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44、师父真不简单

毕学成放下筷子率先答道:“我方外门门规第五条有言,每一个世界可能都是独特的,甚至是不可替代的,假如被破坏了可能就永远不会再有。所以要保护好每一处方外世界,任何利用和改造必须要遵循这个前提。”

叶言行接着背诵道:“我方外门门规第六条有言,师尊及方外门弟子,对于方外世界而言,只是发现者与探索者,并不是殖民者与征服者,所以要尊重每一个世界中原有的事物。”说完之后又看了一眼孟蕙语。

孟蕙语:“门规第七条有言,方外世界可能是奇特的,在其中的经历也可能是精彩的,要永远保持探索的热情,但也要清醒的自我意识,不要忘记自己来自哪里,更不要迷失其中。”

丁齐很满意地点头道:“很好,你们都记得很清楚!门规是修习秘法所必须,要以之时刻警醒心境,不仅是在这里,将来无论去了那一处方外世界,都要恪守。不仅是要把它记住,更要融入行为中变成自觉,不需要去背、去想,自然就会这么做。”

孟蕙语:“师父您是早有预见、心中有数。我们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有这样的经历,简直跟做梦一样。想当初听您传授门规,感觉还不深刻,如今来到这里,才是真有体会。”

毕学成:“师父高明!”

叶言行:“实践出真知啊。”

丁齐不动声色道:“吃完饭你们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今夜就开始练功,尽快将感应入微修炼圆满。”

这天入夜后,丁齐率三名弟子又一次走出了村社,走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无边黑暗中。来这里的路上,丁齐给他们每人加工了一根枣木长棍,好练习那五式棍击术,但此刻却没有带在身边,三名弟子还没有在黑暗中抽落夜龙的本事,手中拿着长棍反而容易干扰状态。

三人手中都拿着一块景文石,此物可帮助他们寄托心神入境,保持感应入微的状态。这样的训练首先以通感为基础,比如通过脚步声或其他的回音,仿佛能看见周围的事物。这其实也不完全是通过声音来做出判断,而就是一种综合的感觉或感应,不独立依赖于特定的感官。

他们首先感应到的是丁齐的位置,然后是脚下的大地与周围的景物。丁齐手持长棍在前方领路,时刻注意头上的天空以及身后的弟子,保持一种不紧不慢的稳定速度。

在种情况下,慢吞吞摸摸索索地走反而不容易进入状态或者容易出现错觉。但想走出稳定的速度来,首先要克服心理上的障碍,因为的确什么都看不见,只能依赖那玄妙的感应,一旦心存犹豫,感应就会迷失。

丁齐对三名弟子的表现很满意,他们都跟上了的节奏,首先就说明心理上通过了考验。三名弟子彼此之间保持了稳定的距离,谁也没有碰到谁,也说明其感应是清晰准确的。

这其实未必需要有什么“特意功能”,丁齐走的是平坦的大路,他们只要跟着前面师父的脚步声,同时注意身边两名同伴的脚步声就可以了,但想真正做到却很不简单。丁齐在心中感叹,看来环境和经历真的能改变与造就一个人。

不久之前,他们还都是普通的大三学生。当代大学生虽不能说人人都是温室里的花朵,但也很少经历过困苦磨难。近一个月的山中“苦行”,对他们的确是很好的磨砺,精气神在不知不觉中都发生了改变,更难得是他们能苦中作乐,就像游山玩水般嘻嘻哈哈便走过来了。

丁齐感到很欣慰,同时多少也有几分自得,也这是他这个师父带得好啊!看三名弟子此刻在黑暗中走得很从容、很自信,正是找到了这种修炼所需的心境,也说明他们对丁齐以及丁齐所教方外秘法毫无保留地信任,不疑师、不疑法。

想到这里,丁齐决定给此番试炼加点难度,有意离开了道路的正中央,贴着路边的一侧行走。但三名弟子步履如常,并没有都挤到路边或者撞到行道树上,这又说明他们并不是单纯在跟随师父的脚步声,而是真感应到了周围的景物。

丁齐很快又回到了道路中央,因为贴边行走影响长棍挥动。离开村社一段距离后,夜空中便不时有零星的夜龙飞来,皆被丁齐一一抽落到路旁的野地里。

抽击声不时传出,却没有对几名弟子造成干扰,因为出发之前丁齐就告诉他们会发生什么。而他们在山中时就见过师父击落夜龙,尽管放心大胆地行走便是,趁此机会还可以尽量感应更多的事物,不仅有静态的还有动态的,包括天上飞来又被抽落的夜龙。

渐渐走到一公里之外,心中有些暗暗叫苦反而是丁齐。昨夜他是独自出行,想走就走、想停就停,还可选择地形边闪避边挥棍抽击。可是今夜只能在大路上保持不紧不慢的步伐,还要注意保护好身后的三名弟子。

这看上去倒是极潇洒,可惜谁也看不见,而且极累啊。没有闪避进退的空间,只能在第一时间将飞袭来的夜龙击落,劲力还要掌握得很好,不能将它们打落路上,以免惊扰或伤害到后面的弟子,只能抽落到路边的野地里。

夜龙张开翅膀有脸盆大小,想将其抽落并使之不能再挣扎蹿起,所需力道也不小,差不多可以打碎一块普通的红砖了,对精力和体力的要求都很高。看来在弟子的绝对信任下,师父想装逼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幸亏没有深入旷野。

丁齐有一种感觉,假如就这么一直走下去,首先扛不住的不是三名弟子,而是他这位师父。这不仅是弟子的修炼,更是他的修炼,而且锻炼神识的效果竟比独自行走要好得多,只是也辛苦得多。

走出一公里之后,丁齐摸出一枚黄金枣悄悄地吃了。在这情况下吃东西不能太急,轻咬慢咽尽量不发出声音,可口的汁液顺着喉咙润下,感觉格外香甜。白天当水果吃的时候,体会得还不太明显,此刻才感觉它的确是一味灵药,在这种情况下尤能滋补神气。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走出了差不多两公里,丁齐终于停下脚步开口道:“可以了,就在这里稍事休息,然后我们便往回走……小孟,注意点,这怎么了?”

说话间他伸手扶住了孟蕙语的肩膀,因为孟蕙语差点撞在了他身上。而那边只听哎呦一声,毕学成和叶言行碰到了一起,叶言行脚下一绊摔了个屁墩。

叶言行爬起来拍了拍屁股道:“你撞我干啥?”

毕学成:“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没看见。”

叶言行:“你本来就看不见,是注意力突然分散了。”

孟蕙语也很不好意思地小声道:“刚才师父您停下脚步一说话,我就分心了。”

丁齐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这是行走中的定境受到了惊扰,一瞬间便难以再清晰地感应外物,他点了点头道:“这说明你们的方外秘法还没修炼到家,假如入微境修炼圆满、突破到隐峨境,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了。”

毕学成拍马屁道:“还是师父了不起,这一路胜似闲庭信步,随手打落那些白翼龙,就跟玩似得,不仅时刻罩着我们,一边走着还在吃零食呢。”

孟蕙语:“师父当然是最棒的!”

叶言行:“要不怎么是师父呢?”

丁齐这一路已经“偷吃”了六枚黄金枣,这几名弟子真有出息,居然发现了或者而说感觉到了。丁齐苦笑道:“这也不算是吃零食,黄金枣可补益神气,在这种情况下服用,可让修炼的效果最佳。你们每人也吃三枚吧,不着急,一枚一枚慢慢吃,吃完了再回去。”

丁齐取出了随身带的还剩下的六枚黄金枣,却有意没有直接递过去,而是让三名弟子伸手来接。令他惊喜的是,三人很自然地都接过去了,并没有感觉到这有什么不正常。

这是下意识地的动作,说明他们在刚才短暂地分神之后,又“恢复”到了感应外物的状态,看来修为距离凝练出清晰的元神已不远。

毕学成就是话多,吃枣的时候又问道:“师父,时间早着呢,我们干嘛不继续往前走?听说您昨夜一个人走到东营二社那边了,我们也想试试呢。”

丁齐:“修炼讲究循序渐进,根基要扎实,欲速则不达。每夜这样修炼一个时辰就差不多了,回去之后还不耽误休息,而且不惊扰这里的社民。”

这话说得是不错,徒弟们方才的吹捧听着也舒坦,但丁齐却些脸红,幸亏黑暗中看不见。从东营主社走到东营二社,差不多有八公里,现在才走了两公里,假如按刚才那种节奏,三名弟子应该能走到,他这位师父却顶不住,更别提再走回来了。

孟蕙语:“我们听师父的就对了,毕师兄不要自作主张。”

毕学成:“我没有自作主张,刚才就是随口一说。还是师父的话有道理,听师父的当然就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