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45、驻颜果

次日丁齐等师徒四人没有出门,留在各自的房间里抓紧时间读此地的典籍,有很多东西并不是在外面转一圈就能了解的,而且今天也下起了细雨。

丁齐已将《真约全书》、《天国史》以及《天国物志》前三册都看完了,后面六册还在三名弟子手中。他并没有着急去隔壁取来新的典籍,就在二楼房中放下书卷定坐行功,没有双腿盘坐,就是靠在椅子上端坐,看似闭目养神,却已神游方外。

他在练功,修炼兴神境功夫,假如换一名道家修士,可能会认为他是在修炼元神外景,但丁齐修炼的就是他独创的方外秘法。坐在屋中闭目展开元神,意识仿佛已超脱了寻常的感官之外,延伸到神祠外的村社中,依稀可见此地社民的生活景象。

兴神境讲究与天地共情,首先就要能见身外的天地,这不仅是丁齐最初摸索方外秘法时的体会,也是修为突破兴神境后很直观的感受。这一阵子他在凝炼心盘,而凝炼心盘的根基就在于有一个现实世界为依托。

坐在屋中能见到村社情景,还不算是心盘,要将这一切融入元神凝炼成某种认知或者意识印象,那才算是心盘,而丁齐此刻只是在观察。

雨天不出远门,很多人留在屋中劳作,比如编竹器、织布,也有人去了近处的田地,还有人到离村社较近的水边捕鱼、捉虾、抓几只青蛙,顺便照料庄稼。

这里没有油纸伞。虽然油纸伞的工艺对此地人来说没什么难度,但材料还是奢侈了一些,大家用的是竹叶伞,而且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制式。用细竹篾扎成圆锥形的框架,再用那种可以包粽子的宽边大竹叶,像盖瓦片般一片片编上去,既轻便又透气。

伞柄就是一根竹棒,而且这根竹棒还可以卸下来,将竹叶伞直接当帽子戴在头上,两边用带子在下巴上系住,箬笠和雨伞两用。除了箬笠还有竹叶编的蓑衣,围在肩上可挡雨,主要是在野外干活时穿的。

学童们来神祠里上课了,这是丁齐昨天特意叮嘱的,不要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打扰这里的日常生活。小学加大学只有十几个孩子,却在村社中央的空地旁修了两座联排别墅式的二层楼,因为学舍也是临时的驿馆。

比如邻村有人来了,办事情耽误了时间,天黑之前没法赶回去,就住在学舍中休息。小学八名孩子在前厅上课,桌凳都从厢房中搬了出来,他们主要学写字和算数。认字就从背诵《真约全书》开始,一边背一边学上面的每一个字,算是此地的开蒙方式。

大学课堂在神祠的后厅中,也就是丁齐住的房间楼下,但老师只有一位,就是元帅肖博知。肖博知通常分别给大学和小学个讲半天的课,隔天则让孩子们自习。需要自修的内容很多,比如《天国物志》一类的课程都是学生自己看书,有不明白的地方再问,肖博知还有两名助手。

这天上午肖博知在给大学孩子讲《量数之术》,很快就吸引了丁齐的注意力,丁齐也坐在楼上听讲。肖博知所讲的内容居然是“堆垒论”与“筹算论”,这应该是借用了中国古典数学的名词称谓,至于有什么而不同之处,丁齐倒不是很了解。

当年太平天国残部中未必有这样的数学家,可是此地有这么长的历史,虽然受到生产条件以及应用技术的限制,但数学也有很大程度的发展。

在中国古代,真正需要运用数学解决复杂问题的人并非账房先生,而是“大匠”,那些大型工程的设计者与施工组织者。

堆垒论是一种比喻。比如将一堆同样粗的木头堆在一起看截面,在已知面积的情况下,计算里面有多少根木头,或者在已知数量的情况下,计算要有多大的空间才能堆下,进而推广到各种复杂形状的面积与空间丈量计算。

几何学中的祖暅原理,又称幂积原理或卡瓦列利原理,就是在堆垒论的基础上得出的。这里的大学孩子已经学了一段时间,肖博今天讲到了“移细目修填法”,用以计算复杂形状的面积或体积,感觉有点像围棋里的算目。

丁齐有种感觉,这种理论已经很接近于微积分了,其实再进一步就是微积分了,甚至连一些具体形状的计算公式都出来了,但就是这么差了那么一层尚未总结。

当肖博知再讲到“筹算论”的时候,就有点超出丁齐的知识范围了,因为丁齐毕竟是学精神卫生专业的。此地课程并不强调理论,就是为了应用,肖博知讲的是如何计算建筑各个部分的重量以及各个部位的受力,并进行空间结构的分解。

这不就是结构力学吗?或者说是结构力学的一种运用与计算方式,虽然只是其中最简单的原理。这也是丁齐在大学里没有学过的,他居然听得津津有味,但学堂里有几个孩子显然觉得很枯燥无聊,他们也不想当盖房子修桥的工匠,而且村社里很少盖新房子。

丁齐感到有些惊讶,这里的孩子只接受两年的“义务教育”,居然就已经讲到这么深的内容了?须知外面的小学二年级,数学还只是百位以内的加减乘除呢。

当然了,这里和外面的情况完全不同,外面的很多课程这里是没有的,孩子年满十二岁上“小学”,年满十三岁上“大学”,教的东西其实都是将来的生产活动中会用到的,内容很简练,不指望所有人都能学会,只要各有一部分人会就行。

假如有人都学会了还想继续深造,那就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元帅了……丁齐正在听课呢,孟蕙语走出房间上楼了,手里拿着一本书,来到房间外敲门。丁齐睁开眼睛把她叫了进来,问道:“有什么事?”

孟蕙语的神情很激动也有些兴奋,打开手中那本书册道:“师父,这里面记载了一种神奇的东西,叫驻颜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谭师伯开的那张汤浴药方,里面就有驻颜果药散。书中说它是传说之物,此地已没人见过,现在又是从哪儿弄来的?而且我好像……”

这番话说得又急又快,丁齐截住话头道:“你好像在山中见过吗?”

孟蕙语点头道:“是的,果子的形状像梨,但纹路有点像小苹果,白白的带粉色锯齿状条纹。当时我们都看见了,还讨论过能不能吃,结果谁都不认识,所以没敢乱吃。”

丁齐把她手中那本书拿过去,仔细看了上面的记载,也不禁在心中惊叹。他这一路都在凝炼心盘,足迹所至过目不忘,当然能够清晰的回想起来。确切的说,是在他们到达此地的第十三天,于深山中见过此物。

那里一共长了五棵同样的树,其中有三棵结果,但是果并不多,总共也就是十来个。孟蕙语觉得果子好漂亮,还摘下来一个把玩了半天,终究没有吃,后来就扔掉了,现在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心中懊悔万分啊。

驻颜果顾名思义,有驻颜之效,可不仅仅所谓的美容养颜那么简单,别说女人了,就连男人都会动心,谁不希望自己更年轻英俊呢?至于它是否真有这个功果、效果究竟怎么样,倒是谁也说不准,但仅仅是有这个可能,就足以让世人疯狂了。

假如只是传说,倒也没谁会当真,可是真的找到了这种东西,消息再传到了外界,定会有人不惜代价都要弄到此物。丁齐微微皱起眉头道:“我知道这回事了,但你要明白,此地消息绝不可外泄,否则遗患无穷。”

孟蕙语还在兴奋中,随口道:“这我当然知道,师父就放心好了!但我想说的是,驻颜果耶,我们真的找到了驻颜果,而我居然把它给扔了!”

丁齐:“扔了就扔了吧,现在不是已经有汤浴了吗?方子是你谭师伯开的,想必他也是在山中遇到了,看了《天国物志》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又返回山中采来的。”

孟蕙语眼神一亮:“师父,那我们可不可以也回去……”说到这里她发现丁齐的神情有些不对,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在看着她。她回过神。来赶紧低下头道,“师父,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丁齐:“你真想回去采驻颜果吗?”

孟蕙语弱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也没有那个本事。”

他们在崇山峻岭中走了二十七天才望见人烟村寨,而发现驻颜果是第十三天。山野茫茫,上哪里再去找那途中曾偶尔经过的地方?而且就算知道地方,以孟蕙语的本事,绝没有办法自己再找回去,那简直和找死差不多。

丁齐:“你是想让我回去帮你采驻颜果吗?”

孟蕙语直摆手,神情有些委屈道:“师父,您误会我了,我绝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刚刚有这个发现,觉得很兴奋又有些惋惜,我们曾经碰到了,当时却不认识。”

丁齐笑了:“我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看见这种东西动了心,也是人之常情。有些话我原先没有说过,今天需要告诉你。天地奇珍之物,讲究的是机缘。得之是福,却不可强求,强求恐怕就是祸了。

你看这上面的记载,据传说三千年前的陶昕圣人发现了驻颜果。如今看来这个传说是真的,但那位陶天兄却没有记录驻颜果生长的位置,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就是怕太多的人会不惜代价去寻找,这绝不是好事。”

孟蕙语:“弟子明白了,师父,您可真能沉得住气!不管遇见什么事情,都能分析得这么透彻。”

丁齐:“道理并不是没事的时候讲着玩的,遇到事情的时候才有用。这驻颜果的确是好东西,你们谭师伯已经将它采来了,还制作成药散让我们一连汤浴十日,这已经是福缘。

在离开这里之前,假如还能顺便采摘一些,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但要注意,不要因此带坏了这里的风气,甚至引起人们的争夺,那就得不偿失了。”

孟蕙语:“师父真好!其实我的意思是说,假如有机会能采到驻颜果,师父可以拿它送给师娘啊。师娘一定会很高兴的、很开心的,没有女人能抗拒这种礼物!”

丁齐瞟了她一眼:“多谢你为我操心了!这本书看完了吗?看完了给我看,你把第一册拿去。”

孟蕙语拿着书出去的时候,心中对师父的敬仰那是滔滔如潮。淡定,太淡定了!听见此等天地奇珍的消息,还是那么神色如常,果然是高人风范!相比之下,自己刚才的反应简直是太失态了,丢人啊。

丁齐在想什么呢?他怎么可能不震惊,只是没有在弟子面前那么明显地表露出来。他刚才就在想,冼皓发现这种东西后会有什么反应,估计要比孟蕙语更激动吧?冼皓在山野中未必发现了驻颜果,但她肯定看完了《天国物志》,也见到了谭涵川开的汤浴药方。

丁齐又闭上眼睛以元神暗查心盘,分析了一番返回驻颜果生长之地的路途。假如脚程快的话,来回不再需要当初那么长时间,但至少也得半个月。而不到十天就是与庄梦周等人在中大营的相聚之期了,眼下也不好节外生枝。

就算丁齐有本事再回去一趟,那也是一段艰辛的路途,充满了各种凶险。孟蕙语所不知道的是,他们三名弟子跟随师父在崇山峻岭中跋涉了近一个月,看似是累赘,但其实和丁齐一个人行走是有很大区别的。

假如让丁齐独自在那样的山野中穿行半个月,恐怕也有点吃不消,那是非常艰难地考验和磨砺,非大毅力不可完成。反正现在谭涵川已经开了汤浴药方,而且驻颜果药散已经送来了,就不必再刻意强求了,等回去之前顺路再说吧。

《天国物志》中并没有记载驻颜果成熟的日期是从几月到几月,也没说几年才成熟一次,但是没关系,只要能找到出去的办法,外面的六天差不多就相等于这里的一年……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事,还是先找到出去的办法。

丁齐隐约有一种担忧,有人找到驻颜果的消息,应该已随着那张汤浴药方散播到天国各大营,恐怕会引起什么事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