是从高处滚下来的,在山坡上被绕着枯藤的树根拦住,已覆满了苔藓,仅仅露出一小块干燥的石质表面。

假如不留意的话,它就像是一大一小两块盖着苔藓的石头或土包,可是丁齐觉得形状奇特,特意以神识扫过才发现那是一个石雕。他招呼冼皓爬到近前,手扶树藤站稳,用脚底擦掉了石头表面的苔藓,渐渐露出了一个葫芦。

冼皓皱眉道:“这应该是宝塔上的葫芦顶。”

丁齐点头道:“是的,我见过很多古塔上有这种葫芦顶,很多是用青铜做的,有的还镀了金。”

两人对视一眼,又异口同声道:“那座塔就在上面!”

冼皓:“那我们赶紧上去吧。”

丁齐:“等一等,我总觉得这石葫芦有点古怪,你说她会不会是空心的,就像葫芦那样装着东西?”

冼皓:“这可不是用青铜浇铸的,用大石头雕成的葫芦,还想是空心的,那得是什么手艺?不过……我也觉得这葫芦有点特别,你的神识能透进去吗?”

丁齐摇了摇头道:“石头太厚了,我没法感应到里面,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神识,先把它翻过来看看吧。”

冼皓:“我扶着你,你小心点。”

两人在山中的陡坡上,连个落脚站稳的地方都没有。冼皓抓住旁边的树藤,另一只手从背后抓住了丁齐的腰带。丁齐踩着树根伸手握住了葫芦嘴,用力将它掀了起来。两尺多高的石葫芦非常沉重,一般人根本弄不动,丁齐也只是将其扶正了而已。

兜住石葫芦的树藤发出脆裂的声音,丁齐的动作很小心,别一失手这葫芦又会继续滚到山下,再想找可就不太容易了。将葫芦扶正后,看到了被压住的另一面。石葫芦肚子可能在滚落的过程中磕损一大块,里面居然露出了一点金光!

冼皓:“葫芦肚子里果然有东西,看看能不能拿出来?”说着话从丁齐的背包里掏出了一柄地质锤递了过去,是地质考察人员做岩石采样用的工具。

丁齐用锤尖小心的敲击石葫芦缺损处的裂口,又从里面剥出来一个金葫芦。这个葫芦有两寸高,就像握在手心里把玩的物件,入手却非常沉,掂一掂大概有两斤多重。 更奇特的是,它的轮廓和石葫芦是严丝合缝,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放进去的。

冼皓接过葫芦掂了掂道:“这是纯金的、实心的,只有黄金才有这么大密度……我只是想不通葫芦是怎么放进石头里的?”

丁齐:“有可能是开了一条细缝,然后用金汁浇铸进去的。”

冼皓:“你傻呀?就算用这种办法,又怎么在一块大石头里面掏出一块葫芦形的空间?”

丁齐:“那只能是将石头切开一块,然后再镶回去,否则我想不出什么别的工艺了。”

冼皓:“你发现浇铸的孔了吗?还有切开之后再嵌合的痕迹?”

丁齐:“没发现,但这个石葫芦缺损了一块,痕迹可能在缺的那块上面。”

冼皓:“你说有没有可能,这金葫芦就是直接放进石头里的,只是手段我们不知道。”

丁齐:“当然有可能了,小境湖、大赤山、琴高台我们都进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别的事不可能呢?”

冼皓:“这葫芦会不会是法宝?”

丁齐:“它就是一件法宝,不信你试试硬度,和小境湖里的那柄金如意一样。”

黄金的质地很软,用硬物一划就能留下痕迹,可是小镜湖里的那柄金如意,哪怕用挫刀也挫不出来印子。丁齐当初很是不解,后来才明白,它应该被高人用神识法力祭炼过,就像他手中的那枚景文石一般,已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法宝。

传说中或者文学作品中的法宝是什么样子,丁齐并没有见过,但若按类似的标准,他的景文石应该勉强也算是一件法宝了吧?

冼皓拿过地质锤,在那金葫芦上敲了几下道:“还真是耶!这东西我先收着,有空研究研究。”

丁齐抬头道:“我们怎么上去?”

再往上是一段陡坡,湿滑的泥土和山石表面覆满青苔,无处立足难以攀援。冼皓白了他一眼道:“你走遍琴高台世界,这点山坡还能难得住,是在考校我的身手吧?”

说着话她从丁齐的背包里掏出一卷绳子,顶端带着坠子和挂钩,抖开后发力往上一抛,伸手一拉便绷紧了。丁齐好奇道:“这就是武侠小说中的飞虎爪、登城索吗?”

冼皓:“丁老师这么理解也行,这东西行话叫飘丝挂。我先上去,你在下面注意着点。”

冼皓借助绳索很轻松地就上去了,不一会儿在上面喊道:“挂得很紧,你也上来吧。”

两人攀上这段陡坡,前走不远就见到了很多碎石和砖块。冼皓拣起一块完整的青砖道:“这应该就是塔砖了,好大呀,一块差不多有十斤重。”

塔在哪里?塔已经看不见了,假如不是这些散落的石块和青砖,恐怕谁也不会意识到这里曾有过人工建筑的遗迹。往前走到尽头又是一片陡峭的山崖,崖上就是山顶了,而崖下抬头却不见天日,因为他们站在一株茂盛异常的大树的树冠下。

大树枝桠虬结向四面八方展开,主干差不多有近三米粗,扎根在一堆碎石上,延伸的根系露出地表就像一条条巨蟒虬龙。古塔的遗迹在哪里?就在这棵大树的树根下面。

丁齐闭上眼睛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样子偏偏又像在观察着什么,睁开眼睛后,便得出了一个大致的结论。曾有人在山崖下削平了一片地方,然后修建了一座塔。古塔落成的数百年后,高处的崖壁山体崩塌了一片,把这座塔也给压倒了,塔顶的石葫芦滚到了远处的陡坡下。

看那古树根所盘绕的东西,不仅有人工凿平的大石块和塔砖,也有天然的碎石和泥土,还有几块重达数吨的山岩。而这棵古树是在宝塔坍塌之后,扎根于废墟上长出来的,树龄应该也有好几百年了。

丁齐:“这树长得可真好,我看恐怕都成精了!”

冼皓反问道:“树会成精吗?”

丁齐叹了口气道:“去年夏天,当时你姐姐还在,我们曾经在一起讨论过一个哲学问题,世界有没有意识,或者说世界有没有可能具备意识?结论是世界可能有意识,只看我们怎样去理解,和平常的概念或许不一样。

当方外秘法突破兴神境之后,我印证了这个结论,每个世界都有其独特的意识,你可以与它沟通,无时无刻不受它的影响,在某种情况下,甚至可以把自己的意识也融入其中。

那么推而广之,其他东西呢?比如看似没有生命的一块石头,就像我一直在祭炼的景文石,它也会不会具备某种特殊的意识呢?说是意识也许不太合适,用灵性来形容也许更恰当,这所谓的灵性其实是我赋予它的。

那么再推而广之,这棵树不会有灵性呢?它毕竟不是石头,在天然环境中接受某种祭炼,或者机缘巧合,在灵性的基础上也出现了一种特殊的意识,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就说它成精了?”因为提到了冼皎的姐姐冼皓,所以他的语气很低沉。

冼皓却似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接过话茬道:“你说的这番话,就包含了原始萨满教的思想啊。在原始时代人们信奉的萨满教,便崇尚万物有灵。”

丁齐若有所思道:“所谓萨满,不仅是指北方一带的古宗教,从广义的角度,也泛指各种原始崇拜和神道巫术,是人们最早认识世界和沟通世界的尝试。我如今创出了方外秘法,假如在上古,也可能被当成一位大萨满或者大巫。”

冼皓:“丁老师到底有多污啊?”

这个玩笑不好笑,此情此景也显得不合时宜,丁齐干脆没理她,仍然在观察面前的这堆废墟和奇异的大树。冼皓大概觉得有些无趣,抱起胳膊又说道:“这地方好阴森啊,你说这棵树会不会突然变成个妖怪?感觉很聊斋啊!”

丁齐:“阴森?你难道还会怕这个,这不是我们遇到过最阴森的环境吧?”

冼皓似是有感而发道:“说到最阴森的环境,我亲身经历过的,应该就是琴高台中的黑夜。”

丁齐:“琴高台中的黑夜,对人们虽然是一种威胁,但是换一个角度,对那个世界未尝不是一种保护。”

冼皓:“我们就别在这深山老林里对着树精谈哲学了。古塔的遗迹找到了,但是好像发现不了别的东西,也不可能打开塔下的地宫。”

山体崩塌,岩石和泥土压倒了宝塔,废墟上又长处了这么一棵大树。要想把地宫挖掘出来,首先要把这棵树移走,然后再把崩落的山体岩石都清开,这是他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丁齐:“我们本就不是来寻找古塔地宫的,只是顺便寻访遗迹。我现在更好奇了,这里不可能有寺庙,古时候有人就修了一座孤伶伶的塔,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我刚才站在这里,莫名有就有一种感觉。”

冼皓:“我也有一种感觉。”

丁齐:“你先说!”

冼皓:“在山下的时候你就说过,这可能是一座风水塔或者传说中的镇妖塔。我在想,它会不会是一座就像蜀山中的镇妖塔,塔下镇压了一个妖怪?现在塔倒了,妖怪会不会跑出来,然后变成了一棵大树?”

丁齐笑了:“塔虽然坍塌了,但地基还在,假如塔下真有地宫的话,应该还是完好的,反而被掩盖得更严实了。你知道我的感觉吗?那座塔还在,或者塔的灵性还在,就是这棵树。”

冼皓眨了眨眼睛道:“我突然又有了一个想法,塔下未必是镇压了一个妖怪,你猜还有可能是什么?”

丁齐:“一个方外世界的门户?有人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方外世界,所以特意修了一座塔为标记?”

冼皓:“对,我就是这么想的,你说有没有可能?”

丁齐:“就算有可能,现在也没法印证,塔基的位置已经被深埋地下了……你把那个金葫芦先给我用用,假如你的判断是对的,它也可能就是控界之宝。”

丁齐背着一个双肩包,但这个包是冼皓的,里面装的东西也都是冼皓准备的。冼皓在他后面掏出那个金葫芦递过来道:“我刚才试过了,神识根本透不进去,果然不是一般的东西。”

法宝须寄托心神祭炼才能掌握其妙用。在琴高台世界中,陶昕曾对丁齐介绍,控界之宝皆属神器,至少要六境修为才能掌握其妙用;假如是具有特殊传承的神器,若未得其传承,那么至少要有九境修为才有可能完全掌握其妙用。

但这并不代表若修为不够,拿到法宝就完全无用,若是肯下功夫祭炼,也可能掌握与发挥其部分妙用,至于这金葫芦是什么情况,眼下还不得而知。此座古塔下有方外世界,而这金葫芦很可能是控界之宝,这也仅仅是一种猜测而已。

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古塔下真的镇压了什么东西,那么乱用这个金葫芦将门户打开,再把那东西给放了出来,那么麻烦就大了。塔已倒塌,但是废墟上又生长了一株大树,丁齐感觉这棵树应有灵性,就是取代了原先那座古塔。

丁齐手握金葫芦朝那株大树躹躬行了一礼道:“不好意思,打扰老先生了!” 然后踩着树根走上那座像小山般的废墟。

他尚未祭炼手中的金葫芦,但以物为引运转心盘境秘法,元神中真的出现了一座塔,塔影与树影重合,七层八面,塔顶正是那个石葫芦。

冼皓跟着他走上废墟,悄声道:“你刚才在和这棵树打招呼,还叫他老先生?”

丁齐:“老家山村里的习俗,在山里面碰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最好不要冒犯,就像出门要讲礼貌一样。”

冼皓:“有意思的风俗!”

树很大,主干直径接近三米,根系展开露在表面的范围至少也有上百平方米。正在说话间,树根下嗖的攒出来一只小动物,眨眼间就跑得没影了。

丁齐赶紧朝那小动物消失的方向拱手躹躬道:“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来寻访古塔遗迹,并不想惊扰大仙,路过而已,行个方便!”

冼皓:“大仙?你是说黄大仙吗?刚才跑过去的是只黄鼬?这也是你老家的风俗?”

丁齐笑道:“是的,就像念咒一样,我爷爷教的。”

冼皓:“它躲在洞里,我们也没想打扰,但它好像有点怕,感觉得罪不起就自己跑掉了。”

丁齐:“你拿着刀呢,那刀杀气很重,它怎能不怕?”

冼皓:“能感觉到枯骨刀的杀气,看样子也应该有点灵性啊。”

丁齐:“你能感觉到那只黄大仙的情绪?”

冼皓:“有点感觉,毕竟我也修炼到兴神境了。”

丁齐摘下两界环递给她道:“这是大赤山的控界之宝,你拿着它去大赤山修炼,或许能帮助你早日将心盘境修炼圆满。此物我已祭炼,你需要重新祭炼。”

冼皓接过两界环似有些不满道:“现在才还给我!”

丁齐:“将来若时机合适,你就直接传给魏凡婷吧,来就是他们家的东西。这个金葫芦,我先留着研究研究。”

冼皓:“小器样!我也没想和你抢宝贝……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丁齐:“如今的树,就是当年的塔,至于塔下究竟有什么,掩埋太深,我也没法搞清楚,也不是我们现在动得了的……天黑了,我们该回去了。”

两人今天游玩了一番黄田古村,下午上山寻访古塔遗迹,捡到了了一个法宝金葫芦,直到天黑时才下山。山势险要无路可行,下山比上山可要难多了,两人走得很小心,直到晚上十点钟才钻出密林来到山脚下的田野。

走在田小路上,丁齐说道:“看来去了琴高台一趟,你大有收获啊。”

冼皓:“丁老师不也是吗?尤其是黑灯瞎火爬山钻林子的能耐!”山野中当然没有路灯,白天钻行已经很危险,更何况是黑夜呢,而这两人居然都没有打手电,就这么走出来了,当然得益于在琴高台中的修炼。

丁齐叹了口气道:“刚刚走出琴高台,不想又卷进江湖事。我们也没招惹谁,只想安安心心寻访方外世界。”

冼皓:“假如总是被人盯着,也没法安心寻访方外世界,先解决眼前的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