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50、知己

接下来的路途,两人仍是来回折返,并没有利用世界的边缘“穿越”。因为根据已验证的结果,那样只会沿着穿过世界中心的直线到达另一端,与他们原先规划的路线不附。

东西来回折返,路线渐渐北移,世界东部和北部的保留地应该是最艰险的地带,足足三个月之后,两人才到达世界的最北端。

夏天过去了,琴高台世界已经入秋,鞋穿坏了好几双,丁齐终于穿上了冼皓亲手做的那双鞋。他们没有从世界最北端直接穿越到最南端,而是转身向南回到了中大营,再一次与众人汇合。

九位天兄再度相聚,大家纷纷慰问丁老师与谭老师,这一路真是辛苦了。冼皓看着丁齐道:“倒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黑。”

丁齐晒黑了些,但还不算太黑。孟蕙语道:“师父好像清瘦了些,其实是更结实了。”

此时距他们进入琴高台世界已过去了四个多月,丁齐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将这个世界走完了一半。庄梦周问道:“丁老师,你大概还要用多久才能走遍这个世界?”

谭涵川在一旁答道:“北边这一半用了三个月,南边那一半应该用不了这么久。丁老师越走越快了,而且听老朱说,南边保留地的山势没有那么险。”

丁齐摸出一包东西道:“我又采到了十七枚驻颜果,在谭师兄的指导下制成了药散保存。不知道它是不是真有效,我们以前只是拿来泡澡,可不可以内服啊?”

北部山区有三处生长驻颜果的地方,全部被谭涵川找到了,等他们走遍了那一带,才发现其实只有那么三处,事情就是这么巧。北边的驻颜果都已经被谭涵川采完了,但是在东部的山野里,他们又发现了两处,包括丁齐曾经遇见的那一处。

冼皓:“月凝脂既可内服也可外敷,这东西或许也可以。”

毕学成:“月凝脂是什么啊?”

朱山闲:“这事忘了告诉你们,它是传说中的仙家饵药,等出去之后就能见到了。”

尚妮摸了摸脸蛋道:“我感觉这东西好像真有用啊,除了丁老师和谭师兄,我们都变白了。”

毕学成:“师叔本来就挺白的。”

孟蕙语也摸着脸蛋道:“不仅白了,还嫩了呢!”

叶言行:“师妹本来就挺嫩的!”

庄梦周呵呵笑道:“行啦,就不要互相吹捧啦,我们都是帅哥美女。”

尚妮:“庄先生,我发现你的头发好像变黑了不少啊。”

庄梦周:“是的吗,带小镜子没有?借我照照。”

尚妮身上没带镜子,倒是冼皓从兜里摸出来一个粉盒,打开了盒盖后面是面小镜子,递给了庄梦周。庄梦周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自言自语道:“人还是应该谦虚低调,不能那么自恋。”

朱山闲也伸手道:“镜子也借我照照。”然后接过镜子左看右看道,“是有效果呀,我这眼角的褶子好像都变淡了不少……嗯,脸皮也变嫩了。”

庄梦周笑道:“那恐怕是成天不操心,在这里悠哉游哉闲的,就算这东西有美容的效果,我们也不过三个月前泡了十天汤浴,哪有这么神?如果说驻颜,短短几个月也看不出什么。我听说天地奇珍之物,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也不是随便吃了就有灵效的。”

毕学成盯着桌子上的那包药散道:“说了半天,这东西到底能不能内服啊?”

谭涵川:“看陶昕留下的记载,只提到外用没说内服。外用药最好不要随便内服,我们在路上也不方便做实验,特意带回来,让你们找只竹鼠喂着试试,先看看有没有毒。”

叶言行:“天地奇珍,要拿来喂猪啊?”

竹鼠就被当地人称为猪。丁齐瞪了他一眼道:“要不先喂你?”

叶言行赶紧摇头:“那还是先喂猪吧,稳妥。”

庄梦周:“这里的藏书,我基本都翻完了,没有看到更多的记载。此物既然是当年的陶昕发现的,要是有机会问问他本人就好了。”

尚妮:“上哪儿找他去,都三千多年前的人了!”

庄梦周:“丁老师在山中多多留意,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丁齐:“山里面也不可能找到陶昕啊。”

庄梦周:“说不定能找到他留下的其他东西,或许是这里的人不知道的。”

谭涵川:“这段时间,除了用竹鼠做实验,你们再想想,我们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离去之前,又能留下什么?”

在中大营修整两日,补全了物资装备,丁齐和谭涵川继续出发。这一次他们直线往南,大约花了五天时间,到达了琴高台世界的最南端。然后还是东西折返行走,“扫描”的区域渐渐向北推进。

谭涵川带了一套书,就是全九册《天国物志》,对照上面的记载,随时做记录。他还带着笔和本,补全天国地图,并将发现的各种东西随时标注在上面。丁齐刚来的时候,路上碰到了很多不认识的野果,不敢随便吃,现在有了《天国物志》就方便多了,可以按记录采摘各种东西野炊,还不时打点猎物。

每天宿营,假如是在山中,他们都要在下午找到山崖下向内凹陷的地方,就似一个半开放的的石窟。这一带山中这样的地形很多,可能是古人留下的。在石窟前点燃三堆篝火,并备足木柴。唯一耽误的行程的状况就是下雨,而秋后的雨并不多。

每天宿营后、日落前的这一段时间,丁齐基本都在看书,陶昕所著的那部《医书》。其实丁齐完全可以不把书拿出来,所有的内容包括插图都已记了下来成为“心册”。他虽然是医学院毕业的,但毕竟不是学中医的,很多地方还要请教谭涵川。

这方面的知识,谭涵川懂得比丁齐多多了,不时为他讲解。

《医书》的前半部分,讲的是脏腑经络结构以及元气运行,类似于解剖但与纯粹的解剖学又有很大区别。区别主要在于方法论,《医书》的核心思想是研究一个整体生命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此基础上,又讲到了辩症、用药和治疗。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就算丁齐都看懂了、记住了,恐怕也成不了一名神医,培养医生从来都是依靠实践,但它可以成为一种知识储备或者说见知。

《医书》的后半部分令丁齐和谭涵川都感觉大开眼界,居然是“望气内景篇”与“望气外景篇”。仅看名字,很容易令人联想到江湖爵门秘传的望气术或者《黄庭经》,可是看内容,丁齐发现这应该就是疲门秘传的观身术!

丁齐在外面并没有得到疲门观身术秘传,没想到在琴高台世界中却发现了完整的传承。“望气内景篇”讲的还是脏腑经络结构以及元气运行,但关键是如何能察知这一切?仅通过解剖是不可能的,若没有方法去验证,《医书》中的理论系统便是空中楼阁。

察知的方法就是“内视”,它是一种自省式的体验,但又不完全是唯心的。人能察觉自身的状态,在一种特殊的情况下,若能入静生感,这种体验就会变得很清晰,不仅能内察脏腑,还可见气血经络运行,从而及时调整自身状态。

认识是一个整体,内外呼应,所以观察一个人的外部特征,可以了解他的身心状态。这就是望诊,由此也可解读“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

“望气外景篇”是在内景篇的基础上,讲解天人互感。人是一个完整的系统,但不是孤立的系统,自身是一个天地世界,又置身于一个天地世界中,两个世界有共情与共鸣。首先要能掌控自我身心……最终到达天人合一的境界。

由此也可解读“壶子见季咸”的故事。

内视并不复杂,丁齐很容易就能做到,无非是将元神感应用于自身。而对于谭涵川来说,也是早就能做到的,观身术只是另一种应用方式。

丁齐对谭涵川讲了“扁鹊见蔡桓公”与“壶子见季咸”的典故,两人皆认定《医书》的后半部分就是疲门观身术秘传。谭涵川叹道:“壶子说,渊之象有九,可能就是对应观身术的九种境界。”

丁齐:“每一们秘法,可能都对应九种境界,或者说,在不同境界下有不同玄妙,方外秘法也是这样。”

谭涵川点头道:“这我已经有体会了,这段时间将方外修炼到兴神境,火门秘传的炉鼎术也更上一层……今天得到观身术传承,关于内视,我突然想到了另一个用处。”

丁齐:“什么用处?”

谭涵川:“驻颜果啊!我们不是知想知道驻颜果究竟有没有功效、可不可以内服吗?不用再拿猪做试验了,只要试过了它没毒,就可用自己做实验。从小剂量服用开始,在内视的状态下观察自身的感应和变化……”

丁齐:“神农尝百草吗?”

谭涵川:“你说得还真形象,我现在就想试试了!”

丁齐:“那你不用陪我了,回去吃药吧。接下来的这段路,我一个人完全可以。”

谭涵川:“不急不急,说不定在路上还能看见驻颜果呢”

丁齐:“季节已经过去了。”

谭涵川:“你怎么知道驻颜果是一年一开花、一年一结果?”

丁齐:“难道不是吗?”

谭涵川笑道:“有可能不是啊,你想想传说中的蟠桃,还有人参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