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54、牛冲天

过了十息,陈容又进来了,还没等丁齐发问,她便摇头道:“我什么都看不出来,仅凭望诊没法做出判断。我感觉您气机紊乱,精神恍惚,可偏偏您很清醒,这是我无法理解的状况。”

丁齐:“假如不是我,你在这里看见别人有这种症状,你又会做何诊断呢?”

陈容:“就是气机紊乱、精神恍惚啊,看不清是什么症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假如换作别人,我需要切脉,并询问他的家人患者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

丁齐扭头问彦若道:“你又是什么感觉?”

彦若一脸疑惑道:“我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感觉好奇怪。”

冼皓笑着问道:“怎么奇怪了,他是不是随时会变成妖怪?”

彦若:“呃,我不敢这么说!”

丁齐笑着摆了摆手道:“好了,不用再看了,先去吃早饭吧。等吃完早饭,我还有点事情想请二位帮忙。”

陈容:“我们已经吃过了,二位天兄的早饭一会儿就准备好。”

陈容带着彦若先出去了,冼皓看着丁齐道:“这又是哪一门的秘法,你该不会是把我们都催眠了吧?”

丁齐笑道:“似催眠又非催眠,我展示的可能是一个世界演化的不同阶段,它其实是江湖疲门秘传的观身术……”

丁齐取出了陶昕所著的那部《医书》,翻到了后半部分指给冼皓观看,又介绍了《庄子》中“季咸见壶子”的典故。冼皓眨着眼睛道:“丁老师也很适合做神棍啊,这是跟谁学的?人家壶子找季咸,是一天来一趟,在你这里只用十个呼吸!”

丁齐:“节约时间嘛。”

冼皓:“方才我差点以为你用的是飘门隐峨术或者要门兴神术呢,但感觉都似是而非。”

丁齐:“江湖八门秘法,皆有相通之处,否则当初他们怎么都能看到小境湖呢?我的方外秘法也是在此基础上总结的。”

冼皓又似笑非笑道:“丁老师可以啊,年纪那么小的姑娘,方才就看出来你在发春。”

丁齐:“你胡说什么!”

冼皓:“我怎么胡说了,可是亲耳听到的,感觉到了春天,有东西要发芽。看来你和那位陈军师的关系很不错啊,这次又采到驻颜果了吧?还私下悄悄送给她了!你柜子里放的那套竹鼠皮的衣服,也是她给你做的吧?”

丁齐:“我连人家的手都没碰过,也根本没别的意思。”

冼皓:“说重点,驻颜果是怎么回事?她和那个小孩,今天早上都用驻颜果药散洗过汤浴,人一进来我就闻出来了!”

丁齐哭笑不得,只得解释了一番。陈容先前曾问过他怎样才能采得驻颜果,却被丁齐说了一顿,惭愧而退。后来她用了两个月时间为丁齐精心制作了一套竹鼠皮衣裳,丁齐问她是否有什么要求,她却说没有。

这次丁齐有事找陈容帮忙,而且驻颜果药散他们又带不走,所以私下里就送了她一包,差不多够十次汤浴的份量,也算是表示谢意。

冼皓微微点头道:“嗯,不欠人情也好。”

丁齐又拿出三包驻颜果药散道:“这里还有,全是带给你的。”

冼皓眼神一亮,却撇嘴道:“得了吧,我不稀罕!我想要可以自己去找。”

丁齐笑道:“我知道你不稀罕,但这里已经没有了。此物六十年才开花结果一次,琴高台世界中共有七处生长,已成熟的果子都被我和老谭采摘了。我其实是想请你帮个忙,你的方外秘法修为已经突破兴神境了吧?此物确有驻颜之功效……”

他对冼皓讲了驻颜果的功效以及服用方法,是前天夜间从陶昕那里得知的。他想请冼皓帮的忙,就是试试服用驻颜果。

“原来如此!那我就帮你这个忙吧。”冼皓将那三包驻颜果药散都收了起来。

丁齐又提醒道:“这些东西我们带不出去,就在此地服用并炼化灵效。虽然对你而言它的灵效倒无所谓,但只要有效总归是好事。”

冼皓:“这话说得对,有点效果就不能浪费。这三包吧我自己服用一份,另外两份就给小妮子和小孟吧……可惜,她们的修为还不到兴神境。”

丁齐:“那就都辛苦你了,她们以后再说,我们先去吃早饭吧。”

两人吃完了早饭,又把陈容和彦若叫到了屋中。丁齐正色道:“今天叫你们来,是想传授一种医家修功夫,它也是得自陶氏家传医术的启发。我说你们听,听不懂就问,该记的就记下来,用你们能理解的方式整理成典籍。”

丁齐遇到陈容是前天下午,当时他还没有见到陶昕,就已经叫陈容第二天上午来找他了,当时的打算就是验证观身术,或者说是验证季咸见壶子那个典故。可是见到陶昕之后,丁齐又做了一个决定,尝试着尽量在此地留下方外秘法传承。

他要陈容再找一个孩子来,就是这个用意。并不是丁齐能把功法总结出来,别人就能听懂,也不是能听懂之后就能修炼成功,更不等于他留下了传承。假如这里还能有谁能听懂丁齐的讲授,应该就是陈容了。

仅仅是陈容听明白了还不够,假如陈容也能用她自己的方式对彦若讲清楚该怎么修炼,就具备了留下传承的初步条件。

陶昕当年修炼的是陶弘景所传的医家丹道,其传承就记载在《医书》的后半部分。丁齐在其中看到的是疲门观身术,但他自己要总结传授的,是适合此地的方外秘法。

丁齐对陈容讲了整整三天,冼皓也陪在一旁听着,还包括小姑娘彦若。讲授的过程也是整理思路的过程,根据陈容的理解和反馈,重新调整内容与方式。丁齐还用了教授毕学成等弟子的方法,让对方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去体会种种境界。

三天之后,陈容已经将方外秘法修炼入门了吗?事实上并没有也不可能,但她已经明白该怎么修炼了,也整理出了这部秘籍的草本。丁齐所传授的内容或者说他留下的秘籍,将将到突破心盘境为止。

陈容能够修炼成功吗,或者多少年后此地才有人能修炼成功?丁齐不敢保证,他只能保证自己留下的秘法可行,假如理解与修炼的方式正确,最终是可以练成的。

丁齐并没有告诉陈容这是方外秘法,也没有说修炼方外秘法的目的是什么。他换了一种说法,这是受到陶氏家传医术的启发,整理出的一套修炼身心的功夫。修炼它最终可以发现这个世界的奥秘,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练成,入门需要天赋和机缘。

三天后,丁齐与冼皓收拾好行装,向当地民众告辞,离开东大营前往中大营。他已派人送出了消息,让其他天兄都在中大营等着,而且要把各大营元帅都召来。其实也不用特意召集,最近五位元帅都在中大营上数学课呢。

这天庄梦周坐在桌边拆开了一条烟,朱山闲在一旁道:“庄先生,这是最后一条了吧?”

庄梦周:“丁老师说了,他还要一周时间,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去了。一晃就过去半年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啊!”

朱山闲:“您是舍不得琴鱼干吧?”

庄梦周:“岂止是琴鱼干。”

朱山闲笑道:“丁老师来的时候教会了三名弟子做樱膏糖,小妮子最爱吃了,可惜也带不走。”

庄梦周:“今天晚上再让他们炒盘美人腿。”

朱山闲:“是啊,出去之后可就不容易吃到了……哎呀,我是来找您商量事情的,怎么就给您带跑偏了!方才说的最后一件事,应该怎么办?”

临别之前,丁齐等九位天兄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三样东西,或者说三种传承。其一就是数学,教案已经编写完毕。其二是谭涵川与丁齐绘制的一张天国全图,天国众首领一致决定将以金版刻制保存。

其三就是丁齐留下的那套修炼身心的“医家功夫”,这阵子仍在编写秘籍。不仅各大营元帅带着他们的助手都来了,各大营的军师和司马也都到了,丁齐组织了一个培训班,陈容带着小彦若继续参加。

丁齐继续讲授方外秘法,并询问每人是如何理解,及时指出偏误之处,以当地人能够接受的方式,在陈容所作草本的基础上,编写成更完善的秘籍。

朱山闲今天来找庄梦周商量的事情,就是他们走后,此地该怎么办?假如再有外人来此,也被此地人奉为天兄,可不敢保证不会出乱子。既然他们能进得来,就意味着还有人能进来,这种概率就算再小也要考虑到。

庄梦周眯着眼睛道:“丁老师如今在天国中的威望,直追当年的陶昕圣人啊,干脆让他也制定两款天条吧。”

丁齐为天国所做的贡献,当然远远无法与陶昕相提并论。但陶昕毕竟已是三千年前的古人,大家都只是在史书中读到他的记载。而丁齐则是活生生的当世人,大家亲眼见证了他的所作所为,所以感觉是不一样的,至少在此时此刻,他的威望直追陶昕。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以丁齐为代表的九位天兄共同制定两款天条,补入当年陶昕制定的新十款天条中,这样就成了新十二款天条。

其一:皇天上帝有诏,天兄不必再降临天国。今后凡天外来客,亦属平等兄弟。再有自称天兄者,便是妖邪之属。

其二:后世若有客来自天外,当洗外乡之疫气一年。

天条本身就是这么简单,细节可以用具体的注解补充,比如所谓“洗外乡之疫气”是怎么回事、应该怎么操作等等。

朱山闲点头道:“以前是天兄不再附体下凡,往后是天兄不再直接降临了。其实还会再来的人,最大可能就是我们,或者是方外门的传人。”

庄梦周:“就算我们明年再来,此地也过去了六十年,恐怕很多人都已经见不到了。假如天国无事,也不必再惊动他们。”

朱山闲:“您不想吃琴鱼干了?”

庄梦周:“我们来自己捞,可以不?”

朱山闲:“那倒没问题……您慢慢品茶,我也去听丁老师讲课了,老谭他们都在听呢。”

又过了七天,丁齐终于将方外秘法典籍整理完毕,次日便是天国大市。当天下午,谭涵川命人在院中支起一个炉子和一口大锅。将那些可以留下继续用的东西,就放在锅中以热水蒸煮消毒。

比如他们带来的砍刀、陈容送给丁齐的那套竹鼠皮衣服,还有这些日子来他们使用的各种餐具器皿。其实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半年多,基本适应了环境,或者说所谓的外乡之疫气已经洗除得差不多了,但还是谨慎点更好。

有些不能回收利用又不便蒸煮消毒的东西,就直接焚烧掉,比如丁齐与叶言行亲手抄录的那部医书没法放进锅里蒸煮,他们在当地加工使用过的枣木棍、藤条鞭等物也都烧了。做完这一切,他们又换上了当初穿进来的衣物,整理好了行装,庄梦周兜里还剩最后两盒烟呢。

第二天大市之时,神祠前已搭起一座竹台。这竹台有两丈来宽、一人多高。中大营元帅冯国新、东大营元帅肖博知、西大营元帅甘阳、南大营元帅袁婷、北大营元帅范少卿守在台前告知众人——九位天兄将于午时现身与大家相见,并颁布两款新天条。

这个消息搞得大家逛市场都没心情了,还没有到中午的时候便纷纷聚到了高台前。中大营神祠前的空地很大,但来的人太多了,所以周边的很多摊位都撤了。高台前还留出了五丈方圆的一片空地,五位元帅命精壮后生手牵手设了个防护带。

据不完全统计,今日聚在中大营神祠门前的天国民众共有一千一百余人。听上去好像不多,外面的世界踢一场足球赛观众都有好几万呢,但整个天国的总人口才有四千多人啊。每次大市之时,大家也都不可能跑到中大营主社来,可以说能来的人都来了。

神祠的前院中,九位天兄还在那里商量呢。丁齐谦虚道:“我看还是让庄先生来代表大家颁布天条吧,庄先生的气场最强……庄先生不愿意,朱区长也行啊,您是我们中唯一的领导干部。”

朱山闲:“我是雨陵区的领导,又不是天国的领导!丁老弟啊,你的威望高、形象好,这次代表天兄宣言是最合适不过。”

丁齐:“若论威望高、形象好,还得是……”

庄梦周打断他道:“行啦,别推辞了,丁老师,只有你拿着棍子,不是你又是谁呢?时间快到了,大家都等着呢,我们出去吧。”

正午时分,九位天兄从神祠中鱼贯而出,登上了那座竹台。庄梦周是惊门前辈,当然走在最前面,后面依次是朱山闲、谭涵川、冼皓、丁齐、尚妮、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等他们在竹台上一字排开后,便成了丁齐站在正中间。

广场上的民众瞬间都不再言语,只闻一片衣袂擦动之声,大家都跪下行礼。五位元帅背手站在竹台前,面对天国民众也是一脸肃穆之色,神圣庄严的气氛瞬间就出来了。

再往台上看,九人一身远足的打扮,背着大小不一的包,正中间的丁齐最为醒目,因为他还拄着一根一人多高的棍子。假如在外面的山野中冷眼看到这么一伙人,就是标准的驴友团队呀,而且很可能是一伙野驴子。

但在这里,他们就是万民景仰的天兄,怎么看都是神采气度不凡。

丁齐左手持杖,右手虚抬道:“诸位天国兄弟姐妹请起,不必多礼。”等大家都起身后,他又说道,“诸位敬拜皇天上帝,而皇天上帝有诏,天下皆兄弟。兄弟之间,往后不必跪拜叩首,此为天兄上谕。”

五位元帅带头,千余人一起道:“遵天兄上谕!”

等场面重归安静,丁齐又开口道:“受皇天上帝之召,亦受陶昕圣人所托,我等九人降临天国、巡守四方,见万民太平安居,此乃天国之幸……”

他说一番早就准备好的词,最后颁布了两款新的天条。五位元帅转过身来率领天国民众一起躬身行礼,发誓世代谨守天条,并重新刊印《真约全书》。

这套仪式做足了,丁齐又命五位元帅闪到一旁,手中抛出一物,正是他祭炼至今的那块景文石。只见一道流光落到台前空地上,瞬间化为一块卧牛状的巨石。

仔细看,它的形状酷似南沚山中的那块卧牛石,但是更大,牛背有三尺多宽。这块卧牛石似真非真,由光影渐渐凝实,然后就像活过来一般抬起了头……在场民众发出一片惊呼之声。

丁齐率先从竹台踏步走上牛背,来到牛肩处持杖座定,其余八位天兄随后依次登上这头卧牛坐了下来。待众人皆坐定之后,这头牛摇头摆尾,起身奋蹄腾空,就似欲飞天而去,然而只见它向前一扑,转瞬间便消失不见……

这是天国民众这辈子见到最震撼的场景,大家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现场只听一片噼里啪啦的声音,很多东西从天空中掉了下来,是很多用裁成小片的干荷叶包好的糖块。怎么还带撒糖的?这是一种新式糖果,名叫百果糖。

提起这百果糖的来历,还与丁齐当初加工的樱膏糖有关。此地有各种可口的水果,包括山中的野果,那么可不可以都用类似的方法制作成膏糖呢?庄梦周尝了孟蕙语等人带来的樱膏糖,便提出了这么一个严肃的问题。

大家集思广益,在尚妮的居中住持下,研发了这么一种新型糖果,采集当地各种美味可口的水果提炼而成。加工的时候还动了点小心思,并不是单纯地煮火熬浆,还动用了神识法力借鉴了炼器手法。今日也不知是谁在了背包里夹带了百果糖,结果还是没带出去……

不提天国民众是何反应,下一瞬间,九人出现在一个山洞中,他们并不是骑着巨牛飞出来的。其实丁齐完全可以正常地打开一道门户,带着大家穿出去,但庄梦周建议最好是搞得拉风一点,给天国民众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他们所颁布的两款新天条才有足够的权威。

冼皓伸手扶了丁齐一把:“你怎么了,腿好像有点发软?”

丁齐苦笑道:“法力消耗一空啊!”

搞出了刚才那等场面,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丁齐的感觉亦是十分吃力。他所修炼的方外秘法不是用来耍神棍的,这么干确实非其所长,而且他并没有得到琴高台真正的控界之宝摇光轸,用自行祭炼的景文石充数,能打开门户把大家都带出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尚妮抬头道:“咦,这里不是我们进来的那个山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