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55、妖怪在哪里

进入琴高台的门户,是在离地面的二十多米高的峭崖岩洞中,当时众人向山腹中走得很深,尽头是一个洞厅。而这里是一个开放式的洞厅,向左看,是两块巨岩交叠形成了一个出口,视线穿过岩壁上生长的矮树枝叶,可见山外半空的星辉清光。

再向右看,高处还有另一个出口,有一条修着栏杆的台阶通往那里,尽头也透出一缕星光。庄梦周打开手电道:“这个地方叫澡锅洞,还是个风景区呢……这传说有意思!”

毕学成:“您怎么知道的?”

庄梦周:“这里立着牌子,上面写着呢。”

低头果然见石室的一角立着个木牌,上面红底白字,居然还是汉语、英语、韩语三种文字:“澡锅洞。相传此处为仙女洗澡的浴池,一日,两妖溜进洞内偷窥,不想惊动了正在沐浴的仙女,仙女大惊之下披衣站起,头却撞向山岩,留下一个美丽的印记。”

丁齐带的手电早就没电了,没想到庄梦周的手电还有电,看来这阵子一直没用,而且还把电池卸下来保存了。这个风景区的牌子有意思,也不知故事是怎么编出来的。仙女脑袋撞山岩?编这个故事的人估计脑袋也让山岩给撞了。

牌子的左上角还有二维码,用手机扫二维码加公众号可以看到景区更多的介绍。但是气人的是,牌子上却没有景区的落款,众人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

再抬头看这间洞室,上方是个倒扣的圆顶,目测有七、八米高,还真像是脑袋撞出来的。他们站在洞厅的正中央,旁边的天然岩石形成了一个池状,越还真像洗澡的浴池,只是池中没有水。此洞分两层,往后面高处看还有一层洞厅,就像一室一厅的越层户型。

丁齐突然道:“我想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了。”

冼皓:“这是哪里呀?”

丁齐:“应该是宁乡县天山洞风景区,距离泾阳县琴高台少说有一百多里呢!”

毕学成:“出口和入口居然不在一个地方,还离得这么远?”

叶言行:“这也正常,你想想,我们在琴高台世界中走了多远?”

丁齐:“难怪陶昕先生说过,出来的人没法再回去。”

丁齐可在琴高台世界中任意一处打开出去的门户,但不管从哪里出来,到达的地方都是这个澡锅洞,地点已经不在泾阳县境内。假如不知入口在何处,出来的人当然不可能再找到回去的路,其实就算能找到,没有控界之宝摇光轸也进不去。

朱山闲:“我们出去看看吧。”

庄梦周晃着手电道:“不走两个小妖怪探头得那条路,我们从上面出去。”

孟蕙语惊讶道:“哪有妖怪啊?”

叶言行也说道:“庄先生,这荒山野岭黑灯瞎火的,您可别吓唬我们!”

庄梦周一指左边出口处那交叠探出的岩石道:“那不就像两个小妖怪探头在偷窥吗?要不然那木牌上的故事是怎么编出来的?”

这是左右贯通的山中岩洞,庄梦周打着手电抬阶而上走在前面,众人很快就钻了出来。放眼只见一条弧形的小山脉环抱的谷地,却不见村庄灯火。他们站在半山坡上,山并不高,洞口处距山脚也只有几十米,山脚下是条公路,公路对面是一大片莲池。

假如是夏天,接天莲叶、映日荷花,风景一定很美。但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水面上只有一片光秃秃的枯杆。脚下有石阶,沿着石阶向下面走了几步,便看见了路边立的一块碑,碑文的介绍与洞中的那块牌子完全不同。

方才那个岩洞,在民间叫澡锅洞,但是历史记载中又称灵岩洞或瞿硎石室,相传为东晋名士瞿硎的隐居之所。区区一个并不起眼的路边岩洞,还住过另一个大人物。皖南事变之后,新四军军长叶挺曾被秘密关押在瞿硎石室,这一带想必曾经非常偏僻隐秘。

这条呈弧形环抱谷地的小山脉,叫天门山。全国各地有很多相似或相同的地名,这也是寻找《方外图至》中所记载地点的困难之一。比如天门山这个地方就不止一处,如今最出名的当然是张家界的天门山。

宁乡县的天门山中有大大小小各种复杂的岩洞,有些岩洞还深入地下形成了暗河,如今这一带被开发成一个开放式的风景区,并不出售门票,这个地方也没法用围墙圈起来卖票。

众人沿着半山腰的小径绕过澡锅洞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又看见一个洞穴叫紫云洞,里面立着牌子:“此洞经常有神仙往来,祥光紫气常沐浴,所以被冠以紫云洞。”这牌子写的,甚至没有在介绍前冠以“传说”两个字,语气一本正经,搞得好像真有神仙经常来似的。

洞中供了菩萨,根据造像风格看,中间应该是阿弥陀佛,两侧分别是寿星和地藏,很有点不走寻常路的意思。

从紫云洞再往前走,又有一个朝阳洞,洞口还砌了墙、修了门,上书朝阳寺三个大字。这里竟是一座修在岩洞里的寺庙,外面挂着门锁,里面的人显然已经下班了。庄梦周道:“我们进去看看。”

尚妮纳闷道:“庄先生,您这是把我们往哪儿带呀?我们不是得赶回琴高台拿车吗?还得尽快找人问问,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冼皓抬头看看天空道:“大概晚上九点多。”

庄梦周:“进庙里找电源给手机充电,还得查一下确切的日期和时间,重点是我们所在的位置与地图导航。”

冼皓没费什么劲就把锁给撬开了,居然还没弄坏,几人进了这间寺庙。这个朝阳洞空间较大,一进门就是大殿了,殿中供的观音菩萨。

岩洞中修庙当然得接电源,旁边有工作人员用的柜子和桌子,桌角有插座。领导先来,先让朱山闲给手机充电,而且只有他带了充电器和充电宝,但要稍过一会儿才能打开,因为手机已经彻底没电了。

趁这功夫众人在洞里转了一会儿,发现洞中有洞。大殿左侧角落有一条狭窄的通道以非常陡峭的角度上行,通道中还修了石阶,入口处也立了一个牌子:“通天洞。神仙们往来天上人间的通道。”

庄梦周看见这个牌子就乐了。谭涵川打趣道:“要不您也上去探探?”

庄梦周:“说什么呢,忙正事要紧……老朱,手机打开没?”

朱山闲的声音传来道:“打开了,现在时间是一月二号晚上九点十九分。洞里没信号,想定位查地图得出去……我再充几分钟电。”

他们是十二月三十日中午进入了琴高台方外世界,在那里待了半年多,出来之后是一月二日晚间,外面的时间过去了三天半。元旦小长假只有三天,一月二号已经该上班的上班、该上课的上课了,众人要么翘了一天班,要么逃了一天课。还好,问题不算太严重。

庄梦周:“出去还得用一会儿手机呢,你先充到九点半,然后我们再走。”

众人就在朝阳洞中等了大约十分钟,然后离开了这里,还将大门重新锁好。走之前庄梦周带头向佛龛上的菩萨鞠躬致谢,还在功德箱里放了一百块钱。

来到洞外就有信号了,朱山闲打开电子地图道:“我们的位置果然在宁乡县天门洞风景区,离泾阳县琴高台,直线距离有五十多公里。我刚才查了下导航,开车过去大约要八十公里。”说话间他的手机震动不停,接连收到好几条短信以及微信提示。

尚妮:“我们到哪儿弄车去?这地方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朱山闲:“电子地图显示,沿山下这条公路向左走有一个村庄,离我们其实只有四百多米。”

他们刚才为何没有看见村庄中的灯火,因为村庄在山脉的另一边。众人下了山沿着公路朝那个方向走去,公路的右侧是大片的池塘,然后有一个凉亭和一个停车场。这里并不是一个热门景点,而且时间已经很晚了,停车场中一辆车都没有。

在停车场和山脚之间的空地上,有一个小天坑,直径大约有二十多米,深五、六米,外面用栏杆围上了,在近处还能听见坑底传来的流水声。探头能看见天坑底部有洞穴通往地底深处,原先这里修了台阶可以下去参观,但现在路被封死了,禁止游人进入。

这真是一座七窍玲珑山,地上地下孔洞无数,一条公路穿山而过。不用打隧道,因为这条不高的小山脉中央有一个天然的巨大拱洞,天门洞便因此而得名。拱洞周围的山壁上,有各种磨崖石刻,还修了不少佛龛,但年代都比较近。

沿着公路穿过天门洞便是村庄,路边停了不少车当地村民的车。庄梦周道:“找个地方先吃饭吧,看哪家饭店还亮灯,丁老师饿了。”

毕学成:“我们不是应该先找辆车吗?”

丁齐:“找饭店老板帮忙租车。”

假如是普通的村庄,到这个点估计也就没有地方找饭了,但好歹这里也算风景区,他们找到了一家门还开着、灯还亮着、挂着“农家野味”招牌的饭店。这就是村民自家的买卖,也无所谓打不打烊,大家敲开门就说要吃饭,老板一家人便给做了。

季节已经是冬天了,但他们并没有坐在屋里,而是在院中拼了两张桌,点了几个锅子,吃得热气腾腾。这家饭店的位置很特别,就在山崖下的一条小溪边,院子一侧就是流水,这条小溪竟是流进了山中。

顺着溪流往山中看,那里也有一个洞穴,小溪流进去便成了一条地下河。水中还有一块块垫脚的大石头,沿着洞壁旁边排列,应该是供人进洞探险路。据老板介绍,从这个洞口穿进去,有条通道能从山的另一侧穿出来,而地下河则不知流向何处。

厨师就是老板娘,而端菜的是老板的母亲。那位老太太看见他们的装束便说道:“你们是不是进洞探险迷了路,到现在才钻出来?真是命大呀!我告诉你们,这山里的洞太复杂了,没有修路开放的地方,千万不能乱钻!”

老太太进屋了,庄梦周递给了老板一根烟问道:“这里的游客多吗?我看村子里好像没有客栈。”

老板道:“我妈妈年纪大了,说话有点吓人,你们别介意,但是乱钻山洞确实很危险,假如出了意外想找都找不到,你们这些驴友也要注意……这个季节游客不多了,平常都是节假日有人来,但当天都回去了,也没必要在村里住。”

朱山闲:“老板啊,能不能帮我们找辆车去一趟泾阳县高铁站?你们这里既然是风景区,也应该有人做旅游车生意吧?”

老板:“九个人,那需要一辆面包了,你们出多少钱?”

朱山闲:“八十多公里,可能要空车回来,就是一百六十公里,你就按正常价呗。”

老板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帮他们谈了个价钱,几分钟就搞定了,等他们吃完饭便有人开车来接。叶言行叹道:“师父说的对,先吃顿饭就好。”

三名弟子对望了一眼,几位尊长都给了他们同一种感觉,就是两个字——从容。从琴高台世界穿行而出,莫名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黑灯瞎火的半山腰,到处都是岩洞,放眼不见人烟灯火,只找到一座无人的破庙。假如换成别的人,恐怕早就抓瞎了。

可是看看几位长辈,完全是不慌不忙,很快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从容也许来自于自信,而自信来自于能力,各位尊长都是老江湖了,仿佛不论遇到什么事,在他们面前情都变得很简单。

其实三名弟子包括以前还不太靠谱的小师叔尚妮,如今也算是锻炼出来了。经过了半年多的琴高台之行,那样的世界都闯过来了,遇到别的事还有什么好慌乱的?

三人正在暗自感慨,尚妮突然叫道:“老板,你这锅小野鱼是从哪儿买的?”

老板在院门口答道:“不是买的,就是今天在旁边的小河里捞的,新鲜着呢!”

所谓小野鱼,就是不分品种的杂鱼,因为鱼都很小,就混在一起卖了。庄梦周低声道:“这里面也有琴鱼,刚还在感慨不容易吃到了,没想到转眼就又有了!”

琴鱼在琴溪中几乎已绝迹,但就在这个农家饭店旁边的小河中还有,他们吃的就是今天刚捞上来的。琴鱼并不是一种很知名的特产,除了当地人之外,恐怕很少有人听说过。这里离琴溪很远,小河里打上来的琴鱼混在杂鱼中当小野鱼卖了,没人特别留意,也没人拿来加工琴鱼干。

谭涵川用筷子一指旁边的岩洞道:“这条小河连通地下溶洞,洞里面的鱼可打不着,这也是一种保护。”

吃完饭已经十点多了,他们坐了一辆饭店老板二叔开的面包车,还没到高铁站就在琴溪桥头下了车,走到石壁下的那片河滩时,正好是晚上十一点半。夜色下看着琴高山石壁以及峭崖中那隐藏的洞穴入口,莫名竟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恍如隔世。

他们开来的三辆车还停在那里。幸亏琴高台世界的流速与外面不同,他们已经渡过了大半年时光,假如外面也是大半年,就算没人偷车,这三辆车也会被夏季的洪水冲走,而且大家的工作或学籍恐怕也得丢了,亲戚朋友早就报警了!

从这个角度看,众人也算是躲过了一劫。他们开的三辆车,朱山闲、谭涵川、丁齐分别是司机,朱山闲走过去手一搭自己那辆车的车门,便皱眉道:“有人撬过锁!”

谭涵川也伸手搭了搭了他那辆车的四个门把手,点头道:“这辆车有一个门也被人撬开过。”

丁齐都没有伸手去试,便苦笑道:“我这辆车也免不了,还好车窗没被砸碎。”

将车停在这个僻静的地方三天三夜,周围又没有监控,不被偷才怪呢,。现在直接把车偷走的情况并不多,因为目标太大,各种信息都已经联网,不太好出手销赃,但是偷车里的东西却不少见。假如有谁不小心把一个包落在车座上,在这种地方很可能玻璃就会被砸了。

冼皓却摇头道:“为什么不砸玻璃呢?”

河滩上遍地都是石头,想偷车里的东西砸玻璃最省事,何必还要那么费劲的撬锁?而且锁并没有撬坏,显得手法很高明,换一般人甚至还看不出来锁被撬过,这就更不寻常了。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朱山闲当即向众人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那三辆车,意思是仔细检查一遍,但不要开口说话。

目测检查结合神识扫描,车里并没有藏着人,也没有丢什么东西。油箱、电路、发动机、轮胎、刹车系统都没有异常,朱山闲却在自己那辆车的空调进风口里拆出来一样东西,面色凝重地拿给大家观看。

PS:不好意思,有天有事耽误了,下午才更新。这几天连续都是二合一长章节,明天有事停一天,后天继续更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