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43、有一个称霸世界的机会就在眼前

为何说挑起天兄内斗,是将他们打落神坛的最好方式呢?

历史上所谓的天兄,是指“天兄下凡附体”, 因为天兄本人都是当地出生的,原先和大家没什么两样,突然站出来自称天兄,总要有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天兄号称是皇天上帝的使者,能够代表皇天上帝的意志,这才是他们的权威所在。

皇天上帝意志唯一,不可能自相矛盾、出尔反尔。可是如果同时冒出来两位或者好几位天兄,他们的意见相左甚至彼此间发生了争斗,那么谁才能真正代表皇天上帝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且不谈,但傻子都能得出另一个结论——他们中肯定有人不能代表皇天上帝。天国历史上对这个问题是这样解释的,有人根本不是天兄下凡附体,有人则是天兄下凡附体后又离开了。

天国历史上“闹天兄”最凶的时期,就是最动荡黑暗的年代。想必如今天国中以冯国新为代表的有识之士,对天兄究竟是什么货色多少也心中有数。

天国史籍中明确记载了姓名和生平的天兄,只有陶真功与陶昕两人。至于其他那些天兄,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恐怕就是这个原因。

情况对于丁齐等人也是一样,只要他们之间产生了分歧内斗,就说明其中有人必然不能真正代表皇天上帝,到底谁是真天兄且不论,说不定都不是!

冯国新并不清楚庄梦周、尚妮等人是什么身份、从何而来、彼此之间是什么关系、到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根据已发生的事实,他所能预见到的最坏的情况,就是天国战乱。

不同的天兄控制了东、西、南、北各大营,在各自的地盘上拥有了权威,然而谁才是至高无上的天兄呢?称霸世界的野心会卷起整个天国的内战,历史上的情况就是如此。

除了最坏的可能,其次的结果就是众天兄各霸一方,将各大营视为他们控制下的王国,这会造成天国的分裂,对大家都没有好处,至少情况不会比现在更好。

最次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九位天兄都是一伙的,他们为了控制整个世界而选择了合作。那样他们就会成为高高在上的“神灵”,联合起来统治世界上的“凡人”。在现实中,无论什么人拥有了“不证自明”的神圣权威,对其他人而言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事。

若想防范上述三种情况出现,最好的办法就是挑起九位天兄的内斗。这么做需要避免一种情况,就是各位天兄裹胁各大营民众内战,所以要创造机会让他们单独聚在一个地方,让九个人自己去争斗出一个结果来。

所以在九位天兄抵达各大营之后,冯国新才会这么关心他们的聚会之事,并建议庄梦周去争夺天兄之首的位置。假如真来了一群野心家,这就是最好的试探与挑拨,冯国新可谓深谋远虑。而庄梦周的反应就是让冯国新安心,表示他们几个根本没有称霸天国的打算。

待庄梦周将道理都解释清楚,尚妮笑道:“难怪您天天吃吃喝喝不管闲事,就是为了打消他们的疑虑啊?”

庄梦周叹道:“你也读了天国史,假如我们来到的是陶真功或陶昕那个年代,而世上又没有陶真功或陶昕,恐怕免不得就要当一回有所作为的天兄了。

所谓无为而无不为,无为之道也要看用在什么时候,并不是什么都不做就听天由命,而是该顺其自然就顺其自然。这原本是很难达到的境界,偏偏这里已不需要我们多做什么。”

尚妮:“您是这么做的,可他们还是不放心啊。”

庄梦周看着她道:“假如有一个称霸世界的机会就放在眼前,你会不会动心?”

尚妮一撇嘴:“称霸哪个世界,琴高台方外世界吗?我可没兴趣,有这功夫还不如回去称霸我们班呢!”

庄梦周似笑非笑道:“到了外面,你就想称霸世界了?”

尚妮:“那怎么可能?纯粹是痴心妄想!我又不是美帝,没这个心思。”

庄梦周:“这恐怕就是问题所在,到了外面你不可能称霸世界,所以想都不会想。而在这里却看似有可能实现,假如有谁头脑发热,说不定是真会这么想。你不动心,那么其他人呢?”

尚妮收起笑容,语气有些低沉道:“其他人?朱区长他们都不会有这个想法,毕竟我们只是来游历的,我们的世界不在这里……再说了,范仰和叶行已经死了,我们中没有那种人。”

庄梦周感慨道:“所站的位置不同,眼界不一样,想法也不一样,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可是冯国新不知道呀,而且值得担心的不仅是我们,还有天国中的野心家。冼皓杀人恐怕别有内情,那人可能也曾私下里煽动冼皓想做什么。”

尚妮:“这里三千年来太平安宁,就像传说中的大同世界,难道也有野心家吗?”

庄梦周:“当然会有,哪怕是大同世界,甚至是书上的共产主义社会,理论上已经物质极大丰富,但还有一种欲望必然不会让所有人都满足,就是野心。”

尚妮皱眉道:“庄先生,您认为什么才是野心?”

庄梦周:“我所谓的野心,就是有些人想要的一种结果。这种结果需要整个社会去付出代价,但注定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说到这里又话锋一转,“小妮子,你对现在流行的成功学感不感兴趣?很多人的朋友圈都喜欢转这些东西,还有很多毒鸡汤。”

尚妮赶紧摇头道:“从来不感兴趣。”

庄梦周追问道:“为什么?”

尚妮边想边答道:“我也说不太清,就感觉搞得像传销似的。比如《某某某身家多少,你已被同龄人抛弃》、《掌握XXX,你就能月入XXX万》、《在XX岁之前,你就应该做到什么》、《怎样才是XX后的人生》……这种东西传得太多了,我连名字都记不太清。

它们在宣扬某种单一的成功模式,非要告诉你人生要符合什么标准才算有意义。而且就像您说的,假如成功的标准被定义为那样一种结果,需要整个社会付出代价,却注定只能少数人享受。那么世界上绝大部分人应该都是绝望的,已经定义了他们的人生没有意义。”

庄梦周饶有兴致地点头道:“不错,继续说,最好说一些细节。”

尚妮有些为难道:“细节嘛,这个,我想想。将权势定义为成功的唯一模板,尤其是财富带来的权势感,表面上看是一种物质标准,实际上是定义了一种精神标准。它总是在暗示你,只要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就应该感到焦虑……这方面丁老师应该比我更懂。”

庄梦周:“先别提丁老师,就说你自己能想到的。”

尚妮:“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比如说某位马老板,我不否认他的成功,但总觉得只将他这样的情况定义为成功,是有问题的。假如这么说,那么多为马老板工作的员工是不是都是失败者?

再拿这里的情况举例,假如称霸天下才是成功的标准,那么天国中其他的所有人,是不是都是失败者、人生都被否定了?那样的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是为了谁而存在?庄先生,您是怎么看的?”

庄梦周:“你恐怕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些成功学鸡汤,只宣扬那样一种成功模式。很多人其实没有读懂它背后的思维逻辑,它还不仅仅是急功近利那么简单。

总是告诉人们怎样才算成功,并不是仍大家都能成为同样的成功者,实际上也根本不可能。但它却能传播一种潜意识,让人们认可那些所谓成功者的地位。

有人制定了一种标准,定义某些人才是成功者,理应得到追捧和尊敬。他们所说的、做的,便代表了人生成功的标准,就是理所当然。假如成功的标准就是他们已拥有的一切,那么他们就不应受到质疑、理应拥有一切,因为你也想做他们那样的人……”

尚妮:“我有点听明白了,但感觉您的话有些绕。”

庄梦周:“确实有些绕,说太清楚了也不好,有点难为你了,我们还是谈天国史吧。喊着人人如龙的口号,却做着只有自己才能称霸天下的事情……正因为有过太多的经验教训,付了那么多的代价,这里才会有今天的大同世界。

但无论是什么世界,出几个野心家总是难免的,哪怕只是做白日梦,但想一想总行吧?这里的现实使他们不可能实现那种野心,但是我们来了,情况就可能发生变化,事情就说不定了,至少有人会这么认为。”

尚妮看着桌上那部《天国史》道:“历史真的好重要啊!”

庄梦周:“历史当然重要!有人总认为文史一类的学问没有意义,只需要了解现在和未来就行,没必要知道过去的事情。

历史是无数代人智慧的留存,无数经验和教训的总结。而且有太多的教训,是付出了当代人再也无法承受的代价才得到的。”

尚妮:“我们还是谈成功学吧,就说现在这个天国,怎样才是在社会成功前提下真正的个人成功?”

庄梦周:“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

尚妮:“您说的也太玄了!能不能讲白话?”

庄梦周:“白话其实也简单,你去问丁老师也许更合适。心理学关于个人追求的最高标准,就是最终完成自我实现。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怎样面对这个世界,你是否拥有了这个世界?它既是现实的,又是超脱的。

你仔细想想,丁老师创出方外秘法,追求的目的是什么呢?”

尚妮的眉头锁得更紧了:“您这还不够白话!照这说法,人还能不吃不喝不努力了,只要精神满足,就能自我实现了?”

庄梦周无可奈何地苦笑道:“谁说丁老师不吃不喝不努力了?我了解他的身世,几乎没见过比他更努力的人!他也在医院上班啊,也在追求社会意义上的成功。

今天说这些,并不是劝你出去之后就别努力追求现实中的成功了,你该称霸你们班还是去称霸你们班吧,只是要看清现实,清楚什么才是自我实现。

比如这个世界上的人,他们首先要使自己的日子过得富足,享受这个世界的太平,然后对世界和人生的意义有更多的了解,找到真正的自己。谁又能说他们不努力、不成功了?”

尚妮:“您说得还是不够清楚!什么才是自我实现,怎样才算找到真正的自己?”

庄梦周:“我举一个例子吧。假如是一本小说或者是一个故事,故事中有这么一个世界,有一个称霸世界的机会就在眼前,而主角却没能或者没有称霸世界,会怎样?”

尚妮:“会有人骂主角的,不是笨就是蠢,总之是看他不爽,”

庄梦周:“可是在现实中,你身边有一个人没有或者没能称霸世界,你会因此看他不爽吗?当然不会!这又是为什么呢?”

尚妮:“这不一样啊,看故事会带入主角、感同身受,就像在经历另一种人生,这是文学作品的功能。有人想在故事里称霸世界啊,怎么能不让他成功呢?”

庄梦周:“你说对了,这个比喻就可以回答刚才的问题!主角又是谁定义的呢,作者吗?那只是一种视角,假如换一个视角,谁都是自己的主角。

无论是从心理学还是哲学的角度,人有两个自己。第一个自己代号A,就是你想成为的那个人,那是理想中的自己;第二个自己代号B,就是你能成为的那个人,那是现实中的自己。

有人认为,假如A就是B,能成为他想成为的那个人,便是人生的成功,话倒也可以这么说。但还有人却想当然地认为,这就是找到了自我、最终完成了自我实现……”

尚妮插话道:“难道不是吗?”

庄梦周:“当然不是!比如有人想称霸世界,结果真的称霸了世界,就是完成了自我实现吗?换而言之,假如有人只想混吃等死,结果就真的在混吃等死,难道也是完成了自我实现?

真正的标准是,假如A是另一个人,而B就是自己,你愿不愿意与他终生相伴?现实世界中,可能不存在那样的另一个自己;但精神世界里,你又必须与他形影不离。

比如有人希望自己拥有轰杀一切的力量,任何人都将服从自己的意志;或者有随眠一切的能力,所有人都会顺从自己的意愿。但他却不可能真与这样一个自己相伴,要么早就被另一个自己干掉了,要么早就被抹去了自我意识。

你自己的世界中,你最想与之相伴而且能够与之相伴的另一个我,就是每个人要寻找的自我,这可不是在说找对象!在这个前提下,假如能最终成为那样一个人,才是完成了自我实现。

假如做不到这个前提,就算按照他自己认为的标准做得再成功,也永远化解不了内在的冲突,而且看上去越成功,越是对自我的否定。

自我实现不是没有代价的,希望你的世界中出现什么、不出现什么,都要付出努力。而这样的努力,才是每个人真正的修养与修行。”

尚妮眨着眼睛道:“我明白冯国新在干什么了!”

庄梦周:“讲了这么半天,你终于明白了?”

尚妮:“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不是这里的事情,就是刚才说的那些成功学毒鸡汤。您说有人宣扬那种单一的成功标准,其实是在确立所谓的成功者想要的地位。

假如他们达到了目的,绝大多数人真按照那样的标准,注定无法完成自我实现,甚至连找到自我都不可能,必然会感到压力与焦虑,矛盾冲突也会越来越严重,怎么解决?”

庄梦周:“这是个死结,无法真正解决。但人们的注意力可以设法转移,矛盾也可以转移,比如转移到民族问题、种族问题、宗教问题甚至性取向问题上……实在不行,就转移到被创造出来的兴趣中,比如娱乐至上或者娱乐至死吧。”

尚妮:“您天天吃吃喝喝不管闲事,看到的事情却不少啊。”

庄梦周:“我就是顺便指点你几句,有很多事你也不能总不明白,否则怎么给同龄人当师叔?至于老谭他们,倒是不用我再多说了。”

一听这话,尚妮又开心地笑了:“对呀,我和毕学成、孟蕙语、叶言行他们都读大三,但我已经是师叔了!可是您讲课好像不如丁老师那么通俗易懂。”

庄梦周:“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继续研究琴鱼干吧。”

尚妮:“这杯琴鱼茶您快喝了吧,要不就凉了。”

庄梦周面前有一个雕花竹筒杯,水中没有泡茶叶,却放了五条琴鱼干。滚水刚冲下去的时候,琴鱼干随着水的流动在杯中翻腾,渐渐变成栩栩如生的样子。

庄梦周将这杯茶一饮而尽,鱼干也嚼着吃了,点头道:“真不错,别具风味……小妮子,这琴鱼干令你想起了什么?”

尚妮:“瑶柱和香菇,都是干制以后的再发出来,味道比新鲜的更好。”

庄梦周:“这里没有味精,琴鱼干简直可以当天然味精了,我看他们做汤的时候就喜欢放几条提鲜。”

丁齐等师徒四人这天的晚饭有一道汤,汤中有蛋花、嫩毛豆、罗汉笋,滴了几滴南瓜籽油,还放了一小把琴鱼干调味。他们终于吃到了传说中琴鱼干,此地水域有出产,以几千年来流传的工艺晾制,放入汤中可提鲜。

日子过得好惬意呀,当地民众变着花样给几位天兄做好吃的,看每顿饭的菜谱就很见心思,所有日用之物也都是最好的。

丁齐吃饭时说道:“我昨夜无心之举,却震动了各村社民众,我们如今已被当地人奉若神明。但我们究竟是什么人,自己要心里有数,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你们几个是怎么看的?”

PS:不好意思,这一章几乎全是对话,没什么情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