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42、各显神通

元帅是什么职务?在这里可不是带兵打仗的,天国中已有三千年没有发生过战争了,他的身份相当于祭司,率领大家敬拜皇天上帝。但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祭司,因为元帅并无神权,没有资格代表皇天上帝说话,也不世袭,只是被推选出来的仪式主持者。

各大营推选元帅的标准是一致的,就是公认的最有学识之人,因为元帅最主要的职责其实是当教师,他是这里所有孩子的授课老师。陶真功当初定下天国制度时,就明确做了职责上的分工:元帅主教、军师主库、司马主作。

学校里只有一个老师,能行吗?当然可以,因为人口少。就拿东大营来说,总人口七百二十六,历年小学、大学的适龄儿童很少超过十个。而如今东大营小学有八名学生、大学有只有七人,元帅肖博知一个人完全教得过来。

这里实行的是“两年制义务教育”,假如有的孩子“大学毕业”后还想继续学,可以自己跟随在元帅身边受教,平时也帮助元帅打理学堂。神祠是藏书之地,所有典籍不可带走,但所有人都可以自备纸张抄录,拿回家自学也行。

年轻人有贪玩的,有喜欢出去劳作收获的,也有求知好学的。当一任元帅年事已高、精力不济时,当地民众就该推选最有学识的年轻人为下一任元帅。

中大营是天国的交通、信息、商贸中心,各大营民众往来的必经之地,人口超过了八百。中大营的元帅不仅是当地最有学识之人,恐怕也是整个天国最有见识的人。冯国新对“天兄降临”之事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暗中忧虑警惕,也是正常情况。

《真约》、《天国史》、《天国物志》,就是各营大学必教的三部典籍,在天国中长大的孩子谁都得学,冯国新本人怎么可能不熟读天国史?

在天国历史上,最混乱、最黑暗的年代都有什么特征?就是不断有人宣称天兄下凡附体,甚至同时有不少这样的野心家冒头,导致人类一度到了灭绝的边缘。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准没有好事!

而现在倒好,太平安宁了三千年,突然又有天兄出现了,而且这次不是下凡附体,而是直接自天外降临,冯国新怎能不担心再出现历史记载中的那种动荡与混乱?

庄梦周对尚妮解释了一番,这位中大营的元帅大人可能在想什么,接着又问道:“小妮子,就你看,这里需要有人一统世界吗?”

尚妮答道:“当然不需要,这个世界本就是统一的,甚至完全没有外界那种民族与宗教争端。单您刚才说的是一统世界,谁要是有这种想法,恐怕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会割裂这个世界,挑起仇视和内乱。外面有人就是这么干的。

可您为什么说丁老师把他给吓着了?丁老师也没有插手什么事啊,要说吓着,应该也是被冼姐姐和朱师兄吓着了,尤其是冼姐姐。”

冼皓到达西大营后,干了一件震惊世界的事,她把西大营的军师鲁花帮给宰了,而且是当众宰掉的,顺便还展示了一把神迹,令鲁花帮在众目睽睽下尸骨无存。冼皓杀人的理由也很正当,鲁花帮冒犯天兄,而且还利用管库之机中饱私囊、贪没宝物。

冼皓是突然出手杀人的,事先谁都没想到,她杀了人之后才公布了鲁花帮的罪状。 鲁花帮是否冒犯了天兄、又怎样冒犯了天兄,已经死无对证,但冼皓宣布的另一条罪状却可以查实。

元帅和司马带人搜查了鲁花帮的家,还有他单独的另一处住所,果然发现了本不应该属于他的东西。比如很多把青铜竹工刀,还有很多金币,更有营库中收藏的珍贵药材。有两种东西肯定是不应该有的,其中一种是棉絮籽油。

棉絮籽油属于管制物资,因为此物的产量很少又是维护天条所必须,符合条件的成年男子不想吃都得吃,而不符合条件的人想吃都吃不到,按规定只能保存的营库中。鲁花帮怎么把它拿回自己的住所了,而且他本人也不符合条件。

另一件东西更不应该出现,就是加工好的驻颜果药散。

驻颜果据说是陶昕圣人发现的一味神药,不可人工种植只可生长在特定环境的崇山峻岭中。《天国物志》中记载了它的样子和功效:果色白,有粉色曲折瓜皮纹,碎其肉搅匀若油脂,荫干成散入汤浴,可嫩肌肤、消疮疤、除恶虫、驻容颜,使年长而颜色不衰。

这是一种能美容养颜的灵药,更夸张的竟还有驻颜的神效,假如是真的,拿到外面去恐会令整个世界疯狂,尤其是女人以及那些想讨女人欢心的男人们,而男人们自己也会大感兴趣的。

驻颜果究竟有没有这种神效、效果到底有多好?如今没有人知道,因为大家谁都没见过,甚至不能确定此物还存不存在,只是《天国物志》中有记载。但是谭涵川却真的见到了驻颜果。

谭涵川不算走运,“降临”位置几乎是天国的最北端,也在崇山峻岭深处。那里也是一片保留地,面积大概相当于丁齐他们到达的保留地的一半,但也相当不小了,是天国中第三大保留地,而且地势最为险恶难行。

谭涵川身边可以没有其他人拖累,而且装备齐全,他首先就近登上了旁边的山顶,然后望见了远山外升起的浓烟,直接就朝那个方向走了,很快就走了出去。北大营三社是冶炼青铜的炉窑所在,开炉之时,白天很远的地方就能看见烟柱。

谭涵川在山中看见了驻颜果,形状大小有点像牛油果,但质地、花纹、颜色不同,他当然也没敢乱吃。实际上谭涵川除了寻找水源没有吃山中的任何东西,他背包里带的食物已经足够了。

等谭涵川到达北大营,被当地民众当成天兄敬奉,而中大营那边的两道上谕已经送到,谭涵川当即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待谭涵川读完了《天国物志》之后,回想起深山中的见闻,才清楚自己发现了此地传说中的驻颜果,而且至少发现了三处生长之地。

他又找来了当地自陶真功时代起留下的医学典籍,研究之后开了一张汤浴药方,药方中就有一味驻颜果药散。可各大营根本就没有驻颜果呀,谭涵川便自己解决,他又带齐各种装备回到了深山中,亲手采来了二十五枚驻颜果。

他将这些驻颜果打碎搅拌,果然呈现白色的油脂状,再把这些白色的肉膏阴干,得到了淡黄色的粉末。中大营那边的最新消息已传来,冼皓和朱山闲分别到达了西大营和南大营,于是他就将制作好的驻颜果药散分做了九份,自己留下了一份,另外八份连同那张汤浴药方一起命人送到了中大营。

中大营那边庄梦周留下了两份,往往南大营和西大营各送去一份,往东大营则送去了四份。那时候丁齐等人还没到呢,但这边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预计他们四个将会到达东大营。

驻颜果药散,是天兄深入险山亲手采得、亲手制作,也是仅供天兄专用之物,鲁花帮怎么可以私自截藏呢?看搜出来的药散份量,鲁花帮居然截留了一半!

仅是这条罪过就应受到严惩了,更严重的是他居然敢冒犯天兄,那真是死有余辜。冼天兄不绝会乱说,说他冒犯那肯定就是他冒犯了,而且搜查的结果也证明了鲁花帮的罪行。

冼皓是在小市之时、神祠门前公然杀人,在场众人吓坏了,皆跪下请罪,连大气都不敢出。有一位妇人吓得当场自首,连连叩头不止,声称鲁花帮私吞截留那些东西都是为了她,所以她也有罪,请天兄责罚。

冼皓冷着脸说道:“错在鲁花帮,不在你,你不过是生得貌美,令其动了心思,欲以此物讨你欢心。他一定说过会为你弄来养颜果,让你与他相好。但听闻此言者,并不止你一人!”

说话时,冼皓手持银刀扫视面前跪下的人群,目光就似能看透一切。结果另外两位本不想说话的女子也心虚了,以为天兄早已知晓内情,赶紧也出来叩头认罪。原来鲁花帮也曾勾引过她们,最近还说过要为她们弄来驻颜果。

此事造成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冼皓并没有责罚这三名女子,但是天国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发生过这种杀人之事了,最近一起凶杀案已是三百年前,在世之人谁都没有遇到过。天兄威严不容触犯,天兄能看穿一切,众人皆对冼皓敬畏无比。

西大营的军师被冼天兄宰了,冼天兄命各村社民众再推选出一批候选人,并由元帅主持公开考核,到现在还没有出结果呢。

至于南大营那边,朱山闲虽然没有杀人,可是他到来之后,便将元帅和司马大人先后都劝退了,原因倒没直接说学识不足、组织劳作不力,而是说他们年事已高、精力早已不济,好几年前就该休息了。

朱山闲说的是实情啊,谁也无法反驳。只是南大营的元帅与司马都已在位多年,当地民抹不过面子,不好意思公然另推他人取而代之。如今在朱山闲的主持下,南大营新推选了新元帅与司马,只保留了原先的军师。

新上任的两位首领算是朱山闲一力提拔的,当然非常感激这位天兄,对其是言听计从。三个首领掌控了两个,再加上天兄的超然身份,朱山闲已经牢牢地控制了南大营的形势,地位是说一不二。

至于此大营那边的谭涵川,好像没有插手什么事情,但是他亲自返回深山采来了传说中的驻颜果,那是三千年前的圣人才见过的东西,这已被当地民众视为神迹,对尊崇不已。

倒是最先到达中大营的庄梦周与尚妮,表现得极为平凡,出来最初发布上谕与居中转达消息,别的几乎什么事都没干,就是成天好吃好喝地享受天兄生活,尚妮跟着他也是有样学样。

今天庄梦周却说丁齐把冯国新元帅给吓着了,尚妮有些不解。庄梦周又解释道:“我就一个个和你说吧——

首先是老谭,他的脚程快、身手好,这里的人就算想追踪都追踪不上,只知道他去深山中采来了驻颜果,但谁都没有亲眼见到过程。或许他就是运气好,走得远一些,发现了别人未曾发现的地方呢?

再说冼皓,她的确当众杀了人,令大家敬畏万分。但仔细想一想,这其实就是破了个案子,而且事出有因。想必那位鲁花帮是个风流好色之徒,却恰好找死撞到了冼皓手中。此案肯定别有内情,但冼皓不屑说也不必再说。

你朱师兄的事情就更简单了,无非还是官场上的那一套。元帅和司马已占位多年,或学识不足、精力不济,早就该退了,但是大家碍于情面,没有再推选新人。朱山闲和他们可没有情面可讲,初来乍到情况不明,于是就自己提拔了新人,而且这事做得也没什么错。

但丁老师的情况不同。他是当众展现了神迹,民众共鉴,场面比当年的陶昕圣人还要夸张,而且完全印证了此地关于天兄的传说,大家深信不疑。现在的丁老师已经是真正的神灵了,至少在东大营是一呼百应,没有人会质疑他说的话、怀疑他所做的决定,皆拥戴他。

丁老师看似没有插手当地的任何事务,可是他来到的当天夜里就展现了这样的神迹,影响是最大的,已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威。我不认为丁老师是故意的,但无心之举起到的效果却是最夸张的。

而且丁老师他们四个来的时机更重要,他们的出现,便意味着我的预言成真,九位天兄到齐了,假如会发生什么便该发生了。用外面的话来说,这就是最后落地的一个靴子。他们三个尤其是冼皓搞得事已经令人敬畏不止了,丁老师最后又来了这么一出。

你想想啊,日子过得好好的,谁愿意自己头上凭空冒出几位至高无上的神灵?而且我们也不是神灵,我们做到的事情,这里的人们也曾经做到过。包括历史上那些所谓的天兄是怎么回事,明白人恐怕也心中有数,否则就不会有那样的新十款天条了。

我们的出现纯属意外,当地民众奉我等为天兄,肯定希望我们能帮这个世界实现原先所不能实现的美好愿望。但看看历史,事实真的会这样吗?这种好事的可能性太小了,更很大的可能,是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假如我们真是一群野心家。”

尚妮听完之后好半天没言语,过了一会儿才眨着眼睛道:“中大营的元帅怕了,其实还可能有另一个原因。你想想啊,东、西、南、北各大营的天兄陆续降临,而且纷纷展现了神迹或控制了形势,都拥有说一不二甚至至高无上的权威。

西大营的军师让天兄给宰了,南大营的元帅和司马让元帅给换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大营的元帅又该怎么办?在别的大营,只要抱住了天兄的大腿,那就等于拥有了的权威,还能捞到不少好处。

但是庄先生您呢?天天就是吃吃喝喝啥事都不管,来了跟没来没什么两样,也不展示个神迹啥的,好像最没存在感啊,元帅想抱大腿都抱不住。各大营的天兄都那么厉害,我们却悄无声息甚至默默无闻,假如真有什么事,中大营的地位是不是受影响啊?

我站在冯国新的角度做个大胆的假设,假如各位天兄真有野心,各立山头起事,别的大营的民众或许不会跟着我们走的,弄不好中大营的人还会跑到别的大营去。假如冯国新看清了这个形势,当然也会担忧,所以才想劝你站出来好好表现表现,至少像个天兄的样子。”

庄梦周:“难道我不像吗?”

尚妮咳嗽一声道:“我不是说您不像,其实您是最像的!但您没有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啊……”

庄梦周:“这些小事,用得着我亲自来干吗?我做了什么,他们几个心里都清楚,无非是让他们少点麻烦,避免跟当地人起冲突……再说了,我能展示什么神迹呀,难道跑到大市上摆摊给人算命?赶紧吃枣吧,这么好吃的黄金枣,还堵不了你的嘴?”

尚妮笑嘻嘻道:“我刚才就是跟您开个玩笑!”接着又收起笑容,很严肃地说道,“您没有发现吗?那冯国新元帅说的话,很有挑拨离间的意思,希望你站出来做九位天兄的头。假如我们九位真有争锋之心,这很可能会挑起我们的内斗。”

庄梦周点了点头:“你还算聪明,也看出来了。他不了解我们,也不清楚我的身份来历和彼此间的关系,假如往坏处想,就是来了九位历史上的野心家,该怎么对付呢?首先挑起我们的内斗,这也是将我们打落神坛的最好方式,再对付剩下来的人便简单了许多。

上万年的历史智慧传承至今,绝不可小看。尽管民风淳朴,大部分人可能不懂这些权谋之术,但也不可能所有人都不懂。”

PS:求月票,多谢!

抱歉

好几年没做全面体检了,昨天终于去了一次,大清早起床,最后一个项目排队等了很久,过了中午才做完,前天更是滴酒未沾,还好,验货基本合格……下午又补瞌睡了,没有写完一章,也不好意思只发短短半章内容,所以今天没有更新,非常抱歉!


阅读www.yuedu.info